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对方在低谷的时候,是结盟的最佳时机 关系疏远以后很难复原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东峰,你昨天说到项目经费不足的事,具体情况你给我弄个表。”侯卫东到农机水电局,他只把着大事,把具体事务都压给了沈东峰。当然,他也下放了部分权力给沈东峰,这叫权责相当。

以前在”南霸天”局长手下,沈东峰这个排序第一的副局长与科长没有多大区别,权力没有,责任不小。”南霸天”资格老,他只能忍了,此时新局长侯卫东与”南霸天”的风格完全不同,他这才有了当副局长的感觉。

沈东峰道:”今年局里的资金比往年都要充足,腰杆硬了,大家工作积极性很高。但是前两年的项目经费没有完全到位,有几个企业做的工程,到现在工程款只拿到百分之四十,他们都在跟我联系,准备向你汇报。

“主要是什么工程?”

“全部是抢修病险水库,最大的开支是红星水库。红星水库是城区的备用水源,年久失修,去年不仅进行了整修,还扩大了规模。”

红星水库扩容时,涉及搬迁,在拆迁时,当地村民多次集体阻工’还与警察发生过冲突,事情闹得挺大。在开市委扩大会议时,专门通报过红星水库之事。

侯卫东初到市农机水电局,与财政局季海洋局长进行了多次沟通,心里有数。此时听到沈东峰汇报此事,道:”东峰,你让办公室弄一张表,把欠款明细写清楚,还有半年就要过春节,我的想法是至少解决一部分欠款,让我们在春节时不当债主。”

沈东峰道:”拖不到春节,最近这些人就要来找我们,南局长为了此事找高格副市长作过汇报。”

侯卫东拿起电话,当面就给季海洋打了电话。放下电话后,对沈东峰道:”季局长对我们很支持,红星水库的工程欠款最多,他答应在下个月拨付一千万,应应急。”

修建红星水库已经是四年前的事情,为了工程款,”南霸天”局长费了不少脑筋,但财政的钱总如前列腺发炎的男人,淅淅沥沥,时有时无,而侯卫东只是一个电话,就将困扰市农机水电局的难题解决了。

办完这件大事,侯卫东道:”我正准备明天带着老婆孩子到北戴河,局里的事,你多担待。”

只要一把手能弄来资金,副职们做事就没有压力,沈东峰态度很积极,道:”侯局放心地玩,局里我守着,没有什么大事。”

第二天,侯卫东和小佳来到北戴河,订好酒店,等着祝焱和祝梅。

祝焱在首都机场接到了祝梅,与李晶分手以后,带着祝梅到北戴河这边与侯卫东夫妻汇合。

见面时,祝梅举起手,挥了挥,略带羞涩地道:”侯……叔……叔。”虽然声音不连贯,而且含糊,但确定无疑是说话,而且是普通话,不是声调高、短、快的岭西话。

听到祝梅说话,侯卫东不由得露出灿烂的笑容,他扬了扬手机,放慢语速,道:”祝,贺,你,小梅。”

祝梅手晃了晃手机,道:”我,少。”她说得不利落,干脆直接用手机发了短信,道:”我正在恢复,只能说很少几句,听力还行,只是反应慢。”

侯卫东回了一条短信:”万里长征已走了坚实的第一步,要有信心,最终成为一个自由的人。”

看了短信,祝梅充满信心地点了点头。

祝焱的快乐溢于言表,脱下了天天套在身上的高档西服,穿了一件夹克衫,他含笑看着祝梅的一言一行,眼神中满是慈爱。

寒暄结束,祝焱和侯卫东、小佳并排而行,道:”祝梅的事情多亏了李晶,她在网上发起了募捐活动,这才解决了祝梅的治疗费用,更难得的是,她还亲自送祝梅到美国,帮了我一个大忙。”

“是啊,李董事长搞的募捐活动,是为残疾人办的大实事。”侯卫东对于此事的来龙去脉最为了解,心里道:”李晶能成功,看似偶然,实际上是必然,这事以后,精工集团在茂云,难道还有什么事办不成?”

回到房间,小佳很八卦地问:”李晶与祝焱关系很密切,他们有没有猫膩?”

侯卫东忍不住斥道:”你们女人脑子里一天尽是些花边新闻,如今各地政府都需要企业来投资,企业家同样需要政府的支持,这就是他们合作的最好基础,别扯到男女关系上。”

小佳撇了撇嘴巴,道:”李晶算企业家吗?就是凭年轻漂亮,勾引政府官员。”

侯卫东不悦,转身打开电视,不再理睬小佳。

第二天,小佳、祝梅到海边去玩,祝焱和侯卫东则来到酒店的露天平台上,一边喝茶,一边聊天。

视线所及,大海无边无际,天空中飘着些白色云朵,似移动,又似静止。

“农机水电局只能是暂时过渡,你这么年轻,还是得主政一方才能有后劲,如果在沙州有难度,干脆到茂云这边来,先在市委工作一段时间,我把东湘交给你。”

茂云市东湘县与成津县是田土相连,矿藏、气候、人口很接近,只是从交通的角度来说,东湘更加偏僻,改革春风吹进茂云,也没能催生出什么成果。

东湘县县委书记老涂为人油滑得紧,对啃硬骨头的工作是能拖就拖,祝焱很不满意,可是又没有合适的人选接替老涂,侯卫东无论从哪一个方面都是东湘县县委书记的最好人选。

“祝书记,我现在还下不了决心。”侯卫东对如此出局心有不甘,而且他不愿意在身上牢牢烙上祝焱痕迹,有了祝焱痕迹是好事,同时也可能是坏事,他现在更倾向于利用周昌全的关系来改变处境。

“在东湘当几年县委书记,只要工作没有大的失误,到三十来岁提副市长没有问题。”祝焱说得很直接。正聊着,服务员带着一名男子走了进来。

祝焱有些无可奈何,道:”张部长,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来人是茂云市委组织部部长张宏,他笑道:”北京的会才完,我和良荣同志听说祝书记在北戴河,就过来了。”

“良荣也在?”

“良荣没有过来,他订了海鲜店,中午请祝书记喝一杯。”组织部长张宏、财政局长郑良荣,都是祝焱一手提拔起来的,向来跑得很勤,听说祝焱到了北戴河,他们恰好在北京,就追了过来。张宏得知面前的年轻人就是侯卫东,热情地握了手,道:”侯书记在成津抓铅锌矿整治很有成效,在我们茂云市都很有影响,久闻大名了。”说这话时他心里充满了羡慕:”侯卫东到底是当过专职秘书的人,

感情就是不一般,能和祝焱书记一起到北戴河度假。”

侯卫东没有想到堂堂的市委组织部长会跟到北戴河,对于他来说,即使跟周昌全、祝焱关系再好,也做不到这一步,不禁对张宏很是佩服。接下来几天的度假生活,茂云市市委秘书长以及建委主任也飞到北戴河,侯卫东是领导秘书出身,倒不觉为怪。

小佳一直在园林管理局等部门工作,毕竟没有接触到核心权力,看了此情此景,不由得啧啧声不断。

“卫东,你们这些当官的怎么能这样?太没有气节了。”侯卫东被小佳的话逗乐了,道:”你好歹也是正科级干部,也是当官的,什么叫气节?难道不同领导接触就叫做气节?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一位在职的市委书记,如果身边没有围着一群人,说明这位市委书记混得挺惨,祝书记这种情况才是最正常的。”

小佳顺着他的话,道:”我记得你没有围在朱民生身边,这说明你不太正常。”

小佳无意中的一句话点到了侯卫东的要害之上,他确实与市委书记朱民生和市长刘兵都没有太多的交往。

侯卫东对自己的处境作出了判断:”老婆说得对,我这样不行,是自绝于沙州主流,自我边缘化。”

小佳道:”你其实也有机会与朱民生套近乎的。”想着朱民生冷冰冰的表情,侯卫东道:”我恐怕做不到此事。””这说明你还是年轻气盛,还没有修炼得百毒不侵。”

“如今是多元化社会,我还有很多选择,不想过于卑微。””既然有这想法,又何必在官场混,不如挂印而去,潇洒得多。””到了这一步,不是想放弃就放弃的。”

“我知道,你心里还有一股气,还未服输,而且你身边有许多人是依附于你,平时他们鞍前马后为你服务,你若认输离开,他们也就失去了依靠。”

侯卫东将小佳拉到了身边,道:”知我者,妻也。”

两人亲密地说着,杜兵的电话打了过来,道:”侯书记什么时候回来,到时我去机场接你。”

侯卫东道:”我还在北戴河,你现在是宣传部的人,不用到机场来。”侯卫东调到农机水电局以后,杜兵并没有跟着到水电局,而是被安排进了市委宣传部。杜兵人虽然在宣传部,却经常在侯卫东家里走动,大家关系处得很好。

小佳在旁边听得清楚,道:”杜兵这年轻人还很有悟性,看来以后也是一把好手。”

打完电话,侯卫东又搂紧了小佳,道:”聪明人都把心思用在了拉关系上面,而不是办实事,这说明官场制度和文化还是有问题,可叹。我当了这几年领导,有一批人跟在我身后,唯我马首是瞻,这些人是我的左膀右臂。同时,这批人也成了我的负担,我必须要考虑他们的升迁。所以,在官场行走,总会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尽管局外人认为这是腐败,在官场中这也是有现实合理性的,存在就是合理的,这话太经典了。”

从北戴河回到岭西之前,侯卫东和祝焱进行了一次谈话。

祝焱开诚布公地再次谈了自己的观点,道:”如果想到茂云来工作,我帮你跑一跑,应该没有问题。到了茂云市,先任县委书记,干上几年,副厅级还是稳当的。再往上走,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侯卫东委婉地道:”如果在沙州确实不顺利,我再到茂云这边,到时祝书记一定要收留我。”

祝焱的建议既现实又有操作性,一般的人很难抵御这种诱惑。经过数年一把手的考验,侯卫东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他更看重的是发展潜力,走祝焱的路子肯定是捷径,同时他也会深深地依附祝焱,一荣俱荣,一毁俱毁。他目前希望逐步建立自己在岭西的官场人格,而不能永远贴上祝焱和周昌全的标签。从长远来说,那是不利的。

回到岭西以后,祝焱带着祝梅回到西郊老爷子的家。

侯卫东没有马上回沙州,他在金星大酒店开了房间,充分休息以后,给周昌全打了电话。

“周书记,我和小佳都在岭西,晚上请你吃饭。”

周昌全情绪挺高,不容分说地道:”到了岭西,你就别在外面请客了,到家里来吃饭,家宴。”

侯卫东、小佳来到了周昌全在岭西的家。

周昌全在岭西的住房足有两百平方米,是最流行的楼中楼结构,装修得不错。客厅里的大灯开着,将屋子弄得亮亮堂堂,坐在客厅谈笑风生的有周昌全、蒋玉楼副厅长,还有一位很是结实的年轻人,眉目和周昌全极为相似。

当侯卫东招呼蒋玉楼以后,周昌全道:”卫东应该改口了,现在应该是蒋市长。”

侯卫东反应很快,道:”蒋厅长到哪个市任职,是岭西还是铁州?”

“铁州市,我自己不想离开财政厅,省里非得让我下去。”‘蒋副厅长话虽然如此说,却是一脸喜庆。

铁州是岭西第二大城市,辖六个县,总人口近七百万,历任铁州领导大多成了省级领导。财政厅副厅长职位尽管也很关键,但是论起发展前途,毕竟还是不如一方诸侯。

那位结实的年轻人是小周,他对侯卫东相当感兴趣,道:”你就是侯卫东,经常听楚休宏说起你,久闻大名,今日终于见到了。”

“我跟在周省长身边,听小周的名字都听起茧子了。”看着小周强健的体魄,侯卫东心里便多了几分好感。

侯卫东说的是实话,周昌全平时倒是很少提起大周、小周哥俩,可是喝了酒以后就经常提起他们,特别是小周,周昌全提起的次数更多,作为专职秘书,他早就耳熟能详了。

小周爽快地道:”我爸平时经常骂我,是听骂声听起茧子了吧。”

侯卫东道:”那倒不是,周省长经常给我讲你们两兄弟小时候的调皮事。”

聊了一会儿,周昌全对蒋玉楼道:”老蒋,你稍坐一会儿,我问卫东一件事。”他又对小周和张小佳道:”小周,张小佳,你们两位年轻人陪着蒋市长说话。”

进了书房,周昌全道:”等一会儿黄子堤要过来,我听说你和他的关系有些问题,你们在一起共事,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

侯卫东早就想找机会向周昌全作一次思想汇报,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此时听周昌全主动问起,道:”黄书记是我的老领导,我一直很尊敬他,我和他并没有直接的矛盾,关系紧张的原因是为了成沙路标段的事情。”

“黄子堤是市委领导,他若提要求,在合理合法的原则上,可以适当照顾,原则性和灵活性都要掌握。”周昌全目光锐利地看着侯卫东,他早就听说过侯卫东目中无人、为人狂妄,多听几次,三人成虎,他亦就半信半疑,今天他就借这个机会亲自问一问当事人。

“黄书记打招呼的那人是易中岭,我信得过黄书记,可是信不过易中岭,周书记是否还记得以前益杨检察院的案子?””我知道此事,继续说。”

“当时我在益杨县委办工作,对此案的具体情况很清楚。此案很蹊跷,先发生纵火,后出现投毒,最后成了悬案,到现在都没有侦破,但是很多证据都指向了当时的益杨铜杆茹厂厂长易中岭。此案过后,易中岭就辞职了。”

“黄子堤是为易中岭打招呼?”周昌全只是简单说了这一句,并没有对此事作评价。

“在我心目中,易中岭与益杨检察院杀人案有关,我不愿意跟这样的人合作。”

侯卫东说得很耿直,反而赢得周昌全的信任,道:”这事已经过去了,大家都不必提,而且易中岭是否杀人,得让法律说话。”

侯卫东道:”我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提过此事,但是在老领导面前我不能有丝毫隐瞒,有什么就说什么。”

周昌全语重心长地道:”黄子堤是市委领导,作为下级得有必要的礼仪和尊敬,你也别事事都顶着。今天下午在桌上敬两杯酒,平时工作上多汇报,逐步消除隔阂,我相信你们两位能正确处理同志之间的关系。”走出书房,没过多久,黄子堤到了。

进屋以后黄子堤先与周昌全、蒋玉楼打了招呼,然后擂了小周一拳,亲热地道:”你这个小周,跑到美国就乐不思岭了,有两年没有见到你了。”

侯卫东主动去倒了一杯茶,道:”黄书记,喝茶。”

黄子堤这才仿佛看到了侯卫东,接过茶,喝了一口,道:”卫东,你怎么搞的,脸晒得这样黑,你是局长,没有必要天天到工地,把自己弄成了黑包公。”

侯卫东接受了周昌全的意见,对黄子堤态度很好,道:”黄书记,农机水电局的工作太具体了,而且好几样都是市委、市政府的重点工程,我这位新兵,只能在工地上盯着。”

黄子堤很关心地道:”你手下还有几位副局长嘛,主政一方,要懂得放权,充分发挥副职的作用,否则,把你累死了也讨不到好。”侯卫东满面笑容,道:”多谢黄书记指点,改天我向您汇报农机水电局的工作,我们这边最缺专业技术人才,你得支持我们。”小佳并不知道周昌全与侯卫东谈了些什么,她听到黄子堤不阴不阳的话,忘记了他的市委副书记身份,暗道:”这人说话像太监,我老公做事,你来多什么嘴。”

等保姆开始上菜,周昌全挥了挥手,道:”怎么都有职业病,坐在一起就聊工作,今天我立个规矩,在饭桌上谁开口谈工作,罚酒一杯。”在酒来酒往之中,气氛热烈起来,蒋玉楼酒量最浅,饮醉而归。侯卫东和小佳告辞以后,周昌全把黄子堤约进书房。周昌全坐在沙发上,抽着烟,问:”胜宝集团到底是怎么离开沙州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黄子堤道:”沙州市委、市政府是高度重视胜宝集团的,由高榕副市长和成津的同志一起组成了谈判组,成功签订了意向性协议。卫东从美国回来以后,马上否定了县政府签订的协议,最终导致了胜宝集团离开沙州,对此,市委是有看法的。”

“我听说曾昭强担任县委书记以后,樊得财又回到沙州进行了第二次谈判。”

黄子堤道:”樊得财能回到沙州谈判,这是市政府做工作的结果。沙州重视,茂东更重视,茂东市派了一位副市长全程跟踪,同时又放宽了优惠条件。”

周昌全叹息一声:”胜宝集团这是持币而骄,有意让沙州和茂东陷入恶性竞争。这件事情已经引起省政府注意,就要制定相应规则,不能再做这种鹬蚌相争渔夫得利的事了。”

黄子堤道:”第一次能签意向性协议,高榕副市长做了很多工作,卫东说否就否了,没有征求高副市长的意见,工作方法还是有些欠妥。”

周昌全铍着眉头,道:”你是卫东的老领导,平时要多教育他,他正处于锐意进取的年龄,我们还是得保护年轻同志的闯劲。”

进人6月以后,茂东市麻烦不断。

茂东市唐台县承诺了一千四百亩土地,为了尽快落实土地,在岭西省发展和计划委员会还没有立项批复的情况下,提前开始了”先人为主”的征地。县政府拿出来的方案:所有的耕地一律按照产值七百元计算,补偿倍数为三十五倍,最高每亩两万四千五百元,因县里财政紧张,分三十年结清。

6月中旬,胜宝集团樊得财在项目规划用地上举行了奠基仪式,临时占用唐台县丰收村十多亩土地,因为事前补偿了八百元一亩,拿到钱的村民就听之任之。

此时,已有部分村民不满补偿标准过低,开始到市、县政府讨说法,还与胜宝集团工作人员发生了打架事件,茂东市责成唐台县务必做好此项工作。

唐台县治安拘留了几位村民,同时暗自对闹事的村民进行了部分补偿。在唐台县的努力之下,闹事风潮暂时被压了下去。

侯卫东尽管在外人面前再也不提胜宝集团之事,但是眼睛却时常盯着胜宝集团在茂东的行动,与胜宝集团的谈判是他离开成津的重要原因,他没有办法不去关注茂东的动向。

6月以来一系列麻烦事情的产生,证实了他当初的判断。

6月底,侯卫东带着局办工作人员晏舂平到四个县去搞研究,调研的第一站是益杨县。

下了沙益高速路,晏春平回头对侯卫东道:”侯局,听我爸说,这几幢楼盘是当初你在益杨开发区时建起来的。”

“谁来当开发区主任,都要修房子。”侯卫东说得既客观又谦虚。

晏春平是侯卫东来到农机水电局以后意外遇见的熟人子女,其父就是当年红坝村的支书晏道理。

当侯卫东在水电局上班数天以后,晏春平提着一包红坝村的搾菜来到办公室,道:”侯叔,我爸晏道理带给你的榨菜。”

侯卫东愣了数秒,反应了过来,道:”你是晏道理的老三?”

晏春平站在局长面前,并不怯场,道:”我是晏老三,大名叫晏春平,从水电中专毕业后分到水电局,有一年了。”

“我当初见你的时候还在读书,一转眼就工作了,你爸好吗?”侯卫东年龄不大,却有些怀旧了。

晏春平道:”桥修好以后,村民还是找各种理由不交提留统筹,把我爸气得够戗,现在他也想通了,就在石坡鱼塘边开起了农家乐,收人比当支书强得多。”

此时红坝桥旁边的石山早就没有了开采价值,一座石山被掏成了一个大洼地,与河水连接起来,变成了池塘。晏道理扔了些鱼苗进去,养出来的清水鱼虽然瘦点,味道着实还不错,结果成了青林镇政府干部们最喜欢来钓鱼的地方。当时镇委书记粟明还特意给晏道理打了招呼:”老晏,这个池塘就别承包出去了,就这样养着清水鱼,你在旁边开个农家乐,不费力气赚钱。”

自从侯卫东采取了石场换石桥的办法将小桥修好以后,晏道理头脑中的经济元素顿时被激活了,他将这个池塘承包了过来,在旁边修了一个棚子,只要天气好,这里总有钓鱼人。晏道理亲自杀鱼下厨,生意还真是不错。晏春平每年暑假,就混在简易农家乐里面,三年中专读下来,性情活泼了许多,胆子和见识比一般学生强了不少。

侯卫东没有想到挖出来的大窝子居然成了晏道理发财的工具,呵呵笑道:”当年没有你爸,这座桥恐怕也修不起来,没有想到他现在做起生意了。”

说着晏道理,侯卫东又想起已经过世的赵永胜,此人当年对他是不遗余力进行打击,可是回首往事,以前的愤怒都淡得看不见了。

开着车在益杨开发区转了一大圈,开发区的规模比以前扩大了不少,但是骨架子还是沿用以往,核心精华部门是他在开发区打下来的,以启的扩张基本上是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不再有统一的规划,显得很零乱,而且基础配套的设施也没有跟上。

“马有财执掌益杨多年了,开发区搞成这个样子,他还是要负责。”

侯卫东在开发区工作时,益杨开发区的风头比沙州开发区还要强劲,尽管他离开开发区多年,还是为开发区的没落感到痛心。

来到了开发区广场,侯卫东正在厕所洗手,迎面见到好几个人正走进厕所。

“卫东,你怎么在这?”领头之人猛然间看见侯卫东,禁不住大声喊了一句。

“秦主任,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在厕所也能见面。”侯卫东见到了秦飞跃,也乐了。

在秦飞跃后面还有几人,其中两人侯卫东认识,一人是调到市委办的老同学刘坤,另一人是黄子堤的儿子黄二。黄二与黄子堤完全是两副模样,黄子堤微胖,圆脸,黄二则是瘦高个子,脸尖而长,还留了一头长发,很有文学青年的派头。

毕业数年,刘坤涵养功夫好了许多,彬彬有礼地同侯卫东打过招呼,又向侯卫东介绍黄二。

在周昌全家里受到教育以后,侯卫东一直在寻找与黄子堤和解的机会,他客气地道:”不用介绍了,我和黄永强见过面。”

谁知,黄二彬彬有礼地道:”对不起,什么局长?我没有听清。”这句话,顿时让侯卫东很是尴尬,秦飞跃奇怪地看了黄二一眼。刘坤道:”我还以为黄总与侯局长认识,这是农机水电局的侯卫东局长。”

黄二这才皮笑肉不笑地道:”原来是侯局长,久仰了。”侯卫东淡淡地点了点头,不再与黄二交谈,转而与秦飞跃说话。益杨开发区变了好几次格局,最初开发区为新城区管理委员会和开发区,侯卫东主政新管会,而秦飞跃主政开发区。随后新城区与开发区合并,统称新城区,侯卫东当一把手,秦飞跃则调到城关镇当书记。以后,新城区更名为益杨开发区,秦飞跃重新当上开发区主任。

“黄二少爷还是不知轻重,侯卫东是什么人物,这样做也太没有水平了,看来侯卫东与黄子堤矛盾不浅。”秦飞跃在益杨摸爬滚打了二十年,早成了人精,黄二眼眨眉毛动,全部被他看在了眼里。

侯卫东此时的境界早就提升了无数倍,黄二在他眼里不过是小人物而已,对于其故意挑衅的语言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他和秦飞跃并排着走出厕所。

“相请不如巧遇,中午一起吃饭?”秦飞跃站在厕所门口,热情地发出邀请。

“没有问题,今天是月母子遇上了老情人^宁伤身体不伤感情。”侯卫东对益杨青林镇的老朋友很有感情,爽快地答应了,另外,刘坤是黄子堤身边的人,黄二是黄子堤的儿子,他有意与黄子堤缓和关系,因此还得应付场面。

秦飞跃在前带路,一行人出了城,很快就转到望城山庄,侯卫东暗自发笑:”秦飞跃倒真是痴情不改,居然还安排在望城山庄吃饭。”

山庄绿树成荫,停了好些小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官家车。秦飞跃和侯卫东单独站在山庄一个小平台上,秦飞跃道:”这个望城山庄曾经害了我,现在我把山庄买了下来,由你嫂子在经营,是益杨最有特色的餐馆之一。”

侯卫东在真人面前不说假话,道:”做餐馆没有多大意思,煤炭行业不太景气,正是下手的好时机。”

秦飞跃以前当过乡企业局副局长,又做过青林镇长,对煤矿很熟悉,道:”煤矿行业前景远大,但是道路曲折,投入资金大,风险也高,我不想折腾了。如今餐馆生意好,找的是现钱,没有风险。”

进入了新千年,干部思想突然得到了大的解放,做生意这个以前很受禁忌的话题,已经不是禁区了。

侯卫东用眼光瞟着黄二,低声道:”他是来开发区圈地?”

“嗯。”秦飞跃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同样是高干子弟,他和步高是两样风格。”

“你得注意,自身安全是最重要的,到时莫把自己折了进去。”

侯卫东点了一句,不过没有说得太透。

秦飞跃听得很明白,道:”我有分寸。”

坐上酒桌,按照主规则,侯卫东的职务最高,理应坐在主宾位置。按照次规则,老师、老领导等也可以享受主宾位置。侯卫东采用了次规则,将秦飞跃按在主宾的椅子上,道:”秦主任是老领导,别跟我和刘坤客气。”

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果然很有道理。侯卫东当了局长,刘坤当了市委的科长,我不服老不行了。”

侯卫东细看秦飞跃,鬓角已是泛着白色,与初相识的俊朗之态相比,已有明显老态。

黄二受到易中岭影响大,侯卫东积了一肚皮怨气,他斜着眼睛看着侯卫东,似笑非笑的样子,故意去用言语刺激侯卫东:”侯大局长,什么时候照顾一点生意,我绝对懂得起规矩。”

侯卫东并不将黄二当成自己的对手,心平气和地道:”农机水电局是小局,能有什么工程。”

刘坤与侯卫东暗自较量了好多年,一直不太服气,见黄二主动挑衅,也去添一把火,道:”农机水电局近几年大工程不少,竹水河第二水电站就要动工,这个工程光是基础工程,侯局的手随便松一松,也就能造就几个百万千万富翁。”

秦飞跃见刘、黄两人将矛盾集中到了侯卫东身上,忙道:”大家别光顾着说话,喝酒,喝酒。”

与秦飞跃碰了杯酒,侯卫东暗自琢磨道:”黄子堤也算是人物,怎么他儿子黄二就是这个水平?如果让黄二搞下去,迟早要出事。幸好我当初还没有用成津工程来换取黄子堤的支持,否则后患无穷。”

吃完饭,侯卫东找了个借口,离开了望城山庄。

趁着秦飞跃送侯卫东时,刘坤对黄二道:”侯卫东心机挺深,你今天让他吃了瘪,小心报复。”

黄二一脸不屑地道:”我早就看不惯侯卫东了,他就是水电局的破局长,得瑟什么。”

刘坤有意无意地煽风点火,道:”侯卫东这人心狠手黑,喜欢背后捅刀子,我们敬鬼神而远之,别招惹他。”

黄二不以为然地道:”以前他当县委书记,我还让他几分,如今他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黄二又哼了一声,道:”他的靠山周昌全是兔子尾巴长不了,何况侯卫东。”

这一次刘坤是陪着黄二来察看益杨开发区的土地,察看一圈以后,黄二并不满意。

刘坤劝道:”益杨在四个县里条件最好,我觉得还行,有两块地虽然偏了些,可是随着开发力度加大,很快就会成为黄金宝地。”

黄二摇头道:”益杨最好的地块都被步高占得差不多了,我不想喝残汤剩水,到成津去看看,曾昭强比马有财耿直得多。”

正说着,黄二接到岭西朋友的电话,在门口与秦飞跃打了个招呼,急急忙忙开着车先走了,把陪同的刘坤等人留在了益杨。

秦飞跃回到酒桌上,问道:”黄总走了?怎么这样急?”

刘坤道:”他接到岭西一位朋友的电话,有些急事,先告辞了。”

秦飞跃道:”那两块地应该还是不错的,如果黄总有意,就过来联系,现在都是招拍挂,还得商量具体办法。”

“黄总对这两块地不太满意。”

听说黄二没有看上这两块地,秦飞跃松了一口气。

这两块地是开发区比较完整的地块,而且益杨新车站将搬到附近,届时肯定要增值,已有不少领导为了这块地打招呼。黄二退出,自然是一件好事。他故意道:”黄总手里资源多,他的钱应该用在最出效益的地方,益杨开发区这块地虽然不错,但是还得等到相关配套措施,一是时间慢了,二是变数比较多。”

刘坤是老益杨,他对这块地的情况了解很多,道:”益杨在四个县里条件最好,若我是黄总,益杨肯定是第一考虑。”

秦飞跃不停地倒苦水,道:”益杨这些年步子走得快了些,欠账不少,这几年要再想投资新地块,就有些力不从心了,黄总的眼光还是很准的。”

下一章:
上一章:

4 条评论 发表在“第二章 对方在低谷的时候,是结盟的最佳时机 关系疏远以后很难复原”上

  1. 匿名说道:

    呃呃呃我,

  2. golden goose说道:

    I together with my pals came going through the excellent helpful hints on your web page and all of the sudden got a terrible suspicion I never thanked the website owner for those secrets. My boys appeared to be thrilled to see them and now have extremely been loving those things. Appreciation for truly being really considerate and for considering this sort of quality themes millions of individuals are really needing to learn about. Our sincere regret for not saying thanks to you earlier.
    golden goose [url=http://www.goldengoose-sneakers.us]golden goose[/url]

  3. curry 7 shoes说道:

    I together with my buddies ended up reading the best ideas found on the blog and then all of the sudden came up with an awful feeling I never thanked the web site owner for them. The young boys happened to be warmed to read them and have in actuality been taking advantage of those things. Thanks for indeed being well helpful as well as for finding this kind of fantastic themes millions of individuals are really desirous to know about. Our own sincere apologies for not expressing appreciation to sooner.
    curry 7 shoes

  4. yeezy shoes说道:

    I want to convey my appreciation for your generosity in support of visitors who absolutely need guidance on this area of interest. Your special dedication to getting the message up and down has been especially productive and has usually permitted girls just like me to realize their targets. Your entire useful report signifies a lot to me and still more to my office workers. Thank you; from everyone of us.
    yeezy shoes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