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有些人脉会打通你的前程,有些人脉却会掐死你的命脉 无毒不丈夫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沙州,新月楼二期工程,方杰满身大汗在朱莹莹身上运动着。猛然间,他只觉一股泥石流般的力量从小腹涌出来,叫道:”我要射了。”说完,便趴在朱莹莹身上疯狂地抽动起来。疯狂结束以后,方杰如被抽了气的气球,瞬间就瘪了下来。

“不就是手下人和别人打架,我觉得你不必跑。”朱莹莹彻底放开自己以后,就不再是以前的朱莹莹,她成天黏着方杰,知道不少事儿。

当然,诸如暗算章永泰这样的事情,朱莹莹是不知道的。方杰伸手摸了摸光滑的腰肢,又揉了一会儿小巧而坚挺的乳房,赞道:”长期锻炼的女人确实不一样,浑身的肉都是紧绷绷的。一般的女人穿上衣服勉强能看,脱了衣服就吓死人。”

朱莹莹把他的手拿开,道:”我跟你说正事,总不正经。”

方杰调笑道:”我说的就是最正经的事。”‘这时,方杰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了手机,道:”嗯,我一个人,你想请我喝酒,好,没有问题,我马上就过来。”

朱莹莹看着方杰飞快地穿好衣服,顺手将被单扯过来盖着身子,道:”又是哪个狐朋狗友?别喝多了,早些回来。”

方杰转身出门时,笑了笑,道:”这个时候能一个电话把我叫出去的,你说还有谁。”

“等等。”朱莹莹翻身起床,光着身子,到冰箱里拿了冰果汁过来,道,”先喝点果汁打底,别空腹喝酒。”

尽管方杰此时还处于兴奋之后的性不应期,可是见到朱莹莹冰雕玉琢一般的身体,忍不住又来了一个拥抱。朱莹莹顺手理了理方杰的衣领子,道:”以后结了婚,回家以后就不能再出去,更不准在外面鬼混。”她亲了亲方杰的脸,温柔地道,”我明天一早要回岭西,到团里把户口本、证明开过来,然后回一趟家,后天回来。吃的东西都放在冰箱里。你可要乖一点。”

方杰开玩笑道:”你后天一定得回来,否则我要去找野女人。”

朱莹莹有些忧郁地道:”你真要这样,我也没有办法。”说着,两眼就有些泪光。方杰最受不了这一招,他亲了亲朱莹莹额头,道:”开玩笑,别当真了。”

来到了李东方在南部新区的别墅,方杰进门道:”两人喝没有劲儿,要喝酒还是得到酒吧,找几个女人陪着。”

李东方笑道:”算了,这里清静,酒吧里烦人。人老了,好静不好闹,以后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

方杰嘘了一声:”我操,你比我大得了几岁,别在这里猪鼻子插葱一装象。”

喝了几杯酒,方杰道:”这次邓家春是下了狠心,为了屁大一点小事,将市刑警支队都请来了,看来是冲着咱哥俩来的。惹毛了老子,连邓家春一起做了。”

李东方道:”镇政府要査安全,你就让他们査,一件小事,搞得不可收拾,实在没有必要。”

方杰一副桀骜不驯的表情,道:”我就不惯镇政府这一口,今天査安全,明天搞技改,后天就要骑在企业上拉屎。我这人就是这个性格,谁怕谁?”

李东方用不可思议的眼光看着方杰,道:”小杰,要记住你现在不是黑社会老大,而是企业家。企业家跟政府作对,纯粹是厕所里打手电找死。”

“我那个企业污染重,若真是严格按要求治理,就得投几百万。我现在强硬一些,就是将镇政府那些傻瓜吓住,免得以后找麻烦。”

“你也别捅人啊,这是把自己往局子里送。”

方杰一副无所谓的态度,道:”不就是捅个人吗?躲几天避避风头就过去了,又不是第一次。我总觉得上千万的技改资金有些玄,铅锌矿生意也要看行情。前几年铅锌矿也不值钱,这两年价钱涨得高,大家都有钱赚。如果明年或是后年行情不好,技改的钱就打了水漂,就算我现在抽身不做铅鋅矿了,技改的钱就能让我吃几辈子。”他喝了一大口酒,哼道,”四千万技改,我觉得你的脑子短路了。”

喝了一阵子酒,李东方道:”现在成津公安满世界抓你,你得小心一些,避避风头,千万别向手下暴露行踪,免得人多嘴杂。”他有些不满地道,”还有,你就不应该把朱莹莹带到身边。女人就那样,千万别当真,小心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朱莹莹与其他女人不同,我准备和她结婚。她明天回岭西要拿户口本到沙州,等风声过了我们开结婚证明,所以我不瞒她。”方杰在成津是一霸,坏事做得不少,特别是在争夺铅锌矿时,结了不少仇家。在沙州新月楼的住房,是借用外人身份证购买,办得很是隐蔽,所谓狡兔三窟,就是这个意思。

听说朱莹莹要回岭西,李东方心中一动,道:”你啊你,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当夜,方杰喝得半醉。半醉半醒之间,还是将小车开回了新月楼。第二天,李东方在沙州买了一张不要身份证明的卡,到了晚上,再约方杰过来喝酒。

“你怎么换了号?”方杰原本不想接这个陌生电话,可是实在无聊,当电话第二次打进来以后,他还是接了,却是李东方的电话。”我在街上,手机忘记充电,遇到一位朋友,用他的电话给你打的。今晚过来吧,我弄了瓶好酒。”

“好吧,我过来。”朱莹莹不在家,方杰闲来无事,同意了。关闭了电话,李东方将那张卡扔掉,就回到了家中,并不给自己的手机充电。

等到6点过了,方杰开着车来了。喝到7点30分,方杰已经半是醉意。李东方见时机成熟,悄悄地换了一瓶酒,酒里放着成津黑道用的蒙汗药。

当方杰人事不省地软倒在沙发上,李东方冷冷地坐在他的对面。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用手在其脖子上比画了一会儿,终于还是罢手。他在酒里加了二十几粒安眠药,灌进了方杰嘴里。

李东方将已经没有呼吸的方杰放进了汽车后备箱,然后开车直奔成津。到了成津县境,却不进城,开车到了县城外的大山,绕上了无数盘山路,到了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将方杰扔进早就看好的一个深洞。

顶山镇靠近茂云,有色金属矿储量也不少。

当年李东方为了争矿,经常到顶山镇査探铅锌矿,对这一带地形极熟,这处深洞就是那时发现的。

回到成津县城,已是凌晨1点,李东方悄悄将车开回到自己家中。站在浴室里,李东方任热水从头顶淋下来,双手合十,虔诚地祈祷了一会儿,道:”方杰,别怪我心狠手辣,况勇已经回成津,你早死早超生,下辈子做个好人。”

暗算章永泰是李东方的主意,由方杰具体实施,李东方这个幕后军师一直没有出面。如今方杰失踪,章永泰的案子就几乎没有翻盘的可能,就算有可能,凶手只能指向方杰,与李东方没有任何关系。

当雷叔讲了刑警队在铁州找到况勇以后,李东方就有除掉方杰的心思。黑大个事件以后,警方四处抓方杰,这就坚定了李东方杀人灭口的决心。

对于邓家春来说,由于方杰的逃跑,”雷霆行动”的战果将大打折扣。在给侯卫东汇报工作时,邓家春黑瘦的脸拧成一团,他道:”方杰最近和省歌舞团的一位叫做朱莹莹的女人关系密切。这几天在县城都没有见到朱莹莹,我分析他们两人应该在一起。

侯卫东心里吃了一惊,道:”朱莹莹,我认识她。她是步市长儿媳的同事,省歌舞团的舞蹈演员,很漂亮的一个女人,怎么和方杰搅到了一起?”

邓家春简洁地道:”现在女人流行傍大款,正常。”

此时,朱莹莹的心情实在坏透了。那天晚上,回到省歌舞团里,她请一群姐妹吃饭,吃了饭,又去唱歌。当她终于抽出时间给方杰打电话时,对方却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从那时起,她就再也没有打通方杰的电话。急急忙忙从岭西回到沙州,新月楼的房间空空荡荡、冷冷清清,再到成津找了个遍,包括其父母、兄妹、矿上人、李东方等人,都不知道方杰的行踪,这就让她欲哭无泪。

更让人无趣的是,方家根本不认朱莹莹这个准儿媳。

朱莹莹正在寻人,被成津公安局找到了。她在成津县公安局待了二十四小时,出门之际,见到了好朋友晏紫和小曼。

晏紫挽着她的手,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与前日在岭西相聚时相比,朱莹莹脸色苍白,头发也干涩许多。

小曼是沙州市常务副市长步海云的儿媳妇,她在沙州待的时间长,与侯卫东也见过几面,道:”我们去找侯卫东,他现在是成津的县委副书记,说话应该能算数。”

一路上,朱莹莹一直在发呆,神情有些恍惚。

对于小曼找侯卫东的建议,晏紫并不赞成,道:”我们找侯卫东做什么,要他将方杰交出来吗?刚才听莹莹说,成津县的警察在满世界找方杰。”

“政府机关的事情,局外人不明白。”小曼拿起手机就给步高打了个电话。

与步高结婚以后,小曼在沙州顺风顺水,过得很是滋润。在她心目中,自己的丈夫在沙州基本上无所不能。她自信满满地对步高道:”老公,我和晏紫在成津。成津县公安局正在抓方杰,把莹莹关了一天。你认识侯卫东,能不能给他打个招呼,让他别为难方杰了?”

步高的态度出乎小曼的预料,他不客气地道:”成津的事情关你屁事,你别跟着掺和,让朱莹莹收拾细软,赶紧走人。我早就说过,别到成津去蹚浑水。”说完就挂了电话。

小曼听到电话里的”嘟嘟”声,眼泪差一点就出来了。晏紫注意到小曼的表情,道:”怎么回事情?我记得步高和侯卫东挺熟悉的。”小曼看了一眼在发呆的朱莹莹,道:”步高的意思是让莹莹赶紧回岭西,别留在沙州。”

朱莹莹似乎才回过神来,道:”不行,我得住几天,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你们先回沙州,我最迟明天就过来。”

晏紫担心地道:”我陪你住两天。”

朱莹莹摇头,态度很坚决,道:”我想一个人待几天,另外还要处理一些事情,你们先回去。”

晏紫和小曼拗不过她。三人胡乱吃了早饭,就下了楼。楼下,小曼的红色丰田车与方杰的黑色宝马车停放在一起。方杰的黑色宝马车是在沙州歌城外面找到的,车虽然在,人却无踪影。

上车前,晏紫再问道:”你没有问题吧?真的不需要我来陪你?”

朱莹莹摇了摇头,道:”没事,我挺得住。方杰只是暂时没有见到人,说不定他正躲在哪个旮旯儿里潇洒。”

等到小曼开车出了院子,朱莹莹转身上楼,往日还算温暖的房间显得格外冷清。不过几天时间,屋里甚至积了灰尘。

她进屋坐了一会儿,屋外响起了敲门声。

李东方进屋,道:”成津公安正在找方杰,他这家伙到底跑哪里去了?就是伤了人,赔钱就是,何必跑?”

朱莹莹道:”我们都准备办结婚证,他这是到哪里去了?,’她一边说,一边抹起了眼泪。

李东方陪朱莹莹说了一会儿话,他提议道:”我们在屋里找一找,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两人把屋里抽屉翻遍,一无所获。李东方问道:”方杰有没有保险柜之类?”朱莹莹抹着眼泪,道:”我不知道。”

等到李东方下楼,朱莹莹看着他开车离开,然后直奔厨房。在厨房一个隐蔽角落,放着一台小型保险柜,必须要打开一块木质墙板,才能看见。

有一次方杰喝醉了酒,回到家里非要送礼物给朱莹莹。他带着朱莹莹打开了这个保险柜,取了一个钻戒。当时方杰喝得很醉,坐在一旁,炫耀着指挥朱莹莹打开保险柜。朱莹莹暗自将保险柜密码如石刻般印在了脑海中。这一次,她顺利地打开了保险柜,里面有一堆码得很整齐的六十万现金,另外还有些珠宝。

面对着保险柜的财物,朱莹莹心里有一阵犹豫,暗道:”如果把财物拿走,方杰回来以后怎么办?”转念又恨恨地想道,”口口声声要结

婚,转眼又将我像抹布一样丢在成津,男人都是没良心的东西!”

昨夜她被公安机关留置,这是她的第一次。小房间的阴寒和黑夜让她不寒而栗,她暗道:”方杰肯定还做了什么坏事,否则也不会躲到沙州去,我何必留在这里死等。”拿定主意以后,她慌慌张张地拿了保险柜里的财物,开着宝马车就离开了成津。

在成津县委,老方县长拄着拐棍,一脸怒气地坐在侯卫东办公室里,道:”家有家规,国有国法,方杰如果犯了哪一条,我第一时间将他送到公安局。怎么处罚我都没有意见,现在算怎么一回事?”

这些退下去的老同志虽然无职无权,可是人脉多多少少还有一些,办正事力所不逮,可是发发牢骚还是力所能及。一般情况之下,侯卫东对老同志都很尊重。但是,由于涉及方杰,侯卫东也就没有过多谦虛和客气,直截了当地道:”前些天,红星镇水厂厂长被人捅了一刀,公安机关将捅人者抓获归案,捅人者交代是方杰指使。

老方县长愤愤地道:”小孩子不懂事,做了错事,受惩罚,我绝不护短。可是将人弄进公安局,也得通知家属,怎么能这样不明不白?”

侯卫东道:”公安机关原本准备找方杰调査情况,办案人员数次到家中去,都没有见到方杰。老县长,公安机关一定会秉公办案的,请你理解。”

老方县长没有想到平时温文尔雅的年轻人竟然很硬。他早就有冠心病,此时虽然没有发作,却闭着眼睛,用手抚了抚胸膛,大口大口地呼气,一副心脏病发作的样子。

侯卫东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老方县长,扭头吩咐坐在一边的杜兵:”通知120,将老县长送到医院。”

老方县长摆了摆手,痛苦地道:”老毛病了,吃颗药就行了。”过了一会儿,似乎缓过劲来,他道:”现在是法治社会,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果县里不给个交代,我就要找昌全书记。如果昌全书记解决不了,我就去找豪放书记。”此话就有些吹牛,老方县长与周昌全能对上话,可是他从来没有单独与蒙豪放书记见过面。若真要到省委去,基本上不可能见到蒙豪放。

好不容易劝走了老方县长,侯卫东给邓家春打电话,道:”家春,你要继续加大对方杰的追查力度,否则落人口实,心里不踏实。”

邓家春也正在琢磨这事,他略带兴奋之色地搓了搓脸,道:”水厂厂长被捅伤,后果并不严重,为了这点事,方杰将两个铅锌矿都丢了,这不值得。依我的经验,这小子身上多半还有更大的事,所以他害怕进局子。”

邓家春是暗指章永泰的事,侯卫东听得很明白,他道:”有我在这里顶着,你别顾忌其他事情,专心抓案子。”

整个上午,电话是此起彼伏,清脆的铃声听起来格外尖利。侯卫东将杜兵叫了进来,道:”你到电信局去找一部铃声柔和一些的电话,长期听这部电话,迟早会被弄成心脏病。”

杜兵急急忙忙走出去,差点与副县长朱兵撞在一起。”侯书记,我来汇报一件事情。”

侯卫东见朱兵愁眉苦脸,便丢了一支烟给朱兵,笑道:”后天开标,是不是有压力?”

朱兵深吸了一口烟,道:”前一段时间易中岭来找过我,他想中一个标段。昨天他又来找我,见面时,他说黄子堤副书记给你打了电话。”当年在益杨检察院,一人被杀,档案室被焚,两件事都是震惊益杨的大事。这个案子虽然一直未破,可是这事就如公开的秘密,凡是益杨有些级别的领导心里都明白事情的原委。朱兵对此事亦是心知肚明,这也是他特意来汇报的原因。

提起这事,侯卫东脑袋就疼。

前天他又接到了黄子堤的电话,这一次黄子堤不是暗示,而是直接提出要求,这给侯卫东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掌握的资源越多,权力越大,相应就可以交上许多朋友,比如蒙宁和朱小勇。如果侯卫东不是县委副书记,朱小勇也就不会找上他,与省委书记蒙豪放这条暗线就根本不可能搭上。

但是,在交朋友的同时,也必须要得罪一些朋友:一是因为资源总是稀缺的,而利益团体又太多,稀缺资源不可能满足所有的人;二是主政一方.若真要走得远走得长,必须得有自己的原则,否则就会成为任人蹂躏的面团,这样的人终究难以成大器。

侯卫东对易中岭有发自骨头的警戒,”不与易中岭合作”是他内心的一条高压线,也是他给自己订的原则。他对朱兵道:”县委制订了招投标办法,一切都按照规矩来,我不会给任何单位打招呼。”想了想,又补充道,”我只打一个招呼,就是不准易中岭进入成津,我不想让一颗耗子屎坏了一锅汤。”

正说着,办公桌上电话又响了起来。说曹操,曹操到,侯卫东与朱兵正在商量着此事,黄子堤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寒暄几句,黄子堤道:”听说省里最近在调整市级班子,听说你的老领导又要动一动。”

侯卫东暗道:”黄子堤这是在暗示沙州市级班子要调整吗?,’口里却是笑呵呵地道:”我的老领导很多,是哪一位?。

“茂云的祝市长,听说他有可能当市委书记。”黄子堤道,”祝市长这几年走了红运,两年升一级,照这个速度,几年就是省领导了。”

聊了一会儿省里大局,黄子堤挂了电话,并不提及成沙新公路开标之事。此时无声胜有声,侯卫东身在其中,自是了解其中的意味,他对着朱兵苦笑。

朱兵当了多年交通局长,对重大工程开标前的压力深有体会,他苦笑道:”侯书记,我觉得这样不是办法,如果让黄书记产生误会就不太好。”停了停,又道,”黄书记不了解易中岭的人品,是被蒙蔽的,侯书记可以从侧面做些解释工作。”

“这事是一团糨糊,从法律角度,易中岭无罪,这让我如何解释。”侯卫东叹息一声,便不说了。

其实,侯卫东还有更重要的一句话没有说出来:”黄子堤当年是市委秘书长,很了解益杨检察院之事。依黄子堤平日的性格以及办这事的认真程度,黄子堤十有八九与易中岭在经济上有关联。”这句话没有任何证据,绝对不能说出口的。

下班以后,侯卫东很罕见地没有在办公室啰唆,直接回到县委招待所后院。进了后院,见到春天支了一个画板,正在院子里煞有介事地画着。冬天傍晚来得早,冷风吹来,很冷。

春天听到脚步声,连忙迎了过来,看到侯卫东观看自己的画板,她羞涩地道:”侯书记,我是鬼画桃符,和祝梅没法相比。”话虽然如此说,她却是渴望着侯卫东去看画板。她画的是院中风景,由于功底太差,更多的是抽象笔法,也即是头脑中想的风景,自我感觉还不错。

虽然风景画比起祝梅差得太多,侯卫东还是随口安慰道:”哦,还真不错。”

春天忸怩中带着些兴奋,道:”谢谢侯书记表扬。”

侯卫东夸道:”春天肯学习,这很不错,继续努力。”

回到房间,侯卫东想起黄子堤的话,给祝焱打了电话。他与祝焱的关系早已超出了纯粹的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变成了半师半友的亲密体系,谈话就要直接许多。

“祝书记,听说你要高升了,祝贺。”祝焱原本想在沙州出任副市长,后来的目标又是市委常委、秘书长,结果这两个职务都阴差阳错地擦身而过。正所谓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他调到了茂云地区出任地委副书记,突然间就踏上了仕途前进的快车道。茂云撤地建市以后,他出任了茂云市市长。这一次全省大调整,他极有可能出任茂云巿委书记,这股风声连留守在岭西郊外的祝老爷子也听说了。

“你的消息蛮灵通,这只是小道消息,只有省委正式文件下发以后,才算得了数。”祝焱这是有感而发,他相信侯卫东能听懂自己的话外之音。

侯卫东当然听得很明白,笑道:”祝书记,干脆把我调到茂云来,在你手下工作是一种幸福。”这是一句玩笑话,其意并不是想调动,而是表达一种态度。官阶越高,态度就越重要,甚至比能力还要重要。

祝焱呵呵笑道:”我倒是想让你来到茂云,帮我好好整治东湘县,只怕周书记不放人。他是老领导,我可不敢挖他的墙脚。”茂云东湘县与沙州成津县是全线相邻,产业结构极为相似,出现的问题基本一样。祝焱对侯卫东在成津的工作一直挺关注,也给予了相当肯定。

聊了一会儿,侯卫东试探道:”也不知沙州有没有变动?”

祝焱道:”传闻不少,都不是最终结论。这一次全省调整力度极大,恐怕要等到最后时刻才能揭开谜底。”他语重心长地道,”卫东,你是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主要领导,关注省里大政策很重要,但是对你来说,更重要的还是实绩,有了实绩一切皆有可能。现在许多人都盯着你,如果干不出实绩,提拔得太早并不一定是好事情。”

听了祝焱叮嘱,侯卫东感到了一阵温暖。作为一名县委书记,他不可能对市委领导的变动无动于衷。他坐在屋里喝着茶,脑袋一直想着纷繁的人和事。突然间他冒出来一个念头:”我在成沙公路上拒绝了黄子堤,如果黄子堤升成了市长,恐怕后患无穷。”这个念头冒出来以后,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各种念头斗争着、辩论着。

“如果让易中岭来成津做工程,加强监管,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何必为了这件事情得罪黄子堤?市委副书记的位置很重要!

“做人要有原则,既然易中岭就是一个杂碎,何必为了讨好黄子堤向这个杂碎低头?”

“我当真有什么原则吗?如果是周昌全来打招呼,或是蒙豪放来打招呼,还能讲原则吗?”他深刻地反思道,”自己不隳意听黄子堤的招呼,固然有易中岭这个特殊的人,但是也不排除另一个原因,黄子堤的官位虽然大,但是还没有大到能一言九鼎的地步,这也是自己敢于拒绝他的原因。此时全省调整市级领导班子,这就有了变数,所以自己的原则就开始动摇了。”

内心交战良久,侯卫东仍然坚定了自己的做法:”人还是要有原则,有所为有所不为,有所求有所不求,有所欲有所不欲,否则就是一个面团,任人揉来捏去。这样的官当起来还有什么味道,不如当富家翁来得逍遥自在。”

深思熟虑以后,第二天上午,侯卫东召集了成津建设系统二级班子干部在县委中会议室。这是一次有针对性的讲话:”今天抽半个小时将建设口的同志请到会议室,只讲一个问题,就是如何遵守制度,杜绝建设领域的腐败现象发生。”

“我县建立了招投标中心,制订了招投标办法,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好的制度让坏人做好事,而坏的制度让好人办坏事。我认为,招投标制度在我县的建立和完善,是一套极好的制度。可以这样说,这套制度能最大限度保护我们的干部,促进事业发展……但是,任何制度都是由人来执行的,这也就意味着任何制度都有可操纵性,所以每位建设人必须要自醒、自警、自励……今天,让成沙公路成为成津县制度建设的起点。”

由于省委要宣传章永泰,岭西省内各大媒体都曾经到过成津县,与成津县委宣传部相处得还比较愉快。此次县委宣传部发出了邀请,各大媒体见宣传点还不错,便给成津面子,纷纷来到了这个偏僻的小县城。

因此,侯卫东讲话时,闪光灯不断,这也正是他想要的效果。

制度建设是周昌全特别钟情的一招,如今被侯卫东继承和发扬,这也是堵黄子堤嘴巴的有效招数。

下午,公布了招标结果,这个结果在让侯卫东满意的同时,也让他大跌眼镜。

侯卫东事先给副县长朱兵打了招呼,易中岭所在公司就按照规则被

淘汰出局,这是令他满意的地方。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是人为干预了招投标,破坏了新成立的制度。当听到这个结果以后,他暗道:”以后要尽量少插手招投标的事情,自醒、自警、自励,不光是教育干部,自己也要做到。”

大跌眼镜的原因则是在中标的四家企业中,有一家企业与他关系密切,它的名字叫做精工集团。精工集团的底子多是以前沙州道路工程公司,沙道司这个老牌子筑路公司倒下,旗下不少技术力量被李晶挖走,精工集团因此实力雄厚。

这次中了第一标段,这个标段多数在双河镇内。

侯卫东回到办公室,就给朱兵打电话,道:”精工集团是李晶的公司,你实话实说,到底打招呼没有?”

朱兵很无辜地道:”成沙公路是招投标制度建设的奠基工程,估计全省都能看到这条新闻,我不会傻到在这项工程上做手脚,完全是按照规则来办事。”又道,”易中岭搞食品还是有经验,他做工程确实欠缺技术力量和经验,就算你不打招呼,他也会自然淘汰。”

下一章:
上一章:

3 条评论 发表在“第六章 有些人脉会打通你的前程,有些人脉却会掐死你的命脉 无毒不丈夫”上

  1. MatUnfaxy说道:

    Effet Cialis Generic Can I Take Sudafed With Keflex Ou Acheter Cialis cialis Cialis Sin Disfuncion Erectil

  2. Kellodo说道:

    Cash On Delivery Bentyl Urologia Priligy Where To Buy Tadalis Sx Soft Line Buy Cialis Propecia Hjalper Inte Find Dutasteride

  3. StevCurb说道:

    Bentyl Pills Germany Sandwell Purchase Trazodone Ou Acheter Du Viagra Paris Buy Cialis Buy Levitra Viagra Online Baclofene Automedication Progesterone Medication Best Website No Prior Script Cash On Delivery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