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章 换届选举突生变故 选举时出现印字的水杯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晚上,刚回到了新月楼的家里,陈庆蓉和张远征带着小囝囝来到了家里。平时小囝囝上幼儿园,都是由陈庆蓉和张远征接送,然后小佳再到父母那里去接,今天他们稀罕地带着小囝囝来到家中。”爸、妈,你们吃饭没有?”

陈庆蓉进屋以后,见侯卫东一人在家里吃饭,道:”小佳没有回来吗?”侯卫东道:”她单位有事情。”

其实他对岳父母也没有说老实话,小佳此时到赵秀家里吃饭,晚上准备继续打牌。此时她们打牌的圈子里多了一人,就是市委常委、组织部长易中达的爱人。组织部长爱人到宣传部长爱人家里打麻将,实在是很正常的事情,小佳是圈子中的成名人物,大家关系处得挺好。

陈庆蓉坐了一会儿,道:”这两天很多人问我,说你是不是因为受贿被调查了。我知道你不会受贿,可是无风不起浪,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现在已经彻底接受了这个女婿,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心里格外担心。

“没有这回事。”

陈庆蓉有些紧张地问道:”听说你要当副市长,是不是有这回事情?”侯卫东出于谨慎的考虑,对出任副市长一事三缄其口,除了偷偷给母亲刘光芬说过,其他亲朋好友问起,他一律以”不清楚”搪塞过去,因此,陈庆蓉和张远征都不知道换届选举之事。此时已临近换届选举,侯卫东松了口,道:”有这种可能性,但是组织上没有正式宣布候选人,都有变化的可能性。

陈庆蓉闻言,顿时愤愤地道:”难怪有些人要乱嚼舌头,说你受贿了,树大招风,人强招嫉,你这一段时间要小心。”

张远征不以为然地道:”只要组织上定了的事情,难道还有变化,在厂里这么多年,你看到过吗?”

“你懂什么啊,小心一些总没有错。”陈庆蓉不客气地斥责道。

两口子在屋里坐了一会儿,小囝囝已经有了睡意,陈庆蓉道:”今天让囝囝和我们睡,走,小囝囝。”

等到下了楼,陈庆蓉给小佳打了电话,怒道:”小佳,九点钟了,一么还在外面不回家?你都老大不小了,要在家里把老公和娃儿守住,别在外面吃吃喝喝,有什么意思。”

小佳正在兴头上,敷衍道:”妈,我知道了,今天确实有事情。”陈庆蓉在电话里听到了麻将声,生气地道:”你少打些麻将,把老公亍住才是老正经,现在的男人都很花心,特别是当官又有钱的那种。”‘小佳知道妈妈的心思,道:”好了,我等一会儿就回家。”陈庆蓉放了电话,仍然在生气,张远征劝道:”佳佳和侯卫东过得好好的,你别咸吃萝卜淡操心。”‘

陈庆蓉抱紧了小囝囝,道:”自己的女儿,怎么能不操心,佳佳这孩子没心没肺,哪里有侯卫东这么深的心机。侯卫东的大哥原来与江楚很般配的一对,说离婚就离了婚。我还得劝佳佳有所防备,当了官,发了财,这样的男人有几个靠得住。”

在蒙厚石家里,侯卫国陪着蒙厚石小酌,市委常委、秘书长杨森林带着夫人来到家里。

侯卫国称呼蒙厚石为舅舅,杨森林称呼蒙厚石为蒙叔,因此,侯卫国称呼杨森林为杨哥。

杨森林虽然与蒋笑是平辈论交,可是两人年龄差距甚大,杨森林是看着蒋笑从牙牙学步到结婚生子,实际上算得上叔侄辈了。

蒋笑亲热地道:”森林哥,给你添副碗筷、酒杯。”

“碗筷可以拿,酒杯就别拿了,昨天醉酒,今天得养胃。”杨森林在蒙厚石面前并不矫情。

沙州市换届选举还有二十来天就要拉开大幕,杨森林也要到市政府任副市长。在益杨时,他是县长,侯卫东仅仅是正科级的新城区主任,如今两人都成为了副厅级的沙州副市长候选人,论提拔速度,侯卫东确实快捷。

“卫国当副支队也有些时间了?。杨森林想着侯卫东的事情,随口问起侯卫国的职务。

侯卫国给杨森林拿了一个酒杯,放在桌前,道:”杨哥,我给你倒一杯酒,你慢慢喝。”

吃了几口菜,蒙厚石道:”关于侯卫东的检举信不少,朱书记是怎样看待此事?”

杨森林道:”朱书记很生气,让人调査这件事,到现在还没有调査结果。”

蒙厚石皱着眉毛想了一会儿,道:”差额是谁?”

“估计是档案局邓有才,他是读书人,没有那么多的鬼板眼,档案局局长的能量也不够大。”

蒙厚石当了多年的市政府秘书长,对正处级干部很是熟悉,他端起酒杯,慢慢地喝了一口,脑里将所有正处级干部过了一遍电影,道:”邓有才这人在处级干部中很弱势,没有多大的名声,不过,如今代表们也不单纯,有的代表还有逆反心理,弄一个太老实的人当差额,只怕也有老实人的风险。”

杨森林道:”朱书记相当重视这次选举,为了这个差额还是很费了心思,目前来看,邓有才这人是最好的差额人选了。”

蒋笑自然希望侯卫东能顺利当上副市长,道:”现在不仅有检举信,网上还有人发帖子,全是造谣、诽谤。”

杨森林道:”今天粟明俊送来了宣传部关于净化网络的方案。如今网络改变了信息发布及传递的方式,要想控制网上舆论很难,宣传部在本地网络上有影响力,可是大网论坛就很难把帖子撤下来。朱书记要求宣传部增设外宣科室,外宣科室的很重要职责就是及时了解网上舆情,并通过网上宣传我巿。”

听到了杨森林的话,侯卫国动了心思:”如今局里成立了网监科,能否请网监科的同志们追查发帖人的地址?”

有了这个心思,侯卫国第二天找到网监科的师弟,很快就锁定了目标。令侯卫国很失望的是来人是在网吧发的文章,发完以后就走了。网吧管理人员仔细回忆,也没有多少有价值的线索。

侯卫东得知此消息,反而劝道:”大哥,你千万别管,这事我有分寸,能做的工作已经做了,实在要出问题,我也没有办法。这不仅是我的事情,也是沙州市委的事情,你要相信沙州市委的力量。”

2002年元旦以后,省、市相继进入了换届选举月。

1月12日,省人代会胜利闭幕,代省长顺利当选岭西省人民政府省长,秦路、周昌全、吴永忠、王淼森、李玲五人当选为岭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这一次省委对周昌全的安排出乎了许多人预料,在2001年,很多人都认为年龄偏大的周昌全必定要进入人大或是政协,没有料到他又能继任一届副省长。

选举闭幕当天,侯卫东在第一时间给周昌全打了电话。

接到电话,周昌全笑得很爽快:”我原本想退出第一线,组织上不想让我休息,我只得再干一届。”

这一届干过去,周昌全基本上就已经接近退休年龄,原本省里准备让他进人大,突然间起了变化,他又得以继任。有了这五年的时间,其心境又发生了变化。

“卫东,沙州市的选举你轻视不得,我听黄子堤说,关于你的检举信不少,你要做好相关的准备工作。”

“我已经按照您的指点,相关的人员都接触过了。”

“过两天我还要给朱民生打电话,给他施加一点压力,确保你能顺利当选。”

放下电话,侯卫东不由得想起在青林镇的选举,心道:”那一次我不是候选人,却以全镇最高票当选为副镇长,这一次我是正式候选人,结果又会如何?”

很快到了1月23日,沙州市人代会、政协会正式召开。按照传统,市人民代表一部分住在市招待所里,另一部分住在财税宾馆,这两个地方都打出”欢迎人民代表政协委员”以及”祝人代会政协会圆满成功”等标语。这两大会是沙州政治生活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只是今年人代会有选举任务,相较之下就显得更加重要。

侯卫东脱了笨重的冬装,在保暖内衣上加了羊绒毛衣,再套上衬衣,打上领带。

小佳捂着嘴笑:”你现在还真是凉起操了。”‘凉起操是沙州土话大体意思就是要风度不要温度,只是土话只有诙谐成分在里面。

侯卫东道:”人代会是沙州人民政治生活中的大事,我当然要打扮得精神点,这是对人代会和人民代表的尊重。”

换了衣服,侯卫东住进了市招待所,他与成津代表团团长曾昭强见了面,又挨个房间看望了成津的人大代表。侯卫东在成津很有些威信.成津人大代表与其握手时,都热切地道:”侯市长,您是成津出去的領导,要多回成津走一走。”

这既是亲热,又表达了态度。

晚上,季海洋打来了电话,道:”我约了几位团长谈事,你过来见个面。”

季海洋是财神爷,他主动约请了参会的几个重点部门的头头,目的不言而喻。以他的名义来约请,侯卫东也只是被宴请之人,名正言顺,情理之中。

财神爷召唤,这些头头们很买账,6点,基本上全部到齐。

侯卫东进了门,高健等人都站了起来,高健此时由南部新区调到建委当主任,两个职位都是重要职位,他还算满意。他拱了拱手,笑道:”卫东老弟,卫东市长,今天我们几位提前预祝选举成功。”

等大家坐下以后,季海洋道:”今天趁着人代会的东风,请各位来坐一坐,首先是感谢一年来对我们财政局的支持和理解,明年的预算,财政局将为各位领导算足算够,其次是祝人代会、政协会圆满成功。说了感谢话,今天不谈正事,谁谈罚谁的酒。”在座之人全是老江湖,知道季海洋所为何事,大家很配合,其乐融融。

三杯酒喝过,季海洋道:”侯局长是我的老同事了,当年我在益杨当办公室主任,他是副主任。这人我看得上,能力强,为人也谦逊。”

高健道:”侯老弟是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全市最年轻的局长,是办实事的人,又有政策水平,前途无量。”

在座的局行领导自然明白里面的真意。

吃完晚饭,侯卫东又陪着益杨县粟明一起到了人大主任高志远家里,高志远即将卸任,这一次人代会将是他最后的舞台。

侯卫东和粟明是以青林镇老乡的身份见的高志远,高志远回忆起当年上青林的种种事情,最后谈到了上青林公路,对侯卫东当初的行为赞不绝口。

在高志远家里坐了半个小时,侯卫东回到了市招待所。同寝室人大代表是成津县双河镇老师方勇,与前县委书记侯卫东同住一室,让方勇觉得很兴奋。

“侯书记,没有想到能与你住在一个房间,我是双河镇的老师方勇。”方勇显然还有些不太适应与县委书记同居一室的感觉。

侯卫东扔了一支烟给方勇,点燃了火,道:”我虽然离开了成津县,但还是成津县的人大代表。”

方勇道:”今天成津代表团都在议论,侯书记做了这么多的实事,一定能选上。”

侯卫东含蓄地笑道:”谁来当县委书记,都要做这些事情。”

“那不一样。”方勇掰着手指,数道,”我们讨论了有三件事对成津影响很大:一是铲除了社会上的混混。以前成津城里的混混挺多,偷、抢、打架还有吸毒,让老百姓没有安全感,侯书记来到成津以后,将这些社会渣滓一扫而空。我在成津中学教书,学校门口的小混混基本绝迹了,师生安全感大大增加。

“二是修通了多年未通的公路。这是全县人民的多年心愿,也是在侯书记任期内修好的,就算侯书记什么事情都不做,只要修了这条路,大家都会记着你的好。”

“三是……

说到这里,方勇有些语塞,他毕竟只是中学教师,对县里的事情不是太清楚,他望着侯卫东和蔼可亲的脸,道:”旧城改造是大工程,侯书记也抓得好。”

两人正谈着,杨森林和市委办的刘坤等人进了屋,不等侯卫东介绍,刘坤道:”杨秘书长来看望大家了。”

杨森林是组织上内定的副市长候选人,在选举之前,到各个代表团来走一走,这是组织上默许的事情。

刘坤不认识方勇,就用眼光示意侯卫东,此时刘坤的角色类似:闲。杨森林与代表见面,如果进门就自我介绍:”我是市委秘书长,我来看望大家。”这是很尴尬的事情,由刘坤来说这句话,大家会觉得很自然。只是在这间屋子里,有侯卫东在场,刘坤的做法就显得略为积极,这不是方法问题,而是分寸问题,这个细微之处往往体现出一个人的修养和能力。

侯卫东将杨森林送到了门口,杨森林轻声道:”侯局,你得到各个代表团走一走,看望大家。”

有了蒙厚石作为桥梁,侯卫东与杨森林关系就近了些,如今同为副市长候选人,两人不存在竞争,多了几分同殿为臣的亲近。侯卫东与杨森林握了手,稍稍用了力,表示了感谢。

回到家里,略作休息,他也准备到几个代表团去看一看。杨森林是市委常委,带着市委办的同志作为跟班很正常,侯卫东不过是农机水电局局长,没有必要绷着架子。

市委招待所住着吴海、益杨、临江、成津等县的代表团,侯卫东抬脚就进了吴海县代表团,团长赵林正与县长朱亚军、任林渡等人在屋里闲聊。

“侯局长,请坐。”‘见到侯卫东,赵林比以前更加客气了。侯卫东团团地散了烟,道:”我是吴海人,过来拜见家乡父母官。”吴海县的两位县领导都是老资格的县领导,县长朱亚军在吴海工作了八年,这次要调整到益杨,不过还是当县长,这让他既满意又不满意。满意的原因是益杨经济比吴海强得多,他这个县长日子好过一些,不满意的原因是他还是县长,没有当上县委书记。

朱亚军接过烟,笑道:”我马上要到益杨去工作,以后侯市长要关心益杨”

赵林这次冲击副市长没有成功,虽然还不至于懈怠工作,小小的失意还是有的,他坐在椅子上抽着烟,道:”亚军同志,吴海可是你的第二故乡,怎么人还没有离开吴海就帮着益杨说话了。”

几人的意思很明显,侯卫东也笑得很含蓄。

巿委书记朱民生突然推门进来,他面色有些冷,哈了一口气,顿时出来了一股白雾,进门以后,他眼光朝桌上扫了几眼,这才与赵林、朱亚军、侯卫东等人握了手。

侯卫东转了一圈,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此时方勇已经出去了,副局长沈东峰正等在房间里。

“侯局,我觉得还是买些纪念品发给代表们。””这样做有贿选嫌疑,不行。”

沈东峰手里握着一个不锈钢杯子,道:”你不送礼品,别人会送。”

杯子下面有一行字,印着”新档案馆纪念”。沙州档案馆在2001年国庆正式交付使用,农机水电局参加了纪念仪式,当时的纪念品就是这样的不锈钢水杯。如果是其他副市长候选人单位送的礼品,侯卫东不会吃惊,此时见到档案馆礼品,他还真是吃了一惊。因为档案馆邓有才是组织上定的差额,差额在选举会上弄起手脚,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现在发水杯,是什么意思?邓有才不会做这种傻事吧?可是这确实是档案馆的杯子。”侯卫东拿着不锈钢水杯就放不下去,反复掂量,权衡利弊,还是断然道:”邓有才真要发水杯,就让他发,我还是要相信人民代表的判断。”

沈东峰是真心想侯卫东选举成功,道:”侯局,现在的事不能较真,代表也是一个个具体的人组成,素质不见得都有那么高。”

侯卫东主意已定,道:”不必说了,谢谢你的好意,此事自有组织出面。”

这个不锈钢水杯很快就摆上了朱民生的办公室,朱民生、黄子堤、高志远、济道林、步海云都站在这只不锈钢水杯之前,如欣赏一件国宝。高志远即将退任,在任上出这件事,让他很没有面子,叹息道:”没有想到邓有才还有这一招,他是假老实!”

档案局局长邓有才是朱民生精心选出来的差额人选,朱民生许诺过等到完成了选举任务,就给他换一个部门,此时老实人邓有才临阵反水,这让朱民生感到无比愤怒。

“先由高主任找邓有才谈话,给他讲一讲组织法,他这种行为已经是违法行为。济书记立刻组织纪委监察的同志暗中介入,如果确实是贿选行为,严肃处理。请中达部长作好充分准备,不管是不是邓有才做的,他已经不适合参加选举,你和高主任商量一下,按程序解决此事。”朱民生布置完工作以后,就和省委常委、郑秘书长通了电话。

档案局局长邓有才来到了人大主任高志远的办公室,他进门就见到了不锈钢水杯,大声道:”高主任,真是天大的冤枉!”

“邓局长,你有什么冤枉,我们先来学习组织法。”

邓有才是一位留着古怪保守发型的老派人物,衣着也过时而陈旧,他脸上流着汗水,道:”不锈钢水杯在国庆节就发完了,我根本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水杯出现在代表们的驻地。”

高志远对邓有才很是熟悉,知道他没有这种心机和胆子,道:”你再说一遍,这个水杯是不是档案局送的,说这句话是要负责任的。”

“以党性保证,我绝对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不锈钢水杯,这是有人陷害。”

高志远道:”要弄清这事很简单,一是查账,二是找印字的店,三是找档案局的人谈话,我希望你还是主动说。”

邓有才急得脸青面黑,结结巴巴地道:”如果是我做的这事,我全家死绝,我,我,既然组织不相信我,我不当这个差额了。”话说到这里,他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高志远又安抚了他一会儿,这才让邓有才回去。当晚,邓有才进了急诊室,并在急诊室写了厚厚的辞职信。

晚上11点,沙州几大巨头重新聚在一起。

济道林首先道:”我们找了档案局办公室以及财务人员谈话,他们根本不知道不锈钢水杯之事。又找了印字店,他们回忆是一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订的货,招待所的服务员也曾看到挂着工作牌的年轻人来分发水杯。从几方面情况综合来看,邓有才做这事的可能性不大。”

朱民生脸上写着苦大仇深四个字,道:”既然不是邓有才做的此事,那会是谁?动机是什么?”

大家都在思考着朱民生提出的问题。

朱民生得出了结论:”我认为,此人的动机就是给选举添乱,让市委出丑。”

“中达部长,你找到合适的差额人选没有?”易中达一脸为难,道:”这个人选很难挑,如果让能力强威信高的正处级领导来做差额,选举结果很难保证,只能从能力弱一些职能弱一些的领导中挑选。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听说是这件事情,都找各种借口推辞了。”

朱民生不悦地道:”中达部长对干部掌握还是不够,全市这么多的正处级干部,总有讲党性的人,谁在关键时期站出来,组织上不会亏待他。”他知道易中达到沙州时间不长,确实对干部不熟悉,便对黄子堤道:”黄书记分管组织,又是老沙州,对干部极熟悉,看一下能否有合适的人选。”

黄子堤原本不想多话,此时朱民生点到了头上,他才道:”商委主任钱宁是一个比较合适的人选,此人能力和威信都一般。”

朱民生又问高志远、步海云和济道林,道:”你们有没有意见?”征求意见以后,朱民生久久没有决断,最后才勉强地道:”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就是钱宁。你们下去做工作,各方面都要合法,又要实现组织意图。”

喧嚣而忙碌的一天终于结束了,当房间灯关下以后,侯卫东睁着眼睛,想着明天即将到来的选举,他原本以为要失眠,不料很快就沉入了梦乡。

手机嘟嘟响了起来,侯卫东醒来以后揉了揉眼,打开手机,屏幕的光线一下就将黑暗中的脸照亮。”祝选举顺利。”

这是一条简短的祝福,侯卫东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一点,他在床上也回了一条短信:”夜深了,早些睡。”

与郭兰同住的人大代表发出了呼噜声,在深夜里格外清晰。郭兰采用了堵耳朵、蒙头等好几种方法,仍然无法将呼噜声杜绝在耳中。

“我收到了档案馆的杯子,听代表议论,说要选一个老实人上去.你得小心。”郭兰睡不着觉,干脆给侯卫东发起了短信。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砍头是一刀,縮头也是一刀,现在着急的不是我。”

郭兰发短信的速度不如侯卫东,她缩在被窝里慢慢地发着短信:”我相信你能够成功,几个内定候选人不成功,不好交代。”

侯卫东一直在纳闷谁在选举中捣鬼,郭兰的短信却一下子触到了他的神经,暗道:”如果检举信是针对我,那么水杯事件则是针对谁?”

想了一会儿,侯卫东道:”睡觉,不想这些鸟事了。”

早上起床,侯卫东和方勇一起到食堂去吃饭,进了食堂,不少熟识的代表都是将他当成了副市长来对待,既恭敬,又表示亲热。

“看来住在招待所的决策是正确的。”

在人代会中,给每一位代表都安排了房间,但是住在市里的代表一般都不愿意住在招待所里。侯卫东是候选人,为了增加与人民代表的接触时间,他决定住在招待所里。

招待所的桌子都是大圆桌子,侯卫东和方勇一起端着饭菜走到了一个空桌子上。当周围的桌子全部坐满以后,这张桌子还空着些位置,主动坐在这张桌子的人都是各县的领导干部。在所有代表的潜意识之中,已经将侯卫东当成了市领导,身份不够的代表自然不敢或者说不愿意坐在侯卫东身边。

吃完饭,侯卫东随着众多代表进了庄严的会场,此时他已经将会议的议程拿到了手。

他坐在椅子上,将文件包打开,会议的主要内容是:1、听取和审查政府工作报告、计划报告、财政报告;审査和批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审查和批准财政预算;听取和审査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法院工作报告、检察院工作报告。2、选举产生市级国家机关领导人员:市人大常委会组员、正副市长、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

市人代会的内容都是固定的,年年都差不多,具体从事会议准备工作一人大工作人员,基本上将上一次人代会的议程复制过来就行了,唯一的差别就看有没有选举内容。

侯卫东坐在大堂,扫了扫空空的主席台,又看了看表,还有十分钟,大会将正式开始。

此时,省政府郑浩存秘书长一大早来到了沙州,住进了离人代会会场不远的宾馆。市委书记朱民生和市人大主任高志远在会议开始前来到了郑浩存的房间。

郑浩存用护肤霜擦了脸,道:”朱书记是老组工,高主任是老人大,我是充分相信你们,只是按照统一安排,我还是得到沙州来一趟。”

朱民生客气地道:”请郑秘书长作指示。”

郑浩存道:”一句话,选举必须成功,很快就要开会了,我想问一句,选举过程中到底有没有问题?”

朱民生稍稍犹豫,没有讲出水杯事件,道:”我们做了充分的准备,能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

郑浩存昨夜喝得太多,此时头痛欲裂,巴不得朱民生和高志远早些离开,故作轻松地笑道:”那我就在宾馆坐等好消息。”

等到朱民生离开,郑浩存到卫生间洗澡,昨天晚上他正准备到沙州,副省长吴永忠打电话让他一起接待东北客人,喝到高兴处,大家打起酒仗,他酒量原本不错,不料客人更厉害,喝得大醉回家。

此时他头脑还发痛,在卫生间冲了澡以后,身体才稍稍舒服。

中午,朱民生、高志远等主要领导一起陪着郑浩存吃饭,郑浩存恢复了精神,详细询问选举的准备情况。

朱民生又收集到一些不和谐的音符,便道:”早上时间紧,有一件事情没有向秘书长报告。”

听了此事,郑浩存露出了郑重之色,道:”你们处理得很及时,新换上来的差额是否可靠?”

“钱宁是商委主任,,搞商业是有一套,但是他和传统的干部形象不太一样。”朱民生回想了钱宁的形象,道,”他有些诗人气质。”‘

郑浩存点了点头,道:”如今风气不比以前,选举中出问题的情况不少,你们得密切关注代表的动向。”‘

政协会比人代会提前一天结束,政协委员离开以后,原本挤得满满的招待所相对清净一些。晚上,侯卫东刚从朱民生办公室出来,接到郭兰电话:”据我了解,代表对高榕有些意见。”

侯卫东也听到了一些对高榕不好的说法,他身边恰好有人,道:”人大代表素质是很高的,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沙州近年来房价涨势很快,以前新月楼一千多元已经被视为高价了,几年时间过去,收入没有翻番,新月楼第三期楼盘已经到了两千五百多元。高榕一直分管城建这一块,关于她的小道消息挺多,这对她有着不小的影响。只是,她作为老资格副市长,资格老,人脉广,在选举问题上,朱民生等人并不担心她,而是收到不少检举信的年轻侯卫东,以及省政府派下来的干部姬程,更让人值得担心。

第二天上午的主要任务就是选举,侯卫东和代表们一起步人了会场。主席台下是一排竹盆景,台上摆着些鲜花,大会主席团成员在台上纷纷落座。经过表决等几个固定程序以后,开始了正式的选举,拿到选票以后,会场彻底静了下来,偶尔的咳嗽声立刻传遍全场。侯卫东是正式代表,他拿到了选票,市长是等额选举,只有黄子堤一人的名字,副市长候选人依着姓氏笔画依次是马有财、杨森林、侯卫东、高榕、钱宁、姬程。

按照组织原则,侯卫东应该放弃钱宁,可是他考虑了一会儿,决定放弃姬程。以前他和李晶到省城见过姬程,如今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并不愿意姬程来到沙州。

填完票以后,侯卫东暗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现在没有我什么事情了。”他彻底轻松了,安心等待宣布结果。

在小会议室,郑浩存、所有常委以及高志远、步海云等人齐聚会议室,根据票数统计,此次选举出现了异常情况。票数从高到低的顺序为:杨森林、马有财、侯卫东、姬程、钱宁和高榕。看到钱宁的名字在高榕前面,朱民生就傻眼了,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大家面面相觑,过了

一会儿,朱民生道:”秘书长,我对选举负有责任。”

由于朱民生曾经是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郑浩存对其很是信任,他没有想到唯一的女性老资格副市长居然会被选掉,等到朱民生开始检讨,他才道:”钱宁是临时找的差额人选,对不对?”

“是。”

“他有没有贿选等违法行为?”

“没有。”

郑浩存是按照分工来指导沙州换届选举,如今沙州出了问题,这让他很没有面子,他压抑着怒气,道:”那就如实地向省里报告。”

省里很快给出了答复:”选举有法律效力。”

高榕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会落选,听到这个消息以后,表面上很是镇静,她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身上才恢复了力气。走出了会场,坐了车,她用手帕蒙住了眼睛,任眼泪打湿了手帕。

司机已经觉察到了异常,他不敢多问,等了一会儿,才道:”高市长,到哪里?”

高榕哭了一会儿,冷静了下来,她是组织上内定的候选人,被选掉了,组织上应该给一个说法,道:”回办公室。”

第二天,印着新一届市政府领导人照片的报纸被送到了沙州各地,

在陈庆蓉和张远征所居住的老厂区,那些居委会老太婆们聚在了一起。”侯卫东,侯副市长,以前就住在那边楼上。”

“他和张小佳没有结婚的时候,我就见过他。”

“张家的祖坟冒烟了。”

下一章:
上一章:

一条评论 发表在“第六章 换届选举突生变故 选举时出现印字的水杯”上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