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选举前侯卫东遭人举报 与郭兰迟来的一吻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郭兰接到赵东电话以后,第一反应就是给侯卫东打电话,她几次拿起电话,又犹豫着放弃了。

赵东给钱国亮当秘书这个信息对于绝大多数人最多是谈资,对于侯卫东等少数人就很有价值,郭兰一直在组织部门工作,明白这个道理。只是,赵东话里话外透露出另一层意思,这让郭兰心生踌躇。她在心里挣扎了好一会儿,还是决定向侯卫东提供这个信息。”

侯卫东正在季海洋办公室谈事情,接到郭兰电话。

“我是郭兰,你方便接电话吗?”

郭兰很少主动打电话,侯卫东知道她肯定是有事情要说,他抬头看了看财政局的两位领导,道:”我正在谈事情,等一会儿给你回过来。”

谈完正事,财政局梁副局长离开了办公室,季海洋脸上严肃认真的神情变成了亲切随和的笑容,道:”这次市政府换届,你有想法没有?”

侯卫东换了轻松随意的坐姿,背靠着椅子,双手抱在怀里,道:”换届选举要说没有想法,那是假话,可是这事由不得你和我,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

一般情况之下,财政局长都是主要领导心腹,否则坐不稳这个位置。季海洋到财政局任职是偶然,但是能在这个位置上坐得稳如泰山,这就不是偶然而是实力,他如今也是副市长的有力竞争者。

“市长的位置距离大家太远,反而没有多少人垂涎。副市长位置的竞争就很激烈,我算了算,有竞争力的处级干部至少三十人,更别说省级部门的大把大把虎视眈眈的处级干部。卫东是年轻新锐,应该去拼一把,我这个年龄可上可不上。说不定,当财政局长还要实惠一些。”季海洋一边说,一边随手将电脑的音响打开。

房间里传出了”看晚星多明亮”的熟悉歌声,侯卫东自从在益杨县委当秘书的第一天,就听过这首熟悉的《桑塔露琪亚》,他笑着建议道:”季局,应该换一换曲子了,别总是听这一首。”

季海洋将音量稍稍调小了一点,道:”我也听其他的曲子,这一首是播放器的第一首,只要打开播放器就会听到。”他的初恋女友喜欢这首歌曲,两人拉手散步时,女友经常低声哼唱这首歌,二十多年过去,初恋女友的面容已经在脑海中模糊,但是这首曲子却牢牢地印在他的脑海之中。如今听这首歌,与其说是想着初恋女友,还不如说是对青春岁月的留恋。

财政局办公室工作人员刘莉提着开水壶走了进来,给侯卫东和季海洋分别续上水,然后对着侯卫东嫣然一笑,道:”你们慢聊。”然后提着开水壶走了出去,她虽然已是三十来岁,仍然珠圆玉润,腰肢也不粗,加上皮肤白,整体看上去年轻。

季海洋目光一直追随着刘莉的背影,等到刘莉出了门,他的目光才收了回来,道:”刘坤的性格和他妈一个样,尖酸,刘莉的性格更接近刘部长,大气。”

侯卫东暗道:”看来季海洋和刘莉关系已经到了一定程度,他独居多年,也应该成家了。”刘莉与季海洋之事,他从心里还是支持的。刘莉的弟弟刘坤连对手都算不上,他基本上没有考虑刘坤的因素。

侯卫东告辞时,季海洋将他送到电梯口,道:”农机水电局的经费你就别操心了,只要你有合适的理由,追加几百万甚至上千万都是小事一桩。你得多想想换届选举的事情,我知道你有实力,但是也别大意,选举说假就假,说真又真得要命。”

刘莉也跟了过来,她和季海洋并排着站在电梯口,向着侯卫东挥手,两人郎才女貌,看上去很般配。”姐姐如此知书达理,弟弟却是一个刻薄人,真是龙生九子各不同。”侯卫东将刘莉和刘坤两兄妹放在一起作了比较,忍不住摇了摇头。

回到办公室,侯卫东喝了几口热茶,拿起了座机话筒,道:”郭兰,找我有事情吗?”

此时,郭兰恰好在曾昭强办公室里,她低声地道:”我等会儿给你回过来。”

侯卫东放回电话,一边看着文件,一边等着郭兰的回电。

他的思绪飞回到了九三年的那个闷热夜晚,并以时间为主线,将两人接触的点点滴滴回忆了一遍。从舞厅共舞到深情一吻,两人花了八年时间。而对于现在和未来,两人从来都没有谈过,小心翼翼地回避着。想着郭兰微微上翘的鼻尖,想着她清丽的面容,想着那若隐若无的钢琴声,一时间,他心乱如麻,剪不断,理还乱。

当电话铃声猛然间响起,陷入沉思的侯卫东吓了一跳。

“我刚才在季海洋办公室。”

“我刚才在曾书记办公室里。”

两人几乎是同时向对方解释,又同时笑了起来。

“我接到赵东部长的电话,他已经从减负办调到省政府办公厅。”

“这很正常,减负办原本就是挂靠在省政府办公厅,完成了阶段性任务,调到政府办公厅,这应该是惯例。”侯卫东并没有完全弄明白郭兰表达的意思。

“赵部长这次调动有些特殊,在减负办时,他是直接向钱省长汇报工作,钱省长把他看上了,他调到省办公厅是为钱省长服务。”

侯卫东这才明白郭兰打这个电话的目的,心里涌出些暖意,道:”我知道了,谢谢你。”

郭兰低声道:”不用谢。”

挂断电话,侯卫东端坐在办公桌前,心里没来由一阵惆怅,其心情就如处于青春期的多愁善感的年轻人。

坐了一会儿,侯卫东将情绪调整过来,心道:”即将换届选举,还想着风花雪月之事,这就是厕所里打手电”找死。我得主动出击,到各位领导处走动走动,不能等着天上掉馅饼。”

他先给老邢打了电话,道:”餐馆生意怎么样?”

老邢乐呵呵地道:”侯书记真有点石成金的本领,我的新餐馆以盆景为装饰,以淡水河野生鱼为特色,生意好得很。”

“新包间装修得如何?”

“为了这几个包间,我请了专业装修公司,看过的人都说很有文化品位。”

“今天中午我有可能要到你这里来,最好的包间留给我。”

“没有问题,我给您留着。”

老邢在80年代初曾经是益杨县粮食局的二把手,因为所谓的作风问题被剥夺了职务,发配到青林镇粮站守仓库。他意气消沉,在青林镇粮站以养花做盆景来打发时间,自从李晶用四千元买走两个盆景以后,他意识到这个世道变了,他的人生道路重新焕发起光彩。

在岭西开了盆景店以后,生意出奇的好,现在老邢已是岭西有名的盆景供应商。去年他将盆景与餐饮结合,开了一家沙州印象餐馆。侯卫东觉得沙州印象餐馆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唯独包间的环境差了一些,吸引不了高端客户。老邢接受了侯卫东意见,单独开辟了一个小院,重新装修以后,专门用来接待高端客户。

与老邢联系好以后,侯卫东再给楚休宏打电话,道:”楚秘,我是侯卫东,周省长今天中午有安排没有?”

楚休宏査看了日程表,道:”暂时没有安排,侯局有事?”

“没事,我想请周省长吃午饭,汇报最近的工作和思想。”

楚休宏知道周昌全与侯卫东的关系很不一般,主动道:”需要我去报告吗?”

“不用了,我直接同周省长联系。”侯卫东拨通了周昌全手机,道:”周省长,我是卫东。”

周昌全道:”卫东,有事?”

侯卫东用晚辈特有的亲热口气道:”我在办公室突然想起跟随周省长的那一段时间,让我很是怀念啊,所以冒昧地打了电话过来,没有别的事,就是想陪周省长吃饭。”

周昌全向来喜欢这位能办事的前秘书,闻言哈哈大笑,道:”你这个吃饭的理由让人心里很舒服,今天中午我不想吃大餐,你能安排什么特色?”

侯卫东道:”我知道一个地方,叫做沙州印象,环境不错,淡水河野生鱼、上青林风千野鸡,都是正宗的沙州味道。”

风干野鸡是益杨青林山特产,淡水河鱼则是竹水河特产,都是周昌全曾经吃过并且喜欢吃的菜,他对侯卫东的安排很满意,道:”想起来这两样特产,流口水,中午就安排这两样。”

得到周昌全的肯定答复,侯卫东没有让驾驶员跟着,自己开着新买的奥迪车前往岭西,车好,路熟,不到一个小时,他来到省政府门外。

楚休宏打来了电话,道:”侯局,你到省歌舞团去接柳团长,然后到沙州印象汇合,我知道那个地方,你不用接我们。”

柳洁与周昌全关系比较密切,这是私密圈子才知道的事情,侯卫东是私密圈子的一员,因此周昌全就将接柳洁的任务交给了侯卫东。

歌舞团门口,柳洁和好几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子站在一起,路人经过总是不由自主行了注目礼。当奥迪车停在门前时,侯卫东按了两声喇叭,柳洁回头看了一眼,她见到陌生的车牌号,没有理睬侯卫东,回头继续与女孩子们说话。

“柳团长。”侯卫东摇下车窗,向柳洁招手。

柳洁上了车,道:”没见过这车,不好意思,没有留意,这是你新买的车?”

侯卫东含糊地道:”开车安全性很重要。”

柳洁感叹道:”我们歌舞团日子越过越苦,若不是周省长大力支持,现在的日子更不好过,还是你们这些有权部门好啊。”

“农机水电局算是有权部门吗,呵,我们是第一线做具体事的部门,和权力部门沾不上边。”

上车以后,柳洁与侯卫东闲聊几句,她很快问到了换届选举之事,侯卫东不愿意在柳洁面前多谈此事,打个哈哈,应付了过去。十来分钟,小车来到了沙州印象。走进了沙州印象的小院子里,柳洁立刻被满院子的盆景所吸引,道:”沙州印象真有特色,单是买这些盆景也要花很大一笔钱,这个老板实力雄厚也有品位。”

老邢听说侯卫东到了,赶紧到了小院子,道:”卫东,我这个小院还有档次吧。”他衣着整齐,红光满面,再也没有青林镇粮站看门人的畏縮和冷漠。

等到周昌全进了门,老邢眼睛一下就直了,道:”周……周书记,您好。”

侯卫东介绍道:”周省长,这位是沙州印象的邢总,以前在沙州益杨县粮食局工作。”

周昌全见到老邢的白发,很感兴趣,道:”老邢是老当益壮,了不起啊,退休以后能办起这样的企业,值得很多人学习。”

老邢搓着双手,声音有一丝激动,道:”我退了休,发挥点余热,周省长,里边请。”

侯卫东暗道:”老邢见到了大领导还是这么激动,他虽然不在官场很久了,可是从骨子里还是官场中人。”

吃过午饭,已到两点。这顿饭既没有意思又很有意思。没有意思是指并没有办什么实际的事情,很有意思是指经常与领导吃饭,这本就是意思。周昌全和楚休宏回省政府,侯卫东将柳洁送回歌舞团。

下车时,柳洁对侯卫东道:”你稍等一会儿,我给你带两张招待票,是歌舞团今年倾情打造的演出。这是我们走向商业化的第一场演出,排练了半年时间,请侯局来看一看我们最近的成果。”

几分钟以后,晏紫拿了两张票从大门里出来,走到车边,将票递给柳洁。她朝侯卫东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回歌舞团大门,留下了一个挺直的背影。柳洁夸道:”这是晏紫,你认识的。她现在是我们的台柱子,她能耐得住寂寞,抵得住诱惑,始终守在舞台上,如今这种女孩子太难得了。”

侯卫东想起了歌舞团的朱莹莹以及小曼等女孩子,随口道:”人生的道路都是自已选择,每个人都要为其选择负责。”

柳洁开玩笑道:”侯局说话很有哲理,我要把这句话提炼以后,挂在我们的训练厅里。”分手时,她又道,”周省长最看重你,他多次说你是最有出息的,成就不可限量。”

侯卫东在金星大酒店休息了一会儿,给小佳打了电话,道:”我还在岭西,中午约周省长吃饭,下午如果有可能,还要见几位领导。晚上有空没有,到岭西来看省歌舞团的演出?”

小佳道:”我和谢局长约好了,晚上打麻将,临时变卦不太好。”她又道,”你住在金星大酒店吧,现在我们经常到岭西,干脆在岭西买套房子,免得每次都住金星大酒店,酒店再好,也没有家里舒服。”

“你什么时候陪我来看房子?”

“争取下个星期,你要明天才回家吗?”

“这次到岭西,中午和周省长见了面,下午看陈曙光、丁原谁有空,然后我还想见一见赵东部长。”

“赵东在减负办,你没有必要去见他吧。”

“山不转水转,难免以后不碰头,早烧香有好处。”

小佳感叹了一句:”当官真累,其实以现在的经济条件,你完全不必在意官职,一个副市长职位真值得你这样四处奔波?”

小佳的这个问题其实也是侯卫东经常思考的问题,在生活和事业上,他其实并没有明确的理想和目标,总是被一件一件事推着走,即使有目标,亦是短期的目标。每个人就是一片扁舟,在社会这片大海中航行,能力强的人,勉强还可以掌握着部分命运航道,能力弱的,只能随波逐流。

侯卫东坐在落地窗前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他断然将思路从虚无缥緲拉到现实问题之中,他不是空想家,而是一个实干家,很快与丁原取得联系。

丁原有重要接待,只能另找时间见面。

陈曙光陪着蒙豪放进京去了。

侯卫东此行的最后一人只剩下赵东。

赵东和丁原、陈曙光等人不同,后两人是经常来往的朋友,前往拜访并不会让人觉得突然。而前者离开沙州以后,侯卫东就很少与他有过直接接触,此时贸然前往,若没有合适的理由,功利性太过明显。侯卫东进行了自我反省:”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办事是有些难度,以后要培养放长线钓大鱼的眼光。

不过既然来了,侯卫东也不愿意白跑一趟。他以前一直在党委这条线上,与政府这边接触得不多,现在的目标是沙州副市长,省政府这边的关系很有必要建立起来,赵东就是一位很关键的人物。仔细思考了一会儿,侯卫东给段穿林打了电话,道:”穿林,我是侯卫东,就在岭西,昨天我无意中翻到了你以前的文章,就是那篇关于农民负担的文章,你那篇文章很有力度啊,为此省里专门成立了减负办。”

段穿林道:”前几天我还在琢磨这个事情,准备写一篇回访。”

侯卫东呵呵笑道:”你当时引用了沙州市委组织部长赵东的文章,结果害得赵东被调离了市委,到减负办去当主任。”

“我是后来才知道此事,觉得对不住这位敢于直言的赵东部长。

侯卫东很自然地提出了拜访赵东的建议:”当年赵部长写文章是为了成津呼吁,我作为成津县原县委书记,觉得欠他一个情,你既然要写回访,我们一起去看望赵部长。”

“好啊,侯局长的想法与我不谋而合。”

找到了合适的切入点,侯卫东就计划先给减负办办公室打个电话,然后再通过减负办打听赵东近况,这样一来就不容易引起赵东的反感,也掩饰自己的真实意图。

侯卫东道:”你好,我是沙州市农机水电局的,我想问一问赵东主任的电话。”

减负办接电话的同志说道:”你等一等,赵主任就在旁边,我请他来接电话。”

这倒是出乎侯卫东的意料,他原本以为赵东已经到省政府那边工作,没有料到在减负办居然找到了赵东。赵东听说沙州市农机水电局有人找他,暗自奇怪,接过电话,道:”你好,我是赵东,你是老南?”

侯卫东报告道:”赵部长,不是老南,我是侯卫东,我调到农机水电局好几个月了。”

赵东当过沙州市委组织部长,对下面的情况很熟悉,惊讶地道:”你怎么会调到农机水电局?是不是受了胜宝集团影响?”他只知道侯卫东没有让胜宝集团落户成津,对以后的事情就不太清楚了。

侯卫东简短地道:”当时我没有同意胜宝集团的条件,胜宝集团迁到茂东,我就调到了农机水电局。”

赵东道:”朱民生的气量不够啊,实践证明,在对待投资的问题上,我们不能捡到篮子里都是菜,还得找到适合当地的项目,还得有相对公允的条件,现在茂东闹到国土资源部了,让省里很难堪。”

侯卫东顺势道出来意,道:”赵部长记得当年写内参的那位移山吗,这位移山是沙州人,他的父亲是沙州学院段院长,他本人在《政经评论》工作,我和他想请赵部长一起吃顿饭。”

赵东对侯卫东一直有好感,而且两人都是朱民生的排挤对象,听说吃饭,他稍有犹豫,还是痛快地答应了见面:”那我们晚上6点见,地点你安排,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进酒店。”

赵东自从改变处境以后,接到了太多的电话,这些打电话的人已经消失很久,如听到口令一般从地底冒了出来。他暗道:”难道侯卫东听说了我的调动吗?不对,他的电话是打到减负办,若不是我到减负办来取东西,肯定接不到这个电话,看来他并不知道我的新身份。”

钱国亮和蒙豪放一起到了北京,这次进京很重要,由省政府秘书长陪同。赵东初到省政府办公厅,对上对下都不熟悉,这一次就留在了岭西。他趁着这个空隙到减负办取几份文件,恰好接到侯卫东的电话。

晚餐定在沙州印象,赵东此时早就心态平和,见到段穿林,用手指着他,道:”没有想到文笔如此犀利的移山先生如此年轻,我可是被你一篇文章捅下马的。”

段穿林略有些不好意思,他见赵东很开心的样子,也跟着笑道:”少了一个赵部长,多了一个赵主任,这是岭西人民之福。我一直在看减负办的文件,去年岭西全年人均减负四十九元,这四十九元在城市里不过是小数字,但是在农村就够油、盐钱了。”

赵东是省减负办主任,对农民负担问题有着深刻认识,道:”减负办所做的事情都是隔鞋挠痒,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由于没有形成法律上的硬规定,也由于基层政府存在种种困境,农民负担问题始终会是弹簧,省里压力大一些,负担就轻一些,省里压力稍小,马上就会反弹。你的夸奖,我愧不敢当。”

段穿林道:”目前我正在进行乡镇政府负担问题调査,走了全省十来个镇,结论是如果允许破产,乡镇政府百分之八十都应该破产了。

“我最近解剖了铁州市的三台乡,这是一个小乡,也就一万多人,

总负债600多万元,其中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达标、农村中小学校舍排危达标等的所欠债务高达300万元;农村’三金’40万元、企业债务150万元、历年财政赤字累计105万元。目前,我估算全省乡镇财政赤字4.8亿元,隐性赤字高达9,3亿元。”

赵东对段穿林的调査很感兴趣,道:”穿林老弟,这篇文章你先别急着搞成内参,能不能先让我拜读,我有渠道将这篇文章送到省里主要领导手中。”此时,他仍然没有说出自己已经调到省政府办公厅。

侯卫东对赵东话中之意是心知肚明,道:”我在市县都工作过,对此也是深有同感,乡镇政府债务问题形成的原因复杂,有体制不顺的原因,也有决策失误造成的损失,还有个别干部虚假政绩等原因。”

见面以后,三人谈话的主题围绕着乡镇政府债务问题展开。三人之中,侯卫东有实际经验,赵东是省减负办主任,段穿林进行过研究,话逢知己不嫌多,几人一口气谈了一个小时,气氛很好。这恰好是侯卫东需要的氛围。这一次见面,是为了下一次见面打基础,此次绝对不能谈任何实质上的事.谈了,则容易被看穿用心。

分手时,侯卫东问道:”今天这次谈话,让我受益匪浅,赵主任,你的手机变了吗,还是机密电话本上的那个?”

赵东道:”那个手机号码已经停用,我的手机号码告诉你,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跟我联系。”他特意对段穿林道:”穿林的手机号要给我,有什么好课题,我们一起研究。”

送走了赵东和段穿林,侯卫东回想见面细节,暗道:”今天的安排也算合情合理,赵东应该不会起疑,达到了预期效果。”

到岭西的任务基本完成,侯卫东想到柳洁送来的两张票,就前往省歌舞团大剧场。

在侯卫东童年和少年时光,省歌舞团曾经是如此光彩炫目,需要抬头仰视。

记得有一次省团到吴海县慰问演出,吴海县万人空巷,他和姐姐侯小英没有票,幸好认识在门口收票的公安,这才能够混进了县礼堂。

他当时年龄小,对唱唱跳跳的节目没有兴趣,只是记得舞台上有很多雾,有各种灯光不停闪烁,二姐侯小英咬着嘴唇,看得傻掉了。他则没有太多兴趣,看到中途,靠着二姐睡着了。

醒来时,恰好看见二姐侯小英张着嘴巴掉口水。他对这条晶莹口水丝印象过于深刻,以至于二姐侯小英穿着婚纱在酒店里扮幸福时,他脑子里突然就出现了这条口水丝。

如今省歌舞团已经褪去了高高在上的神秘,进行着自我救赎。

歌舞团演出8点正式开始,侯卫东拿着票来到了剧场,他拿的是贵宾票,正在找通道时,一眼就见到了正在大厅朝里走的郭兰。

郭兰为了看演出,特意穿了一条休闲的长裙,优雅而美丽,在人流中很是醒目,她见到侯卫东,也是吃了一惊,道:”你也来看演出?”

侯卫东拿着手里的票,道:”你一个人吗?”

“我明天要到省委组织部开座谈会,今晚歌舞团有大型演出,所以提前来了。”

“我这有两张票,是贵宾票,位置挺好。”

郭兰是专门到岭西欣赏省歌舞团的倾情演出,没有料到会在这里遇上侯卫东,她如初次谈恋爱的小女孩子,心跳得厉害,当侯卫东发出邀请,她点了点头。

进了剧场,左右都是三十至四十岁年龄段的观众,态度矜持,衣冠整洁,坐在椅子上安静地等待着演出开始。在沙州,很多官场中人认识侯卫东,但是来到岭西这个省级舞台,他就是不为人知的陌生人。这种感觉让他身心很轻松,可以自然而真实地展现自己的情绪。

侯卫东轻声道:”我是第一次正儿八经坐在剧场看演出。”

“以前沙州剧团没有垮掉的时候,我爸经常带着一家人去看节目,后来读大学的时候,有演出我都要去看,当年我最大的费用就是看演出。”说到这里,郭兰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针刺了一下,读大学时,陪在身边看演出的人是大洋彼岸的负心人,平时巳经很少想他了,在今天这种特殊的环境之下,远去的模糊背影又在脑中闪现了一下。

靠着柔软的桌椅,看到温润如玉的郭兰,侯卫东有些迷失,上一次唇齿留香的感觉太好了,让他始终难以释怀。

灯光暗下来以后,节目正式开始,现场演出与看电视最大的区别是质感,音乐和舞蹈有极强烈的穿透力,艺术感染力不可同日而语。

第四个节目是独舞,出场者是一名身穿软甲的古代女武士,当武士正面亮相时,侯卫东将这位演出者认了出来,是总是抬杠的晏紫。

在舞台上的晏紫,一招一式干脆利落。

背景音乐时急时缓,一个男低音充满磁性地朗读唐代诗人杜甫的《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诗:”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老夫不知其所往,足茧荒山转愁疾。”生活中的晏紫除了牙尖嘴利以外,就是一个邻家女孩,可是在舞台上的晏紫已经不是晏紫,她化身为古代武士,阳刚气十足的剑器舞潇洒淋漓,既豪情奔放又悲壮激昂。

舞罢,场内响起了雷动的掌声。

侯卫东鼓掌完毕,右手自然地放在桌椅扶手,只觉触手处一片柔软。两人的手握住便没有分开。

演出结束,灯光猛然打开,台上站着所有的演职人员,全场爆发经久不息的掌声,两人这才将握着的手分开,跟随着大家一起鼓掌。退场时,人流密集,侯卫东自然而然握住郭兰的手。

出了剧场,郭兰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道:”很久没有看到这样高质量的演出,没有想到省歌舞团还能保持着如此高的水准,这一次意在振兴的演出成功了。”

她轻轻地抽了抽手,没有想到侯卫东没有松手。跟着侯卫东,朝外面的停车场走去,到了停车场,灯光骤然暗了下来。

“看得见吗?这有几步梯子。”

“嗯,看得见。”

坐上小车,侯卫东打开了音响,钢琴曲顿时充满了狭小的空间,郭兰道:”眼泪。”

“什么眼泪?”侯卫东有些莫名其妙。”你听的钢琴曲,曲名叫做《眼泪》。”

“让你见笑了,我只是喜欢听,音乐知识很贫乏。””只要有能欣赏音乐的耳朵就行了,没有必要懂这么多的知识。”当汽车开出了停车场,开上了主道,街道两旁的路灯明亮,霓虹灯不停闪烁。

郭兰随着钢琴低声地唱着:”每当我伤心的时候,每当我想你的时候,每当我失落、无助的时候……今天和往常一样担心你……”

侯卫东惊奇地道:”这歌词是你编的吗?”

“这就是歌词。”

侯卫东问了一句傻话:”钢琴曲也有歌词吗?我一直以为钢琴曲就是钢琴曲。”

郭兰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是这样理解钢琴曲的,真可爱,你在官场这么多年,居然童心依然还在。”

侯卫东很是汗颜,道:”进了官场就成了体系中的一个零件,必然会受到体系的影响。如果继续工作十年,我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以前是为了生存而奋斗,现在我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而东奔西走。社会是比官场更大的系统,它就是巨大的车轮,带着我们不断向前,大家都在里面挣扎。”

郭兰对侯卫东的爱深埋于心底,听了侯卫东的话,感伤起来,明1如星的目光就有些暗淡。上了二环路,车灯雪亮,照得前方一片光明,侯卫东驾着车漫无目的地在二环路上行驶。

“執鄉坠把”

“既然没有目的,那就开远一点。”

两人沉浸在音乐和略有些暧昧和伤感的气氛之中,小车如风一般滑行。几分钟后,侯卫东见路牌上有”铁州”两个字,他一转方向,小车开往了铁州方向的公路。

进人了铁州高速路,侯卫东问道:”你到过铁州吗?”

“没有去过。”

“我也没有去过,今天一起到铁州去看看。”铁州是岭西省第二大城市,在周昌全时代,沙州与铁州在数据上的差距越来越小,到了朱民生时代,铁州如打了鸡血一般,GDP以及各项社会事业指标又猛地往上蹿,再次将沙州甩在了身后。

进人铁州市区,两人没有目的,此时就是漂泊的旅人,在城区率性而行。小车沿着最亮的街道而行,最后到了一个灯火辉煌的广场。侯卫东道:”这应该就是铁州最出名的南州广场,我们到广场走一走。”

铁州古称为南州,最大最现代的广场就取名为南州广场。下了车,漫步在南州广场,到了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两人如初恋的大学生一般,手握着手。

微风习习,拂动了郭兰的发梢,她的脸挨着侯卫东的肩膀,轻声哼着《眼泪》的曲调。

“那次舞厅一别后,我一直在找你,商委有一个女孩子长得和你挺像的。”

“你说的是商委武艺,好几个人都说我们长得像两姐妹,但是我觉得一点都不像,最多是高矮差不多。”

“那以后,你为什么将头发剪短了,虽然你留短发还是挺好看,可是还是留长发更有味道一些。”

两人在广场漫步,先谈了一阵子大学生活,随后话题便集中在郭兰父亲身上。

郭兰回忆了父亲身前的点点滴滴,渐渐地,泪眼婆娑。

牵着手走到广场暗处,侯卫东倚着一处铁栅栏,轻轻地把郭兰揽在了怀里。美女入怀,他没有一点情色意味,只有两个字—0疼。疼爱,确实是疼爱,只有这个词才能表达侯卫东此时的心情。他一会儿觉得温馨无比,一会儿又感觉黑沉沉的天上有无形的压力。

“你啊,真不应该到官场上来,到了官场,也不要当官,安安静静做个文艺女青年,那才是真正轻松的事情。”作为县委书记时,侯卫东不会说这样的话,可是将郭兰揽在怀里时,他是真的不想让郭兰去经历社会上的风风雨雨。

“卫东,别说话,让我们安安静静地站一会儿。”此时,郭兰不想接触现实生活中的任何事情,依在侯卫东怀里,闻着淡淡的烟草味道,她甚至感受到侯卫东胸膛传来的跳动,觉得特别宁静。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广场,两个熟悉又陌生的人,黑夜的天空上挂着无数星星,闪着冷冷的光。

转眼间到了12点,广场上的人散去,彩灯渐渐熄灭。侯卫东低下头,寻着了郭兰的嘴唇,嘴唇轻轻碰撞了几次,他往前探了探,嘴唇完全贴了上去。郭兰微微仰着,眼睛微闭着,当强有力的舌头侵入进来,她浑身发紧,两手抱紧侯卫东宽厚的背。

唇舌相依,互相吸吮着,侯卫东再次嗅到了隐隐的香气。等到两人分开时,侯卫东看了看时间,还差15分钟到凌晨1点。侯卫东隐晦地问道:”我们在铁州休息吗?”郭兰脸发烫,微红,道:”回岭西,明天一早要开会。”

“那走吧。”

进人灯火辉煌的岭西以后,侯卫东又问道:”你住哪里?”

“交通宾馆。”

“我住在金星大酒店,那,先送你回去。”

到了交通宾馆,郭兰心里顿时放松了,不过隐隐有些失望。她解开安全带,正欲起身,侯卫东一把将她拉到怀里,两人深深地吻在一起。

看着郭兰的身影消失在交通宾馆,侯卫东又等了一会儿,手机响了起来。

郭兰站在窗口,道:”我已经进屋了。”

“那我走了,什么都别想,好好睡一觉,明天上午我回沙州。”

她想寻找侯卫东的小车,可是一眼望去,街道上车来车往,哪里还寻得到奥迪车的踪影,侯卫东转眼间从身边就消失了,在茫茫人海之中,两人的距离很远。

今夜的铁州之吻,一场梦。

下一章:
上一章:

3 条评论 发表在“第五章 选举前侯卫东遭人举报 与郭兰迟来的一吻”上

  1. 甲天下1234说道:

    今夜的铁州之吻,一场梦。没有精虫上脑,有所为,有所不为

  2. russell westbrook shoes说道:

    I wish to express some thanks to the writer for rescuing me from this type of predicament. Just after exploring through the online world and obtaining tips that were not productive, I assumed my life was done. Existing devoid of the approaches to the problems you have solved by means of the post is a critical case, and ones that could have badly damaged my career if I hadn’t discovered your blog. Your capability and kindness in touching the whole thing was very useful. I am not sure what I would have done if I hadn’t encountered such a step like this. I can at this time relish my future. Thank you so much for this professional and effective guide. I won’t be reluctant to suggest your web sites to anybody who wants and needs assistance about this area.
    russell westbrook shoes [url=http://www.russellwestbrookshoes.us]russell westbrook shoes[/url]

  3. golden goose sneakers说道:

    Thank you for every one of your labor on this site. My mother enjoys doing research and it’s really easy to understand why. We all notice all about the dynamic tactic you deliver helpful tips and tricks through the web blog and in addition attract contribution from other people on this concern while my daughter is without a doubt discovering a lot. Take advantage of the remaining portion of the new year. You are always performing a superb job.
    golden goose sneakers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