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章 市委副书记给侯卫东穿小鞋 枪打出头鸟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5月21日中午,侯卫东正在睡午觉,接到了秘书长洪昂的电话。洪昂声音平静地道:”上午召开了常委会,研究了组织人事工作,

成津县有新变动。”侯卫东睡意全消,他从床上坐起来,道:”秘书长,有什么变动?”

“县委副书记是市政府研究室主任莫为民,你认识的。老莫在研究室工作了近十年,总算放出来了。”

侯卫东心里堵得慌,问道:”还有一个常委,又是谁?”

“周福泉。”

侯卫东喉咙更是发紧;他尽量平静地道:”周县长是老资格的副县长,当常委也应该。”

洪昂知道侯卫东心里不舒服,道:”以后你有什么想法,多向黄书记汇报,朱书记毕竟对全市干部不熟悉。”县委书记的权威来源于对帽子的掌握,这一次侯卫东的两个建议都没有实现,这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得知此消息以后,他暗道:”县委副书记职务也就罢了,当时我还是副书记,没有办法争取。可是朱兵的常委职务,确实是我大意了,应该趁着周书记还在,及时办下来。我以前总想着让朱兵修完成沙公路以

后再提常委之事,看来我的厚黑学功力差得远,脸皮太薄,政治上不成熟,这一次算得上一个重大失误。”

他又仔细回想洪昂的话,越想越觉得话中有话,心道:”市委书记朱民生毕竟才来,不熟悉干部,组织部部长赵东基本认可我的推荐,那么,此次变故主要原因就应该是市委副书记黄子堤。他终究还是心胸狭小了,我拒绝了他一次,这是对我的回击。”

下午上班时,县委办公室主任谷云峰走进侯卫东办公室,他原本准备报告飞石镇的打架事件,见侯卫东脸上很不好看,灵机一动,便换了一个话题。他正要出门时,又被侯卫东叫住了。

侯卫东道:”有事说事,不要吞吞吐吐。”

谷云峰这才道:”飞石镇政府在整治小铅锌矿时,金叶铅锌矿老板组织人员与镇政府对阵,镇政府被打伤了好几个人。”

“反了天,必须严肃处理!”侯卫东听了以后,火气顿时上来了,他吩咐谷云峰道,”你向邓局长通报此事,让公安机关尽快地介入此事,随时向我报告处理结果。”

说了两句气话,侯卫东敏感地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他停了下来,点燃一支烟,吸了几口,将胸中那一股突然蹿上来的无名火压住,又补充了一句:”你跟邓局长说,尽管金叶铅锌矿态度很恶劣,公安机关还得依法办事,但是只要査清了事实,就重拳出击,不要手软。”谷云峰感觉很是痛快,马上就出去给公安局长邓家春打电话。侯卫东抽完一支烟,渐渐平静了下来,正准备将谷云峰叫回来问一问具体情况,就接到了市委秘书长洪昂的电话:”成津是不是有一个飞石镇?今天是怎么一回事?有人打电话到了我办公室,反映镇政府的工作人员以整治为名到金叶铅锌矿吃拿卡要,没有得逞就要封门,还动手打人。另外,镇里整改通知书是否送达?举报人特意提到镇政府从来没有通知要停业整顿。”

“狗日的,还恶人先告状!”侯卫东在心里骂了一句,脑子飞快转动着,道:”这事与当前正在开展的铅锌矿整治工作有关系,我已经派出了调查组彻査此事。县里准备以此事为突破口,将整治铅锌矿工作推向深入。”

“呵,这是变坏事为好事的辩证法。”‘洪昂又建议道,”卫东,现在是非常时期,你的步子不用迈得太快,要以稳为主。”

“谢谢秘书长关心。”

放了电话,侯卫东彻底平静下来。见四周无人,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脸,暗道:”今天太失态了,冲动真是魔鬼,以后再也不能发生这种不冷静的事情。”

“每临大事有静气。”他回想起原青林镇党委书记赵永胜挂在墙壁上的条幅,在心里念了几遍,这才让杜兵叫谷云峰到办公室来。谷云峰进门就道:”邓局长电话一直在占线,还没有打通。”

此时侯卫东的浮躁之心已去,平静地道:”你先说说金叶铅锌矿的具体情况。”

谷云峰当过红星镇党委书记,主持过全面工作,对地方情况很熟悉,道:”根据进度表,当前整治工作进人了自查自纠阶段。据飞石镇报告,他们给金叶铅锌矿下达了停业整顿通知书以后,金叶铅锌矿根本不理睬,一直在非法生产。今天李建国镇长亲自带队去检查,金叶铅锌矿老板带头聚众暴力抗法,打伤了好几位同志。有一位同志伤势比较严重,还在县医院抢救。”

侯卫东已知金叶铅鋅矿不是善茬子,就问道:”我们的同志有没有吃拿卡要行为?在程序上有没有不妥之处?要想惩处金叶铅锌矿,我们的行为一定要站得住脚。”

谷云峰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问题,犹豫着道:”按自査自纠工作要求,飞石镇应该在前一阶段下发了整改通知书,在程序上应该没有问题。至于吃拿卡要现象,凭着我对李建国的了解,绝不可能。”

“从法律意义上来说,程序的重要性并不亚于实体。我们的同志有无违法行为,必须要了解,而不是应该。”

谷云峰连忙道:”我马上去将这事弄清楚。”

侯卫东摆了摆手,道:”金叶铅锌矿事关有色金属整治大局,绝对不能让这股歪风蔓延,县委马上开会,你记一下主要内容。”

谷云峰赶紧取出随身带着的笔记本。”由县委办、纪委、公安局、乡企局成立联合调査组,由分管副县长周福泉任组长。你马上通知调查组到县委会议室开会,同时将调査组的文件发出去。”

谷云峰合上笔记本,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等到谷云峰离开,侯卫东给副县长周福泉打了电话,简单讲了飞石镇的事情,道:”老周,这事就由你来牵头处理。”

虽然正式文件还没有到成津县,周福泉已经知道了市委常委会的决定。作为县委常委,如果不出意外,他能成为县政府常务副县长。得知金叶铅锌矿之事以后,他在心里就有了准备,客气地道:”侯书记,你给定个调子,我到了飞石镇以后也好有个把握。”

侯卫东笑道:”我定什么调子,云峰正在出会议通知,到时我们一起商量。”

很快,副县长周福泉、县委办、县府办、纪委、公安、乡企、工商等部门的分管领导来到了县委办会议室。

谈完具体工作,侯卫东强调了两点:”第一,目前为止,成津小铅锌矿问题不少,不仅是飞石镇独有。我们要借着省政府整治有色金属矿的东风,彻底将全县铅锌矿纳入健康发展的轨道。这是全省联动的好时机,将使整治工作事半功倍,错失了这个机会,事倍功半。所以,必须坚决地将金叶铅锌矿带出的歪风压下去,态度坚决,决不手软。第二,具体工作要从两方面人手。一方面要查镇政府工作是否合法,金叶铅锌矿事件是整治工作第一起暴力事件,但绝对不是最后一起。借着剖析此事,可以教育干部,整顿队伍,为下一步整治工作奠定基础。另一方面要组成公安、税务等方面的联合行动组,严厉惩处金叶铅锌矿肇事者,杀鸡儆猴,必须要树立一个典型,给个别违法分子以雷霆震慑。”

等到会议结束,周福泉单独来到了侯卫东办公室,他知道此事棘手,搞不好就会出现群体性事件,请示道:”侯书记,金叶铅锌矿老板是当地人,抓了他,我担心会引起群体性事件。”

侯卫东态度很明确,道:”只要有证据违法,理直气壮抓人,这一点决不含糊。”

见侯卫东态度坚决,周福泉心里就有了底。回到自己办公室,他给正在沙州开会的蒋湘渝打了电话,沟通了此事。蒋湘渝道:”侯书记定下来的事情,还有什么话说,坚决执行。”

周福泉带着调査组很快就到了飞石镇政府,在朴书记办公室里,他首先与镇委朴书记和镇长李建国单独见了面。

镇长李建国脸上有一条血印,特别显眼,周福泉问道:”李镇长,脸上的血迹是怎么一回事情?”

李建国很气愤地道:”金叶铅锌矿太猖狂了,公然组织了黑社会打手围攻镇政府工作组,我这伤疤就是在现场被人抓的。”

周福泉追问道:”打人的是老百姓,还是黑社会?”

朴书记解释道:”周县长,金叶铅锌矿老板原来就是社会上的混混,手下长期都有一帮闲杂人员,平时就横行霸道。真以为有了几个钱,政府就管不了他们。”

聊了几句情况,周福泉道:”侯书记高度重视金叶铅锌矿的事情,成立了以我为组长的调査组。工作组从两方面做工作,一是依法严惩暴力抗法者。这方面工作就由公安局凌副局长牵头,飞石镇、乡企局、工商、税务配合,要做到证据确凿、定性准确。”

朴书记道:”我们一定全力配合。”

周福泉又道:”另一方面,镇政府要写一份情况汇报,纪委要同相关人员谈话。主要谈有无吃拿卡要等违规行为以及办事程序是否合法。”

李建国楞了楞,道:”我们是完全按照县里整治要求开展工作,程序合法,更没有吃拿卡要行为。”他作为堂堂镇长,带队去工作,被社会闲杂人员打了,调査组还要调查其行为的合法性,这让他心里很委屈。

周福泉瘦高个子,穿着长袖衬衣,很有些风度,安慰道:”李镇长,县委的想法是将此案办成一件铁案,以此为契机,进一步推动全县整治工作。”

老朴心里也有想法,不过作为党委书记,他还是保持着冷静,劝道:”打铁须得自身硬,飞石镇绝对没有问题,愿意接受调査。”

几位受伤较轻的镇干部被通知到了政府,听说纪委要谈话,情绪激动起来。他们聚到了镇长李建国办公室,发起了牢骚:”县里太软弱了,只会整自己人,以后谁还敢卖命?”

又有人道:”我们基层就卖命,流汗、流泪又流血,到时还要被调查,让县里当官的来做工作,他们一样没有屁眼法。”

李建国不能在部下面前发泄不满,道:”县里这样做自然有道理,你们现在少说两句,等会被调査时就据实反映。”

调查组到达飞石镇以后,李东方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他给金叶铅锌矿老板李勇出了主意,道:”按照县里计划,金叶铅锌矿这种小矿逃不掉被关门的命运。你咬定他们的文书没有送达,并且吃拿卡要,狠狠地闹,他们拿你没有办法。”

他除了鼓动金叶铅锌矿老板,还找到了已经没有继续闹事的方钢,鼓动方钢将弟弟方铁之死再次提出来,不要钱,只要一个说法。城管局长李太忠一直不愿意搅到李东方的事情里,只是章永泰之事是他的一块心病,所以,这一次,他主动出谋划策,筹划着将侯卫东从成津县轰走。”东方,你得研究朱民生的所有讲话,包括以前在省委组织部的讲话,找出他的弱点。然后给侯卫东对症下药,将侯卫东和邓家春赶出了成津,那件事情才算真正无人问津了。”

李东方做的事情早就超出了其父亲的掌握,他冷笑道:”侯卫东就是靠着周昌全起家,如今周昌全到了省里,侯卫东除非调走,要不很难在沙州更进一步,成也周昌全,败亦周昌全。”李太忠道:”侯卫东留在成津总是一个祸害,要想尽一切手段让他离开,否则我睡不着觉。除了这事以外,还要收集素材,四处寄告状信,闹得鸡犬不宁,侯卫东在成津的日子就长不了。”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