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章 没有闲职,只有闲人 拿下农业科研基地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侯卫东咬定青山不放松,下定决心要将农业科研基地项目拿下来,他从上青林弄了二十八只风干野山鸡,亲自给市科委送了过去。

市科委一正四副,二级班子七人,送了尹明四只风干野山鸡,其他都是每人两只,侯卫东特意为那个漂亮小姑娘准备了两只,那一天吃饭,他总觉得尹明与那个漂亮小姑娘关系很不一般。

将礼物交给了科委办公室主任,侯卫东上楼去向尹明汇报工作,刚走到楼梯口,听到楼道上传来熟悉的声音。

“尹主任,您请回,今天晚上不见不散。”

这是益杨原副书记赵林的声音,侯卫东当过益杨县委办副主任,对赵林的声音记忆很深。果然,他刚走上楼道,见到赵林正在与尹明握手告别,任林渡手里提着一个黑色手包,含笑站在赵林身后。在任林渡身旁还站着一个瘦瘦的眼镜,与周永泰在气质上极为神似,应该是吴海县的科委主任。

任林渡比起以前沉稳了许多,见到了侯卫东,眨了眨眼睛,轻轻点点头,算是打招呼。跟在领导身边,虽然好处不少,但是有得必有失,领导身边人在某种程度是失去了部分人身自由。侯卫东对此深有体会,也只是用眼神与任林渡打了招呼。

赵林带着吴海县科委主任到市科委,正是为了农业科技基地而来,吴海县与益杨县是处于一个档次的城市。但是在这几年的发展中,由于地理位置稍逊于益杨,以及领导决策诸多失误,其发展速度明显低于益杨。

赵林到益杨任县委书记以后,提出了“超越”战略,口号提出来容易,喊起来也响亮,落到实处却是极难。社会发展有其客观性,一步落后,步步落后,追上来谈何容易。再加上吴海县经济技术开发区前期工作力度不够,操作不规范,被省政府下文取缔。缺少了开发区这个火车头,吴海县招商工作极为艰难。

赵林到了吴海以后,费尽周折,没有招到一个规模以上的企业。

正因为此,赵林听到县科委主任汇报市科委有农业科研基地项目之时,亲自出马,带着委办副主任任林渡与科委主任老杜,一起来市科委跑项目。

见到侯卫东,赵林自然明白其意图,他是祝焱的助手与好友,一直是侯卫东上级,见面自然很是从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小侯,吴海是你的家乡,这个项目你就别争了,为家乡做贡献。”

侯卫东对老领导赵林很是尊敬,如果是一般事情,赵林发了话,他亦就执行了。只是此项目已经上报给了县政府,不是他个人所能决定,就如实道:“赵书记,杨县长对这个项目也很重视,这事我做不了主。”

赵林没有继续说这个话题,他和蔼地道:“吴海县开发区已重新获得批准,目前正在筹备,小侯在新管会工作得不错,有没有兴趣到回家乡工作,把开发区工作抓起来?”

赵林调到吴海之后,经过努力,吴海经济技术开发区重新获得批准,听说侯卫东调到了科委,他心里便有了挖墙脚的想法,今天与侯卫东见了面,顺口提了出来。

侯卫东心里动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在心里否决了赵林的建议,祝焱此时已是茂云地委副书记,跟着祝焱,自己发展肯定要快一些,而跟着赵林只是重复过去。他含糊地道:“谢谢赵书记,调动的事情还要与家里人商量,老婆在沙州,她一门心思要我回沙州。”

尹明在一旁笑而不语,这个项目究竟花落谁家,他现在颇有些为难。吴海县是县委书记亲自出马,临津县的陈县长打电话说要过来拜访。市科委从来没有这样受人重视,他感觉良好。

送走了赵林,尹明对侯卫东道:“吴海赵书记很器重你,其实你能到吴海开发区主持工作,蛮不错,比当科委主任要强。”此时他对侯卫东已是刮目相看,粟明俊、黄子堤、赵林等人都是实权派,却和侯卫东关系都不错,这个小伙子肯定前途无量,说话间就亲热了许多,把市科委主任的架子收了大半。

侯卫东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跟着尹明到了他办公室,道:“尹主任,我这次来就是汇报益杨县对项目的初步意见。”

听完汇报,尹明道:“既然益杨县委、县政府如此重视此项工作,市科委一定会认真考虑的。”话虽然如此说,市科委主任尹明在心里想道:“益杨县既然重视,县领导为何一个也不来,我看吴海县才是真正重视。”

离开了市科委,侯卫东暗道:“赵林亲自出马,看来这个项目有些玄了。”

他心里装着项目,没有在沙州停留,直接回益杨。到了益杨县政府已是下午,又马不停蹄地直奔三楼去找县长杨森林。

一般情况之下,找县长汇报工作必须要经过府办工作人员通报,但是侯卫东身份不同,他与府办秘书打了招呼,得知杨森林在办公室,便直接敲门。

开门的是府办主任刘坤,出门见是侯卫东,脸上没有多少表情,公事公办地问道:“找杨县长有事情?”

侯卫东道:“我有急事向杨县长汇报。”

刘坤表情不变,道:“杨县长正在与重要客人谈事情,我建议你明天来,今天恐怕没有时间。”在益杨,要论对侯卫东的了解,他至少能排到前几名,他不愿意侯卫东与杨森林接触过多,这就如老虎天生对侵入自己领地的对手怀着警惕。

侯卫东转身回到科委办公室,想到了刘坤正儿八经的面孔,骂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当了府办主任,哪里用得着这道貌岸然。”

等到下午5点,侯卫东决定不再去敲门,直接给杨森林打了手机,在电话里简要汇报在市科委了解到的情况。

杨森林很重视农业科研基地的事情,作为农业大县,县里设置一个农业科研基地,对于全县农业发展极有好处。而且,这个项目仅是建设投资就有两千多万,以后每年也有科研经费。沙州几个县都对资金极度饥渴,如沙漠中缺水之人很难拒绝一瓶矿泉水,这种好事绝对不能轻易放过。

听说赵林书记为了项目亲自出马,杨森林道:“你把相关材料拿到我办公室来,我再看一看。”

这一次到市科委,侯卫东扔给了市科委办公室主任一条娇子烟,两人关系顿时拉近许多。侯卫东弄到一套农业研究基地的详细材料,回到益杨,他立刻将材料复印好几份,将相关文件收集在一起,由小宁主任在档案袋上写了“农业科研基地项目相关资料”,这份材料就变得有模有样。

侯卫东拿着档案袋到了三楼,高宁副县长也正从办公室出来,他见到侯卫东,问道:“项目情况进展如何?”

“我才到市科委去了一趟,如今几个县都在争取这个项目。”

高宁与侯卫东进来之时,府办主任刘坤也在办公室内,他为高、侯两人倒上茶水,拿着本子坐在一旁。

杨森林看完材料,道:“老高,你是分管领导,既然有了项目,一定要主动与科委衔接,不能做在办公室里指挥,光靠科委的力量,弄不下来这么大的项目。”他口气中就带着些批评的意味。

正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杨森林与高宁都是从沙州下来的,两人在市里职级一样,如今杨森林是县长,他是副县长,成为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

被杨森林批评了几句,高宁就对侯卫东有了小小看法,侯卫东从沙州市科委回来,事先没有给自己报告情况,而是直接找杨森林汇报,这就是典型的越级汇报,而越级汇报是岭西官场中很忌讳的事情,虽然这种做法很普遍。

高宁道:“我明天就去市科委,与尹明主任具体谈,只是,这个项目常委会还没有研究,土地问题我不好表态。”

杨森林想了想,道:“明天一早我和你还有侯卫东,一起到市科委,这个项目如今是热包子,手脚稍稍慢一些,就会被其他人抢去,马书记还有些时间才回来,我们不能再等。”

马有财当过多年的行政主官,当上书记以后,还是习惯于政府那套作法,事情管得极细,杨森林是个急性子,也不会轻易服软,已对马有财的做法颇为不满,只是他在益杨势力单薄,只能忍着。这一次,他想借基地之事发出自己的声音。

杨森林如今是益杨县长,他决定争取市科委的农业科研基地项目,力度又有不同,他先给沙州市政府秘书长蒙厚石打了电话,以县长名义正式汇报了益杨县政府的想法。

他是蒙厚石的侄子,平时多是麻烦其解决个人问题,这一次是利用私人关系解决公事。

蒙厚石是市政府资深秘书长,他在基层工作之时,现在的省委副书记朱建国也在基层奋斗。等到朱建国大权在握之时,蒙厚石年龄已经偏大,志气消磨殆尽,只想在市政府秘书长位置上等着退休。

由于有了朱建国这层关系,沙州市政府一直都用他作秘书长。

蒙厚石在市政府的地位很超然,说话在某种程度来说比某些副市长还有分量,市科委这点事情,对于他来说就是小事一桩,脑筋一转,计上心来,道:“你以县政府的名义打个报告,要求建一个农产品科研机构,我来签字,建议将科委的项目放到益杨县。”

“高市长很快就回来,她是才上任不久的副市长,与下面关系都一般,我估计她还不知道此事,你们动作快一点,趁着其他县没有当面汇报的时候,就把事情解决了。”当秘书长多年,他对市政府的事情门儿清,轻重缓急把握得很好。

得到了蒙厚石肯定的回答,杨森林心里踏实了。他带着高宁和侯卫东一起前往科委拜访尹明,提出将新管会土地以五万元一亩的土地作价给农业科研基地,一百亩土地就是五百万元,这个价格低于商业用地。

这个承诺已经违反了益杨县常委会重大事项相关制度,杨森林一方面是为了争取项目,另一方面也是有意借机挑战马有财的权威,试一试他的反应,打开一个缺口。

7月28日,侯卫东正在办公室看报纸,接到了尹明电话,尹明高兴地道:“小侯主任,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市政府已经同意将农业科研基地落户益杨,为了此事,我可是得罪了吴海等县领导。”

当侯卫东喜滋滋地将这个消息报告给县长杨森林之时,杨森林很平静,道:“我知道这事了,项目落户以后,科委要负责协调,将农业科研基地建好。”

农业科研项目一事,杨森林两天前就知道了,益杨县请求建科研基地的报告上报到市政府以后,秘书长蒙厚石在第一时间拿到这份文件,他在上面签到:“我市是农业大市,应该配置农业科研机构,益杨县条件最为成熟,建议将科委的农业科研基地项目落户在益杨,益杨就不必单独再建机构。请高榕副市长阅示。”

分管科技工作的副市长高榕是刚满四十的女同志,她原本是省政府副处长,在沙州市政府换届之时,按照省委要求,需要在班子里配备一名有大学文凭、年龄在四十岁左右的女同志。省委组织部依葫芦画瓢,先把正处级女干部中排了名单,居然没有一个符合条件,随后放宽条件,副处级女领导中只有高榕符合条件。

沙州市委就将高榕材料上报给了省委,省委拿到高榕档案,发现高榕还是民盟党员,省委副书记朱建国当即表态,这个女同志条件很好,纳入重点培养计划。

天上落下了馅饼,高榕稀里糊涂地当上了沙州市副市长。她当上副市长的原因传出来以后,让许多雄心勃勃的正处级男性领导哭笑不得。

高榕从欧洲回来,刚到办公室,政府办的小梁就将这份文件送了回来,她出去了一个多月,只知道科委有项目,并不知道具体情况,见到蒙厚石的意见,便打电话询问科委主任尹明。

尹明回答得很原则:“沙州四个县都符合条件,各有优势。”

高榕看着蒙厚石的意见,问道:“益杨如何?”

为了这个项目,四个县的头脑都先后与科委接触,这让尹明好生为难,此时听高榕特意提起益杨,他揣测高榕有意让项目落户益杨,道:“益杨经济交通便利,经济相对好一些,又搞过铜杆茹企业,是四个县中最理想的。”

高榕听到尹明如此说,在文件上签字:“科委农业科研基地项目布置于益杨,符合实际情况,建议由科委与益杨县共同提一个方案,报市政府研究后实施,请刘市长阅示。”

对于沙州市长刘兵来说,农业研究基地是小事,他见高榕签了字,随手写了龙飞凤舞的两个字:“同意。”

县委书记马有财是国庆节以后才回到益杨县,此时杨森林快刀斩乱麻,已将农业科研基地定了下来,基地定点于新管会内,占地一百亩,每亩五万元。对于此事,马有财心有不快,只是杨森林手里有市长刘兵签字的尚方宝剑,他默认了这个结果。

在随后的一次常委会上,马有财专门强调纪律:“常委会重大事项议事制度,是铁的纪律,任何人任何事都要按照这个制度办事,否则就是对民主集中制的践踏,是对常委会领导集体的否定。”

这个帽子很大,杨森林在鼻子里哼了一声。

经过了与祝焱的博弈,马有财斗争艺术得到了极大提升,他并不想与杨森林闹出矛盾,但是和平共处的前提是自己要树立充分的威信。立威,是为了妥协。

杨森林锐气仍盛,他暂时还没有摸到马有财的真实想法。

农业科研基地项目是岭西农业科技改造的子项目,中央财政专项经费为主体,地方配套百分之三十。在侯卫东的多次汇报之下,益杨县采纳了侯卫东方案,由侯卫东与市科委协商,在农业科研基地内单独设立一个益杨野生菌研究所,直属于益杨县科委,算是这个项目对县科委的直接回报。

侯卫东最真实的想法是借着益杨野生菌研究所这个项目,将科委电脑以及老古董家具全部换掉。办公条件好了,经济宽松了,科委同志才会有自豪感和荣誉感,没有一定物质条件,思想工作必然是白费劲。

项目开工建设以后,侯卫东让副主任周永泰作为益杨科委的甲方代表,负责协调、监督工程,侯卫东则当起甩手掌柜,不去沾手这些麻烦事。

科委日常工作琐碎,多是日常性事务,侯卫东每天上午只花半个小时就将事情办完。以前在县委办和新管会之时,他很少到石场去,这时他拥有大把大把的时间,他经常开着皮卡车到石场和火佛煤矿,既照看了企业,又在广阔的大自然中享受生活。

如果不能在官场上有所作为,就在商海中一展身手,这是侯卫东调到县科委以后的两手准备。

这几年基建项目很多,石场一直不愁生意,狗背弯石场、芬刚石场以及下青林条石场,已经成为他稳定的利润来源。几年下来,石场的管理人员以及工人都成了熟练工,侯卫东只需看一看炸药用量和电费,就大体上算得出每月的营业额,相差极小。

而新购买的火佛煤矿的经费则困难重重,国内行情长期不振,销售困难,料场的煤炭堆积如山。一些用煤大户总是拖欠着煤款,如果不是三个石场不断输血,这火佛煤矿根本无法维持。

8月15日,侯卫东开着蓝鸟车到了岭西,岭西火电集团下辖好两个火电厂,其中一个就在茂云。火佛煤矿距离茂云火电厂不远,侯卫东接手火佛煤矿以来,就开始给茂云火电厂送煤,数月过去,火电厂一分钱未结,何红富数次去找火电厂,对方总是推托经济紧张,不肯支付煤款。

眼见着石场的钱投到煤矿就如石沉大海,侯卫东这才明白周强为什么急于将煤矿出手:“虽然前途是光明的,但是道路太曲折,恐怕没有等到光明前途到来,火佛煤矿已经垮掉了。”

这就是理论与现实的差距,也是办公室拍脑袋与真实情况的差距。

见到火佛马上就要停产,侯卫东心急了,把认识的人回想了一遍,料想到财政厅应该与火电集团有些关系。

这两年过春节,侯卫东都在祝老爷子家里遇到蒋玉楼,从每年都到春节给老领导拜年这一点来看,蒋玉楼应该是重情义之人,他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打了电话。

侯卫东的判断大体上准确,蒋玉楼稍为犹豫,答应了此事。

岭西火电集团是国有企业,借助省财政厅的时候很多,火电集团李总接到了蒋厅长电话,爽快地道:“蒋厅长开口,还有什么话说,我马上叫茂云电厂付款。”

一个小时以后,火佛煤矿接到了茂云火电厂通知:“可以付款了。”

拿到货款,侯卫东立刻松了一口气,有钱就可以付工资,就可以安置必需的设施。他办矿的原则是不赚黑心钱和血泪钱,所谓黑心钱就是克扣工人工资,血泪钱就是克扣安全投入而导致人员伤残。在青林镇开办石场数年,只有芬刚石场和狗背弯石场安全条例最多,也只有这两个石场没有死人。

解了燃眉之急,侯卫东便考虑如何感谢蒋玉楼,一方面,知恩图报是传统,这次不感谢就没有下一次,另一方面,能与蒋玉楼这种财神爷成为真正的朋友,将受益无穷。

他开着蓝鸟车到了岭西。

在金星大酒店住下来,侯卫东给蒋玉楼打了电话:“我是益杨小侯,感谢蒋厅长,火电厂已经将煤款全部拨了。”

蒋玉楼正关上门看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内部材料,道:“是吗?我和火电集团李总也是多年老朋友,他这点面子是要给的,还有事吗?”

侯卫东道:“蒋厅长,这件事情您来说就是小事一桩,对于火佛煤矿却是生死攸关的大事,我代表火佛烧矿一百七十五位员工,真心感谢蒋厅长。今天晚上有空没有,我想请蒋厅长吃顿便饭,当面表示感谢。”他原本想说“请赏脸一起吃个饭”,又觉得如此说法太卑微了,反而让人瞧不起,就换了寻常一些的语句。

蒋玉楼道:“不用这么客气,我今天很忙,晚饭就不必了。”

侯卫东只是益杨县的中层干部,正科级,进不了蒋副厅长的视线,他这次帮忙纯粹是看在祝家两代人的面子。作为财政厅的副厅长,有无数的人排队请他吃饭,他实在没有兴趣和侯卫东一起吃晚饭。

第一次没有请动蒋玉楼,侯卫东没有气馁。任何人都是有弱点,只要投其所好,对症下药,一般就能攻下难关。只是,侯卫东与蒋副厅长接触很少,不知道他的弱点。

他在酒店里给李晶打了电话:“我在岭西,刚到。”

李晶道:“我现在在成都,下午5点的飞机回岭西,你在家里等我。”她加了一句,“到了岭西,你就别住金星大酒店,酒店虽然好,毕竟不是家。”

侯卫东手里有李晶的钥匙,不过,他宁愿住在酒店里,也不愿意一个人住在李晶家里,道:“你不用叫司机到机场来,我过来接你。”

李晶笑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有什么事情?”

侯卫东嘴巴硬,道:“不愿意我来接你,就算了。”

李晶嗔怪道:“给你开玩笑,还真生气了,你能来接我,我很高兴,破天荒啊。”

由于成都至岭西的飞机晚了点,李晶从机场出来已经是6点了,她拖着行李刚到大门,见到侯卫东站在门外挥手,她由衷感叹:“有人接的感觉真好!”

夕阳很美,从云层里射下来千万道光芒,让侯卫东脸上身上都泛起金黄色,略显黑色的面皮很是英俊,直直的鼻梁、短短头发,很有男子汉的味道。李晶紧紧地挽着他,心里格外温暖。

与侯卫东第一次疯狂之后,她就对那些肥肠满肚的男人失去了任何兴趣,甚至一想到白花花的肥肚皮就反胃呕吐。侯卫东就这样春风化雨般成为李晶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

在成都开了会,走到春熙路上,望着一对一对幸福的年轻人,她不由得想起了侯卫东。久经风雨,她原本以为对男人已经麻木,如今却对一位比自己还要小几岁的男人牵肠挂肚,这种感觉让她新奇而幸福。

“难道,这是爱情吗?”李晶禁不住追问自己,在爱情影视和小说铺天盖地的时候,爱情反而成了奢侈品。

爱情,是属于少女时代的梦想,初中之时,早熟的李晶时常捧着琼瑶的小说,第一本琼瑶小说是《一帘幽梦》,当时她看得如醉如痴,至今仍然记得泪水从脸颊滑下来湿润之感。

同桌是一位个子高大的男生,他和李晶有着相同的爱好,李晶看琼瑶,他看金庸。两人互相将对方看成故事中的主人公,在不懂爱情的时候假装拥有爱情。下晚自习时还趁着夜色拉了手,有一次还在街角第一次接吻,除了涂了满嘴口水以外,没有给李晶留下美好印象。

初中毕业,短暂的爱情被一阵微风吹走。李晶阴差阳错考上了中专,那位男生转学去了另一个城市,两人甚至没有道别就分手了,这就是李晶第一次爱情,淡淡的,有时回想此事,恍若隔世。

中专毕业以后,她辗转来到沙投司,当失身于已要到退休年龄的老总之时,她蒙着被子痛哭一场,爱情这两个字便从她的人生字典里飞走了。没有想到,十年以后,李晶再次想到了“爱情”这两个字,只是她心里有着百般滋味,再不复当年懵懂之时的清纯。

侯卫东专心开着车,见李晶突然不说话了,道:“怎么不说话了?如果想睡觉就眯一会儿。”

李晶“嗯”了一声,便真的眯上眼睛了,成都之行,她真的很累,靠在软软的真皮椅子上,睡着了。等睁开眼睛,车进了小区,稳稳地停在了楼底下。

回到家,侯卫东将火佛煤矿的前后事情给李晶说了,李晶此时已靠在了侯卫东怀中,道:“如今煤炭行情不好,很多老板亏惨了,你怎么还敢买煤矿?”

侯卫东道:“国务院正在关停小煤窑,关闭以后,行情肯定要转好,只是这个过程让人发狂。这一次如果蒋副厅长不打电话,火佛煤矿就要出问题了,我原本想约他吃晚饭,被他拒绝了。这一次他肯帮我,是看在祝焱面子上,下一次就说不清楚了。”

李晶明白他的意思,道:“你的想法很对路,不管是生意还是官员都要建立自己的圈子,圈子都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依我的经验,要将领导干部拖下水,不外金钱和美女两种,这是最简单、最庸俗也最有效的办法,如果这两种办法都不行,就寻找他特殊爱好需求,人无完人,总有弱点,在这个社会上要想洁身自好,很难。”

“道理我明白,具体如何操作?”

“我明天帮你打听。”

第二天是星期一,侯卫东给周永泰打了电话,给自己放了假。

山中无老虎,猴子充霸王。侯卫东不到办公室,科委同志就松了下来,有上班溜出去买菜的,也有提前下班的,反正在工作上也没有什么具体任务,一把手不在家,周永泰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李晶没有去上班,打了两个电话,很快就将蒋玉楼的情况摸了出来。

蒋玉楼没有别的爱好,就是喜欢围棋,业余三段水平,在岭西政府系统小有名气。

侯卫东跑遍了岭西,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买到一副古色古香的围棋,这是在岭西能够淘到的最好的围棋之一,价格自然不菲。

下一章:
上一章:

3 条评论 发表在“第二章 没有闲职,只有闲人 拿下农业科研基地”上

  1. Adnan说道:

    Your post is a timely cotrbitunion to the debate

  2. Taha说道:

    Super jazzed about getting that kn-owhow.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