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章 成熟,就是能戴着枷锁办成大事 火佛煤矿发生了事故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侯卫东办事爽快,他决定要帮助任林渡,也就不遗余力。前一次,他借助陈曙光的力量让粟明俊成为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如今粟明俊成为朱民生身边人,对侯卫东帮助甚大。从这个角度来说,帮人其实就是帮自己,万事不求人其实是胆怯者给自己的伪装。

他给蒋湘渝打了电话以后,又拨通了粟明俊的电话:”秘书长,给你推荐一个人才,驻京办主任要调整,信访办副主任任林渡是一个人才,在合适的机会,你帮我推荐。”

粟明俊当过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与当时的吴海县委办主任任林渡有过接触,道:”我知道任林渡这个小伙子,挺机灵,放在驻京办还挺合适,老弟交代的事情,我会记在心上。”

侯卫东打完两个电话,对任林渡道:”我给两边的秘书长都打了电话,另外,我再找机会给杨市长谈一谈,尽量推荐你,但是这要在两位主要领导没有内定人选的情况下,希望你能理解。”

任林渡见侯卫东真心实意帮忙,甚为感激,道:”谢谢侯市长了,如果能到驻京办去工作,一定不会给侯市长丢脸。”

离开办公室时,任林渡挺高兴,可是想起侯卫东与两位秘书长打电话时的轻松随意,心里充满失落,暗道:”我和侯卫东同时毕业,此时有了天壤之别,我看见两位秘书长是恭恭敬敬,连话都说不上,真是货比货得丢,人比人得死。”又想,”现在想这些事有什么用,还是得承认现实。刘坤靠着黄子堤,我就靠着侯卫东,侯卫东的发展潜力肯定大过黄子堤,我总不能输给刘坤。”

下楼时,恰好遇到张小佳到政府来办事,任林渡主动打招呼,道:”张局长,你好。”

张小佳作为市园林局副局长,也是副处级,与任林渡平级。她对任林渡挺有好感,停下脚步,道:”任主任,在忙呢,近期有没有我们园林局的信访件?”

园林局原本信访件挺少,只是由于局里要建一个苗圃,涉及征地之事,与村民有了交集,这才有信访之事。张小佳恰好分管这一块,到信访办来过好几次。

任林渡对张小佳的态度好得很,道:”现在暂时还没有来人,但是我估计元旦节还得闹一次。”说了几句,他热情地邀请道:”今天晚上我们几个在益杨工作过的青干班聚会,就在新月楼外面水陆空,侯市长要参加,你是益杨的媳妇,晚上一起聚聚。”

小佳晚上没有什么事,吃饭地点又在新月楼外,道:”好吧,我下班以后过来。”

上了办公楼,张小佳来到杨森林办公室。杨森林是常务副市长,分管建设口,张小佳是过来汇报沙州公园改造方案。正说着,侯卫东也到了门口。

杨森林见到侯卫东,开玩笑道:”你们两口子一起到我办公室,难得啊,稀客。”

侯卫东开了个玩笑,道:”张局长汇报完了工作,给我打电话,我再给杨市长汇报工作。”他是过来帮任林渡谈驻京办主任一事,见老婆在里面,就回到自己办公室。

过了十来分钟,张小佳来到侯卫东办公室,站在门口,道:”我的事讲完了,杨市长在等你。”

侯卫东道:”老婆大人难得到我办公室,进来坐坐。”

“在你们的办公室坐着拘束,走了。”小佳又道,”对了,刚才我在楼上遇到了任林渡,他说晚上益杨工作过的几个同志一起吃饭,邀请我参加。”

侯卫东没有想到任林渡嘴巴这么快,他实在不愿意郭兰与小佳碰面,道:”刚才接到电话,又有一个推不开的应酬,恐怕不能参加任林渡的聚会。”

小佳知道侯卫东应酬多,道:”你少喝点酒,别以为自己是酒仙,喝醉酒,难受的是自己,娱乐的是别人。”

送走小佳,侯卫东心道:”任林渡工作时间也不短了,怎么还是这样一张快嘴,成也是这张嘴巴,败也是这张嘴巴,是否适合驻京办主任一职,还真值得考虑。”转念又想道,”任林渡尽管有缺点,他的基本素质还是过硬,这样的人不提起来,说不定还会选个更差的,比如说刘坤到了驻京办,那才是真的糟糕。”

侯卫东来到了杨森林办公室,委婉地向杨森林推荐了任林渡。回到办公室后,他给任林渡打了电话,道:”非常抱歉,我晚上有接待,就不去水陆空了,你自己安排。”

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东城区区长欧阳胜进来,谈了工作以后,再次邀请共进晚餐。侯卫东已经推过好几次,这一次,他答应了欧阳胜的邀请。

由于侯卫东不能来赴宴,张小佳与杨柳等人不太熟悉,也找了一个借口推托。

侯卫东不能来,这让任林渡感到一丝遗憾。任林渡犹豫了一会儿,给妻子温红打了电话,邀请温红一起吃晚饭。平日里,温红很少参加任林渡的活动,听说要与丈夫同事一起吃饭,赶紧化妆,换了最时髦的衣服,准时来到餐厅。

郭兰、杨柳、秦小红三人都准时来到水陆空。见到打扮得体且人时的温红,郭兰暗自松了一口气。任林渡从青干班开始就发起爱情攻势,这一场接近十年的爱情长跑,没有让郭兰感到幸福,反而给了她压力,特别是任林渡离婚以后,她有了一定的心理负担。在餐厅见到了温红,她便明白了任林渡的心境,不禁为其感到高兴。

吃饭时,最初的话题是青干班的诸事,很快,话题就转到了侯卫东身上。

任林渡感慨道:”当初参加青干班的同学,除了郭兰和侯卫东,大多境遇平平,幸好有你和侯卫东给青干班争气,否则青干班就要全军覆没了。”

“青干班的目的就是培养科级干部,那一届的青干班学员中出了一个副市长,还有好几个处级干部,已经算是完美地完成了任务。”郭兰在组织部门工作时,参加了无数培训班,青干班实在是一个不起眼的培训班。

秦小红仍然是大大咧咧的性格,喝了酒,脸上红彤彤的,道:”侯卫东当年在上青林修路时,处境是我们这一群人中最糟糕的,我那时根本没有想到他会这么有出息。我老公还真是有眼力,他一直坚持认为侯卫东就是前途不可限量的人物,我还和他争论过,现在看来,老公的判断是正确的,比我看得远。”

任林渡道:”读青干班时,我就和侯卫东住一间寝室,谁料到他会当副市长,他这人的运气也太好了。”

秦小红马上纠正道:”这不是运气好的问题,还是一个能力问题,他这种人不管做什么都会成功。比如说,就算他不当官,仍然在上青林开着石场,这几年交通建设、市政建设的量这么大,他肯定是千万级的富翁了。

话题就围绕着侯卫东进行,郭兰尽量不发言。她是局中人,听到耳中,滋味自然不同。渐渐地,座中人成了电影中的布景,她的思绪不知不觉飞到了难以忘怀的风景区。

聚会散了以后,郭兰一个人行走在街道上,街道上的热闹与她无关,路灯将她的身影拉得很长。

侯卫东与东城区区长欧阳胜吃过晚饭,他拒绝了去脱尘温泉泡澡的建议,回新月楼。车行至路上,他瞧见了背着手包在街上独自行走的郭兰。他忍不住扭过头,透过车窗追随着郭兰的背影,只是晏春平和驾驶员坐在车上,他就只在车上看了看。

走至新月楼中庭,侯卫东脑中依然映着郭兰的身影,孤零零的身影让他感到一阵没有来由的心痛。他还是拨通了郭兰的手机,道:”刚才我看见你一个人在路上。

郭兰行走在路上,满脑子都是侯卫东的影子,当手机上现出那一串熟悉的号码,全身血液的流动速度顿时就加快了,脸上一片绯红。把手机放在耳边,顿时传来了舒服的男中音,她心跳加快,道:”今天晚上任林渡请客,我才回家。”

听到郭兰的声音,侯卫东将所有顾忌抛在了脑后,道:”我想你了,能见你吗?”

这一句话就如孙悟空的定身法,将郭兰硬生生地钉在了原地,身边的行人被如玻璃隔开,瞬间就没有了声音。郭兰静默了三秒钟,果断地回答道:”能。》”那你在原地不动,我过来见你。”

侯卫东快步走进车库,开动奥迪车,直奔街道。远远地看到郭兰孤独的身影以后,他眼光如激光扫描仪一般,迅速将整个区域扫描一遍,见没有相识之人,迅速将小车停在郭兰身边。

等到郭兰上车,侯卫东一踩油门,小车如游鱼一般进入了主车道,很快消失在滚滚车流之中。”我们到哪里?”

郭兰看着窗外的灯光,道:”不知道。”她的声音中带着些忧伤,还有些迷茫。

侯卫东看了郭兰一眼,将音响打开。小车内回荡起”四兄弟”浪漫深情的歌声,歌声与仪表盘上的点点灯光共同营造了一道奇异的风景。

车上了高速路,郭兰放弃了内心的挣扎,暗道:”既然是真心喜欢侯卫东,聚在一起何必这样矫情?”她脑中猛然间迸出了一句暴君的名言:”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

侯卫东扭头看了一眼郭兰,道:”你在想什么?”

郭兰没有回答,反问道:”你在想什么?”

侯卫东侧脸在车内仪表盘的灯光下,线条显得很是刚硬,他一字一句地道:”我刚才想起了路易十五的一句话我死后,哪怕洪水将至。”郭兰吃惊地看着侯卫东,半天合不上嘴。

“怎么了?这是我的实话。”侯卫东知道郭兰是聪明人,聪明人一般只需要点到为止,路易十五的这句话很符合侯卫东此时的心境,郭兰应该能够理解。

“我明白这是实话。”郭兰看着侯卫东的眼光热烈起来,道,”你知道我刚才在想什么?”

“这是我的问题。”

“我正好想到了这一句话”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和你说的是同一句话的两个译法。”

说到这里,两人都不说话了,都有了”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之感。在高速路上开了一会儿,天上下起了雨,雨点在车灯照耀下如万条银丝,车内就更加温馨。

下了益杨县高速路口,侯卫东将车直接开到了沙州大学。”你怎么开到学院来了,我妈还在这。”

“这叫灯下黑,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侯卫东透过车窗,抬头看了看窗外,郭兰家里的客厅还开着灯,微弱的灯光射出阳台,让人感觉很是寂寥。

他上了楼,打开门,然后打开手机做手电筒,在阳台上晃了晃。郭兰提着包,急匆匆地上了楼。

进了门,两人如冬天里穿着单薄的旅人,用尽力气抱在一起,感受着对方的体温。

“让我看看你。”拥抱一会儿,侯卫东用手托着郭兰的下巴,让她的头微微地仰起。这个动作在电影里一般是恶霸、流氓和花花公子的招牌,而且总会受到女主人公的反击。此时,郭兰微微抬起头,如一朵盛开的水莲花。

10点,激情之后,关着灯,坐在客厅里听着音乐,浪漫如同音符一样,在黑屋里旋转。

这时,放在客厅桌子上的手机突然振动起来,”嗡嗡”的低沉振动声在安静的夜晚很响亮。

侯卫东原本想关掉手机,可是作为副市长,管着许多具体的事情,彻底关掉手机是一件很不明智的事情。

当手机第一次振动结束,侯卫东看着怪物一般的手机,心道:”如果再响一次,就有重要事情,若不再响了,恐怕就无事。”

正说着,手机又振动了起来。

侯卫东这才拿起手机,手机显示是杨柳的号码。

“晚上任林渡请我们吃了饭,吃完饭以后,我回办公室取材料,无意中听到些事情。”杨柳说话的声音很低。

听到杨柳的口气,侯卫东意识到有重要的事情,他不动声色地道:”你别急,慢慢说。”

“我在上卫生间,听到有人打电话,打电话的人应该是省纪委的人。她大约没有料到这么晚了还有人,在电话里说家里有一部蓝鸟和奥迪,这很不正常,我猜和您有关。”

侯卫东吃了一惊,口里道:”谢谢你,我知道了。”

放下电话,郭兰看了看他的脸色,道:”有急事吗?”

“恐怕有人在査我。”侯卫东没有说是杨柳打的电话,只是将大意讲了讲。

“这事还有些麻烦,按你们的家庭收入,不应该有这些东西。”侯卫东道:”这是第三次调査我的家庭收入,真是烦人。”郭兰安慰道:”你别这么想,作为高级干部,这是必须接受的调查,任何事情都是有得有失,你在得到政治地位的同时,也将失去部分自由。”

侯卫东将靠在肩上的郭兰抱在怀里,低头吻了吻,道:”烦恼还真是无处不在。”

郭兰回吻了侯卫东,吻完,道:”如果让你在官位和财富上选一样,你做何选择?”

侯卫东笑道:”煤矿等产业是股份制企业,且从法律上都属于我的母亲。如果必须选择,我,大约还是会选择财富。”经过了十年的奋斗,他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与初出学校时相比已经有了改变。

“省纪委来了人,你得有迎接风暴的准备。”郭兰立起身来,吻了吻侯卫东,又道,”我明天要到学院开会,就不回沙州了,你回去吧,别太晚了。”

侯卫东知道郭兰心中不舍,能说出这样的话,还是很有分寸,他也没有啰唆,吻了吻郭兰湿润的嘴唇,道:”那我走了。”

郭兰理了理侯卫东的衣领,道:”路上小心点,别开得太快。”

晚上11点,侯卫东回到沙州。当夜,他脑中怪梦不断,梦中总是爆竹声声。

第二天上午10点,他正在开会,突然接到了父亲侯永贵的电话:”出大事了,煤矿瓦斯爆炸了。”

侯卫东吃了一惊,反问道:”什么?我没有听清。”

侯永贵声音很大:”矿上瓦斯爆炸了,你赶紧过来。”

侯卫东此时正在开会,道:”你稍等一下,我在开会,等会儿给你打过来。”说完,他挂了电话。事情已经发生了,着急没有用,父亲侯永贵当过多年派出所所长,他相信父亲的现场处置能力。

十分钟后,侯卫东不紧不慢地结束了会议。回到办公室,他立即关闭房门,这才给父亲打了过去,接电话的却是母亲刘光芬。

“妈,死了几个人?伤了几个?”侯卫东语气尽管轻描淡写,心里其实也挺着急,如今省纪委正在沙州,火佛煤矿如果出了大事故,事情就麻烦了。

刘光芬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群情激昂的场面,声音在打战,道:”死了两人,还有几个伤员。”

侯卫东暗中松了一口气,道:”是重伤员还是轻伤员?”

“伤势不重,在医院观察。”

侯卫东松了一口气,道:”镇里唐树刚镇长是处理矿难的老手,与我关系也还不错。何红富也是多年矿长了,按照正常程序走,只要把赔偿金准备好,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刘光芬听到小三平静的声音,怦怦乱跳的心才稍稍平静,道:”我被吓死了,以前觉得那些老百姓挺忠厚,怎么出了点事就变成了强盗了?开煤矿太危险,干脆把煤矿卖掉。”

“老妈,现在不是抱怨的时候,先把眼前的事处理好,死了人,家属闹一闹也很正常,关键还是得出钱,人家失去的可是生命,赔偿一定要到位。而且现在是股份制企业,不是说关就能关的。我等一会儿还要给何红富打电话,让他全权处理。”

刘光芬这时才醒过劲来,道:”小三,你千万别过来,火佛煤矿是股份制企业,与你没有任何关系,官场的人太复杂,小心他们借机整你。我就是一个老太婆,坐监狱我去,你千万别过来。”

刘光芬是一名小学老师,与官场没有什么交集,加上侯卫东回家基本上不说单位的事,因此,她对于官场的印象主要来源于影视剧和小道消息。影视剧的官场生活大多似是而非,小道消息通常具有离奇色彩,她对沙州官场的印象既真实又虚幻。

侯卫东此时心情并不平静,矿难本身就很复杂,更何况还有省纪委的人正要到沙州查案,他有意让母亲放松,笑道:”老妈,这事的核心就是赔钱,还没有到承担刑事责任的地步。赔钱以后就是整顿,你和爸一切听政府的,就没有错误。”

刚放下电话,晏春平敲了敲门,然后直接推门走了进来。

晏春平很激动地道:”侯市长,刚才接到我爸的电话,他说火佛煤矿发生了瓦斯爆炸,死了两个人,有一个是红坝村的。”

听说死者有一个是红坝村的,侯卫东心里松动了一下,但是他并不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晏春平。

晏春平热脸贴上了冷屁股,稍为愣神,便明白自己犯了大错。即使是侯卫东开的煤矿,自己也绝对不能说出来。心里明白嘴里不说是好同志;心里明白嘴里说出来则落入下乘;心里不明白则是糊涂蛋。

想到了这一层,他眼睛一转,改口道:”我爸知道侯市长联系过红坝村,关心红坝村的事情,因此打电话告诉我。”

侯卫东见晏春平改口还迅速,尽管改口显得很勉强,总体来说还算机灵,道:”开矿是双刃剑,一方面搞活了当地经济,另一方面也出了不少安全事故。上青林石场和下青林煤矿,这些年死的人也不少。你给晏书记打电话,让他尽量为死者争取合情合理的补偿,不能让死者家庭生活困难。”

晏春平走出办公室,仔细回想了侯卫东交代的话,心道:”侯市长所说的重点在合情合理上面。什么叫合情合理?就是死者家属不狮子大张口,煤矿及时给钱。”

他马上打了电话给父亲晏道理,讲了这层意思。

晏道理正在家里,儿子传达的意思基本上也是他的想法。他把手机放回裤袋,一步一摇地来到死者家里。

死者的母亲和一帮子亲戚去了矿上,死者的父亲与见过世面的堂兄弟留在了家里,他们把村支书晏道理和村主任刘勇请到家里,大家沾亲带故,一起商量事情。

堂兄道:”把事情闹大,让矿里拿钱,不拿钱就抬棺材到镇里,实在不行就抬到县里去。”

另一人道:”听说煤矿是侯卫东开的,他可是副市长。”

“就是侯卫东开的矿,平时是侯老爷子在这里守着,我在那里拉过煤,侯老爷子为人还是可以,应该要出钱。”

死者父亲抱着脑袋,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让他没有了主张。

晏道理抽了一会儿闷烟,对死者父亲道:”代三哥,人死不能复生,你别闷在心里怄气,不管这是谁的矿,都得按规矩办事,应该给的钱必须要给足。我们找矿上的目的就是拿钱,你说是不是?”

大家都知道这是矿难的规矩,开始集中精力讨论钱的事情。青林镇矿难较多,有现成的例子,死者父亲咬了咬牙,道:”我儿死得惨,不拿十万块钱,搁不平,天王老子我也不怕。”

得到了这个数字,晏道理给儿子晏春平打了电话。

得知了这个数据,侯卫东心中就有底了,他马上给父亲侯永贵打去电话:”我摸了底,红坝村的那家要十万,我的想法是只要不离谱,尽量满足,一定要注意好分寸。”

过了半个小时,侯永贵又将电话打了回来,道:”如今县安监局、镇政府都到了矿上,唐树刚镇长刚和村民开了座谈会,赔偿定在六万一个人。”

“爸,这两年煤矿生意好,赚了不少钱,别亏了死者,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

侯永贵道:”刚才唐镇长和我私底下交谈了,他的态度是我们不能超标准赔付,我们把标准提高以后,以后镇政府就不好谈判了。唐镇长的意思是青林镇赔付标准就在六万块,我们每家给六万就行了。”

这倒让侯卫东感到为难,他略为思忖,道:”这事处理一定要干脆果断,不能让村民闹起来,即使明面上给六万,暗地里也可以多给一些。当然不能留下后患,手续要干净。”他又交代道:”这事你别出面,由何红富去交涉。”

挂断电话,侯卫东把晏春平叫到办公室,道:”春平,你有多长时间没有回去了,我放你两天假,回家看看你爸。”

晏春平顿时两眼放光,他知道为侯卫东效力的时刻到了,挺着胸膛道:”侯市长,你有什么话要带给我父亲吗?”

侯卫东道:”晏书记说死者要十万,我同意死者的要求,可是唐树刚的说法也有道理,你到镇里与矿上的何红富联系一下,想办法给每个村民补足十万,这样才不会亏欠死者。”他补充道:”这次是放假回家,顺便办事,别在镇里招摇,住上两天马上就回来。”

晏春平尽管还不太稳重,可是爱动脑筋这个特点越来越像晏道理,办事也很灵活,让他回去办理此事,还是比较放心。

等到晏春平离开了办公室,侯卫东对矿难就没有什么担心的,他思路转到了省纪委身上,心道:”自己当初还算果断,否则事情麻烦了。”

话虽然如此说,可是他也明白,作为市领导,其直系亲属在分管领域里经商办企业,并不符合廉政规定,这就是被人袢击的靶子。

侯卫东在屋里转了几圈,暗道:”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火佛煤矿和我在法律上没有任何关系,我没有在上面签一个字,就算调查又有什么关系。”

此时,省纪委办公室接到一个电话,来电者说火佛煤矿发生安全事故,而这个煤矿是侯卫东所有。

白包公高祥林听到汇报,立刻指示在沙州的廖平,道:”这是一条重要线索,你派人去暗访,看他们到底是怎么办事情的。”

廖平已经了解此事,道:”出矿难的是火佛煤矿。火佛煤矿在益杨县青林镇,侯卫东以前在这里工作过,这个煤矿是股份制企业,侯卫东母亲刘光芬是大股东。”

高祥林道:”你要尽量收集客观资料,注意分寸。”

廖平又道:”我觉得侯卫东的问题不严重,问题严重的是黄子堤。沙州土地买卖很不规范,易中岭和黄志强两人拿了百分之六十的地,黄志强就是黄子堤的儿子,他已是外国籍。”

高祥林沉吟着道:”此事线索是出来了,但是涉及正厅级领导,必须要有实实在在的证据,否则最多就是擦边球,这个分寸你要掌握好。”他加了一句:”你在沙州的活动,只同朱民生和济道林两人保持联系,这两人都是政治觉悟高的党员干部,可以信赖。”

放下电话,高祥林心情也很沉重,心道:”侯卫东是全省最年轻的副厅级干部,发展潜力很大,如果犯了错误,太可惜了。”

在事故当天,晏道理安抚了留在村里的家属,又接到镇里的电话,让他赶紧到火佛煤矿去招呼红坝村村民。

他是知道内情的,赶紧到了煤矿。

在处理此事时,市安监局也派了三位同志参加,他们看了火佛煤矿处理事故的现场。在青林镇政府与村民谈判时,一名安监局的同志不动声色地来到了围观人群之中。他看到了一位矿工模样的人,散了烟后,问道:”听说这个矿是侯卫东开的,他开的矿怎么也出事了?”

矿工抽着烟,他没有理会第一点,道:”青林这边的煤矿都是高瓦斯矿,容易出事,火佛这边设备最好,安了瓦斯报警器,这是第一次出事。煤矿要出事,谁能说得清楚。

那人又继续问道:”这是侯卫东的矿吧?”

矿工道:”我不晓得,厂长是何红富,平时倒有一位侯老头在这边。”此人来到矿里只有一年多时间,对矿上的情况是一知半解。”此时,晏道理恰好在劝说村民,耳朵里听到这几句对话,他斜着眼睛看了那人一眼,心道:”这个陌生人还有些怪,怎么总是问侯卫东,肯定有什么名堂。”晏道理仔细看了那人,越看越是怀疑,凑了过去,仔细听那人说什么。

那人又道:”平时你看到侯卫东过来没有?”

晏道理在一旁接口道:”侯卫东在市里当官,到矿上来做什么,我几年都没有见过他了。”

那人见晏道理一副农民相,没有什么怀疑,道:”我听说这个矿就是侯卫东的,他还真有钱,买得起煤矿,这几年赚钱赚惨了。

晏道理道:”老板是谁关我们屁事,只要按时发工资就行了。”他对那名外来矿工道:”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我就知道火佛煤矿工资最高,条件最好,老板大方。”

那一位矿工并不认识晏道理,附和着道:”火佛煤矿伙食好,澡堂子还是淋浴,还给工人买了保险,工资也高。”

晏道理接过那人散的烟,道:”你是县里的干部,怎么不到里面去坐?”那人道:”我就在外面转转。”

晏道理觉得此人奇怪,正要再问他几句,这时接到了儿子的电话,他走到一边,问:”侯卫东叫你回来处理这事?”

晏春平道:”他没有明说,就是这个意思。”

晏道理脑筋转得快,道:”这是一个好机会,他派你来处理这事,你一定要好好办,办好了就能得到他的信任。”

晏春平道:”我走之前,他说可以出十万,明里不好办,暗中都可以操作。”

“既然愿意出十万,这事就好办了。”从晏道理的眼光看来,钱是最缺的东西,有了钱,村里的事情就太好办了,又道,”对了,我刚才遇到一位外乡人,很有些奇怪。”

晏春平得知此事,赶紧给侯卫东报告。

经过一天紧张的讨价还价,加上晏道理暗中―帮着矿上使劲,死者明里拿了六万补偿,暗地里又各拿了四万,聚在矿上的人也就散了。县安监局给火佛煤矿下达了整顿通知,也就撤回了县里,一场风波基本上消于无形。

侯卫东对于瓦斯爆炸并不是太担心,当他听到了晏春平的报告以后,他猜到这多半是省纪委的人跟了过去,尽管无法证实这个想法,心里还是沉甸甸的。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它去了,我不想这事了。”侯卫东甩了甩头,似乎这样就可以将所有烦恼扔进太平洋。

侯卫东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案头上的改制方案。

绢纺厂改制方案是经过多次讨论,平衡了各方利益诉求者,侯卫东不是太满意,却也只能妥协。方案如下:由现有领导层作为经营团队成立新公司进行融资控股、职工持股并引入战略投资伙伴的产权改革方式,絹紡厂管理层持股比例51%。”絹纺厂职工通过工会持股29%。”引进战略投资持股20%。……

为了稳妥,侯卫东在方案中加了比较保守的两条要求。

要求一:管理层按政府规定不以国有资产抵押融资。

要求二:为做好清产核资,防止国有资产流失,绢纺厂改制要充分利用社会中介力量,由岭西中介机构介入改制进程,市政府多个部门协同监控。资产评估报告初稿由监管部门认真审核,交市政府部门反复讨论,并将意见反馈给评估机构。

写了两条补充意见,他又在方案前面的意见栏签下:”原则同意此方案,送子堤市长阅示,侯卫东。”

黄子堤看了方案,把侯卫东叫到了办公室,道:”方案是目前流行的管理层收购,绢纺厂应该是沙州市管理层收购第一案。只是我有一个问题,如果真不准国有资产抵押融资,絹纺厂管理层哪里有资金持股51%?如果谁有这个能力,这些人一定是贪污分子。换一个说法,你这个管理层持股的方案根本不能实行。”

侯卫东道:”如果用国有资产抵押融资,则是用国资的油来熬国资的骨头,管理层等于是空手套白狼。加上第一条就是预防这种情况发生。管理层要成立新公司,他们肯定会融资,如何融资是他们公司的事。

黄子堤扶了扶金丝眼镜,道:”岭西比起经济发达省,还比较封闭,这个方案出台,我们要背骂名,一句败家子是跑不了的。”

侯卫东心里只想将事情做好,道:”骂名无所谓,我是分管领导,就由我来背这个骂名。”

黄子堤道:”絹紡厂职工比较多,可以将职工持股比例提高,你将方案修改以后,先召集絹纺厂见个面,听取他们的意见。”蒋希东、项波、杨柏、高小军等领导很快来到了市政府。蒋希东苦心经营多年,今天终于要见分晓了,内心如擂鼓一般,

脸上却仍然是黑脸黑面的样子,闭了一会儿眼睛,这才打开了厚厚的草案。看到管理层持股比例,他心中一阵狂喜。

几年来,他们团队一起另起炉灶,将厂里的利益剥离了一块在三大销售公司,这三大公司的资金就是他们用来管理层持股的资金。抬起头来,正好看见了杨柏的目光,两人眼中皆有压抑不住的笑意。两人目光一碰就分开,低头掩饰着。

约莫半个小时,侯卫东问道:”这个草案,大家有没有意见?”

厂长项波脸上一阵发白,他当厂长以前,虽然是党委书记,却一直被蒋希东排挤在决策层以外,这也意味着,他前几年并没有多少财产,

因此第一个发言:”絹纺厂资产不少,高中级管理层持股51%。至少有好几千万甚至上亿,不准抵押融资,大家就是卖屁股也拿不到这么多钱。”

蒋希东针锋相对地道:”我愿意卖房子卖血,也要把钱凑出来,大家愿不愿意?”

所有高管异口同声地道:”我们都愿意。”

项波见到所有高管都是神采奕奕,包括杨柏都是满脸笑意,他顿时感到大事不好,联想隐约听到的事情,暗道:”这是一个圈套,我还是被蒋希东耍了。”

他当厂长这一年,给易中岭行了不少方便,可是易中岭话说得漂亮,其实并没有拿出实际行动。他的家底也就是三十多万,算是房屋贷款,顶多能凑五十万,这个股份在新厂,自然就只能算是小股东。

散会以后,项波发疯一样去找易中岭。易中岭在岭西办事,项波连忙坐车赶到了岭西,到了岭西,易中岭却又上了回沙州的高速路。

折腾了几个来回,终于在易中岭别墅里找到了人。”虽然签了销售合同,前期铺垫了不少费用,我还亏了钱,能拿多少?”易中岭说得轻描淡写。

项波急红了眼,道:”易总,你怎么能这样?当初不是说好了,销售利润五五分成,现在怎么变卦了?”

易中岭一脸无奈,道:”我们说的是利润五五分成,现在销售公司根本没有利润,如何分?”

“易总,我可是拿的低于成本价给你,怎么会没有利润?”

“我刚才不是说了,销售渠道的建立要花钱,培训人员要花钱,租房子要花钱,现在公司还没有利润,这事可怪不得我。如果这个模式再坚持一年,我们就能赚钱了,可惜了。”

看着易中岭皮笑肉不笑的面容,项波恨不得一拳打将过去,但他还是忍住了。

等到项波离开,易中岭到了后面的那幢别墅,此时黄子堤正在悠闲地享受着美人和美酒。

改制方案是由侯卫东提出来的,责任由他来背,但是战略投资者有两家,其中一家占9%。这家公司是由易中岭暗自控股,而这家公司里有黄二的45%股份,更妙的是,黄二是外国国籍。

易中岭喝了一口酒,讽刺道:”侯卫东这个改革先锋,倒也真有功劳。”絹纺厂闹到省委、省政府都关注的地步,他意识到自己不可能独自吞下去,能成为战略投资者,也算硬生生插了一脚。而且这一脚插得合情合法,因此,他也算满意。

黄子堤告诫道:”中岭啊,以后你也要改变思路。现在是有身份的人了,完成了原始积累,办事尽量走正道,这样才是长久之策。”

易中岭举了举酒杯,道:”我这一段时间在看关于胡雪岩的书,以后当红顶商人,走正道。”他笑呵呵地冒了一句:”人间正道是沧桑,是不是啊,黄市长。”

这次改制是采用当时全国最流行的管理层收购,稳定了絹纺厂的中层以上干部队伍,又由于有部分职工股,有钱的职工也能买到一些股份,总体上还是较为平静,可是不和谐因素也着实不少。不仅市里有反对意见,省里也有领导明确反对。

厂长项波就是最不如意之人,他重当厂长以后,忙碌了大半年,为他人做了嫁衣,实在不甘心,他一方面暗中组织了部分贫困工人到市委、市政府集体上访,一方面向黄子堤提出交涉。

黄子堤将事情推得干净,道:”方案是厂里提出来的,由侯卫东分管,我尊重厂里的意见。你是厂长,我就是尊重了你的意见。”

项波此时是输了的赌徒,说话也就不客气了,道:”黄市长,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当初在易中岭家里,我们可是有言在先,现在将我抛开,太不仗义了。”

黄子堤脸上闪出了怒气,道:”有言在先,有什么言,你说说。

当初的一些话,有黄子堤在场,都是用的暗示、隐语。真正说到关键之处,黄子堤都没有在场,项波被堵了口,冷笑着道:”嘿,嘿,你们能做初一,不怕人做十五。”

正所谓穿鞋的怕光脚的,黄子堤手握重权,家有巨款,与项波一般见识实在不划算,便放缓了口气,道:”你作为管理层,其实也有利的,如果真的缺钱,到时搞个个人贷款什么的,我可以帮你说话。”

项波道:”贷款的事情,放在下一步再说,我得拿回属于我的钱。

黄子堤放低声音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你和易中岭的事情与我无关,你有事,得找他谈。”

这时,刘坤进来送文件,黄子堤不动声色地道:”我要开会去了,你想想我说的话,到时我会为你的事打个电话的。”

项波出了黄子堤办公室,下楼时,暗道:”拼个鱼死网破,对我有什么好处,黄子堤毕竟是市长。”可是就这样放手,他咽不下这口气,到了厂里,直接去找了几个老工人。

下午,数百个工人集聚在市政府,拉出了横幅:”我们要吃饭,我们要劳动”、”劳动是一个公民的权利和义务”、”反腐败、反贪污”、”我们工人反”

“国有资产流失”。

侯卫东站在窗口,看着群情激愤的群众,给杨柏打了电话:”杨柏,有几百工人在围市政府,要想改制成功,你们领导层还得多下工夫,否则要影响改制的进度。”

杨柏接到电话,不敢怠慢,立刻找到蒋希东。

蒋希东黑着脸,道:”絹纺厂有六千多职工,这次改制总有几个不满意的,算不得什么大事。”

杨柏道:”我瞧着项波情绪不太对头,若是他像疯狗一样四处咬人,此事还麻烦。而且他和黄子堤有牵连,若真是咬出什么贪污案,打断改制的进展,就惨了。”

蒋希东道:”你的意思?”

“我跟项波谈一次,看他什么意思,若他明智一些,就跟他合作,毕竟他现在还是厂长。”

蒋希东断然道:”合作,怎么合作?我们的事绝对不能让他参加,他只能作为普通中层干部拿出自己的财产来买股份。以后他只能是普通股东,想进厂里的领导层是不可能的事情,你要记着农夫和蛇的故事。”

杨柏没有多说,他已经打定主意找一找项波,如果项波同意,他可以从销售公司拿出二十万借给项波,让他多一点股份,又不至于股份太多。为了稳定大局,他打定主意在蒋、项两人之间搞点润滑剂。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