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章 没有闲职,只有闲人 上面有人的好处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省财政厅气势磅礴,外墙是灰色大理石,中间是玻璃幕墙,就算是外地人没有看到挂在门口的牌子,仅从外表看就能知道这是一个有钱的单位。

侯卫东将车开到了财政厅之时,恰好有几辆车正在进入财政厅,他紧跟着车子后面,没有受到阻拦便进入了大院。门口的保卫人员虽然不认识这个挂着沙州牌照的小车,蓝鸟也算好车,又跟着厅长的车进来,便以为这辆蓝鸟是哪个地区或部门领导的车,正正规规地举手行礼。

跟着前面一群人进了大厅,侯卫东不愿意跟得太紧,见底楼有厕所,就走了进去,自然而然地与前面那群人拉开了距离。

厕所里的便器皆很高档,照着人明晃晃的,非但没有臭味,还有一股淡淡的檀香,比歌厅包间的味道还清新几分。

出了厕所,侯卫东很沉稳地朝电梯走去,根本没有拿正眼瞧坐在大厅里登记的保卫。保卫也就视侯卫东如无物,连问一句的兴趣都没有。在电梯里,侯卫东看了看楼层分布楼,唯独缺九楼的示意图,这就意味着,财政厅的首脑机关在九楼,他暗笑道:“这是真正的欲盖弥彰。”

九楼走廊上有许多花草,很安静,他看见左侧有几个门开着,便走了过去,经过一个虚掩的门,见到了正在专心写字的蒋玉楼。

蒋玉楼听到敲门声,也没有抬头,道:“进来。”

“蒋厅长,您好。”

蒋副厅长见是侯卫东,很是惊奇,他直接反应就是侯卫东又是来求自己办事,看在祝家父子面下,他还是给侯卫东留了三分面子,放下手中笔,道:“有什么事情吗?”暗道:“办公室是怎么一回事,居然就让人直接进来了。”

侯卫东笑容满面,道:“感谢蒋厅长,茂云火电厂已经将款项打了过来,这真是及时雨,要不然煤矿只能停产,一百七十名工人也就要下岗了。祝书记说蒋厅长最是古道热肠,我真不知道怎样感谢。”

蒋玉楼此时正在看国务院的通报,听侯卫东说起煤矿,就想起了关于煤矿的系列简报,问道:“小侯是新管会主任,怎么还开起煤矿?”

虽然没有打招呼就来拜访,蒋玉楼的态度却比预想中还要好一些,这让侯卫东松了一口气,他早有对策,道:“我二姐与二姐夫原来在丝厂工作,丝厂破产以后,只能出来做生意。做了几年生意有了些积蓄,买了火佛煤矿,才知道掉到陷阱里了,长期亏损下去,二姐夫他们只得再次下岗。”

蒋玉楼脸上神情缓和下来,道:“煤矿是好项目,今年国务院接连下了两个关闭整顿小煤矿的通知,态度坚决,决心很大,主要目的是扭转煤炭供大于求的状况,我估计煤炭行情逐渐会好转起来。”

这些消息,侯卫东已经从报纸和文件中看到了,他装做很兴奋的神情,道:“太好了,国务院既然出了这样的政策,我回去劝二姐和二姐夫,让他们打起精神。”他话锋一转,道,“我听祝老爷子说,蒋厅长是围棋高手,我有一副围棋,还不错,放在我这里纯粹是明珠暗投。”说着,他就将提包里的围棋拿了出来。

蒋玉楼居高临下,不动声色地看着侯卫东表演,暗道:“侯卫东知恩图报,不是白眼狼。”他喜欢下围棋是出了名的,也有不少人投其所好,送来一些高档围棋,当侯卫东将围棋拿出来时,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他只是觉得侯卫东还算懂事,至于围棋如何,反而没有放在心上。

等到侯卫东离开办公室,他看了看围棋,惊讶地发现这是一副玉棋。

侯卫东顺利地办完事,心情彻底放松下来。上了高速路,一路飞奔,看到距离沙州还有两公里的路牌以后,他想起了祝焱委托之事,开车下了高速路。

进了沙州,他给聋哑校杨校长打了电话,问了祝梅近况,然后开车直奔聋哑校。

来到聋哑学校,杨校长与祝梅一起站在门口,祝梅穿了一条中学生常穿的花格长裙,神态安静,如果不说话,就如一个正常而清纯的小女生。

杨校长与祝梅并肩而立,他伸长脖子看着公路。1998年春节,新管会给聋哑学校送了些钱物,解决了杨校长的燃眉之急,因此,侯卫东的待遇直线上升,接到电话,杨校长与祝梅一起来了校门口。

说了些感谢话,杨校长又露出难为情的神色,道:“每一次见面我都要钱,太不好意思。祝梅用了电脑,绘画水平以及功课提高很快。其他聋哑孩子都很羡慕,学校也想办一个电脑室,我向教委申请,没有同意,说是沙州一中也是今年才配上电脑,让聋哑学校等一等。聋哑学校的孩子不同于正常人,可怜啊,都怪我这校长没有本事,弄不来钱。”

侯卫东对杨校长深有敬意,问:“需要多少台电脑?”

“四十台。”杨校长也觉得自己狮子大张口,可是为了学生们,他还是厚着脸皮求援。

“我争取找几家企业来赞助,四十台电脑不是小数目,可能要费一些时间。”侯卫东尽管觉得有些为难,还是痛快地答应了。

杨校长见侯卫东如此爽快,大喜过望,道:“敢情好,敢情好,我代表孩子们谢谢你。”

侯卫东给祝梅作了几个简单手势,然后祝梅便上了车。

祝梅的电脑损坏了,这让她如火焚身,给父亲传了几个传真,一个劲想去修电脑。祝焱将此事交代给了侯卫东。

看着一溜烟开走的小车,杨校长抚了抚没有留下几根的头发,感叹地道:“要是周昌全的子女也是聋哑孩子就好了。”

将电脑送到维修店里,需要两个小时才能修好。这台电脑是祝梅最好的朋友,没有了电脑和网络,通向外部世界的大门便关闭了三分之二。祝梅很在意此事,听说要两个小时,她甚至有些等不及的感觉。

小店不大,放着些电脑器材,店主是年轻矮小伙,个子不高,只有一米六左右,戴着厚厚的眼镜,嘴唇上一圈小胡子,其实也不算是胡子,就是一圈淡淡的绒毛。他其貌不扬,手脚倒也麻利,三下五除二将电脑拆开。

侯卫东随口问道:“这是你的店吗?”

“技工校毕业又不包分配,我们只能摆个店找碗饭吃。”

“生意如何?”

“现在用电脑的人多起来了,勉强还能维持。”小伙子说的是谦虚话,他从六家亲戚那里借钱开了这个小店,原本想慢慢地熬着,没有想到生意好得很,一年多时间,成本收回来了,如今存款也到了五位数。

祝梅自然听不到两人的对话,她安静地站在侯卫东身边。那个小伙子忍不住偷看了好几眼清纯如水的祝梅。

祝梅并没有关注到这个小伙子,她更关心电脑。侯卫东在纸上写道:“时间还早,听说沙州开了德克士,是洋玩意,我请你去吃一顿。”

祝梅写道:“好。”

德克士的东西完全不对侯卫东的肠胃,而祝梅则吃得津津有味,鼻尖还微微有些汗水,她的脸正对着一台电视,里面有一位港台歌星模样的人正在载歌载舞,两个与她同龄的女生站在电视旁,正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屏幕。

祝梅看到这一幕,桌上的美食立刻没有了味道。在学校之时,大家遭遇相同,她心情倒也平静,此时见到专心看电视的同龄人,巨大的差异突然间破坏了好心情,她立刻陷入了巨大的压抑与沮丧之中。

侯卫东并没有注意到祝梅的心理变化,听着音乐,心思开始胡乱游走,一会儿是与蒋玉楼见面的情景,一会儿是火佛煤矿,一会儿又是下一步的打算。

祝梅站了起来,写道:“我要坐车到高速路上去。”

侯卫东这才注意到祝梅的神态有些不对,他对祝梅很有几分怜惜,见了她的要求,不忍心拒绝。

上高速路前,祝梅站了起来,撑着天窗,看着车外的世界。

侯卫东吓了一跳,将车慢慢地朝右靠,最后停了下来,他拿出小本子,在上面写道:“危险,下来。”

祝梅摆了摆手,拒绝了。

侯卫东见祝梅很固执,只得又将车启动,不过却将速度慢了下来。

迎着不断刮来的风,祝梅头发飘扬着,她张大嘴,使劲地喊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眼泪一串一串往下掉,又被风吹到耳朵边,然后化作一颗颗晶莹的露水,直接飞到了半空之中。碎成小粒,不见踪影。

“迎着风,大声地呼喊,便能发泄心中的不快。”这是网友“风之子”教给祝梅的方法,今天她就要试一试。

在沙州的电脑维修店里,小伙子已将电脑修好了,其实这个电脑只是程序出了点小问题,但是他却是大动干戈,电脑拆掉,目的是要让顾客付更多的钱。等到侯卫东和祝梅离开,他很快就将电脑装好,安装了几个应用程序,电脑就恢复正常了。他高兴地哼着小曲,用“没有共产党没有新中国”的调子唱起“轻轻松松赚了五百块”。

此时店里正好没有事,他打开自己的电脑,没有收到“快嘴小翠”的信件。“快嘴小翠”是一个调皮的小姑娘,他以“风之子”的网名和她联系了一个多月,已经成为了网友。

“风之子”个子矮,其貌不扬,在现实生活中毫不起眼,他从内心深处颇为自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遇到了“快嘴小翠”,他的爱情之火被点燃了,加上从谈话内容来看,快嘴小梅是没有太多社会经验的小姑娘,于是他信心倍增,几次约小翠见面,小翠都用各种借口推辞了,这让“风之子”既甜蜜又苦恼。

侯卫东在高速路上开了一个多小时,要接近岭西省高速道口之时,突然后面警灯闪烁,一阵威严的声音在蓝鸟车后响起,“前面站着的人,坐回到车里面去。”

这是高速路管理处的警车,例行巡查,见到有人站在天窗前,便追了过来。

祝梅站在天窗前吹了一个小时的风,眼泪干了,心情愉悦起来,她自然听不到后面的警车的喊话声,依然趴在车窗前,尽情享受着速度带给她的愉悦。她仿佛是打破了笼子的小鸟,尽情地在蓝天中飞翔。

侯卫东听到了后面的喊话声,慢慢地靠边停车,用手拍了拍祝梅的腿,又在小笔记本上写了“快下来,警察来了。”

警车停在了蓝鸟车后面,下来了一个年轻警察,他满脸是怒气,用手拍了拍引擎盖,道:“下车,把驾驶证拿出来。”他走到车窗旁,眼睛看着车里面的小女孩子,这个小女孩子模样、穿着都很清纯,倒不是怪模怪样的小太妹。

警察有些意外,对祝梅道:“你这样很危险的,知不知道?”祝梅只知道警察在跟自己说话,她听不见他在说什么,微微笑了笑。

警察弄明白了怎么一回事,训了侯卫东几句,最后叮嘱道:“太危险了,下次别这样。”

回到沙州,取回了电脑,已是6点30分,祝梅在纸上写道:“学校洗澡时间是五点半到六点,我要找地方洗澡。”

侯卫东见祝梅早已变成了大花猫,写道:“到我家去吧。”

在沙州百货买了全套衣服,祝梅跟着侯卫东到了新月楼,祝梅洗澡的时候,侯卫东就在外面看电视,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侯主任,我是杨柳。”杨柳在电话里犹豫片刻,还是道,“侯主任,你跟季书记很熟,能不能帮个忙?我不想在新管会工作。”

“怎么回事?”

杨柳道:“昨天组织部下了文件,任命易中成为新管会副主任,我不想在新管会工作。”

在杨大金时代,易中成曾经是新管会办公室主任,杨柳是办公室副主任。侯卫东主政新管会以后,将易中成踢到了研究室,让杨柳做了办公室主任。从此,易中成在新管会恨上了两个人,第一是侯卫东,第二是取而代之的杨柳。

侯卫东对这些事情心知肚明,没有多问,态度鲜明地道:“你想到哪个部门?随便挑,季书记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杨柳没有想到侯卫东这么爽快,眼窝子一热,泪水掉了出来:“侯主任面前,我就不想隐瞒了,既然要调动,能不能调到沙州去?”

“如果市委、市政府去不了,就到其他市级部门去,只是没有职务了,愿不愿意?”

“愿意,我这个办公室主任本来就不算是职务。”

“明天我给你正式答复。”

在新管会,杨柳是最得力的助手,她现在事情与侯卫东有直接关系,侯卫东毫不犹豫答应了杨柳。

放下电话,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祝梅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她头发用浴巾包着,一张清瘦小脸略有些苍白,她进到客厅,写道:“我饿了。”

这个出水芙蓉一般的小女孩子,由于天生聋哑而现实社会有天然的隔绝,反而有一种别样的清丽。

侯卫东视线从祝梅脸上一晃而过,拿出小笔记本,写道:“想吃什么,我带你去吃,能吃辣的吗?吃重庆江湖菜。”

祝梅点点头,写道:“我没有吃过重庆菜,试一试。”

沙州到处都能看到重庆菜,侯卫东在离新月楼不远的地方找了一个装修还不错的中等餐馆,要了一盘南山辣子鸡以及几个家常菜。

南山辣子鸡,里面的花椒和辣椒比鸡肉还多,切得很小的鸡块藏身于辣椒的森林中,要用筷子使劲翻找才能找得到。吃起来虽然麻烦些,这菜的味道还真是不错,又麻又辣,与重庆水码头的气质接近。

祝梅在十几年的人生里,和温室里的花朵差不多,随着年龄增长,看看这个世界的愿望越来越强烈,今天跟着侯卫东出来玩了半天,算是很大胆的行动,她吃了一会儿辣子鸡,被辣得直哈口,鼻尖有了一颗颗汗珠子。

正吃得高兴,门外一百多米处忽然传来了轰的一声大响,饭馆里的玻璃被震碎了不少,侯卫东和祝梅坐在餐厅靠里位置,没有受到影响,只是这等惊天动地的大响动,还是让侯卫东吓了一跳。

祝梅无意识地朝门外看了一眼。

很快,警笛声大作,警察们拉起了警戒圈,将爆炸处包围了起来,侯卫东的蓝鸟停在餐馆旁,幸好一辆大客车挡在前面,没有受到伤害,而那辆大客车一侧车窗尽碎,车厢严重变形。

侯卫国赶了过来,他身着便衣,冷着脸在外围转悠,先是见到熟悉的蓝鸟车,又见到站在人群中朝爆炸处张望的侯卫东,他身旁站着一位瘦削清秀的小女孩子,暗道:“这个女孩子是谁?怎么以前没有见过。”

等明白是爆炸案,再看看好几辆被炸得乱七八糟的小车,侯卫东倒吸一口凉气,暗叫侥幸,又见到大哥疑惑的眼神,他连忙解释道:“这是祝书记的女儿祝梅,聋哑。”

他又在小笔记本上写道:“这是我大哥,侯卫国。”祝梅礼貌地写道:“侯叔叔你好。”

侯卫国向祝梅点点头,又对侯卫东道:“你赶紧开车离开,发生了一起爆炸案子,幸好没有死人。”

看着围观的人群,侯卫东道:“怎么在沙州也有人搞起了爆炸?与国际接轨挺快。”侯卫国低声道:“我估计是矿山的事情,为了抢资源,搞得和黑社会差不多。”

在沙州与茂云交界的连绵群山里盛产有色金属和煤,储量不小,这几年煤矿行情走低,有色金属行情却一路节节走高,在沙州城内开高档车的,多数都是山区来的矿老板,这些前几年还穷得叮当响的山区小老板,一觉醒来,就可以开宝马奔驰。

也应了那句古话,祸福相依,由于开矿赚钱,这些老板便被各色人等盯住了,麻烦事情不断,侯卫国看到被炸车是宝马车,便猜到是矿老板。

“前几天茂云几位领导还到了沙州,座谈关于有色金属的事情,祝书记也参加了会议,我在做保卫工作。”侯卫国看了一眼祝梅,道,“祝书记在茂云是三把手,你现在这种情况,还不如去投奔他。”

侯卫东道:“茂云情况复杂,等祝书记地位稳定以后,我再过去不迟。”

将祝梅送回聋哑校,已是傍晚时分,分手之时,祝梅写道:“今天是美好的一天,谢谢大哥哥。”

她叫侯卫国为侯叔叔,称呼侯卫东为大哥哥,倒也有趣。

带着祝梅玩了一天,侯卫东心情很轻松,但是身体却有些乏了,回到新月楼,就开始泡澡,泡着泡着,突然想起了一个细节:当那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以后,祝梅无意识地向爆炸方向看了一眼。

“难道祝梅还残存着一些听力吗?是否还有治愈的希望?”侯卫东随后又在心里想道,“祝焱是何等精明的人,蒋院长又是医术很好的大夫,如果祝梅还能治好,肯定早就治了。”

他就将此念头埋在了心里。

从星期一开始,侯卫东一直在岭西和沙州。到了星期五,他才回到了益杨县。

当他身影出现在科委办公楼,留守在办公室的小宁主任打了一通传呼,在外面或逛街或是回家睡觉的同志们纷纷偷偷摸摸地回到了科委。

侯卫东把修建农业科研基地的事情交给了周永泰,将机关日常工作交给了小宁主任,他乐得清闲,回来之后见到机关现状,也不问不管,悠然自得地喝茶看报。

想起了杨柳所托,他给粟明俊打了电话:“粟部,今天晚上有空没有?请你吃饭。”

粟明俊笑道:“你下了决心吗,要调回沙州?”

侯卫东直言不讳地道:“我暂时按兵不动,不过想请粟哥帮忙,新管会的办公室主任杨柳,是我提拔的干部,如今在新管会过得很不顺心,她想调到沙州,看有没有合适的岗位。”

粟明俊沉吟地道:“市委办公厅正在招人,要女的,杨柳是女的吗,写文章如何?”

“她是和我一批公招的大学毕业生,很优秀的办公室主任。”

粟明俊与侯卫东关系不一般,他没有打官腔,道:“我去约黄子堤,黄子堤如今被提拔为市委副书记,只要他点头,这事就算办成了。”他是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黄子堤还是副秘书长之时,两人互相帮过忙,所以尽管黄子堤已由秘书长升成了市委副书记,粟明俊有把握约他出来吃饭。

侯卫东高兴地道:“能把黄书记约出来,太好了,我以前跟着祝焱也拜访过他,也不知他是否记得我。”他主动交代了这个情况,免得到时粟明俊会有想法。

“你认识黄书记,这更好办了,我先把杨柳的情况给黄子堤说一说,晚上如果他有时间,你将杨柳带来,算是面试。”

杨柳听说晚上有可能要与沙州市委常委、副书记黄子堤和组织部常委副部长粟明俊见面,紧张起来,道:“侯主任,我担心过不了关,心里没有底。”

侯卫东说了一句以前在上青林经常说的话:“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大家都是人,不要怕这些当官的。”

杨柳跟侯卫东也有一年多时间,甚少听见他说粗话,此时突然听到侯卫东说了一句粗口,心里特别踏实。

很快,粟明俊打来电话。

得知已经与黄子堤约定,侯卫东和杨柳没有耽误,提前来到沙州。

晚餐安排在沙州宾馆,侯卫东提前打了招呼:“杨柳,今天晚上的费用你别管。”

杨柳坚持道:“为我办事,不能让侯主任破费。”

侯卫东道:“你靠工资吃饭,能请几次客,别跟我争了,我好歹还能够报销。”虽然火佛煤矿让他经济上压力不小,可是请客吃饭这种事情仍然是小事,他肯定不会拿到科委去报账,只是口头上这样说,以免杨柳会有心理负担。

杨柳也就不再争,道:“谢谢侯主任。”

黄子堤与粟明俊一起来到沙州宾馆。黄子堤见到站在门口迎接的侯卫东,不等粟明俊介绍,笑道:“我还说要到茂云去看看祝焱老弟,又抽不出时间,等到这阵子忙过了,小侯陪我去。”

侯卫东道:“随时听黄书记招呼。”

粟明俊见黄子堤很高兴的样子,便知此事基本成了,他介绍道:“这是杨柳,益杨新管会的办公室主任,与小侯一批公招的大学生,笔头子功夫很不错,综合协调能力很强。”他当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多年,察人的本领还是不错的,从杨柳的气质、相貌与表情,他推断出杨柳的性格特点,和真实情况相差不多。

黄子堤对杨柳就很有些领导架子,慢条斯理、似笑非笑地道:“在市委工作,对人的素质要求很高,如果素质达不到,你会很感到日子难过。出于对组织负责,也对你本人负责,我得考考你,你找个安静的房间,将我们几个见面的事写一个简报,半个小时,够了吧?”

他这个题目,看似简单,却基本可以看出一个人的综合素质,一看文字功底;二看逻辑思维能力;三看提炼能力。这个提炼能力是市委很重要的一项能力,因为许多会都是正常工作会,市委秘书要从这些平凡琐事中找出发光点,这也是一种很重要的能力。

在新管会时,易中成闹情绪以后,大小文章一概不愿意承担。这一年来,新管会大小文章多是出自杨柳手笔,杨柳底子不错,又在工作中得到了切切实实锻炼,她对于黄子堤突然提出的考试,并不太慌张。

只用了十来分钟,杨柳便将“简报”写好,她拟定的简报题目是《加强科技工作,实施科技强县战略》,文中,多次提到“黄书记认为”、“黄书记指出”、“黄书记要求”、“黄书记强调”等字眼。

黄子堤将简报看了,道:“简报选题还算可以,文字功夫也行,但不算上乘之作,勉强及格。”

杨柳听到是这种评价,心里很紧张。

粟明俊与黄子堤很熟悉,对他的意思心领神会,道:“杨柳,到了市委机关,要多学习,努力提高自己的本领。”

“我一定加强学习,增强自身修为,提高自身素质。”这些话是经常写在半年总结以及年终总结的文字,被杨柳一本正经地说出来,惹得黄子堤、粟明俊与侯卫东都笑了起来。

吃完饭,粟明俊道:“黄书记,现在时间还早,安排点节目。”

黄子堤喜欢打麻将,这一点在沙州官场很多人都知道,但是绝大多数人都只是听闻,只有少数人有资格与黄子堤坐在一起打麻将的,听到粟明俊的提议,黄子堤点点头,道:“还是到财政局去打,那里环境好。”

来之前,侯卫东就给杨柳交代过,吃完饭肯定要打麻将,到时她就不必参加了。此时杨柳看到了侯卫东递来的眼色,便向黄子堤和粟明俊告辞。

到了财政宾馆。局长老孔已经楼下大厅等着,他个子偏矮,人又胖,但是很威严,旁边一个大个子很恭敬地坐在他的身边,等到黄子堤等人出现,老孔便如皮球一般跳了起来。

侯卫东见到在楼下迎接的老孔,心中一动,暗道:“上一次到财税宾馆打牌,黄子堤是秘书长,孔局长是在聚贤阁等着他,现在黄子堤当上了副书记,孔局长就到楼下大厅等待,这些人倒真是现实。”

侯卫东曾经跟着祝焱到过财政宾馆,老孔早就将他忘得一干二净了,听说是益杨县的科委主任,老孔还是热情地与他握了手,他是沙州财神爷,益杨县科委主任在其眼里实在算不上人物,只是此人是跟着黄子堤与粟明俊一起来,老孔便重视了几分。

侯卫东这次与黄子堤接触,一方面是要为杨柳办事,另一方面也是与沙州市上层人物增加感情,这一段时间的经历,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在岭西现行体制之下,官员是任命制,他必须得对任命他的上级负责,搞好与上级的关系对于官员的升迁是第一重要的。

在祝焱时代,侯卫东只是作为祝焱的随从出现在众人面前,这一次,他独立行使麻将权,与黄子堤、粟明俊、老孔等人同场竞技。他把握了一个原则,很少去和黄子堤的牌。

12点,财政宾馆顶楼上的麻将声这才散去。侯卫东输了五千多,粟明俊基本上保本,老孔惨败,黄子堤最后赢了一万六。

侯卫东与粟明俊一起回到新月楼,下了车,两人一边谈话一边走到中庭,粟明俊问道:“你在科委主任位置上,没有多大意思,要么到市委去,要么到茂云去,必须早下决心。你现在二十七八,一晃就满三十了,如果到了三十来岁还弄不了副县职,以后发展也就慢了。”

侯卫东刻意保持低调,道:“粟部对我要求太高,能干到县职也就满意。”

粟明俊摇头道:“你条件好,起步也早,应该趁年轻向上再冲一冲,只要抓住了机遇,别说副县职,就算市级干部也有希望,关键是看你自己的想法。”

送走了粟明俊,琢磨起自己的事情,侯卫东在床上翻来想去,居然有些失眠。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