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章 给新领导捧场不要太过火 新的市委书记来了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3月6日,侯卫东第一次参加有新任市委书记参加的小型会议,与会者为全体市委委员。由于朱民生要参会,市委委员们一早就来到了会场,没有一个人敢迟到,更没有请假。

中会议室里有一张椭圆形会议桌,以前周昌全喜欢坐在椭圆头上,大家便觉得这个位置就是主席位置。新来的朱民生书记口味不同,他选择坐在会议桌的正中间,背后还新增了几面党旗,显得既气派又庄重。

在等候朱民生的时候,侯卫东对身边的赵林道:”赵书记,什么时候我到吴海县来学习?”

侯卫东从沙州学院毕业时,赵林已是益杨县委副书记,论资历,侯卫东差得太远。他当年到益杨人事局报到,跑了数次都没有落实,亏得巧遇了赵林,这才完成了很简单的报到手续。

赵林发了一支烟给侯卫东,笑道:”昨天我还在对宣传部老崔说,成津县这半年经常在省报、省电视台露面,吴海差得远了。老崔最近就要到成津来取经,到时你可别藏私。”

侯卫东谦虚地道:”吴海是老大哥,成津是小兄弟,能有什么经验值得吴海学习。”

两人正说着,益杨县委书记马有财也走了进来。他放下手包,就开始接电话。直到市委书记朱民生走进了会场,他才停止通话,向侯卫东点了点头,凝神看着进入会场的新市委书记。

朱民生是老机关,西装、领带、白衬衣,头发整齐中分,看上去文绉绉的。他进门时一脸严肃,冷脸冷面,颇有些官威。

主持会议的是副书记黄子堤,他环视了会场,热情洋溢地道:”这些天,大家怀着激动的心情期盼着新书记到来,首先我提议,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朱书记。”

顿时掌声雷动,朱书记脸上没有笑意,只是抬了抬手,往下压了压,表示谦虚。

黄子堤又道:”下面,请民生书记作重要讲话,大家欢迎。”

场内掌声飞起,如飞机上落下炸弹,轰轰作响。

朱民生目光在众人面前扫了一遍,道:”虽然是初来乍到,但是大家也是老朋友了,在座的同志们,我有一大半都叫得出名字。”他稍停了停,抿了一口茶,道,”由于到沙州的时间还短,我还没有进行调査,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所以今天我不务实,先务虚,和同志们重温民主集中制。”

一般情况之下,任职官员都要讲一讲自己的基本施政纲领或观点。朱民生的民主集中制,其实也是其观点,在座诸君都屏气凝神听着。

阐释了民主集中制的基本概念以后,朱民生强调道:”科学、完整、准确,这六个字是我们理解民主集中制的钥匙。没有这六个字,民主集中制就是假的、伪的。”又道,”民主集中制总是在不断完善和发展的。党的七大,民主集中制被界定为在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和在集中领导下的民主……十四大通过的党章规定民主集中制是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相结合……

周昌全开会从来不掉书袋,有事说事,无事散会,很干脆。

新来的市委书记朱民生的理论素养高,理论一套接着一套:”一种意见是否正确,不能由某个人的主观判断加以认定……只能执行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班长个人无权违背多数人的意见自行决定……同时,我们要防止分散主义和极端民主化。像我们这样一个大党,没有统一意志、统一领导,必然各行其是、一盘散沙,非乱不可。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组织服从上级组织、全党服从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和中央委员会,这四个服从在沙州必须不折不扣地实行……

朱民生的理论知识极为精熟,这一段演讲水平确实很高,有历史有现实,有中国有外国。讲完了理论,他话锋一转,从理论回到了现实,道:”周昌全书记是执行民主集中制的典型,他制订的常委会议事规程,有许多内容被省委采纳,这是沙州在理论上为全省所作的贡献之一,了不起。在这里表个态,我不搞标新立异,常委会议事规程必须不打折扣地执行。”

朱民生抚了抚中分的头发,道:”昨天,黄书记对我说,有好几件要紧事要定下来。我的意思别忙,还得按照民主集中制的精神,依据议事规程的条款,不打折扣操作。我说了三次不打折扣,重点是什么,就是常委会决定的事情,沙州所有干部必须执行。有意见也得执行,不能搞阳奉阴违这一套,不能为了小团体利益而置常委会的决定而不顾。出现了这种事情,必须进行严厉的组织处理!

最后几句话,他说得很是严厉,不愧为冷面部长。

讲完这一番话,不过四十分钟,然后黄子堤又讲了几件具体的事情,花了二十分钟,然后黄子堤道:”今天会议到此结束,散会。”

出了会场,侯卫东仔细琢磨着朱民生的施政宣言:”从这一段讲话看,朱民生话里话外的意思很多,讲民主集中制,其实是讲纪律,四个服从、三个不打折扣应该是讲话的关键。周书记搞的市委常委会议事规程从形式到内容上都对市委书记有利.朱民生很聪明.全盘接收了这一套制度,加上前面严格执行民主集中制的讲话,其实就能掌握沙州市的航向。”

“能走到市委书记的岗位上,都不是易与之辈!”仔细将朱民生的讲话研究了一遍,侯卫东发出了感慨。

回到了成津,侯卫东将宣传部梁逸飞部长叫到办公室,简明扼要地谈了市委会议的情况,道:”《成津日报》、电视台要连续刊登和播放与民主集中制相关的理论。这是今天我整理的朱书记关于民主集中制的讲话,以此为蓝本,并同市委办衔接,组织理论水平高的同志,吃透精神,结合成津现实,写出一系列有水平的文章,集中在媒体上刊登。”

梁逸飞明白其中的意思,建议道:”我有一个想法,如果省市报纸能刊发几篇有分量的文章,县里的宣传工作就主动了。”

侯卫东同意了梁逸飞的建议,特意强调道:”所有关于民主集中制的文章,都要送给我审阅,理论上的东西一定要慎之又慎。”

县级领导,从中央的视角来看,都被称为基层干部。基层干部主要任务自然是一线,与宣传部长梁逸飞探讨了理论问题以后,侯卫东带着人直奔双河镇。

梁勇被派到双河镇担任镇党委书记以后,工作很是积极,将全镇人员分成十个工作组,分片包干,责任到人,确保成沙公路能顺利开工。不管效果如何,梁勇的积极态度是前任书记温贡成所不能比的。

基层工作并不是高科技,很多时候,态度能决定一切。

只用了十来分钟,侯卫东就到了村小,对等候在此的梁勇道:”什么时候能够进场施工?有没有具体时间?”

梁勇为难地道:”我们将机关干部分成十个组,每组由镇领导带队。我负责村小这一片,从我这一组的进展情况来看,大部分村民还是支持修路,只是有少数刁民难以理喻。”

“成津县没有刁民,只有思想工作暂时不通的群众。”侯卫东见身边跟着不少人,还有几个农村老太太在围观,想到成津的黑恶势力,心里同意刁民的说法,口头上纠正了梁勇的话。

梁勇自知失言,忙道:”请侯书记放心,我们一定加大思想工作力度,合理调整土地,将补偿款尽量足额发放到每一位村民手中。”

侯卫东点了点头,道:”成津县财政的状况大家都清楚,这些钱来之不易,一定确保能发到老百姓手中。这笔钱就是高压线,谁敢从中截留,不管是谁,都要不打折扣地严惩。”他一边说一边走,梁勇紧跟在身后,其他人也跟在后面,朝村小走去。

进了村小,侯卫东见没有了外人,道:”对那些钉子户要多管齐下,如果确实是合理诉求,尽量满足,如果真是胡搅蛮缠,也不能手软,县委、县政府是你的坚强后盾。当然,也不能蛮干,要对每一个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等一会儿我亲自去见一见村小附近的钉子户,看他们到底有什么要求。”

梁勇心道:”侯卫东办事确实爽快,不像有的领导说话总是云山雾罩,只提要求,不肯负责任。”口里道:”侯书记,我们到隔壁张有财家里去,他是双河附近比较有名的蔬菜种植大户。”

侯卫东道:”行,就到张有财家去。”

梁勇吞吞吐吐地道:”侯书记,还有一件事情想向你汇报。我到双河有十天了,双河算是比较富裕的镇,可是情况不容乐观。这次分组包片以后,干部们倒是没有怨言,只是提出要发些工资。”

侯卫东知道成津不少乡镇都有拖欠工资的现象,就问道:”双河镇到底拖欠了多少工资?”

1999年的工资发到了3月份,从3月起,所有机关干部都只领一百元的生活费。我到了双河,最焦心的就是这件事情。前些年整顿基金会,镇里还向每位机关干部借了钱,依据级别,分别是普通干部三千、中层干部五千、一级班子八千。当时是强迫借款,同志们意见很大。”

自从财税体制改革以后,乡镇财力日渐紧张,侯卫东对此心知肚明。他一时也没有良策解开这个痃瘩,道:”你给我写个详细报告,尽量准确。”

秘书杜兵拿着手机走了过来,道:”侯书记,刚才接到市委办通知,朱书记让你立刻到市委。”

“这不是好事。”这是侯卫东的第一反应。他坐在小车上,给杨柳打了电话。

“杨柳,刚才接到了市委办的通知,要我到市委,你听到什么风声没有?”按常理,朱民生找侯卫东谈话,杨柳应该不清楚,只是这次召见颇为奇怪,侯卫东想探探路子。

没想到,杨柳还真知道此事:”刚才成津县委章永泰儿子章竹到市委办来反映情况。”她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原本准备给您打电话,又被杂事缠住,没有想到这么快就通知你到市委来,实在对不起。””朱书记在哪一间办公室?””是以前的资料室,重新装修过。”侯卫东笑道:”那谁用周书记以前的办公室?””暂时没有人用,空着。不过朱书记的格局与以前不同,秘书办公室在书记办公室的正对面,各是各的房间,而不像以前那样是套间。”

在周昌全时代,市委领导都与秘书共用一个套间。到了朱民生时代,秘书办公室完全独立出来,侯卫东对市委办很熟悉,脑子里很准确地想象出现在的新格局。

侯卫东又问道:”今天开会,我看见是秘书长亲自陪着朱书记,现在朱书记的秘书选定没有,是哪一位?”

杨柳道:”组织部有位赵诗人赵诚义,平时寡言少语,对人客客气气,他如今是朱民生的秘书。”

“原来是赵诚义,今后得同他搞好关系。”侯卫东脑海中想起那位总是靠着墙边行走的瘦削年轻人。

赵诚义赵诗人是组织部的年轻干部,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经常在报刊上发表文章,在市委机关里面小有名气。侯卫东以前跟在周昌全身边,关心的是大事,接触的都是相当级别的领导。对赵诚义这种年龄和级别的人就没有多少话说,偶尔在走道楼梯遇上,互相点点头而已。

侯卫东靠着柔软的坐椅,看着公路两边的山和树朝后飞快地退去,默默想着心事:”县委书记出车祸是天灾,很正常,而被暗害,放在任何地方都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朱民生做出迅速反应也在情理之中,他以前是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想必知道章永泰这个人。他对此事会是什么态度?”

小车进人了沙州境内,经过前思后想,他终于拿定了主意:”除了周昌全特别交代的任务有所保留,其余皆实事求是陈述。”

进了市委大院,由于有杨柳提供的情况,侯卫东直接找到了资料室。朱民生办公室关闭着,其对面的办公室开着门,里面坐着一位戴着眼镜、脸颊瘦削的年轻人,正在专注地看着文件。

侯卫东轻轻敲了敲门。

赵诚义抬头见到侯卫东,站起身来,道:”侯书记,您好,请进。”等到侯卫东在对面坐下,他道,”侯书记,朱书记正在小会议室跟几位领导谈话,很快就要过来,你稍坐一会儿。”

侯卫东当过两茬秘书,很注意细节。当赵诚义将纸杯子放在面前时,暗道:”赵诚义还是缺少经验,怎么能用纸杯子接待客人?”

若论泡茶,纸杯子总有股异味,越是好茶叶越明显,更何况纸杯子并不卫生。因此,侯卫东给周昌全当秘书时,有一个专门的茶柜子,里面备有六个高档白色瓷杯子,每天都要消毒。茶柜子里还有几筒茶叶,这几筒茶叶包括了铁观音、龙井、益杨新茶等品种,供领导选用。

侯卫东与赵诚义以前没有多少交往,赵诚义又有着诗人名头,诗人素来敏感,他也就没有贸然提醒,端起纸杯子喝了。纸杯子果然有异味,茶叶是普通的益杨茶,从口感来说,不是正宗的益杨新毛峰。

侯卫东递了一支烟给赵诚义,赵诚义倒没有推辞,接过烟以后,主动给侯卫东点火。点火时,侯卫东注意到,赵诚义手指修长,只是有一圈淡黄色的烟迹,看来也是一个烟瘾大的家伙。

他一边与赵诚义不咸不淡地聊天,一边观察着新装修的秘书办公室。这间办公室原来也是市委的资料室,在印象中,这房间里有一排木质书柜,是陈旧颜色的老柜子,还有几排报夹。市委办同志休息时,可以到这间房査査资料,看一看最新的杂志和报纸。

这一次装修下了真功夫,办公家具是索伦牌子,这个牌子的家具正是由曾宪刚代理的福建产品,以价格高出名。不过一分钱一分货,索伦家具质量确实不错。摆上了索伦家具,办公室格局顿时为之一变,原本的丑小鸭就变成了天鹅。

坐在堂皇而气派的秘书室,侯卫东突然觉得原本熟悉的市委办变得陌生了,有一种与往日格局不同的氛围。等了半个小时,朱民生从小会议室回来了。侯卫东知道来汇报工作的人肯定很多,赶紧出了门,与赵诚义一起前往朱民生办公室。

赵诚义作了介绍,便离开了房间。

朱民生的桌面上有厚厚一叠文件,最上面一份文件上写着”急件”。他看了一眼文件,道:”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好,好,年轻才有锐气。”又道,”你先坐一会儿。”‘说罢就埋头读文件。

不少领导干部都喜欢用这一招来体现权威,侯卫东也常用这种招数,对此心知肚明,很沉稳地坐着,眼角余光瞟了瞟朱民生的办公室。

朱民生的办公室很有特点,桌上有两面小旗子,一面国旗,一面党旗,背后是一长排高大的书柜。书柜上全是排列整齐的书,有不少是厚厚的大部头。

办公家具也是索伦牌,从色泽到样式,明显比赵诚义办公室的家具高上几个档次,价格肯定不便宜。侯卫东对索伦家具也有些了解,略为估算,朱民生房间的家具绝对少不了五万。

朱民生不慌不忙把文件处理完,这才对侯卫东道:”今天章竹来反映其父亲章永泰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

听完事情经过,朱民生道:”你个人意见,章永泰之死是偶然事件还是蓄意为之?”

摸不清朱民生的水深水浅,侯卫东在汇报工作中尽量不提周昌全的观点:”章书记出车祸以后,市公安局请求省厅支持,省厅结论是车祸。当然不排除还有其他可能,但是从法律角度来说,县委只能采信省厅的调査结果。”

朱民生轻轻抚了抚整齐的头发,道:”乡镇有一句口号,叫做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我觉得很好,换个角度,叫做小事不出县,大事不出市。章永泰之事组织上已经有了明确的结论,给了章永泰很高的荣誉,又在全省范围内进行了广泛的宣传,县里必须按照省里结论去开展工作。”

他严肃地指出:”我今天叫你来,就是当面将章松、章竹之事交给你,至于如何做工作,这是你的事情,我不管。只提一点要求,作为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要有政治敏锐性,更要有应付复杂局面的能力,此事是组织对你的考验。”

离开了朱民生办公室,侯卫东沉着脸上了车,他心里很烦,不说话。朱民生的意思包含了两点内容:一是省里大力宣传了章永泰,县委就要按照宣传口径去工作,这就意味着朱民生不一定赞成对此案的侦办工作;二是应X才章竹上访问题就成了一个县委书记的能力问题,而与市委无关,这个皮球踢得干净利索。

侯卫东分析了朱民生的谈话精神,顿时头大如鼓。每个领导的风格不同、理念不同、阅历不同,若一件棘手事,正在处理时换了不同领导,着实令人为难。

秘书杜兵等了一会儿,回过头来请示:”侯书记,回成津吗?”

“回成津。”等到小车开出沙州城,侯卫东又道,”算了,今天晚上就住在沙州,明天回去。”给洪昂打了电话以后,道,”到新月楼门前的水陆空餐厅。”

到了水陆空餐厅,侯卫东要了一瓶最好的葡萄酒,等着洪昂秘书长。洪昂是一个人过来,坐定之后,道:”今天我被朱书记批评了,恐怕叫你过来,也是为了同一件事情。”

侯卫东奇怪地道:”这事和秘书长有什么关系?”

洪昂道:”朱书记的意思,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让信访人来到书记办公室,他指出市委机关管理有问题。从今天起,要成立信访中心,在半年内将信访办移出市委和市政府大楼,这是便民举措,也是让市委安静的好办法。”

侯卫东自嘲地道:”朱书记的指示与周书记的初衷不符合,我是老鼠钻风箱一左右为难。”

在沙州,餐饮业竞争很激烈,一家餐厅的生意也就只有一两年的兴旺期,兴也匆匆,衰也匆匆。而水陆空餐厅的生意长盛不衰,最初是靠新奇,以后就是靠稳定的质量和优良的服务,这也是侯卫东喜欢在水陆空的具体原因。

秘书杜兵、司机老耿陪着洪昂的司机,三人坐在外面的大厅,点了四五样特色菜,有滋有味地品尝起来。

在周昌全时代,侯卫东是市委办副主任、专职秘书,洪昂是市委常委、秘书长,两人算得上周系人物中的核心人物,特别是在黄子堤成为副书记以后,侯卫东和洪昂就是周昌全身边的左臂右膀。

此时,两位周系人物面对着新老板朱民生,都有些压力,压力无形无影,却又实实在在。洪昂啜着水陆空最贵的葡萄酒,道:”朱书记长期工作在大机关,眼界宽,理论水平高,这对沙州很有好处。”他只提理论水平高,对于实践能力如何不置一词,不褒不贬,很客观,暗中有观察以后再说的意思。

侯卫东与洪昂处境相似,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自然听得出其中的话外之意,道:”对于成津的具体情况来说,我的想法是不管风吹浪打,都得抓住发展这条主线。对于市委决定要执行,对于周书记交代的事也得办,关键是要在其中寻求平衡。”

洪昂对他的观点很赞许,道:”你的想法很到位,基本上与我所想一致,我从四个方面思考过这个问题。

“第一,在岭西,要想形成独立的官场人格,还是得以政绩为基础。如果只是为了迎合,那永远都得迎合,最终只能是一盘小菜,长不成参天大树。做官就如做人,有所为有所不为,有所求有所不求。

“第二,对于市委的重大决定,按照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必须执行。但是具体的事情,还得站在桥上小便一灵活机动。

“第三,周书记临走前私下交代的任务,得认真完成。比如在章永泰这件事上,周书记到了省里肯定会盯着此事,现在改弦易辙,以后没有好果子吃。只是采用的方式方法必须更加讲究,不能有丝毫违规之处,而且只能做,不能说。

“第四,朱书记初到沙州工作,面临的局面挺复杂,他需要有人捧场,需要在短时间内树立威信。这段时间是宝贵的黄金期,可以动一动脑筋,取得朱书记的信任,这对以后的工作会有极大好处。”

洪昂所说的四个观点,就是如何对待朱民生的策略问题,充满了中庸的智慧,符合官场辩证法。

侯卫东心里道:”周昌全以前评价过,在沙州,论阳谋还是以洪昂为佳,此评语当真一针见血。”他举起酒杯,真诚地道:”秘书长一席话,让小弟茅塞顿开,敬一杯。”

“叮当”,清脆玻璃声在房间里回荡着。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