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章 领导不说的,自然就别问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沙州召开春节前的最后一次常委会。

在原有议题将要结束时,刘兵突然道:”市政府原本应该配置两名副秘书长,从去年柳副秘书长调走以后,一直缺额。市政府工作任务很重,特别是要建新烟厂,诸事繁多,我建议在今天的会上将副秘书长人选确定下来。

为了保证常委会的严肃性,沙州市委在近年来多次出台文件,对常委会召开程序进行了严格的规定,只要事先没有纳入常委会的议题,一般不会在常委会上讨论研究,而市政府副秘书长人选并没有纳入常委会议题。

侯卫东听到刘兵提出了一个未列入议题表的议题,有些惊讶,抬头看着刘兵,又看了一眼周昌全。

巿政府秘书长蒙厚石列席了常委会,他同样感到意外,暗道:”这事要糟,刘兵心急了。

周昌全眼光不经意地看了黄子堤一眼,黄子堤微微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知情。

“市政府丁作繁忙,是应该配备一位副秘书长,春节过后,常委会将专门研究一次人事工作,把副秘书长一并纳人来研究。周昌全并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再次采用了拖字诀。

刘兵继续道:”茂东烟厂梁小鹏要求的时间很紧,我的想法是让益杨县杨森林同志出任市政府副秘书长,专门负责茂东烟厂项目。他原本就是从市委办公室出来的,熟悉工作,又有实际工作经验,是最合适的人选。

周昌全脑袋里转了好几个念头,道:”这事还得请组织部门全面考察,提出最合适的人选。他对组织部长赵东道,”赵部长,刘市长的意见很好,组织部门抓紧时间在全市范围内选,选人,争取在舂节后的第一次常委会上提出来。

作为沙州市一把手,周昌全对手下重要干部的背景就比刘兵要清楚得多,在益杨县委书记人选问题上,他特意向省委副书记朱建国作了一次汇报。当时恰有告状信事件,为了平衡,他提出了马有财任县委书记、杨森林任县长的折中方案,朱建国对此并无异议。

前一阵子,他又到省委去向副书记朱建国汇报工作,江副秘书长似轻若重地提到了杨森林,他已经在考虑如何使用杨森林。可是,由刘兵提出使用杨森林,他就有意放一放,并不当场答复。

他打定主意,即使要使用杨森林,也得由组织部门按程序提出。

这个结果也在刘兵预料之中,他两条浓眉纠结着,不动声色地道:”杨森林是市政府副秘书长的合适人选,由他来抓茂东烟厂的引进工作,将提髙成功率,我建议组织部门认真考虑。

此言一出,常委会顿时安静起來。

周昌全也不解释,道:”今天所有预定议题全部结朿,散会。说完,站起身就朝外走。

在市长办公室,市长刘兵自嘲地对荥厚石道:”你看看现在这事,我可能是沙州历史上最窝囊的市长,政府想配备一个市政府副秘书长,也是力所不逮。

蒙厚石道:”杨森林足现职县长,常委会很慎重。

刘兵大声道:”这就是一手遮天,杨森林只是担任副秘书长,并不需要通过省委组织部,怎么就不能动?我瞧不出有多大的难度。他推心置腹地道:”老蒙,你的年龄也老大不小了,退下去就是这―两年的事情,我瞧上了杨森林,让他到巿政府,先熟悉工作,下一步接你的班。

蒙厚石将杨森林弄到市政府,也正是存了这样的心思,他万万没有想到刘兵会突然提出此事,将自己的计划打乱。他想了想,道:”我估计组织部门仍然会将杨森林作为副秘书长的候选人。

刘兵在常委会上突然提出这事,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并非冒失。他道:”这事就说不清楚了。我没有想到事情会有这么复杂,如果有空,我们赶到岭西去,要当面向江副秘书长解释。他一边说一边就拿出一本省委机关通讯录,递给了蒙厚石。

蒙厚石暗道:”刘兵这是什么意思?他没有接过通讯录,拿出手机,道:”我手机里存有号码。

刘兵盯着蒙厚石,督促着他与江副秘书长联系。

在沙州,周昌全就如乔木,根深叶茂,刘兵就如灌木,始终在乔木的覆盖之下,他想借助外力与周昌全较量。

这一次,如果周吕全屈服于省委江副秘书长压力,刘兵也就将周昌全的权威撕开一个口子,如果周昌全顶住了江副秘书长,则周昌全就多了一个敌人,而他就多了一位盟友。

蒙厚石作为市政府老资格的秘书长,他对周昌全过于抓权也有看法,他基本锗到了刘兵的用意,稍有犹豫,还是当场给江副秘书长打了电话。

江副秘书长爽快地道:”我4点有会,4点之前有时间。

听到肯定答复,刘兵脸上露出一丝微笑,道:”事不宜迟,我们11点准时出发,到岭西请秘书长吃午饭。

回到了办公室,蒙厚石又给江副秘书长打了电话,说清了原娄。江副秘书长是朱建国嫡系,朱建国不便出面之事都由他处理。上一次,杨森林想当益杨县委书记,当时宋建国认为杨森林并不成熟,想让他多磨一磨,也就完全放手,笑看其宦海沉浮。这一次,朱建国有意让杨森林接老萦的班,江副秘书长就要主动干预此事。

在电话里,蒙厚石道:”刘市长性子太急了,他今天就在常委会上把这事捅了出来,反而不好办了。

江副秘书长道:”事情经过清楚了,老蒙,如何看待此事?

蒙厚石尽量客观地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刘兵对于市政府副秘书长人选上应该有发言权,周书记优点很多,就是在用人上管得太紧,有时候应该松一松,否则政府很难开展工作。

江副秘书长对此事未作评价,话锋一转,道:”老蒙,你也别留在沙州,朱书记与省人大宁主任关系不错,他与宁主任说好了,过了舂节就让你到省人大,好歹也得在厅级岗位上退休。省人大老同志多,待遇很不错。

蒙厚石早就知道此事,道:”在沙州惯了,到省里要重新认识人,麻烦。

中午12点,刘兵和蒙厚石来到岭西,他们找了一家海鲜店,宴请江副秘书长。由于是中午,江、刘、蒙三人只开了一瓶红酒。刘兵直奔主题:”益杨县经济社会发展等诸方面都领先于其他几个县,杨森林作为县长,功不可没,我想给他加些担子,让他出任市政府副秘书长。茂东烟厂有意在沙州建新厂,这事我准备让森林同志来负责。

江副秘书长说话滴水不漏,道:”政府工作千头万绪,都是具体的事情,副秘书长人选一定要找好。

刘兵道:”我回去后准备再次和周书记做一次沟通,争取得到他的同意。

江副秘书长举了酒杯,道:”红酒是碱性酒,对身体好。我们举杯,共同庆祝春节愉快。

午餐以后,江副秘书长回省委,蒙厚石回沙州。

刘兵家在岭西,直接回了家。躺在床上,他随手翻着省政府的机密通讯录,机密通讯录的人都是有级别的领导干部,认识的人虽多,知音荽荽可数。在这寥寥可数的知音中,用得上、靠得住的人就如恐龙一样珍贵。

他的目光停在省委办公厅副秘书长郑玉楼的名字上,在年初,郑玉楼已成为秘书长,老本子上郑玉楼仍是副秘书长。

这位郑玉楼,发迹前与刘兵在一起工作过,与刘兵关系还不错,平时也有来往。他接到刘兵电话,道:”老刘,你一人吗?既然一个人今天就听我安排,还有几位朋友,一起聚一聚,在金星大酒店,到时我派人等你。

等到晚上6点30分,刘兵特意挑了一件藏青色厚西服,提前到了金星大酒店。这间酒店是岭西最好的酒店之一,各地领导到岭西多喜欢在这里落脚,侯卫东是误打误撞来到了这个酒店,以后到岭西基本上住于此处。

到了顶楼餐厅,一个年轻人就迎了过来,道:”刘市长,您好,我是省委办公厅小张,秘书长让我在这里等您,请这边走。他一边走一边解释道,”我是沙州人,在电视里见过刘市长,上次刘市长到省政府开会,我曾为你们服务过。

刘兵客气地道:”春节回不回沙州?如果回来,跟我联系。

小张温和地笑道:”哪里敢打扰刘市长。

进了包间,郑玉楼已经到了。刘兵上前握手,笑道:”让秘书长等我,汗颜啊。

郑玉楼笑道:”今天下午就在这里开座谈会,5点才散会,我直接就过来了。又道,”老刘,当了市长怎么见外了,你是地方大员,说话管用。我在局外人眼里是领导,其实在省直机关也就是打杂的干部。

组织部丁原、财政厅老蒋先后到了。

到了7点,祝焱赶了过来,进门以后就道:”实在抱歉,让各位领导久等,我自罚三杯。

见到了沙州市长刘兵,祝焱稍稍愣了愣,不过转瞬间脸上表情就恢复如常,热情地道:”刘市长,你是老领导,今天晚上借秘书长的酒我要多敬你两杯。

今天这个聚会,目的是为了祝贺郑玉楼由副秘书长升职为秘书长,虽然正、副之职只有半步之差,而且暂时还没有成为省委常委,但是跨越的难度绝不亚于国足冲出亚洲。郑玉楼成功地冲出了重围,自然值得祝贺。

坐定以后,祝焱道:”等一会儿还有一位小朋友要从沙州过来,大家都认识,侯卫东。

这三年来,每年舂节侯卫东都与这些领导见面,郑玉楼道:”今天到场之人就厲小侯酒量最好,去年他至少喝了两斤左右,居然没事,真是海量。他开起了祝焱的玩笑,道,”我现在就在琢磨着挖周昌全的墙脚,将小侯调到省政府办公厅。你没有将他弄到茂云去,绝对是决策失误,这种酒场髙手,到哪里都是宝贝。

几天前,侯卫东就知道周昌全家里在今天团年。周昌全父亲已经过世,母亲平时住在周昌全二弟家中,每年春节,他们四兄妹都要在二弟家团年。这一天司机和秘书统统放回家,他要亲自下厨,为母亲做饭,尽儿子的孝心。

侯卫东想趁着难得的时间,到茂云去给祝焱拜年,上午接到祝焱电话,让他到岭西一起为郑玉楼庆祝。谁知临时有些事情,周昌全接近6点才回家。

将周吕全送回家以后,侯卫东在高速路上狂奔,7点10分到了金星大洒店。侯卫东进门就道:”各位领导,我迟到了,自罚三杯。

他的话与祝焱如出一辙,众人觉得有趣,笑了起来。

侯卫东没有想到在这种私密场合会遇到市长刘兵.既然遇上,也就没有办法了,他职务最低,年龄最小,就默坐在一旁,听着领导们聊天,谈论着政坛逸事。

酒足饭饱,郑玉楼秘书长接了个电话,看样子义有应酬,大家也就散了。

司机王兵曾经是益杨驾校的教练,跟了祝焱以后,绕了几个弯子,现在已是干部身份。他见到侯卫东走了过来,俯过身将车门打开,道:”侯哥,好久不见你。

侯卫东点头道:”我们有大半年没有见面了。等到车辆启动,侯卫东问道:”祝书记,我们到哪里去?祝焱道:”这几天酒喝得太多,我哪里也不去,你跟我先回家,我有亊要跟你说。

一路上,侯卫东都在心底琢磨着祝焱到底会说什么事情:”难道^想让我到茂云去吗?到了郊区,侯卫东与祝老爷子等人打过招呼,就随着祝焱到了楼上。

“你帮我去办一件事。祝焱态度颇为严肃,”祝梅有可能在谈恋爱,我无意发现祝梅在网上川’快嘴小翠’的网名,与一个叫’风之子’的人有联系,用语不对劲儿。梅梅的情况特殊,我担心她被人骗了,网络上东西都足虛无缥缈的,怎么能让人放心。梅梅今年才十六岁,年齡太小,即使要考虑婚姻问题,也要等到二十岁以后。

祝焱说得很诚恳,为人父的关爱之情溢于言表。

“你回沙州以后,将’风之子’找出来,是什么情况弄得详细一些,看他们说话的内容,我总有不好的感觉。祝焱颇有些焦虑,道,”如果确实有这回事,我就要将祝梅带到茂云去,让她跟在我身边。我作为父亲,这几年也有失职,应该多抽时间来照顾她。

侯卫东没有在祝老爷子家里过夜,他原本想开车回家,小佳接二连三打电话,不准他酒后驾车,这才作罢。第二天5点,他就起了床,到金星大酒店吃了早餐,启程回沙州。

到了沙州,天还未放亮,街道上行人寥審,环卫工人凌晨普扫却已基本结束,早餐铺子的灯光亮着,热气腾腾。回到了新月楼,轻手轻脚地进了屋,空调开着,屋里温暖如舂,小佳犹在熟睡,侯卫东俯身亲了亲她红扑扑的脸颊。

小佳在睡梦中感受到了一阵清凉,睁开眼睛,她看了肴一旁的闹钟,从被窝里伸出手来,抱紧了侯卫东。胡须楂子尖硬且冷,让小佳很是心疼,她道:”你来回跑,太累了,赶紧休息,会儿。

“春节要跟着周书记去拜年,我担心腾不出时间。祝书记是老领导,礼节性的程序一定不能少。

小佳将手臂缩回了被窝,道:”你与祝书记这种关系,应该不必在乎繁文缛节。春节后再去拜年,别把自己弄得太累。

侯卫东将手伸进被窝里,怕冷着了她,就没有碰到她的身体,只是用被窝耿的温度来暖手。”任何内容都必须借助于形式.繁文缛节就是礼.是官场礼节必不可少的程序。祝书记虽然与我关系很好,但是他毕竞是领导又是长辈,我可不敢失了礼。

小佳道:”小时候最盼望过年,现在才理解什么叫做年关。如何过年,对于官场小人物来说,确实就是一个关口,年年如此,没有尽头,做官真是累。

侯卫东与小佳亲热了一会儿,就从床上起来。

他将电脑打开,细细查看了祝梅的留言,在最初一段时间祝梅基本上是每天发一段留言,而这段时间,留言量就稀疏很多,从这个现象来看,与祝焱所说也是相符的。

他一边留言一边就将此事给小佳说了。小佳不以为然,道:”祝梅有十六岁了,谈恋爱也很正常,何必大惊小怪。

侯卫东道:”这不一样,祝梅是聋哑人,祝书记当然更加关注,免得她受到伤害。

上班以后,侯卫东就委托侯卫国调査此事。侯卫国问道:”祝梅还在聋哑学校吗?

“祝书记调到茂云,过来看她不方便,祝梅现在已经到省里读书去了,在省聋哑学校读书,同时还到省美院旁听。

‘风之子’是沙州人?

‘风之子’说他是沙州人,开了一家电脑商店。侯卫国的观点与小佳颇为接近,他没有见过祝梅,很客观地道:”知道大概情况,应该很快就能查到。祝梅虽然是祝焱的女儿,毕竟是聋哑人,以后并不好找男朋友,如果这人条件还可以,也没有必要非得阻碍他们。

侯卫东从心里对祝梅很有些怜惜,道:”祝梅太小了,自幼又生活在封闭环境中,对人世间的险恶根本没有概念。

“祝梅是聋哑人,能找到什么好对象,有人肯娶就行了,我看这个小伙子还行。

“祝梅现在考虑婚姻问题太早了,不能因为有缺陷就可以降低择偶标准。侯卫东强调道,”祝梅虽然是聋哑人,可是人聪明,与人交流并没有障碍,家里条件又好,肯定能找到合适的对象。

交代完任务,过了一个多小时,侯卫东又给侯卫国打了电话过去,道:”大哥,查出来没有?侯卫国笑道:”老三,哪有这么快,我刚才正在开会,等一会儿就帮你办这事情,这事简单,你别着急。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侯卫国就回了电话,道:”我査到了’风之子’,是在东城区工商大楼旁边的电脑专卖店,店主叫做王析宇,技工学校毕业以后就开了一家店。那个小伙子还有些本事,毕业能够自己当老板,这店铺生意不错。

得到了准确消息,侯卫东正要给祝焱打电话,他的手机响了起来。祝焱声音很急:”祝梅给家里留了一张纸条,说是去见一位朋友,舂节前回来,我估计就是去见那个网友,你査到那人没有?

听到侯卫东汇报,祝焱松了一口气,道:”小侯,这事你办得及时,赶紧到店里去,看看祝梅在不在那里。

此时周昌全正在小会议室开会,侯卫东估摸着这个会还有一段时间,他一边给小佳和侯卫国打电话,一边飞也似的朝楼下跑去。

赶到东城区小店的时候,小店紧闭着,上面贴着一张纸条:”店主有事,休业一天,不便之处,请新老顾客见谅。

园林局距离这个小店很近,小佳接到电话,紧跟着也赶了过来。侯卫东想起来曾经在这个店里修过祝梅的电脑,在他的印象中,店主是一个技校毕业的矮个子年轻人,他恨恨地道:”靠,还’风之子’,就是一个武大郎。

侯卫国开着沙0牌照的警用便车赶了过来,车上跳下来好几个身强力壮的年轻警察。侯卫国手里拿着几张纸,这是从户籍档案中调出来的照片:”这就是王析宇。

侯卫东看了照片,道:”是他,我在他这里修过电脑。

侯卫国就对自己的几个手下道:”我们兵分三路,一路去查旅馆,看祝梅是否进行登记,一路去车站守候,一路去娱乐场所和公园,看能否找到人。

侯卫东补充道:”你们不认识祝梅,小佳你到聋哑学校去一趟,找杨校长,让他派几名可靠的老师,同大哥他们一起去找。

安排妥当,侯卫东就急急忙忙地赶回到市委,周昌全还在开会,他长舒了一口气,坐在办公桌前等着电话。

在办公室心神不定地坐了一会儿,侯卫东都在琢磨着祝梅的事情:”祝梅是聋哑人,同时也是生活在现代社会的女孩子,到了十六岁,有了自己的感情需要,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他给大哥接连打了电话,侯卫国当了多年刑警,这事在他眼里就是一件小事,轻松地道:”老三,你别着急,就是小年轻离家出走,我们经侦支队不务正业帮着你找人,能出什么事?

侯卫东肚里有火,道:”大哥,祝梅不是一般的孩子,她是聋哑人,如果出了什么事,怎么向祝书记交代?

祝焱心急火燎,电话一个接一个,道:”卫东,抓紧点,就是把沙州搜遍了,也得把祝梅找出来。这孩子从小得了那病,没有享过福,不能让她出意外。

祝焱在办公室脸青面黑,秘书来催了几次,他才勉强打起精神来到了常委会议室。今天是茂云撤地建市的第一次常委会,要研究人事方面的工作,作为分管组织的副书记,他今天必须到场。

进入常委会议室的时候,他黑着脸又给侯卫东打了电话:”有什么消息立刻给我打过来,我开了常委会就到沙州。

侯卫东接了柷焱的电话,又去催侯卫国。

侯卫国道:”别催了,我把东城派出所也动员起来了,所长罗金浩也是沙州学院法政系毕业的,他把所里民警都派出去了。如果祝梅到了沙州,绝对跑不掉,但是如果不在沙州,事情就不好办了。

小佳开着车,副驾驶位置上坐着聋哑学校小杨老师,两人将沙州的广场以及公园转遍了,一无所获。

“两个年轻人,谈恋爱会到什么地方去?,小佳拿到驾驶证以后,侯卫东的那辆蓝鸟车就由她在开。平时侯卫东上下班都坐马波的车,也没有时间来开车,小佳天天摸方向盘,车技进步挺快。

小杨老师道:”聋哑孩”?都挺自尊,按我的经验和对祝梅的了解,

她不苒欢人多的地方,最有可能到风景优美的地方。小佳道:”城里的公园都找完了,还有什么地方?两人都慢慢地想着,突然异口同声地道:”铁屏山。铁屏山就在城边,平均海拔一千米左右,是沙州近年来打造的新景点,山上有望城台、农家乐等设施,还开通了公共汽车,正是谈情说爱的好地方。

沿着盘山路而上,她们俩每个景点都没有放过,到了半山坡,迎面就见到一家挺大的农家乐,绿树成荫。进了山门,老板娘迎了过来,小佳很聪明地道:”我约了朋友,记不清哪一家了,一男一女。

此时是中午时分,义不是周末,生意并不好,老板娘对到来的客人记得很清楚,她想起派出所的电话,狐疑地看了小佳一眼,朝里面指了指,道:”有啊,就在里面,小女孩真漂亮,可惜是哑巴。又好奇地问道,”他们是什么人?这么多人在找。

小佳闻言是哑巴,心中一喜,道:”没事,我们是朋友。

这个农家山庄依山而建,最外面弄了一个平台,在能见度高的时候,在平台上可以俯瞰整个沙州城,只是现在天气冷,平台上除了一对年轻人就再也没有其他人。小佳跟着老板娘到了门口,她对老板娘道:”谢谢你,他们的账我来结。

等到老板娘离开后,小佳对女老师道:”我们要注意方法,给两人留点自尊。

她又迅速给侯卫东打了电话,侯卫东在电话里长舒了一口气,道:”小佳,今天你立了大功。

那个男孩子正在低头发着短信,听到有人在叫自己,抬头却见到广两名陌生女子。小佳道:”我是祝梅的姐姐,你坐着别动,我有话跟你说。那男孩子正是王析宇,他以”风之子”的网名与”快嘴小翠”联系了半年多时间,他数次邀请”快嘴小翠”见面,”快嘴小翠”都没有同意,在新春佳节来临之际,他又发出了邀请,祝梅终于同意了。

这半年来,王析宇并不知道快嘴小翠是聋哑人。祝梅数次想说,又没有勇气。爱情和白马王子对干一位十六岁的少女具有无于伦比的冲击力,尽管她是一位聋哑女孩。

王析宇在车站接到了祝梅,远远地见到围着白色围巾的祝梅,他只觉眼前一亮,现实生活中的”快嘴小翠”比网上照片更加清丽,一尘不染如古墓派的小龙女,对,就是小龙女。他觉得似曾相识,可是又想不起在什么时候见过祝梅。

“我真实名字叫祝梅,是聋哑人,哈哈,没吓着你吧?祝梅竭力让自己显得轻松一些,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卡片,紧盯着王析宇的脸。

看着王析宇,祝梅心中莫名地有些失望,第一个念头就是:”怎么这么矮?除了在聋哑学校的伙伴,她接触最多的就是父亲的同事以及爷爷的下厲,这些人都是成功人士,在社会上都有一定地位,神情、穿着、打扮都有品位,在祝梅心中,正常男人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王析宇虽然是自己亲密的网友,从照片看起来还不错,可是当看到真人时,她还是颇为失望,从衣着、气质、相貌来看,王析宇不是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至于心目中的白马王了是什么样子,她并不清晰,但是至少得有几分与父亲祝焱相似,或各就如侯卫东一样。她心里同时又很现实地想:”如果他能接受我是聋哑人的事实,我应该怎么办?

王析宇穿了西服,还在领带上别了一个领夹,头发吹成了流行的大背头,这样一打扮,自我感觉有些港台明虽的味道。他明白祝梅是聋哑人以后,被惊了一大跳,原本想掉头就走,可是看到了祝梅清胸’脱俗的容貌、文静的气质,又挪不开脚步。

他在纸上写道:”我们到铁屏山。祝梅点了点头。

两人坐出租车上了铁屏山。到了农家乐,两人坐下来笔谈,见面时的尴尬气氛才渐渐好转。

东城派出所,侯卫国坐在所长罗金浩的办公室里。罗金浩与侯卫东还有些渊源,他们同在沙州学院法政系,罗金浩担任自律纠察队队长,他毕业以后,侯卫东接任了纠察队长之职。此时,侯卫国过来求助,罗金浩顿时打起了十分精神。

罗金浩除了让手下出去找,又让驻段民警挨个儿给辖区内的酒店、餐馆打电话。

当打到了铁屏山的农家乐时,女老板道:”有一男一女,男的只有一米六左右,女的是个乖妹子,我不知道是不是聋哑人,行,我去看看。她又多了一句嘴,”这两人是做什么的,是不是坏人?

驻段民警没有回答他,道:”你去跟女的说两句话,看是不是聋子,整明白了给我打电话。等得知了里面是一个聋哑女孩子,侯卫国跳起来,道:”我这就赶过去。

罗金浩道:”我跟你一起去。

两人各开着一辆警用便车、一辆警车,风驰电掣地朝铁屏山开去,刚接近那个农家乐时,侯卫东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小杨老师手语很利落,与祝梅比画了一番。小佳在纸上写了一句:”我是侯卫东爱人,张小佳。

况梅这一次是为了爱情而离家出走,或者说是为了爱情背着监护人走出了家门,这次出走对于她的意义,甚至超过了爱情本身。她没有料到这么快就会被人找到,回敬了小佳一个无可奈何的微笑。

门外响起了急促的刹车声,侯卫国是便装,罗金浩身着警服,两位警官牛高马大、目光犀利地站在王析宇面前,把王析宇一下就弄懵了。他站起身来,望着罗金浩与侯卫国,结结巴巴地道:”我没有做坏事。

祝梅看着与侯卫东颇有几分相似的侯卫国,明白这肯定是父亲的安排,她有些无奈又有几分轻松地看着三个男人。

侯卫东赶到以后,在纸上写道:”祝梅,你这样做不对,让你爸爸这么担心。你除了是你自己,还是爸爸的女儿,这一点别忘记了。

祝梅低着头。

罗金浩拍着王析宇的肩膀,道:”我是东城区派出所罗金浩,你好好经营小店,别学着人家搞浪漫,那是有钱人的玩意儿。又道,”我管你们那个辖区,有什么事情尽管来找我。

祝梅乖乖地跟着小佳回到了新月楼,她的初恋在网上开花,却迅速在第一次见面中烟消云散。

中午,趁着周昌全午睡之际,侯卫东抽时间回了新月楼,原本想批评祝梅几句,可是见到祝梅一脸沮丧的样子,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侯卫东在纸上写道:”以后别乱跑了,大家都很着急。紧接着,又写了一条,”有什么事,先跟爸爸说,实在不行,你可以跟我联系。

祝焱紧张了许久,听到祝梅被接到新月楼,他这才彻底放松下来。在今天的常委会上,他借着不佳的心情,接连否定了两位局行一把手的任命。以往在人事任命上,他甚少发言,今天借着心里的邪火,将积累了多日的情绪发泄了出来。他到茂云时间亦不短,面对一团乱局,也需要发出自己独立的声音。

回想上午的常委会,祝焱还有儿分感谢自己的坏情绪,如果没有这个坏情绪,或许他还要忍一段时间。

给侯卫东打通电话时,祝焱已经心平气和,道:”回来就好,我有事,不过来了,王兵过来接。

两人聊了几句,祝焱如长者一般娓娓而谈:”周书记年龄也不小了,这一届过了应该要凋到省里,我听到风声他要到人大或是政协,你这两三年里要好好干,争取在换届时到县里去当领导。又道,”当秘书辛苦,你也别干得太久。

这番话倒是祝焱的真心话,秘书虽然是当官的捷径,可是毕竟只是捷径,不是终点。秘书并不是真正说话算数的官,说得严重些,就是狐假虎威的人物而已。侯卫东很久没有听到如此真诚的谈话,他郑重地道:”谢谢祝书记。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