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章 公安局出了“内鬼” 将问题交给王辉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景绪涯是成津县土生土长的干部,深知县情。听到对话,也就不再上前,慢慢地退回到车上,这才给侯卫东打了电话:”侯书记,我是景绪涯。根据你的指示,我回局里开了会以后,正前往桔树镇。堵车时,无意间发现了一个事,给您汇报。

侯卫东认真听着景绪涯的报告,道:”嗯,景局长行动迅速,很好。你注意观察情况,随时向我报告。

放下电话,他立刻把委办主任胡海叫了过来,道:”接到举报,方铁的家属带着橫幅前往沙州,要到沙州闹事,已经到了桔树镇。你通知飞石镇、桔树镇、信访办、公安局派人前往沙州,如果能在公路上把他们拦截下来最好。如果追不上他们,就到沙州市委、市政府去守着,务必将其劝回。

胡海算了算距离,道:”派人去追恐怕来不及了,我建议让桔树镇和派出所出面做工作。不管采取什么办法,先把他们拦下来再说。

侯卫东道:”你立刻通知桔树镇,想办法劝回这些人。

胡海得令以后,急急忙忙就去布置。

在老成沙路上,景绪涯得到了侯卫东的表扬,格外高兴,他盯着前面大货车披麻戴孝的人群。按照常规,成沙公路一堵车就是半天,今天却很快就恢复了交通。他连忙又给侯卫东报告了情况。

在成津县境内无法追上方铁家属,侯卫东走到门口,对秘书杜兵道:”你去跟胡主任说,成沙公路已经通车,通知桔树镇来不及了,在派出工作组的同时,向市委办和市府办报告此事。

杜兵一路小跑去找胡海。

安排妥当,侯卫东这才有空喝了口水。此时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这一次公安局的抓捕行动是一次线索清楚的行动,战果不错,却也暴露出不少的问题:第一是飞石派出所一位民警醉酒,联防员涉嫌通风报信,第二是抓捕方铁的相关文书不翼而飞,这肯定是八名刑警中的一名所为。

“谁才是可以相信和依靠的力量! ^侯卫东不禁发了些感慨。他是主持县委工作的副书记,有市委周昌全书记的大力支持,掌握着干部任免权。可是如今成津干部队伍与矿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让他有一种无力感。

此时,他对章永泰日记产生了强烈的共鸣。正在脑海中想着章永泰,桌上的红机突然响了起来,是市委常委、秘书长洪昂的电话:”卫东,刚才接到省委办公厅的电话。沙州一中老师章竹到省委去上访,市委已经派人去接。

侯卫东只得苦笑了,由于是用红机电话,也就不存在泄密的问题, 实话实说道:”秘书长,章家兄妹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处理成津问题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得抽丝剥茧,循序渐进,等水到渠成才能彻底解决问题。这事的关键问题是章家兄妹对市委和县委抱着不信任的态度。现在不能向两兄妹透露市委的真实意图,一来容易坏事,二来他们不一定相信。

洪昂道:”核心问题是章家兄妹对市委、县委不信任,这一点不解决,始终是问题。

出于保护章家兄妹的考虑,市委已经给章永泰爱人在市委家厲院里考虑了一套住房。住房性质属于集资建房,优惠不少,由于量少,只有资格老的处级市直机关干部才能买到。尽管章永泰并非市直机关干部, 由于他是因公殉职的正处级干部,把他的遗孀安排进市委家厲院,市直机关干部们也就没有太大的意见。

章竹一直是处于校园较为封闭的环境中,自视甚高,考虑问题颇为偏激。他将市委的善意理解为收买,坦然采取了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碗来骂娘的做法。等到母亲搬进了市委家属院,他就带着材料到了省委讨要说法。

事已至此,侯卫东只能迎着困难顶上去,道:”秘书长,我再找章松、章竹谈话。

洪昂知道事情的根底,也感到事情棘手,道:”周书记作出了指示,他要求一定要安抚住章家兄妹,切实保证两兄妹安全。我的意见是想办法迂回攻关,找独立于政府的第三人出面,只是这人不好找。

侯卫东脑中灵光一现,道:”上一次章松去找过省报记者王辉,说明她对王辉很信任。王辉是资深记者,他理论水平髙,又正在采访章永泰一事,由他出面效果应该不错。

洪昂对这个提议也有兴趣,不过他马上想到一个问题,道:”你如何向王辉提这事,既要将事情讲清楚,又不能暴露市委意图,这个分寸一定要掌握好。

侯卫东略为沉吟,道:”秘书长,我会注意方法,不会暴露市委的意图。

下午5点左右,宣传部长梁逸飞接到了胡海的电话。侯卫东要宴请王辉一行,此时沙州宣传部副部长已经回到沙州,王辉就成了主宾。

6点,王辉等人来到了县委招待所。委办主任胡海将王辉、段英、杜成龙安排进了包间,先由梁逸飞陪着,他亲自到后院来请侯卫东。

在后院,侯卫东正在楼下邓家春的房间里,两人点燃烟,聊着。

一次并不复杂的抓捕行动,搞出了这么多事情,邓家春颇为恼怒, 道:”侯书记,我当了几十年公安,第一次遇到这么窝囊的行动。成津公安队伍千疮百孔,必须要整肃队伍,不下猛药,老虎要变成病猫。

侯卫东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而且范围更宽,牵涉面更大。

他抽着烟站在窗前,看着围墙外的绿树,道:”谁是可以信任的人,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难题。我曾经想过从外地多调干部,经过这一段时间工作.我认识到多调干部解决不了成津的干部队伍问题.还是得立足于本地。成津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成津,大部分干部是好的,这就是我们工作的基础。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要当伯乐,从当地干部中找到人才。当然,我们两手都要硬,对个别坏分子,必须严惩,不能心慈手软,不能养虎为患。

邓家春道:”飞石镇的那个联防员,立刻清除。那位醉酒的值班民警,停岗。如果査出谁拿了搜査证等相关文件,开除。

这时,侯卫东看到胡海走进了院子,他回头对邓家春道:”两位民警都没有生命危险,这是不幸中的大幸。如有必要,就送到沙州医院, 别吝惜钱。

进了县招待所的餐厅,招待所长胡永林站在旁边咧嘴笑着。侯卫东朝他点了点头,进了雅间。

王辉道:”侯书记,你也太客气了。

侯卫东在首席坐下,道:”一般的同志中午陪一陪就行了,王主任不同,我们是多年故交。中午那一餐算是代表着成津县委、县政府,这一餐就是代表我本人了。他乂开玩笑道,”王主任,早知道要来成津工作,你写那篇凋査报告的时候,就应该为成津多多美言。 王辉在数年前写了一篇关于岭西全省开发区的调査报告,让益杨新

管会出了风头。这篇调査报告发表以后,全省关闭了十六个开发区,成津开发区被撤销。

“呵,我也是无心之为,不过实话实说,当初成津开发区确实不成样子,茅草比人还深,都可以办狩猎场了。如果侯书记重启开发区,我一定会唱赞歌。一那篇调査报告是王辉得意之作,提起此事,他颇为高兴,顺便也捧了捧侯卫东。

段英换了一条紫色长裙,以前在益杨,她从来没有穿过紫色长裙。

到深圳出差,逛街时偶然间发现了这条长裙子,心中着实喜爱。这次到成津来,她神差鬼使地将这条紫色长裙带了来。

侯卫东一直在与王辉说话,眼角余光也不时瞟向段英。这一身紫色长裙极配其气质,让她显得高贵而性感。与王辉聊了几句,他对段英道:”段英在《沙州日报》工作过,对沙州各县情况很熟悉,希望也为成津多鼓劲儿。

在这种场合下,段英尽管有许多话,却也只能说着官话。

摄影记者杜成龙在一边突然道:”我记得侯书记的爱人与段英是同学。这是一句普通的无心之语,可是侯卫东与段英关系特殊,两人一般不轻易提起这个让人纠结的话题。侯卫东反应迅速,笑道:”所以我说大家是老朋友,你们要多为成津宣传,不仅要宣传章书记,还要多多宣传成津。

段英心尖如被鹅毛轻轻划过,她低着头,喝了一口小杯装着的排骨汤。她一边听着侯卫东、梁部长、王辉、胡海等人天南海北聊天,一边小口地喝着排骨汤。排骨汤炖得很浓,香气扑鼻,却吃得好没滋味。

她在省、市、县三级报社都工作过,对众人闲聊的内容也熟悉。平时这种情况,她还会不时地插嘴说上两句,可今天实在提不起兴致。见到王辉谈兴甚高,暗道:”王主任废话这么多,以前怎么没有发现?

侯卫东心里惦记着章松的事,等到晚餐要结束时,他对王辉道-“王主任,等会儿你到我房间去坐坐,我有事要和你商量。说完之后,他对胡海道:”梁部长、胡主任,你们陪段记者和杜记者去摘搞活动,工作固然重要,也得有休息的时间。

他站起身,对段英和杜成龙道:”抱歉,先走一步。

段英此时已有了男友,对于与侯卫东相见,心里矛盾得紧,一会儿想单独见一见侯卫东,一会儿又不想见他。今天晚餐时,侯卫东似是热情、礼貌、周到,实际上却暗有拒人于千里之外之意。等到晚餐结束, 好不容易有单独见面的时间,他却只邀请了王辉一人进后院商量事情。

她的心情原本就如一团乱麻,此时就有些受伤了。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很能控制情绪,虽然心脏仿佛在”滴答滴答”地流血,脸上仍然带着职业性的矜持微笑。

等到侯卫东与王辉离开,县委办胡海主任道:”段记者、杜记者,

吃了饭活动活动。招待所里有卡拉OK厅,音响还勉强能用,去唱两首,舒筋活血。

段英摇了摇头,道:”谢谢胡主任,今天累了,你们玩,我回宾馆休息。

胡海在吃晚餐时,眼角余光一直在瞟着紫衣段英。他心里明白,对于省报的美女记者,只能过过眼瘾,顶多跳跳舞,骑在身上的事情是一辈子不能想的。因此,他就拿着侯卫东的令箭极力地邀请段英和杜成龙去唱歌。

胡海不死心,继续游说:”段记者,不能不唱歌,等会儿侯书记知道了,要批评我的。

段英心情不佳,婉拒道:”梁部长、胡主任,我确实累了,谢谢了。段英不去唱歌,杜成龙也就觉得没有意思,胡海的提议自然落空了。看着段英上了车,胡海吞了吞口水,转头又对梁部长道:”梁部,他们不唱,我们俩去成津宾馆,你把戴玲玲叫上,我让谷枝过来。

梁部长推了推宽大的眼镜,同意了。

侯卫东与王辉并排着走进了后院,守门的警卫热情地道:”侯书记好。侯卫东随手摸了一支烟,递给了警卫,道:”老赵,抽支烟。

老赵也没客气,接过烟,美美地抽了起来,道:”侯书记,侯所长什么时候到成津来?我请他喝酒。

侯卫东道:”我爸这人,在吴海守着外孙,哪里都不肯去。

聊了几句,侯卫东和王辉上楼。”刚才那门卫与侯叔认识? 王辉见到那门卫气质与普通门卫不一样,在侯卫东面前也是落落大方,有些好奇地问。

侯卫东有意将话题朝章松上面引,就道:”你可别小瞧了老赵,他是正儿八经的公安,与我父亲都是同时代的人。如果不是伤了脚,成了跛脚,早就是公安局的领导了。

王辉笑道:”领导确实不一样,门卫都是老公安。

侯卫东介绍道:”这个后院住了三家人,我和副县长朱兵、公安局长邓家春。邓局长当刑警的时候与老赵有交情,就特意给老赵安排了个轻松工作。门卫三人,二十四小时轮班。

王辉猛然间想起了章永泰的日记,暗道:”侯卫东看过章永泰的曰记,他表面上不信章永泰是被人暗箅,其实心里已经信了,否则不会将后院搞得如此警卫森严。

侯卫东道:”你和章书记熟悉?

“章书记还在乡镇当党委书记的时候,我初当记者,年轻气盛,去揭露一起假种子案,被人围了,差点走不脱。幸亏遇到了老章,大概是八五年的事情。以后就成了好朋友,是比较纯粹的朋友。

“章书记因公殉职,是成津的巨大损失。市委周书记甚为痛心,听到此信息,流了泪,这是我唯一一次见到周书记流泪。侯卫东此时已将章永泰日记细细地读完,心中对这位一心为公、疾恶如仇的县委书记充满了敬意,只是他的工作思路与章永泰大刀阔斧的方式略有不同。

王辉也就跟着欷戯。

侯卫东挑开了话题:”章松前一阵子到报社来找你反映情况,咋天章竹又到了省委,这事很麻烦。

王辉道:”我看过章书记的日记,很理解章松作为女儿的心情,她这样做无可厚非。

侯卫东斟酌地道:”尽管无可厚非,却是于事无补。我作了一个假设,如果,我说的是如果,章永泰的闩记是真实的,那说明成津害死章书记的势力很强。章竹、章松四处上告,处于明处,很有可能会惹火上身,我想章书记不会想让自己的子女去对付黑恶势力。如果这个假设不成立,章家兄妹所做的事情其实是扰乱成津的正常发展,章书记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心安。~

王辉经验老到,猜出了侯卫东的意思,静等下文。”换一个角度,即使真如日记所记,这也应该是沙州市委、市政府和成津县委、县政府的事情。章家兄妹没有能力与黑恶势力作斗争, 还得依靠组织的力量才能铲除黑恶势力。再说,章书记与周书记关系挺好,于公于私,于情于理,周书记也不会对章家的事情袖手旁观。但是现在是法治社会,一切得讲证据,章书记的日记只能算做线索,而不能成为证据。

侯卫东选王辉作为中介人,除了他是章永泰好友,能得到章家兄妹信任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王辉是省报派到成津写稿子的主要执笔人,手里有向上反映的渠道。若他不支持理解市委、县委的工作,事情就会变得更加复杂。

王辉点头:”我明白。他脑子里飞快地转动着,随着侯卫东的叙述,逐渐将成津的事情连在了一起:”章永泰出了车祸,侯卫东调到了成津主持县委工作,邓家春成为公安局长,而常务副县长李太忠被调到沙州任城管局长,这些人员调整很有深意。他又琢磨道,”周昌全这样精明的人物,肯定会相信章永泰的日记,却又不便于大张旗鼓地追査此事,所以他派出专职秘书到成津。

想通了这一点,前后之事就融会贯通了。章永泰虽然作风强硬,却是粗中带着细。章家兄妹现在还看不透此事,比起章永泰就差多了。

王辉试探着道:”听说昨天晚上成津公安局搞了缉枪活动? “王主任消息倒是挺快。

“我们当记者的都是天生的狗鼻子。他没有把话说得太明白,其实他杏天并没有时间出去,只是小杜出去转了一圈,听说了此事。

侯卫东见王辉知道了此事,也不隐瞒,道:”沙州公安局打掉一个贩枪团伙,根据线索査到了成津。昨晚战果颇丰,不过也留着遗憾。

听了整个事情经过,包括方铁家人去上访之事,王辉心中已如明镜。只是侯卫东一直不点破,他也就玩起哑谜,道:”侯书记是让我劝劝章家兄妹,不再上访?

“一把钥匙开一把锁,这事拜托老兄了。

“我明天要与章家兄妹见面,会从侧面劝一劝他们兄妹俩。章家兄妹只是一时转不过弯子,我相信他们会通情达理。

侯卫东与王辉握了手,亲自将其送到县招待所的大门口。

与王辉接触数年,侯卫东对王辉能力很了解,既然接了招,就应该有办法,压在他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暂时放了下来。

回到寝室,侯卫东痛痛快快地洗了澡。忙了一天,也累了,他让热水对着脑门子使劲冲,很快,全身疲乏也就一扫而光。洗澡时,听到手机响个不停。他原本想出去接手机,义心道:”这手机真是个绳索,让人时刻不得安宁,不理。

来到客厅,原本不想瞧那手机,在屋里转了两圈,终究还是拿起了手机,来电显示是段英的号码。他把手机拿在手里,看了好一会儿。

“你好吗?”侯卫东犹豫半天,还是给段英回了电话。

“还行。段英咬了咬嘴唇,又道,”国庆节,我要结婚了。

“况你幸福。

段英一直挺冷静,这时突然爆发了,道:”我们算是什么关系? 二奶不是二奶,情人不是情人,一夜情不是一夜情。

侯卫东没有料到段英会突然情绪激动起来,他们两人的事情只能装糊涂,根本经不起追究。他沉默了一会儿,道:”你心里不痛快?

段英平时总是精明强干的形象,这一刻,坚强的外表上出现了一个小孔,就如洪水决堤一发不可收拾。她一边抽泣,一边道:”结婚以后, 我就不会再想你了。又埋怨道,”以前在岭西我很寂寞,经常想你, 这对我不公平。

侯卫东无话可说,这段感情说不清道不明,他不能有任何承诺,一切只能是两人默契。当有人想打破其中的微妙平衡,这段感情也就结束了。他不想说对不起,也不想解释,道:”我看着你从丝厂出来,然后从县报社、市报社再到省报社。外人看到的都是成功的光环,其中的艰辛却难以体会。你是值得尊敬的女子,我会永远祝福你。

段英听明白了其中的深意,道:”这是正式分手吗?

侯卫东答非所问地道:”国庆节,我和小佳过来参加你的婚礼。 他原本想说点好听的,可是好听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段英早就想到有这一天,可是这一天当真来临的时候,她心里又仿佛一下被抽空了。

下一章:
上一章:

2 条评论 发表在“第三章 公安局出了“内鬼” 将问题交给王辉”上

  1. 轻轻的吻说道:

  2. Anna说道:

    Wonderful information many thanks sharing and reaching us your subscriber list.
    Anna http://dellenburg552330.pen.io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