第三章 得罪一次,要弥补无数次 心态不好,到哪里都不舒服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沙州市委,易中达拿着一份请示找到黄子堤,道:”这是出国人员的拟定名单,你看一看。”

黄子堤扫了一眼名单,道:”我们到国外是去考察学习,是开阔视野,目的是增长见识,洋为中用,这,不是老同志的待遇,也不是旅游,四个县的组织部长都应该去,人大、政协的同志就换到下一批。”

易中达看了看自己拟定的名单,若是按照黄子堤的建议,至少得换好几人,道:”这个名单是各单位推荐的。”

黄子堤道:”那就划个杠子,超过五十岁的就免了,考察人员还是主要集中在中青年这一块。”

易中达想了想,觉得黄子堤的说法也有道理,原本考察组就有两位县委组织部长,再增加两位县委组织部长,不过就是淘汰两人而已。

经过修改的出国名单送到市委书记朱民生手中,他看了一眼人员组成,签下了”同意”两个字。

郭兰接到市委的出国通知,感到很是突然,不过这是市委组织的出国考察活动,她也没有过多考虑,让办公室按照文件通知去办手续。

7月中旬,沙州市委出国考察团正式在岭西机场上了飞机。经过长途飞行,来到了旧金山以后,郭兰感觉颇为疲惫。刚在宾馆住下,综合科杨腾过来敲门。

“黄书记找你,在他的房间。”郭兰匆匆化了淡妆,来到黄子堤的房间。

黄子堤身穿浅色的运动服,比在国内青春得多,如果不是肚皮稍大,还是可以用仪表堂堂来形容,他笑容可掬地道:”今天晚上有沙州人请客,你和我一起去。”

郭兰有些吃惊,道:”沙州人在美国,是谁啊?”她在沙州市委组织部工作时,与黄子堤有过接触,虽然谈不上有密切关系,双方都不陌生,但是类似这种饭局,还是第一次。

黄子堤没有正面回答,神秘地道:”到时你就知道了。”

下了楼,见到一辆宝马车停在门口,车前站了一个人,向着黄子堤等人挥手。等到黄子堤走近,那人道:”欢迎黄书记,我在唐人街已经有安排。

此人郭兰认识,是当年益杨的名人易中岭。

郭兰在益杨组织部工作时,对当年益杨检察院的案子知道得很清楚,她暗道:”侯卫东提起过易中岭,总是一副鄙视的样子,这人怎么就和黄子堤搞到了一起。”在组织部工作多年,她学会了如何控制自己的思想和感情,同易中岭打过招呼,上了车。

杨腾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易中岭坐在司机后面的位置,黄子堤坐在中间,而郭兰坐在了后排右手的位置。

“黄书记,不太好意思,挤着你了。”

黄子堤豪爽地笑道:”在旧金山能坐上宝马,不错了。”

旧金山的唐人街是美国西部最大的可与纽约唐人街相比的地方,这里大约有八万余名华侨居住,这里所写的、所听的都是汉语,所见的都十分有中国传统风格,宛然是一个小中国。驾驶员是华人,一边驾驶一边讲解唐人街的历史,他的口音听上去与普通话不一样,软一些、糯一点,杨腾问了问,果然是从台湾过来的。

旧金山在华人世界是鼎鼎有名的,郭兰一边听着司机讲解,一边看着窗外的街景。

黄子堤体胖,占的位置宽,随着汽车的行驶,他不时碰到郭兰的身体,只觉车内暗香浮动,别有一番迤逦风景。

自从收了五十万,又在易中岭别墅后面的别墅享受了无数美女,黄子堤的思想便发生了突变。那天在会场上,气质幽雅如百合花的郭兰突然打动了他的心弦,他如溺水之人,眼前出现了一根救命稻草,急匆匆地想将这根稻草抓在手中。

晚餐以及随后的行动,让郭兰如吞了一只苍蝇,回到酒店,她心里有着倾诉的冲动。提起电话,她惊讶地发现,自己最急切的倾诉对象居然是侯卫东。

她拿着电话,在屋里转了圈,最后,这个电话还是没有打出去。

此时,在岭西正是大白天,侯卫东坐在办公室里,他接到了段穿林打来的电话。段穿林告诉了侯卫东一个信息:在茂东,胜宝集团施工进场遇到了极大的阻力。

胜宝集团第一次进场,几个老太婆站在机械前面,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勇气。工人们见到白发苍苍的老太婆,讲道理对方听不进去,动手于心不忍,而且外面还有很多青年人在环伺,只能以退场结束。

第二次,在当地政府部门的介入下,胜宝集团在规划用地上开动了机器,但是很快就陷入了村民的围堵之中,在拉扯之中,当地部门的干部被村民打了。

第三次,施工队再次进入施工,这一次出现了数十名警察,村民闻讯而来,越聚越多,带队的茂东副市长眼见形势急转直下,下令撤退。

第四次,一夜之间,推土机、挖掘机等工程机械突然进人了胜宝集团项目用地,数百名警察组成了人墙,数十辆警车形成了屏障,保护着胜宝集团强行施工。村民则是全体出动,与警方发生了激烈冲突,二十多名村民被打伤住院,警察也有数人受伤。

随后,数名村民被拘留。

作为《政经评论》岭西负责人,段穿林很敏锐地盯着茂东市,基本上记录了每个过程。

在电话里,段穿林饶有兴致地问道:”侯局长,你当初为什么要力排众议,否定意向性协议?是否预料到了这种情况?

侯卫东尽量避免幸灾乐祸,客观地道:”如果成津财力雄厚,接受胜宝集团的条件未尝不可,现在是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啊。虽然我没有见到胜宝集团与茂东签的协议,可是从胜宝集团与成津县签订的协议来看,条款好不到哪里去。胜宝集团把原本应该由企业承担的费用转嫁给了地方,地方财政银根吃紧,只能转嫁给当地村民,以至于形成今天的局面。”

段穿林追问道:”侯局长,我有一点迷惑,凡是有一定行政经验的人,都应该能够预料到这种情况,为什么茂东市不怕麻烦,非得接受这种苛刻条件?从道理上说不过去。

侯卫东道:”岭西实行的是竞争性体制,经济发展水平作为提拔干部的硬性指标,这涉及各地官员的政治前途,大家对此自然十分重视,茂东是经济弱市,改变的欲望就更加强烈。

段穿林拿出了记者穷追不舍的劲头,道:”这一次你从成津县委书记的位置上调到农机水电局,可以说是市委对你的变相惩罚,承认这一点吗?”

侯卫东笑了起来:”呵,呵,移山同志,这是正常的工作调动,作为党员,我必须无条件服从组织的安排。”

段穿林的笔名叫做移山,以段穿林出现在众人面前时,他态度平和、彬彬有礼,以移山之名出现在杂志或是内刊上,他咄咄逼人,直指要害。

段穿林缓和了口气,道:”侯局,今天不是采访,我只是想了解真实情况。随着经济发展,类似的事情肯定会越来越多,胜宝集团是一个好标本,我要认真进行解剖。”

侯卫东道:”移山,你要研究茂东,我没有意见,只是有一个请求,研究茂东时,最好不要把成津扯进来。对于我来说,以成津来反衬茂东有失忠厚。”

段穿林对这个请求避而不答,道:”近期跑基层比较多,发现政府带头违法的现象时有发生。在茂东这个案例之中,政府严重违反相关程序,比如,村民承包的土地被征用并强行平整,除了一张政府公告以夕卜,平整土地前没有签任何协议,而且据我调查,岭西省发展和计划委员会对胜宝集团项目没有立项批复,目前从头至尾,茂东政府都是在违法操作。”

侯卫东道:”你站在政府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也就想得通了。茂东政府为了留住胜宝集团,因此采取了一边进场一边办手续的办法,出发点是好的,若是他们办事拖拉,说不定还会冒出另外的竞争对手。

段穿林尖锐地道:”法律、法规以及政策就是规则,政府应该带头遵守,不能因为有理由就随便违反游戏规则,一句话,纵有千般理由,政府也不能违法行事。”

侯卫东道:”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就,相当部分是打破旧有规则而建立起来的。以现实经验来看,一个地区遵守游戏规则往往意味着失去先机,这是岭西省情所决定的。基层干部顶着风险吸引外资,说到底,也是为了促进地区发展。”

听了侯卫东为茂东市的辩解,段穿林笑了起来,道:”岭西有句俗话,叫做屁股决定脑袋,侯局长明明反XI胜宝集团的不平等协议,当听到我攻击茂东政府时,还是不由自主地为茂东进行辩护。”

就在侯卫东和段穿林这一次电话结束后不久,茂东市唐台县村民集体来到岭西省政府,在省政府外面拉起了标语。茂东市政府得到了电话通知以后,由副市长带队到了岭西,用尽各种办法将上访的五十九个村民带回了茂东。

此事发生的晚上,周昌全给侯卫东打了电话。

周昌全难得地夸奖了侯卫东:”胜宝集团条件苛刻,地方政府好大喜功,没有维护当地老百姓的利益。不择手段上项目是为了提高地方经济实力,情有可原,可是以群众利益为代价又实在不可取,卫东,你的头脑很冷静。”

“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是您的教导。”侯卫东送给了周昌全一顶高帽子。

他在心里暗叫侥幸,若是自己稍有软弱,屈从于胜宝集团施加的压力,此时坐在火盆上烤的就是成津县,他在心里发了一声感慨:”从政之路真是如履薄冰!”

周昌全交代道:”沙州市即将进行换届选举,如今市级班子年轻化,副市长里要求配备一名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你具有竞争力,这一段时间各方面事情要注意,千万不能在关键时期犯错误。另外,你一直在读研究生,拿到毕业证没有?这是竞争的一个砝码,虽然不起眼,关键时候却很管用。”

星期六,侯卫东让局办公室给省委党校的班主任送了些竹水河野生鱼过去。

在书房里看书,侯卫东接到了郭兰的电话。”你回国了?”郭兰很少主动给侯卫东打电话,接到了郭兰电话,侯卫东很是惊奇。

“昨天回国,我有事情找你。”

“什么事?”

“我在沙州,你有没有安静的地方,见面谈。”侯卫东从郭兰的口气中,已经感觉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想了想,道:”我开车来接你,回沙州学院。。与周昌全通了电话以后,竞争副市长便提到了议事日程,在这一段时间,他绝对不能产生任何緋闻,特别是与郭兰这种未婚的美女打交道时,更要注意。

“嗯,我在百货商场门口等你。”

侯卫东很快就将车开到了百货商场,郭兰提着小包在商场外等着。上了车,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她带着歉意地道:”在星期六打扰你,不好意思。

侯卫东看郭兰忧心忡忡的样子,关心地道:”别客气,等会儿要上高速路,你把安全带系好。”打开车载音响,四兄弟合唱团深情而悠扬的歌声很快把车内空间填满。

“这次出国学习,愉快吗?”

“我就是谈出国遇到的事情,想听一听你的意见。”郭兰满腹的心事,无处对人宣泄,在她心里,侯卫东是除父母以外最值得信赖的人。侯卫东安慰了一句:”别愁眉苦脸,没有闯不过的火焰山。”

小车上了高速路,郭兰道:”我心里很乱,先安静一会儿,等到了沙州学院,我再和你谈事情。”

侯卫东闻言关掉音乐,郭兰道:”别关音乐,让我听一会儿。”她闭着眼睛听歌,心神渐渐安静下来,再次睁眼时,车已经到了益杨高速路收费口。”到了益杨?”

“到了。小车不到半小时,快得很。”

进了沙州大学,小车行驶在树间公路,郭兰透过车窗看着两旁的绿树,道:”大学真好,简直是世外桃源,我以前的选择是错误的。”

“天下乌鸦一般黑,如今大学也不是一片净土,关键是心态,心态不好,到哪里都会觉得不舒服。”

上了教授楼,郭兰打开家门,没有见到父母,这才到了侯卫东这边,她站在门口,道:”我爸妈到外面散步去了。”、

“别在门口当门神,进来坐。”

侯卫东把窗户打开,又用水壶烧了开水,再打开电视,冷清的家里就有了家的氛围。

“没有水果,只能喝茶了。”侯卫东泡了茶,放在郭兰面前,两人这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郭兰喝着茶,问:”黄子堤这人如何?”

“你怎么突然问到他,人嘛,都挺复杂,很难一句话评说,而且我和他现在有矛盾。”

“我想听一听你和黄子堤产生矛盾的原因。”尽管郭兰是成津的县委组织部长,但是她并不知道侯卫东与黄子堤产生矛盾的深层次原因。

“很简单,在修成沙公路时,成沙公路有四个标段,黄子堤介绍易中岭来承建一个标段,被我拒绝了,这就是矛盾和隔阂的开始,以前我和黄子堤关系还是不错的。”

郭兰脸上带着薄怒,道:”易中岭,又是这个易中岭!”

闻听易中岭的名字,侯卫东心跳了跳,他没有追问,而是在音响旁取出几盘歌碟,道:”想听什么?”

“你这里的苏联歌曲不错,就放那几个碟子。”

侯卫东将那盘苏联歌曲放了进去,不一会儿,屋子里又响起”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的歌声。这首《小路》诞生于卫国战争的烽火中,年轻的姑娘追随心上人,一起上战场抗击敌人,优美而不柔弱,情深而不缱绻,歌声中透着坚强和勇敢,倒挺适合当前的谈话情境。

音乐响起以后,侯卫东这才重新接起刚才的话题,道:”易中岭去了美国,他凭什么去,以什么资格去?

“他不是随团去的,而是提前到了美国,其实专门到美国为黄子堤服务。”郭兰想着在美国遇上的事,心里很生气,道,”这个易中岭,太不像话了!”她出身于书香门第,尽管心里有气,出言也很温和。

侯卫东直言道:”易中岭这人是渣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是指益杨检察院的案子,他没有说得太直白,只是含蓄地点了此事。

郭兰道:”这一次沙州代表团到了美国,当天易中岭就接黄子堤吃饭,黄子堤还把我叫了去。吃了饭,事先不跟我说,直接去了跳脱衣舞的酒吧。其实看一看异国风情也无所谓,我没有这么保守,关键是黄子堤这人太恶心,易中岭太可恶。”

侯卫东素知郭兰的性格,听她说了此语,心道:”莫非黄子堤对郭兰有了非分之想?”他知道易中岭心黑手毒,叮嘱道:”易中岭是人渣,你以后离他远一点。”

郭兰脸色微红,道:”易中岭敲边鼓,主角是黄子堤。没想到这么道貌岸然的一个市委领导,会有这种肮脏的想法,他居然趁着酒意,提出和我保持密切联系,是男女之间的联系。”

想着黄子堤的模样,侯卫东感觉有些难以置信,道:”说黄子堤贪财,我不会吃惊,这两年他的行为已经显露出这方面的迹象,他在女人方面的问题,我还真没有听说过。

“我不想再说他了,真让人恶心。他送了一块手表和一条金项链给我,被我扔到了垃圾桶里。”郭兰自嘲地道,”我没有想到,他会用这种手表和金项链来收买我,难道我是那种贪慕虚荣的女人,用手表和项链就能收买?也太廉价了吧!”

听到这种荒唐事情,侯卫东目瞪口呆之后,笑了起来,道:”这也太荒唐了,黄子堤难道是精虫上了脑?”

说了这句粗话,他想到对面坐着郭兰,忙道:”不好意思,说了句粗话,不过这也反映了黄子堤的道德水准,这些本质性的东西被官位上的光环所遮掩,这一次彻底暴露了出来。”

“没事,我有时也想说粗话,只是从来没有说过,实在说不出口。除了金钱引诱外,黄子堤多次对我许诺,要让我到市委当副秘书长。”

侯卫东大摇其头,道:”我没有想到黄子堤是生活中的解构主义大师,他把神圣的东西在我们面前打碎,幸好我们的承受能力足够强大,否则思想会混乱的。”

想起初到组织部门工作时的神圣之感,郭兰心情颇为黯淡,道:”到政府机关来工作或许是个错误,我应该和父亲一样,在大学里教书,生活在象牙塔里,不管外面是春夏还是秋冬。”

侯卫东越想越觉得此事荒诞,不停摇头,道:”俗话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黄子堤有这个念头,说明你有魅力,也说明他是一个男人,只不过他不应该用公器来求私情,这是最不能原谅的做法。而且,黄子堤应该有自知之明,他怎么能配得上你,这就是典型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又道,”混到黄子堤这个份上,已是人到中年,天天喝酒,肚子难免长大,天天动脑筋,额头难免皱纹丛生,挺着大肚子,满额头的皱纹,这副尊容,确实难讨美女欢心。他最佳选择是拿出值得交换的东西,有的人是凭财产钱物,黄子堤只能凭借他所掌握的权力资源,这也是他对权力的寻租。”

郭兰怒道:”他也太小看我了,难道我为了官位能出卖自己?!”

侯卫东道:”不是他小看你,而是现实生活中这种事情太多了,靠女色上位的领导着实不少。”

郭兰一时无法反驳他的话。

侯卫东劝道:”这事你不必放在心上,如蛛丝一样轻轻抹去就行了,以后面对黄子堤,当成没事人。但是对他提出的非分之想一定要断然拒绝,不能给他以丝毫幻想,否则就会变本加厉。

郭兰脸上有淡淡的忧愁,道:”经此一事,我倒看得通透了,准备再拿起书本,先考研究生,然后争取留在大学里。如果有条件就到岭西大学,实在不行我就回沙州大学。”

侯卫东没有想到郭兰居然会有这种想法,道:”县委组织部长已是很重要的岗位了,放弃这个令人眼红的职务,不觉得遗憾吗?你这种做法,是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而且若大家都是你这种想法,就形成了劣币驱逐良币的局面。”

郭兰道:”我不是一时冲动,很久以前就有这个念头,美国之行只不过是催化剂。”

“你真的认为大学就是一片净土?我看不见得。你留在县委组织部长这个岗位上,至少可以为成津多选几位品德高尚的干部,这就是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轻易退缩了,以后说不定会后悔的。”

郭兰脸上神情有几分复杂,随即坚定起来。

“一条小路”的歌曲结束了,《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也结束了,音乐又响起了《喀秋莎》的旋律。

侯卫东道:”忘掉黄子堤,他并不能一手遮天,多行不义必自毙。郭兰,你应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拿黄子堤的错误来惩罚自己,这是愚蠢的行为。”

郭兰脸上露出些许笑容,道:”谢谢你给我的鼓励。我前几天的想法太悲观了,千万别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这句话我记下来了。”又问,”你有没有欢快一些的曲子?

“我的碟子都在这,你来选。”

郭兰将侯卫东收藏的曲子拿出来看了看,道:”你一直说不懂音乐,我觉得你的碟子还真行。”

她选出一张碟,道:”这是一碟探戈舞曲。”

“你先试一试效果。”侯卫东将碟子放进去,音乐声随即从铁家伙里飞了出来。

郭兰侧着耳朵听了一会儿,道:”这首是阿根廷探戈无冕之王卡洛斯-加德尔作的曲,中文名叫做《只为伊人》,是一首带有贵族气质的小提琴曲。很多电影中探戈的首选舞曲都是这曲子,《真实的谎言》中,施瓦辛格和那个女的跳舞时也是用的这首曲子。”

舞曲完毕,侯卫东又重新放了一遍,道:”你舞跳得很好。”

侯卫东和郭兰第一次见面是在沙州学院后门的舞厅里,这一段经历深深地留在了两人的记忆中。经过短暂的沉默,侯卫东与郭兰目光相对,两人目光又黏在了一起。

侯卫东勇敢地道:”我请你跳这支探戈。”

探戈是欢快的,《只为伊人》刚柔并济的旋律回荡在房间里。一曲探戈,两人起步皆有些生疏,不过很快就圆滑而熟练,在客厅里转动着。舞曲结束,侯卫东与郭兰也拥在一起。

“卫东,谢谢你。”

“谢我什么?”

“你是坚强的男人,让我觉得心里很踏实。”侯卫东嘴唇小心翼翼地接触到郭兰的嘴唇,一片温润和柔软,还有淡淡的香味,这个香味不是化妆品的味道,也不是香水的味道,而是发自唇齿的香味。

郭兰仰着头,迎接着侯卫东,两人互相吸吮着,搅动着,时间在这一刻停止了走动,世界因为这个深深的吻而突然间凝滞。

侯卫东双手紧紧拥抱着郭兰,他不敢将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在他的心目中,郭兰就如一朵水中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清丽得让人心疼。吻了一会儿,大门传来了敲门声,郭兰吓了一跳,羞红了脸,急忙躲进了卧室。

侯卫东打开了门,见郭师母站在门口。”小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中午走不走,到我家里吃午饭,你肯定没有买菜吧?”

侯卫东尴尬地笑道:”我中午有事,要出去吃饭,谢谢郭师母。”

“我们是邻居,别客气,有什么事情说一声。”郭师母站在门口,絮絮地说了一会儿闲话,离开时,道,”小侯,我上次跟你说的事情,你一定要记在心头。”

等到侯卫东回到卧室,郭兰这时已经将略为凌乱的衣衫整理好了,道:”我妈给你说了什么事情?

侯卫东关上防盗门时,暗道:”当初会在沙州学院买这套房子,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听了询问,答道:”你妈的心病,你应该清楚的。”郭兰脸微红,叹息一声。

经过郭师母打忿,两人没有再跳舞,坐在客厅聊了一会儿。

郭兰道:”我要回家住一晚,你什么时候离开。”

侯卫东道:”等一会儿就走。”等到郭兰先回到家,他休息一会儿,给郭兰打了电话,这才离开家。

来到了汽车旁,回过头来,只见郭兰站在她家里的阳台上,正朝着下面张望。

侯卫东朝着阳台挥了挥手,打开车门,又挥了挥手,这才上了车。当小车离开了沙州学院,侯卫东将车载音响打开,很快,四兄弟合唱团的歌声便回荡在了车厢内。他唇间还留着淡淡的香味,这是属于郭兰特有的味道,绝无仅有的味道。

侯卫东一直处于隐隐的兴奋之中,这种感觉是如此熟悉,又是如此陌生。他开车上了高速公路,慢慢地平静了下来,在脑中回味着与郭兰的对话。

“你为什么要谢?”

“和你谈了话,我心里觉得很踏实。卫东,你的信念坚定、不屈不挠,这是作为男人的最大优点,真正的男人不仅仅是指身体的强壮,更是指心灵的强大。”

“如此评价,我愧不敢当。”

开车行驶在高速上,侯卫东反复琢磨着”信念坚定”这个评语,暗道:”我真的有信念吗?大学毕业到青林镇,从开石场到跳票当副镇长,然后一步步走过来,更多的时候是被事情推动着走,是社会生存本能在推动着我前进。

“或许潜意识中还有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念,但是这和信念坚定并不是一回事情。”

侯卫东反复追问着自己:”我有信念吗?我的信念是什么?”

这个问题一直缠绕着他,当小车进入了沙州市区,他在心里道:”现在别多追问信念问题了,还是解决现实问题。”

回到沙州,侯卫东给办公室打了电话,让司机到家里来接人。然后先回家刮掉胡须,穿上干净衬衣,提着皮包,下了楼。

小车已经在楼下等着,杜兵站在车旁,见到侯卫东走出新月楼的大门,连忙迎了上来。

侯卫东有些奇怪,问道:”杜兵,你还没有去报到吗?”

杜兵很自然地接过了皮包,道:”侯书记,我今天下午就要到岭西,到岭西之前,先向您告别。”

“呵,你不必多礼,从现在开始,你是省委组织部的领导,以后要给沙州,给市农机水电局多说几句好话。

杜兵恭敬中带着感激,道:”侯书记,我永远都是您的兵,有什么指示,您吩咐就是。

“省委组织部的位置很好,如果不出意外,你在不久的将来也会走上领导岗位。我送你八个字,眼尖、手快、腿勤、嘴紧。这八个字是当年季海洋送给我的,总结得很好,以这八个字指导自己的行为,一定会大有收获。”

“侯书记的教诲我一定记在心里。””女朋友的事情暂时不要考虑,等你在省里站住脚跟以后,调动就是小菜一碟了。”

杜兵将侯卫东送到办公室,晏春平此时已经将热茶泡好,放在了侯卫东办公桌上。杜兵一眼就见到了茶杯外沿有淡黄色的茶渍。

等到侯卫东去卫生间时,杜兵拍了拍晏春平的肩膀,指了指杯上的茶迹,道:”茶杯是纯白色的,茶渍会很明显,你赶紧换一个杯子。”

晏春平道:”杜哥,我没有注意到,谢谢你提醒。”

他端着茶杯飞快地走了出去,很快将茶杯洗干净,正准备放茶叶时,杜兵又道:”你用开水烫一烫茶杯。”

晏春平一边用热水烫了茶杯,一边道:”杜哥,你能到省委组织部去,侯书记为你考虑得太周到了,几年之后就是一方大员。”

杜兵知道侯卫东是走的丁原的路子,他心里感激,却不在晏春平面前表达,微微一笑,便岔开话题。

这时,侯卫东回到了办公室,他用毛巾擦了擦手,道:”市里有没有人送你去报到?”

杜兵没有明说是哪位领导去送,含蓄地道:”有人送。”

侯卫东没有多问,他在书柜里看了看,取了一套书过来,道:”当年我才从沙州学院毕业,济书记那时还是沙州学院的副院长,他送了一套《平凡的世界》给我,这是我新买的版本,算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杜兵接过这套精装本的《平凡的世界》,道:”侯书记,您帮我题个字。

侯卫东笑道:”你知道我的字写得难看,别题字了。”

“侯书记,这字的意义不一样。”

侯卫东想了一会儿,道:”这是我工作时第一位镇党委书记的条幅,我很喜欢,送给你,共勉。”他在《平凡的世界》扉页上写道:”每临大事有静气,侯卫东。”

杜兵离开以后,晏春平怀着激动的心走出了侯卫东办公室,他暗自琢磨道:”看来父亲的话是对的,跟着侯卫东肯定有搞头。杜兵能调到省委组织部,我跟着侯卫东干上几年,肯定也能混到一官半职,或者说调到要害部门去。”

办公室另外两个同事见到晏春平在办公室呆坐着,一人问道:”春平,你昨晚上没有睡觉吗?呆头呆脑坐在这里。”

晏春平道:”我头有些昏,出去买点药。

从办公室出来,晏春平接连跑了好几个书店,买了一本《秘书学》,他在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尽管局里没有为局长配备专职秘书,

但是””一定要成为侯卫东事实上的专职秘书。”

侯卫东花了半个小时,将厚厚一沓文件看完,绝大多数文件他只是看标题,只有少数重要文件以及与本局有关的文件,他才会留心看内容。处理完文件,他取过最新的《政经评论》内部参考,里面有对经济学家的采访。在采访中,有经济学家对记者说:”有的外国人说,中国的股市很像一个赌场,而且很不规范。赌场里面也有规矩,比如你不能看别人的牌。而我们这里昵,有些人可以看别人的牌,可以作弊,可以搞诈骗。”在第二版中,报道了股票操纵者吕新建、朱焕良的证券案子,这两人用一系列手法,通过1500多个股东账户,控制了中科创业股票流通盘过半的仓位,进行股价操纵交易,共涉及资金约54亿元。

看了此报道,侯卫东打开了电脑,想了半天,才想起自己买的是上海豫园。当时他在前嫂子江楚的鼓动之下,先后买了三万股上海豫园,他甚至忘记是在多少价位买的,此时看到了报纸,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他正准备回家拿卡到证券公司查一查股票,手机响了起来。

“卫东,方便说话吗?”电话里响起了郭兰的声音,自从在沙州大学深情一吻,她将”侯书记”变成了”卫东”。侯卫东听到郭兰的语气,道:”让我猜一猜,是黄子堤要到成津县吗?”

“你猜得很准,是黄子堤到成津来视察,他今天要听基层组织建设方面的汇报,还要到双河镇的点上去,我现在想到他的嘴脸就烦死了,还得陪着应酬一天。”

“曾昭强是新任县委书记,肯定要全程陪同。你把材料准备充分,别让黄子堤在工作上抓住你的小辫子,小人难防,不得不防。”

“我真不想在这里演戏,天天假人假面,想起来真是没有意思。”

“人生就是这么无奈,关键是心态,你得及时调整过来,否则工作起来会很累。”

“我总在你面前发牢骚,你很烦吧,平时我总是戴着假面具,很难得可以说说心里话。”

侯卫东感叹了一句:”朋友千千万,知音有几人,能听到你的心里话,我很高兴。”

放下电话,郭兰想起了”知音有几人”这句话,心里暖暖的,她轻轻哼着电影《知音》的主题曲:”山青青,水碧碧,高山流水韵依依,一声声,如泣如诉,如悲啼,叹的是,人生难得一知己,千古知音最难觅……”

中午,侯卫东回家把炒股用的资金账户卡从箱子里找了出来,开车到岭西证券去了一趟。

六十七万!看到自己户头上的资金,侯卫东有些发蒙,给大哥拨了电话过去,问道:”大哥,以前嫂子江楚炒股,到底赚了还是亏了?,

侯卫国听得莫名其妙,道:”你什么毛病,哪壶不开提哪壶。”和江楚离异,是侯卫国心中的隐痛,他甚至不愿意听到江楚的名字。

“当初她让我买了股票,是她帮我选的,我放着没有动,今天去看,赚了五十来万,我想问问她的情况。”

侯卫国骂了一句:”这个世界不公平,你发财怎么如此容易!你嫂子前后投入十来万,多数是你给的钱,天天盯着股市,一天不操作就手痒,五行不定,自然输得干干净净。从股市出来时,只剩下两万多。”

侯卫东道:”嫂子办事太情绪化了,如果她找我,我还是会帮她。”

侯卫国叮嘱道:”你到家里,别谈江楚,我那位是个小醋坛子。

下一章:
上一章:

4 条评论 发表在“第三章 得罪一次,要弥补无数次 心态不好,到哪里都不舒服”上

  1. 甲天下1234说道:

    上海豫园已经停牌

  2. kyrie 5 spongebob说道:

    I am also writing to make you understand of the magnificent experience my friend’s princess obtained browsing your site. She realized a good number of things, including what it is like to possess a marvelous helping mindset to make men and women effortlessly thoroughly grasp several multifaceted things. You truly surpassed readers’ expectations. I appreciate you for displaying these precious, trusted, explanatory and as well as unique thoughts on this topic to Lizeth.
    kyrie 5 spongebob [url=http://www.kyrie5spongebob.us]kyrie 5 spongebob[/url]

  3. michael kors outlet online说道:

    Thanks so much for providing individuals with an extremely remarkable possiblity to read in detail from here. It can be very cool plus packed with a great time for me personally and my office acquaintances to search your blog at minimum thrice in a week to see the fresh tips you have. And indeed, I am just actually astounded with the dazzling creative ideas you give. Some 1 ideas in this article are undoubtedly the most effective I’ve had.
    michael kors outlet online

  4. yeezy 350说道:

    I needed to create you a little bit of note to be able to give thanks as before just for the breathtaking basics you’ve featured in this article. This has been so particularly open-handed of you to deliver freely just what many people could possibly have sold as an e-book to get some dough for their own end, even more so given that you could possibly have tried it in the event you decided. These strategies as well worked as the great way to know that most people have similar desire just like mine to grasp a whole lot more with regards to this matter. I know there are some more pleasurable moments up front for individuals who looked over your blog.
    yeezy 350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