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章 上任第一件事:理清谁跟谁什么关系 愤怒章松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在益杨县,沙州学院的房子是侯卫东第一套住房,在这里留下了许多温馨时光。回到益杨后,侯卫东抽空回到了学院。他把窗户和门打开,让?鲜空气贯入房间。

站在阳台上抽烟,欣赏着湖光山色。一群音乐系的女生从楼下走过,姹紫嫣红一片,清脆笑声如扑腾而起的麻雀,飞入阳台。不远处,是荡漾着的湖水,湖边有不少随风摇动的柳枝。

在离开之际,侯卫东看了看郭教授的房门。往日,这屋充满着书香和琴声,如今,一道冷冰冰的铁门紧锁着房间。在教授楼前上了小车,他在车上给益杨县交通局局长朱兵打了电话,道:“朱局,我是侯卫东,到了益杨,找地方见一面。”

朱兵正在主持会议,接了电话,对下属做了一个稍等的手势,拿着手机快步出了会议室。局长大人一走,?通局会议室便轻松起来,喝茶的,抽烟的,站起来伸懒腰的,让办公室活跃起来。

侯卫东道:“前几天给你说的事情,周书记已经点头了,我特意过来一趟,谈一谈具体情况。”

“侯书记,我在交通宾馆找个安静房间,先喝茶,晚上请曾县长一起聚一聚。”朱兵原本还想称呼“卫东”,可是话到嘴边,想起侯卫东此时在沙州的地位,便将“卫东”改成了“侯书记”。在他当副局长时,侯卫东是上青林初出茅庐的驻村干部。几年时间,侯卫东神奇地变成了县委副书记,朱兵除了感慨以外无话可说。

“行,好久没有聚一聚了,今天晚上痛痛快?地喝一杯。”侯卫东听惯了“侯书记”的称呼,朱兵叫得自然,他便听得自然,并没有刻意纠正。

朱兵回到会议室,道:“今天的会议暂时到这里,什么时候开会,另行通知。”解散会议时,他见到梁必发张开臂膀打哈欠。稍稍犹豫,还是忍住没有通知他。此时侯卫东已是主持工作的县委副书记,梁必发仍然是老本行。他的身份与众人差距不小,带在一起反而不妥。

回到办公室,他就站在窗前,看着大门。

在交通宾馆顶层最高档的雅间,透过落地玻璃可以清楚地看到益杨县城。服务员得到通知,已经将极品益杨明前茶打湿,只等客人一到?就用滚水冲茶。

侯卫东刚走出电梯,见到等在电梯口的朱兵。朱兵笑容满面迎了上来,道:“侯书记,你太客气了,有事招呼一声,何必亲自过来。”

侯卫东答非所问地笑道:“这两年,益杨变化很大,成津不可同日而语。这需要我们一起努力。”

进了雅间,略作寒暄,侯卫东奔向主题,道:“前天我已经将成津的情况在电话里作了沟通,不知朱局意下如何?成津县要立刻启动成沙公路,我是交通建设的指挥长。成津交通建设方面的人才少,你过来当副县长,管交通,抓具体业务。”

朱兵有些奇怪,问:“侯书记主持县委工作,?么由你来任指挥长?这个职位应该是县长来担任。”

侯卫东抽了一支烟出来,递给了朱兵,烟雾缭绕中,他慢条斯理地道:“修路之事,是周书记亲自点的事,名义上由我挂帅,其实具体工作由你来负责。这是事关成津发展的大事,我就全权交给你。”此刻,他不能把成津的事情讲得太透,可是成津的困难却也不能全瞒着朱兵,道:“成津有色金属矿多,又在山区,经济落后,干群关系也比益杨复杂,朱局要有心理准备。”

朱兵在益杨当了五年多交通局长了,初当交通局长时,还算年轻,此时已过四十岁,如果不趁着这几年再上一个台阶,就只能?局级干部的岗位上退居二线。成津条件虽然要差一些,局面也要复杂一些,却是一个上台阶的好机会。上了台阶以后,通过侯卫东这条线搭上周昌全,也许还有更上一层楼的可能。基于此,他愿意调到成津县。

听侯卫东说起成津的困难,他道:“我到成津县主要抓交通,重点就是成沙公路,这是老本行,应该没有大问题。”

侯卫东开了句玩笑:“对此,我深信不疑。”

两人之间的对答,不知不觉中就有了主次之分。

谈完正事,喝了些茶,聊了些杨的人事变动。

组织部柳明杨部长成了县委副书记,宣传部刘军部长年龄到点,到人大去当了副主任。

刘坤当了两年多府办主任,最近通过杨森林的路子,调到市政府办。他结了婚,爱人是益杨县电视台的播音员。侯卫东对这个播音员还有些印象,相貌不错。

秦飞跃当过开发区主任,后调到城关镇任党委书记,季海洋任县长以后,把他调整到了益杨新管会任主任。

青林镇党委书记粟明调进了城关镇,出任城关镇镇长。

杨大金奋斗了多年,当过计委主任、新管会主任、县委办主任,终于成为了益杨县县委常委。

最?侯卫东欷歔的是原青林镇党委书记赵永胜得癌症的消息。初从沙州学院毕业时,他莫名其妙地被赵永胜发配到了上青林工作组。阴差阳错之下,他在山上开始越权组织修建青林公路,从某种角度来说,没有上青林疯狂修路,也就没有今天的成津县委副书记侯卫东。经过这么多年,他对赵永胜当初的那一点埋怨早就随风而逝,往日的艰难变成了带着青春印痕的美好回忆。

“什么癌?”

“结肠癌,查出来已经是晚期。”

“怎么会这样?赵书记年龄不大,还没有退休吧?”

“生老病死,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赵永胜只能是多活一天算一?,听说在沙州医院花了七八万了。他已经不想治了,前一段时间回到了益杨县医院。”

听说赵永胜就在益杨县医院,侯卫东看了看表,道:“吃饭还有一段时间,我想到医院去看一看赵书记。他是我参加工作的第一任党委书记,于情于理我应该去看望。”

到了医院,见了赵永胜,侯卫东几乎不敢相认。

由于结肠癌的原因,颇为讲究的赵永胜已经瘦成了一张皮。他也就五十多岁却是满脸的老年斑,头发凌乱,闭着眼睛在输水,彻底变成了老人。赵永胜的儿子赵小军守在床头,见到侯卫东,吃了一惊,忙去叫醒父亲,道:“爸,侯书记来看你?。”赵永胜精神垮得很厉害,睁开眼见了侯卫东,没有什么表情,随口答了几句,“哼哈”几声,又眯上了眼睛。赵小军见到父亲没有认出是谁,用手摇父亲的胳膊。

侯卫东见到往日的领导成了这般模样,心中不忍,连忙阻止道:“别叫赵书记,让他休息。”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他在车上准备了一千元钱,就取出来递给一旁抹泪的赵永胜老婆,安慰了几句,和朱兵一起走出了病房。

在走道上,侯卫东询问赵小军:“什么时候发现你父亲得病?”

赵小军一脸疲惫,道:“去年我爸就吃不下东西,他脾气犟,不肯到医院检查。今年来检查,已?结肠癌晚期。”

“治疗效果如何?”

“癌细胞已经扩散,医生开始保守治疗,活一天算一天。”

赵永胜老婆跟着走了出来,对侯卫东道:“还是以前青林镇的同志们好,都来看望我家老赵,现在单位的人连面都不露。”说着说着,她便开始抹眼泪。

赵小军道:“妈,别说这些。”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社会,以前赵永胜在青林镇是一把手,多少会施恩于部下,大家记着旧情,陆续有人来看望他。调进城以后,赵永胜退居二线,无职无权,也就没有办法帮人办事,看望的人自然不多。

回到了交通宾馆,侯卫东感慨道:“还是老话说得好——什么都是别人的,只有身体是自己的。今天见了赵书记这个样子,才明白此话说得是此深刻。”

他抽个空给母亲拨打了电话,聊了几句,道:“妈,注意身体,少吃红烧肉,多吃点鸡、鱼、兔。”

刘光芬奇怪地问:“小三,你怎么突然想起这事?”

侯卫东没有说实话,只道:“刚看了篇报道,人胖了百病缠身。你看看你,腰比爸粗多了,得了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就麻烦了。”

刘光芬听到儿子关心自己,心里欢喜得紧,道:“当了县委书记就是不一样,小三知道关心人了。”又道,“昨天你二姐夫和二姐跟我说,想到成津来搞点项目。”

侯卫东已经接到二姐的电话,道:“姐夫的丝厂生意还行,怎么?到转行?”

刘光芬叹了口气,道:“丝厂受国际市场影响大,他们做得辛苦,没有搞工程实在。你当弟弟的,能帮还是帮一把。”

回到成津县城,已是夜晚,秋蝉鸣声刺破黑暗的天空。

县委招待所的后院经过紧张施工,完成了改造工程。新修的一道围墙将招待所分成了前后院,后院只有一幢楼和一块平地。要进入后院,必须先经过县委招待所大门,进入招待所餐厅,然后才能进入后院。在后院不起眼的地方,特意开了一道小门,此道小门只能从里面开关,从外面看就是一道嵌在墙上的厚门,这是紧急情况下的疏散门。

后院住着到?津工作的外地领导,包括县委副书记侯卫东,县委常委、公安局长邓家春,另外从沙州调来的驾驶员老耿也住在里面。

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罗金浩没有住在这里,他住在公安局的单身宿舍里。检察院副检察长阳勇则准备住在检察院后院,里面留出了一套公房。

尽管从沙州和益杨调来了几个帮手,侯卫东还是感到人手不足,成津十八镇、数十个部门,还有四大班子的数十人,真正能信得过的人实在是屈指可数。

在寝室里坐了一会儿,侯卫东来到窗前。

明亮的路灯将小院照得很清楚,邓家春提着水壶在院子里,正在给院内的绿色植?浇水。他浇水的姿势就如出操,很准确,每一株都没有放过,全部被淋得透湿。侯卫东瞧得有趣,吸着烟,来到楼下,站在邓家春身边,看他浇水。

邓家春将水壶放在地上,用手擦了擦汗,道:“今天在飞石镇有人打群架,罗大队亲自带人去了,准备拘留几个,看能否榨出点油水。”

侯卫东接过水壶,对着一丛茉莉浇水,道:“除了方、李两家以外,还有些零星小矿。你可以从这些小矿主入手,找一找线索。”

邓家春是爱花之人,见侯卫东不太懂行,道:“旱茉莉,水栀子,这十几株茉莉刚才浇过了。”

侯卫东一语双关地道:“?局经验丰富,我把这一块交给你,你就全权负责,只要时机成熟,就要迅雷不及掩耳地下手。”

邓家春指了指楼下正在收拾的房间,问道:“朱县长什么时候过来?”侯卫东道:“就这两天,他主要负责修成沙公路。”

有了周昌全的支持,朱兵的调动十分顺利。市委组织人事部门迅速办理了相关手续。几天后,朱兵从益杨县来到了成津县,被任命为成津县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出任成沙公路副指挥长。

朱兵来到成津以后,按照侯卫东的意图,调整了原来岭西交通设计院的方案,提交到了常委会。

成沙公路的设计思想很简单:一是尽?依据原有路线,这样成本最小;二是老成沙公路是依山而建,弯道多,经过勘察,不少地方需要截弯取直,有两处要架桥,还有一处很短的隧道。市交通局这几年修了不少的路,在修建山地公路上经验很丰富,修此路在技术上没有问题,关键是资金和土地。

经过一番讨论,侯卫东在常委会上拍了板,他道:“原则同意岭西交通设计院的设计方案。我讲三点意见:一是隧道和高架桥问题,有的同志认为成本高了,我认为眼光应该更加超前,更多考虑合理性的问题,而不是钱的问题;二是这条路是成津交通命脉,设计时可以稍为保守一些,确保质量;三是成津?业发达,重车特别多,随着成津的发展,以后的重车将越来越多,请设计方考虑到这一因素。我觉得荷载还不够,应该进一步提高。”

蒋湘渝暗中盘算了一会儿,叫苦不迭,道:“增加荷载、截弯取直、架桥穿洞,说起来轻松,做起来太难。光是侯书记提出的这两点要求,至?要增加两三亿以上的投资,两三亿元就是成津一年半的财政收入。我这个县长荷包空空,腰杆不硬。如果真的按这个方案来修成沙路,成津恐怕一下就跃升为沙州市的欠债大户。”

侯卫东接口道:“我们要更新观念,不怕欠债,只要能把钱拿到成津来用,就能提高成津发展水平,发展水平提高以后,还债能力自然水涨船高。”

蒋湘渝道:“就算如此,筹款也是一件大难事,我没有办法去筹到这么多钱。”

侯卫东则道:“事在人为,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

由于修路涉及征用土地,国土局长老苟也参加了会议。听到侯卫东与蒋湘渝?分歧,心里松了一口气,暗道:“侯卫东年轻气盛,蒋湘渝老奸巨猾,他们两人绝对尿不到一个壶里,太忠也太胆小了。”

国土局全称是国土资源与房屋管理局,其中有一项重要职责:“依法管理矿产资源的探矿权、采矿权的审批登记发证和转让审批登记,承担矿产资源储量管理……审定探矿权、采矿权的评估资格,确认探矿权、采矿权的评估结果。”

在成津,国土局权力很大。老苟是多年局长,与常务副县长李太忠关系极深。会议结束,老苟回到家中,关上书房,就给在沙州的李太忠打了电话。李太忠原本是心事重重地躺在床上看电视,听了此?,立刻来了精神,翻身起床,拿着手机在屋里走来走去,道:“老苟,你再说详细一些。”

听了两人的争执,李太忠精神一振,道:“侯卫东才来几天,两人就有公开分歧,以后矛盾肯定要激化,只要党政一把手不团结,就没有精力乱插手。”

老苟道:“侯卫东现在亲自抓这个大工程,只要将精力陷进去以后,他就没有时间来整顿矿业秩序。”他是国土局长,近水楼台先得月,有不少干股在矿里,每年收益可观。他对章永泰的整治工作是阳奉阴违,数次泄密,这令章永泰大为恼火,已经有换掉他的方案,只是未能动手,就出了车祸。

章永?出了车祸以后,老苟开了一瓶红酒,大醉。

李太忠却没有这样乐观,在沙州越久,就越不敢对侯卫东掉以轻心,道:“先不要轻易下这个结论,还是要观其言察其行,小心驶得万年船。”挂了电话以后,他又给双河镇党委书记温贡成打了电话,道:“新成沙公路要从双河经过,听说占地不少,这是新书记的政绩工程。哈,老温,你可一定要支持。”

转眼间就到了11月,侯卫东遇到了人生的大喜事:小佳生了女儿小囝囝。侯卫东只在家里停留了两天,便回到了成津。为了免受打扰,他将此事当成了机密,沙州以及成津诸人无人知道。

此时,?津交通进入了舆论造势阶段,《成津日报》和成津县电视台一直在全方位轰炸式宣传成沙公路。成沙公路成为了成津县的热门话题,章永泰推动的矿业整顿工作渐渐地被多数干部遗忘。

县委招待所平时除了照顾县委的领导外,为了增加收入,招待所的大食堂也对外开放,由于环境好,生意还不错。生意不错,来往的人员也就不少。章永泰的女儿章松以前来过县委招待所,对招待所的情况并不陌生。上一次就是假装在食堂吃饭混进了招待所,这一次她依葫芦画瓢顺利地走进了招待所。

进了招待所,她惊讶地发现,县委招待所后院新修了一道围墙,围?贴上了漂亮的墙砖,还在墙根上种了茂密的植物。这一道漂亮的围墙,将县委招待所分隔出一个较为隐蔽的角落。

这个角落还修有一道传统铁门,坐着一位中年人,正无聊地看着报纸。看到翻报纸的守卫,章松知道侯卫东的住房仍然在里面,她突然涌现出莫名的悲伤和深深的无力感。找了一个隐蔽而视线又不错的角落,章松闭着眼睛做了十几次深呼吸,这才睁开眼睛,紧盯着那一个守门的无聊中年男子。凭她的直觉,侯卫东应该还没有回到院中。

守到晚上7点,一辆越野车开进了中门,那位守门男子原本无精打采,见了这辆车,立刻就如换了一个人。他飞快地站了起来,将铁门打开,那辆越野车略为停顿,就滑进了神秘的小院子。

章松看得真切,她从隐蔽处跑了出来。到了门口,那名中年人动作敏捷地拦住了她,用低沉而严厉的声音道:“干什么?”

“侯书记,我是章永泰的女儿章松。”章松早就料到了守门人会拦着她,到了门口,对着正在下车的侯卫东大喊。她料定,在这种情况之下,侯卫东无法拒绝。

侯卫东回头看到章松,道:“让她进来。”

走进了小院,章松镇定了下来,心里变得异常平静。她甚至调侃了一句:“侯书记,这围墙真漂亮。”说完这句话,她马上又后悔了,此行是来求人为父亲报仇,不是来走亲访友。

到了二楼小屋,侯卫东礼貌地问:“喝茶还是咖啡?”

“父亲的冤情一日未了我有喝茶或喝咖啡的情趣吗?侯书记,我父亲是成津县委书记,不明不白地死了,县委当真就撒手不管了?”章松语调升高,道,“我等了这么长的时间,没有给侯书记添麻烦。今天我得再亲口问问侯书记,县委到底准备怎么办?如果没有明确答复,我将保持着向市委、省委以及党中央上诉的权利。”

侯卫东见章松颇为冲动,愈发不能将真实计划告诉她,脸上表情严肃起来,道:“章书记是车祸身亡,省厅已经作出具有法律效力的鉴定结论,除非有新的证据支持此事。而那几页日记只是日记,不是法律意义上的证据。”看着渐渐变了脸色的章松,他又换了口气道,“当然,章书记的日记很重要。上一次你只给我看了那一部分日记,我想看一看整本日记,你回去复印给我,这里面或许还有其他线索。”

章松眼里已有泪光闪烁,道:“这有用吗?成津如今轰轰烈烈大办交通,谁还有兴趣整顿矿业秩序?只有我父亲是个傻瓜,士为知己者死,现在果然死了,谁还记得他为成津发展作出的努力和牺牲?”

侯卫东心里也有感慨,不过他保持着高度的冷静,道:“你的心情我理解,章书记是我最钦佩的人,但是县委、县政府必须依法办事。我上一次也说过这个观点,如果你父亲真是被陷害,你上诉就有危险,这是章书记绝对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如果你父亲确实是车祸,上诉就是变相阻挠成津发展,这也是章书记绝对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我坚信父亲是被人陷害。”章松见侯卫东平静的态度,热血上冲,噙着泪水道,“我希望侯书记能为父亲申冤,这是做女儿最大的愿望。”她突然走到门口,将房门关上,靠着门,猛地将身上的T恤衫脱了下来,咬牙切齿地道:“侯书记,我陪你睡觉。”

侯卫东下意识地退后一步,道:“你干什么?!穿上衣服,幼?!这样做解决不了问题。”章松不理,又伸手将胸罩解开,将雪白丰满的乳房暴露在侯卫东面前。

这是非常低俗古老的招数,可是却非常麻烦。侯卫东反应很快,走到窗边,拉开窗门,用镇定的语气道:“你是章永泰的女儿,怎么能这样做?如果你不马上穿衣服,我就叫人上来,出丑的是章永泰书记。”

侯卫东冷静的态度让章松清醒了过来,她呜呜哭了两声,将衣服穿了回去。

邓家春吃了饭,看了一会儿电视,就提着水壶为满院花花草草浇水。侯卫东拉开窗子发出了声音,他很敏感地回过头,正好看到站在窗边的侯卫东。过了一会儿,就?到一个年轻女子从楼上下来,低着头,几乎是掩面出门。

邓家春提着水壶继续浇花,假装没有看见此事。侯卫东又出现在窗口,道:“邓局长,有事,请上来。”

侯卫东没有说章松脱衣服一事,只是讲了她的状态。邓家春黑瘦的脸绷得紧紧的,道:“这事还真有些麻烦,章松如果去上访,会打草惊蛇,不利于我们行动,得想个法子阻止她。”

侯卫东道:“当前不能跟章松讲明这事,讲得越清楚,我们有可能越被动。章书记是急性子,看来他的儿女也是急性子。现在集中精力寻找破案线索,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邓家春说起案?时,目光凌厉起来。他只有一米六五左右,但是他站如松,坐如钟,在心理上给人的感觉就特别高大。

“我安了几个钉子下去,正在收集情况,进展还是比较顺利。”他面临的困难与侯卫东基本一样,在公安局一二级领导成员中,有不少人与有色金属矿有关联,他布置工作就得费更多的脑筋。好在市局对成津进行了全力支持,成津方面的档案对成津全面开放,刑警队的人员由邓家春随时借用。通过已有的线索,邓家春慢慢地开始将触角伸到了成津矿老板。

“每天都有小进展,很不错。”为了不给邓家春造成压力,侯卫东再次阐明自己的观点,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办案就得办成铁案,千万不能吃夹生饭,纵使有压力,也由我来顶着。”

邓家春黑着脸点了点头,道:“有情况我随时汇报,侯书记先歇着。今天花还没有浇完,我得去完成任务。”

初到成津,邓家春对侯?东这位年轻的书记还存着不少疑虑,主要是担心他急于求成。如今,他彻底打消了这个疑虑,侯卫东这个县委一把手确实年轻得让人吃惊,其沉稳大气也让人赞叹不已。有了这样的县委领导做后盾,他信心十足。

章松走出了县委招待所,她脸热得发烫,想起刚才的大胆行为,犹如在梦中一般。在成津的街道上漫无目的走了一圈,心里日渐凄苦。

章永泰在家里从来不谈公事,也很少在家中接待同事,因而章松对成津的干部并不熟悉,唯一熟悉的秘书又跟随着父亲一起殉职。此时走在成津的街道上,心里一片茫然。

成津的环境卫生经过整治以?,有了一些好转。只是基础条件确实太差,大货车穿城而过,城里灰尘在所难免。章松在街道上走了一个多小时,头发上便沾了不少灰尘。一辆飞驰而过的小车,扬扬得意地带起了一溜烟尘,还将一地秋叶带着飞到空中,刺得她眼睛很疼。街道上有着破烂的读报栏,上面的《岭西日报》也是一副灰头灰脑的模样。看着报纸,她想起了一件事,父亲很少在家里请客,但是他曾经两次在家里宴请省报的王辉记者。

“记者是无冕之王,省报记者或许能将事情捅到上面去。”章松兴奋地想道。

想到了省报记者王辉,章松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她没有王?的电话号码,无法电话联系。

第二天一早,她坐上了成津前往岭西的客车。

从成津到沙州的这条公路,高低不平,就如一首激昂的曲子,充满着跌宕起伏之乐感。而从沙州到岭西则是全高速,一小时的车程轻松且愉快。

在公共汽车上,不少乘客都在议论着成津大办交通的热潮,一位三十来岁的乘客愤愤不平地道:“这条路是沙州最差劲的一条路,政府那帮人现在才想起要修路,早些时候吃屎去了。”

旁边一人接口道:“你知道为什么修路?是因为有钱人都买了高档小车,烂路坐起来不舒服,你以为是为了平头百姓!”

坐?车的人基本上不富不贵,在烂路上乘车本就无聊,有人提起这话头,很快就有人响应。

一人道:“侯卫东还不满三十岁,难道做了秘书就具备了当领导的才能?”

又有人道:“侯卫东还是不错,他至少知道修路。章永泰到了成津两年多时间,开会时说得天花乱坠,口水乱飞,成津没有一点变化。”

“这些当领导的都是一个样,以前章永泰天天盯着铅锌矿、钼矿和钨砂矿,还不是想多捞些钱,现在侯卫东修路也是要得好处的。这一条路修好,侯卫东就变成了百万富翁。”

“我操,岂止百万富翁,肯定会变成千万富翁!”

大?在车上说得热闹,章松却听得很不是滋味。父亲天天为了成津发展而操劳,顾不上家,与腐败沾不上边,更为了惩治腐败丢了性命,可是在普通群众眼里,他父亲也和腐败分子没有区别,这让章松心里涌起了深深的悲哀。

到了《岭西日报》大门,她拿出了工作证,对门卫道:“我是沙州国税局的,找王辉主任,谈宣传报道的事情。”门卫看来人是沙州国税局的干部,穿着整齐,不像是来上访的人,登记以后,还主动道:“王主任在六楼。”上了六楼,章松沿着办公室走了过去。在开着门的办公室里,并没有看到王辉,她就来到上楼梯的第一间办公室,敲了?门。

正在电脑前伏案工作的女子抬起头来,道:“请进。”

章松礼貌地问道:“请问王辉主任在不在?”

听说是找王辉,那女子视线就从电脑屏幕中离开,道:“王主任在开会,等一会儿才回来,你请坐。”

章松坐下来时,顺便看了看放在桌上的工作牌,知道眼前这位漂亮丰满的女记者叫段英。

段英见来人摆出一副等待的架势,道:“王主任还在开会,什么时候散会还不清楚。你最好下午过来,或者跟他电话联系。”

章松装做轻松地问道:“请问王主任电话号码是多少?我的电话本子忘记带了。”

段英不会轻易将王辉主任的电话告诉陌生人,她道?“你叫什么名字?是哪一个单位?我给王主任发一条短信过去。”

“我叫章松,文章的章,松树的松,在沙州国税局工作,是王主任的朋友。”

听到来人在沙州国税局工作,段英道:“我以前在《沙州日报》工作,到沙州国税局采访过很多次。”她一边说话,一边发短信。当短信刚写到“章”字时,段英突然想起昨天刚接手的任务。今天下午她将要和王辉一起到成津县,为因公殉职的县委书记章永泰写通讯报道。由于“章”姓在沙州并不多见,她在心里便将两人联系在一起,故意问道:“听说成津县县委章书记因公殉职,是不是有这事?”

?章松一愣,右手下意识地抓紧了小提包带子,道:“我就是章永泰的女儿。”

闻言,段英连忙站起身,给章松倒了水,道:“你稍等一会儿,我给王主任发短信。”她重新给王辉发了一条短信:章永泰的女儿在我办公室。在采访计划中,原本就有采访章永泰家属的内容。

王辉正被社长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折磨得昏昏欲睡,接到短信,就对主持会议的副社长道:“成津县章永泰的女儿在办公室等我,这是我重要的采访对象,请个假。”

在岭西省委宣传部制订的系列宣传中,县委书记章永泰是一个重要内容。这个内容是蒙豪放亲自批示的,省?宣传部当然不敢马虎,将任务分别交给了《岭西日报》和省电视台。《岭西日报》又将任务交给了王辉,由王辉任组长,深度挖掘章永泰的典型事迹。

当王辉出现在段英办公室门前,章松如见到亲人一般,两眼泪汪汪,道:“王主任,我爸出了车祸。”

王辉是昨天下午看到省委宣传部转过来的材料,这份材料是沙州市委上报给省委的。蒙豪放作了批示以后,再转给省委宣传部。此时他见到章松的泪水,只以为她是心伤其父之逝,安慰道:“你爸的事情我是昨天才知道,省委高度重视此事,蒙书记亲自批示,要求宣传部门深入挖掘你父亲的先进事迹?号召全省干部向他学习。”

章松为人冲动,可是并不愚蠢,听说蒙豪放书记亲自作了批示,她先是激动,可是转念一想:“蒙书记这个批示,其实是认定父亲是因公殉职,那些官僚们拿了鸡毛当令箭,恐怕事情更不好办。”她心里更不是滋味,用手背抹了抹眼泪,道:“王主任,我有事要单独跟你说。”

王辉阅人无数,从章松表情中感觉有些不对,安慰道:“你别太伤心,到我办公室去坐一坐。”

在办公室里,章松将日记复印件给了王辉。

王辉原本以为这次到沙州采访将是一个轻松的工作,此时见到几页日记复印件,这才知道遇?了棘手事,暗道:“省委书记蒙豪放亲自作批示,要求宣传部在全省宣传章永泰事迹,已将此事定了调子。如果章永泰之死真有隐情,这个典型树得越是成功,省委将会越被动。”他想了想,道:“蒙书记是在沙州市委上报材料上作的批示,事情的关键其实是在沙州市委,这几页日记,你给周书记看过没有?”

章松脸上露出激愤之色,道:“我哥给周昌全看了父亲的日记,周昌全让我们兄妹耐心等待,说市委会严肃认真地对待此事。可是这些口头话有什么意思,沙州市委还是按照因公殉职的口径上报材料,也没有派人对父亲的死因进行调查。”

“?州市认定章书记是因公殉职,肯定是有依据的。”

如今章松最不愿意听的就是此话,道:“省公安厅的那些人马虎了事,根本没有深入细致地破案。”

王辉见章松已经跳进了情绪的迷障之中,劝道:“看了这些日记,从我个人的角度,觉得你父亲的死是有问题,而且问题可能很大。可是这仅仅是个人角度,你要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沙州市委的决策必须采信权威机构的结论,省公安厅就是权威机构,你的这些说法其实都上不了正规场合。”

王辉所说的话与侯卫东差不多,由于他是局外人,更容易打动章松。章松也感到一丝困惑,更感到密?透风的压力。她用力压了压太阳穴,道:“虽然我拿不出证据,可是坚信父亲的日记不会是空穴来风。这一段时间我天天在想此事,已经想得很清楚了。按父亲的日记,成津矿业问题很严重,他整顿有色金属矿实际上是接受周昌全的指示。只是现在成津事情闹得太大,又死了一位县委书记,如果把这些事向全省人民公布,沙州市委就会威信扫地。”

章松以前总是称呼“周书记”,此时心中有块垒,就直呼其名。

“周昌全是想捂成津的盖子,如果成津的盖子被揭开,他颜面无光,官位不保。现在他将他的秘书侯卫东派到成津县,是想遮丑,想暗中解决?事,不想让省委了解成津的混乱和腐败。”

王辉是昨天才接到社里布置的宣传任务,还没有来得及到成津了解情况。听说是侯卫东到成津任职,有些吃惊,道:“什么?侯卫东到了成津?他是当县长还是当书记?”

“侯卫东是副书记,主持县委工作。王主任认识侯卫东?”章松说起侯卫东,不由得想起在小招待所的那一幕,不禁羞愧交加,心中更是暗恨侯卫东。

王辉与侯卫东是多年好友,他知道侯卫东在周昌全身边的地位。听说侯卫东被派到了成津,敏感地意识到这里面肯定有名堂,道:“你见过侯卫东吗?他是什么态度?”

“?卫东没有态度,我见了两次面,他一直在跟我打官腔,让我相信他,让我等待,反正和周昌全说得差不多。”说到这里,章松神情又变得坚毅起来,道,“王主任,你是党报的大记者,我知道你有渠道向上级反映情况。你又是我父亲最信任的好朋友,希望你能将这几页日记传递给省委或更高层。”

王辉接过日记,真诚地道:“小松,我会尽最大努力帮助你,只是此事很复杂,得有一定时间,你也要千万小心。站在叔辈角度我再说一句,你要想为父亲寻到公正,还得依靠当地党委和政府。周昌全书记和侯卫东书记我都有一定了解,他们都是值得信任的人。”

章松见王辉如此说,似乎又看到了一丝希望。

等到章松离开了办公室,王辉给侯卫东打了电话,说了章松之事:“我们接到了采访任务,今天就要到沙州。你日理万机,不用来接我,我要先到沙州宣传部,与陈部长和朱介林副部长见面,商量采访的事,明天才到成津县。”他又道,“侯书记,你真不够意思啊,当了成津县县委副书记,也不跟我打个招呼。你可是岭西最年轻的县委书记,可喜可贺。”

侯卫东打了个哈哈,道:“当县官也不轻松,一天到晚都在瞎忙,下辈子再也不当官了,还是去搞专业技术,轻松、简单。”

王辉道:?侯书记正是如日中天,这话谦虚了。我有不少事要同你沟通,电话说不清楚,到时细谈。”

侯卫东与王辉通话以后,马上给成津县委宣传部部长梁逸飞打了个招呼。

梁逸飞正在沙州李太忠的别墅内喝酒,接了电话,道:“太忠,刚才是侯卫东给我打的电话。《岭西日报》王辉今天晚上就要到沙州,他让我精心组织接待。”

李太忠满脸笑容,道:“章永泰虽然脾气臭一点,又是教条主义,但是客观评价,他是个好干部,确实可以大力宣传。要让省委、市委和全省人民都知道章永泰是在下乡路途中因公殉职,还有一起殉职的同志,也应该在这?宣传活动中大力宣传。”

章永泰之死,一直是压在李太忠心里的大石头,此时听说省委书记蒙豪放亲自批示要宣传章永泰,他大喜过望。有了蒙豪放的批示,媒体就会将章永泰树立成因公殉职的优秀领导干部形象,有了这个形象,车祸就顺理成章了,车祸的真正原因也就不再重要。

不过此事也有隐忧,太多新闻媒体聚集于成津,说不定有一天就会出岔子。

梁逸飞是李太忠岳父的部下,他能够一步一步由普通干部当上县委常委、宣传部长,与老方县长大力提拔分不开。他没有参与铅锌矿的经营,和国土局长老苟一样,他在矿上有干股。每年?分红与工资相比是颇为丰厚,他家也因此提前过上了小康生活。

李东方殷勤地给梁逸飞倒了酒,道:“梁叔,章永泰别看着斯斯文文的样子,其实就是一个莽夫。矿山企业为成津发展作出了很大贡献,如果按他的搞法,有哪一家矿山企业能活得出来?”

梁逸飞扶了扶宽边眼镜,道:“章永泰确实心急了。”他虽然参加了李家铅锌矿分红,但是他只能算是方、李两家的外围人物,并不知道方、李两家的内情。方杰和李东方下手搞章永泰,这在方、李两家是核心机密,他自然毫不知情。

尽管这事绝对机密,仍然让李太忠耿耿于怀,不过木已成?,没有办法能够重来。他只得为两个鲁莽小辈擦屁股。此时,李太忠听见儿子又在攻击章永泰,觉得话特别刺耳,道:“不管章书记以前做过什么,人死万事休,你啰唆这些干什么。他是成津县委书记,省里要大力宣传,是成津的光荣,县里自然得好好配合,将章书记因公殉职的事迹宣传出去。老梁,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梁逸飞道:“东方,你爸眼界在成津甚至在沙州都是第一流。如果你爸来当成津县委书记,成津肯定是政通人和、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可惜现在流行秘书当道,官大一级压死人,大家没有法子。”

李太忠举着酒杯,道:“梁?弟说笑了,我到城管局去就是等退休,过气人物了,世界属于侯卫东这样的年轻人。”

宣传部长梁逸飞离开以后,李太忠恶狠狠地道:“章永泰当时惹起了民怨,可以用很多法子赶走他,你用了最笨的一种。现在既然省委定性为因公殉职,大家顺着话题好好捧场。我警告你,如今省里宣传媒体将齐聚成津,你狗日的小心点,千万别做蠢事。”

在李太忠积威之下,李东方没有顶嘴,暗自嘀咕道:“我是狗日的,这是骂我还是骂你?”

李太忠又道:“你别被侯卫东糊弄了,他来意不善。你暗地在成津公路上多给他找麻烦,三天两头有人扯皮,?他为这事操心,这些手段才是真正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的好办法。你别再用那些黑手段,夜路走多了总要遇到鬼。”

李东方从小生活环境优越,现在生意又做得很大,手握数千万资产,深信钱能通神。听到父亲的说教,暗道:“有钱能使鬼推磨,这是千古流传的道理,岂能无用?”

李太忠很了解自己的儿子,见其表情,知道未服,道:“招待所胡永林说,有一天他看见章松从县委招待所出来。这意味着什么,你自己去想一想。”

李东方如被开水烫了一般,道:“什么时候?”

“昨天。”李太忠瞪了他一眼,道,“现在新闻媒体就要?聚成津,你小子别惹事。”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