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八章 要理解领导话外的意思 停产整顿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等到刘家人离开,晁胖子神情轻松下来,对李国富道:“通知发出去没有?”
  李国富一拍脑袋,道:“哎,看我这记性,刚才忙着应付这一帮子人,完全忘了。”他看了周围一眼,道:“侯卫东在这里,田大刀跑了,习昭勇在楼上,那就只需通知秦大江和曾宪刚。”
  等到工作组去出通知,李国富笑道:“晁镇长,工作是永远干不完的,趁他们还没有到,先把肚子填满了再说。”他又对侯卫东道:“侯大学,今天晃镇长上山,主要是解决石场的问题,你还是请个客,感谢晁镇长。”
  侯卫东爽快地道:“好,就到基金会那边去吃,我先过去安排。”
  基金会旁边的小馆子是侯卫东、白春城这伙人的据点。老板听了侯卫东安排,飞快打开冰柜,提起大柄菜刀,菜刀如飞,很快就将一只冰得硬硬的鸭子斩成均匀的小方块。然后又倒菜油入锅,放上豆瓣、姜丝、黄酒等调料,作料炒香以后,将鸭块倒进去一阵爆炒,很快就香气扑鼻。
  坐定以后,大家一阵狠吃,总算把肚子填饱,晁胖子问道:“侯卫东,你是机关干部,怎么开起石场了,纪委有规定,干部不准经商办企业。”
  侯卫东早就有所准备,道:“晃镇长,狗背弯石场的法人代表是刘光芬,具体管事的是何红富,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晃镇长只是随口一问,也没有想到要追究他的责任,道:“你别解释,这事大家都请楚,你小子打擦边球。”
  等大家吃完饭,秦大江和曾宪刚也来到了老乡政府。会议室灯光通明,人声鼎沸,侯卫东到了上青林乡,这还是第一次开夜会,凭直觉,他感到晚上开这个会不是好事。
  果然,会议开始,晁胖子脸色就变得格外认真严肃,语气冰冷:“每年县里下给我们的死亡指标只有五个,都是给煤厂下的。谁知石场也出了事故,今年镇里安全工作又要被县里批评,田大刀石场的安全事故,我们必须好好总结。”
  所谓死亡指标,是县政府在年初下给各镇的一个允许企业死人指标。只要在这个指标以内,安全生产都算合格。青林镇有好几个煤厂,死亡指标是5人,这个指标从理论上说起来很无聊很荒诞不经。但是,在现实生活中,这却是一个很实际的指标,也是一个得到大家认同的指标。
  “现在我宣布镇党委、政府的两个决定。”
  “第一,从明天开始,上青林地所有石场全部停产整顿,由企业办进行检查。什么时候符合安全要求,就什么时候恢复生产,哪一家企业符合要求,哪一家企业恢复生产。”
  “第二,为了杜绝出了事故就跑人赖账的现象发生,切实对工人负责,实行保证金制度,芬刚石场、狗背弯石场分别上交保证金三万元。秦大江石场、曾宪刚和习昭勇老婆的石场上交保证金二万元。一个月内,自觉到企业办去交清。一月之内不交清,停止供应炸药。”
  这两个要求一说,侯卫东、秦大江等人就傻眼了。
  秦大江瞪着眼,道:“我没有钱,镇里让交通局把款结了,我就交保证金。”
  晁胖子同样身高体胖,也瞪着眼,道:“交通局不欠镇里的钱,我们凭什么去找交通局。”
  曾宪刚叫苦道:“我们确实没钱,保证金晚几个月再交。”
  习昭勇是以他爱人的名义开石场,他是派出所民警,向来不把晁胖子放在眼里,道:“交保证金是依照的那一条那一款,没有依据收钱,就是乱收费。”
  晁胖子一时语塞,想了一会,威胁道:“你们不交保证金也可以,从明天起就停电停炸药。”
  对于青林镇政府的决定,上青林石场老板们统一了应对之策:“按要求停产,不交保证金。”
  上青林石场全部停产以后,沙益路立刻无米下锅,公路建设被迫停了下来。交通局副局长朱兵带着项目经理梁必发直奔上青林。
  听说了缘由,朱兵道:“矿山企业出事故是难免的,不能因为出了一次事故,就将所有的石场关闭了。这好比小孩子做了错事,教育批评就行了,如果不分青红皂白统统杀掉,就太极端了。”
  侯卫东委屈地道:“镇政府要停水停炸药,我们胳膊扭不过大腿。芬刚石场和狗背弯石场还要各交三万元保证金。朱局长,从沙益公路开工以后,我们上青林石场天天都在连轴转,没有停过一天,也没有得到一分钱,各石场都是贷款经营,实在没有钱来交保证金了。如果镇里强迫交保证金,石场真的没有办法进行生产了。”
  梁必发最了解石场情况,打起抱不平,道:“上青林几个石场都是贷款来生产,算是尽力了,局里应该付点钱。”
  全额垫资是李冰副县长和曾昭强局长订下来的。朱兵作为副局长,自然不能随口乱说,道:“我马上到镇里去找秦镇长,无论如何也要恢复生产,狗背弯石场地安全措施最好,侯卫东要做好恢复生产地准备。”
  侯卫东见事态果然如此发展,道:“朱局长一声令下,我应该恢复生产。只是保证金的事情,请朱局长给镇里说说,如果能付点钱给我们,当然更好。”
  朱兵一行人掉头下山。
  由于马有财县长率领包括秦飞跃在内的十名镇长到山东寿光考察农业,镇里就只有一个老板——书记赵永胜。见面之后,寒暄几句,朱兵真奔主题,提出了恢复生产的要求。
  赵永胜考虑了一会,道:“沙益公路是县政府的重点工程,我们肯定要支持。可是上青林石场才发生了安全事故,如果不进行整治,再出问题,谁也负不起责任。”
  此时沙益路巳是到了全线施工的紧张时期,工期施延一天就多一天的成本。曾昭强给朱兵下了任务,无论如何也要保证碎石供应。朱兵道:“赵书记,矿山企业出安全事故是难免的,我们的安全措施只是将事故降到最低。所以县里每年才会下死亡指标,沙益路是县里的重点工程。李县长是指挥长,他指示一定要保证碎石供应。”
  赵永胜靠着大班椅,沉吟了一会,道:“朱局长,这样办,我们派企业办到上青林去搞安全验收,安全达标的企业就可以恢复生产,不符合的还是要限期整改。至于保证金,倒是可以缓一缓。”他解释道:“这一次石场出了安全事故,田大刀跑得不见人影了。赔款只有政府垫着了,所以镇里强调要收保证金。”
  达成协议以后,晁胖子和企业办主任李国富带了三人,跟着朱兵一道上山,通过检验,符合安全生产条件的就只有狗背弯石场一处。芬刚石场由于是合伙企业,虽然侯卫东极为重视安全事故,可是涉及到投入,就不得不考虑曾宪刚的意见,安全措施不如狗背弯石场这么彻底。
  最后经过协商,镇里同意狗背弯石场恢复生产,其他的石场进行整改。
  随后的几天,狗背弯石场被货车所包围了。以前五个石场的车全部集中在狗背弯,从狗背弯的料场一直到公路上,全是等待着拉货的大车。侯卫东将芬刚石场的机器和工人借了过来,加班加点地干,还是满足不了需要。
  上青林的石头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质量在益杨县是数一数二,而且土层浅,开采成本低,价格相对便宜。施工方最喜欢用上青林的碎石,上青林石场突然供应不足,沙益路进展也就极为缓慢。
  眼看着施工受到了影响,曾昭强亲自给赵永胜打了电话,将县长马有财也抬了出来。赵永胜只得同意让上青林石场全部上马。
  除了田大刀石场,另外三个石场就重新开工,狗背弯石场的压力顿时就减轻了。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