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一章 当县委秘书第一天:双规公安局局长 讲话稿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侯卫东刚从祝焱办公室出来,遇到了县委办主任季海洋。

季海洋吩咐道:“吴海县党政代表团下午4点到,你给祝书记准备一篇讲话稿,主要讲益杨的发展情况,最后说两句客气话。”

“季主任,我准时交稿。”这是侯卫东当秘书以来的第一篇文章,心里没底,但是没有在县委办主任季海洋面前露怯,满口答应了下来。

回到办公室,他自言自语地道:“当了泥鳅,就不能怕泥巴糊眼睛,我必须写好稿子,否则就是绣花枕头,做任何事都会被认为是狐假虎威,在县委办同事面前抬不起头。”

经常在会上听到领导畅谈益杨的发展成果,可是提起笔,却觉得笔重千金,提笔写了好几个开头,都觉得不甚满意。正在苦思冥想时,任林渡满头大汗地回来,从背后的纸盒子里取出一瓶矿泉水,猛地灌了一大口,矿泉水就被喝下去大半瓶。他擦擦嘴,道:“侯大秘,构思什么大作?”

侯卫东嘴巴里发出“切”的声音,以表示对“侯大秘”这个称呼的不满,道:“吴海县党政代表团要来,我正在构思讲话稿,腹中空空,下不了笔。”

任林渡将抽屉里的一叠稿子拿了出来,道:“我们两人都是第一批公招生,现在你是祝书记的秘书,我是赵书记的秘书,这是县里一把手、三把手的秘书,炙手可热,县委办有些人嫉妒我们,暗中想看我们的笑话。”

“这是人的劣根性,我无所谓。”侯卫东成为祝焱秘书只有短短的十几天,当秘书以后一直跟着祝书记在外面忙,还没有跟县委办的同志们有深入接触,对任林渡所说的情况所知甚少,而且他参加工作以后,就一直处于质疑和排挤之中,对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很不以为然。

任林渡相当重视各种关系,道:“机关最讲究关系,人言可畏,我们两人都要重视,千万要小心。”他将这叠稿子递给侯卫东,道,“这是前任秘书平凡写的迎接铁州代表团的讲话稿。他考取了北大的研究生,是益杨县有名的大才子,你可以参照他的稿子。”

任林渡在县委办混得风生水起,而侯卫东只认识季海洋、刘涛等人,算得上县委办的孤家寡人,他对任林渡的社交本事发自内心佩服,道:“林渡兄,这真是雪中送炭。”

有了平凡的讲话稿,侯卫东心中就有数了,又找来一份近期用过的接待指南,上面印着益杨县的基本情况以及上半年的经济社会发展情况。经过剪刀和胶水的共同作用,很快将稿子弄完,又修改了一遍,觉得基本满意。

稿件完成,侯卫东对比自己与平凡的稿件,平凡一手漂亮的钢笔字,行云流水,而自己的钢笔字只能说是工整,两者差距挺大。

他到组织部综合干部科找到了郭兰,道:“郭科长,能不能帮帮忙,把我的稿子打一下?祝书记下午要用的稿子。”

郭兰见侯卫东主动请求帮助,心里挺高兴,道:“县委办有打字员,怎么来拉我的工?”她与侯卫东同在一个办公室的时候,作为没有多少领导力的副科长,她说话办事还一板一眼,现在侯卫东调到委办,有了距离,与其说话反而要轻松许多。

侯卫东道:“我这人不擅长交际,委办的人多数不认识,只有请老朋友来帮忙。”

郭兰拿过稿子,开始噼噼啪啪地打了起来,一边打字,一边道:“机关办公的趋势是无纸化,以后用电脑的时候越来越多,是基本技能,你必须要掌握。”

“我能用电脑,只是打字速度很慢。”

郭兰看着侯卫东的稿子,道:“我见过平凡的稿子,那一手字才漂亮,还有任林渡也会一手漂亮的柳书,你可要抓紧时间练练字。”

侯卫东自嘲地道:“我这字再练也只能是这个水平,以后还是学会电脑打字,这样就可以遮丑。”

郭兰双手如弹钢琴一般在键盘上灵动跳跃,口里道:“你的字也不是太差劲,只是委办秘书们的字一个比一个漂亮,你这字放在里面倒真的是很有特点。”

听了郭兰善意的调侃,侯卫东颇不好意思:“我的字已定型,再练也没用。任林渡字写得漂亮,他是出自于书法世家,从小练习才能有这种水平。”

郭兰淡淡地道:“办公自动化很快就来临了,字写得好,没有多大用处。”

稿子两页,打印得很规范。季海洋改动了几个字,道:“这打印稿看上去清爽许多,以后作一个规定,送到我这里的稿子全部打印出来,稿子看起来呆板一些,但胜在整洁清楚。”说这话的时候,季海洋在稿子上写道:“能用,修改后送祝书记。”

侯卫东见稿子没有多大问题,心里高兴,想着郭兰所说,建议道:“季常委,机关办公的趋势是无纸化,县委办是中枢机构,应该走到时代前列,多配几台电脑。”

季海洋放下笔,随口道:“这事已经纳入了议事日程,县委办准备给几位领导秘书都配一台电脑。这钱一时筹集不齐,如果能找到一家企业来赞助,那就最好不过。”

侯卫东灵机一动,暗道:“精工集团初创,名声还不响,能捐赠十台电脑给县委办,倒是一件拉近与益杨县委关系的好事。”他试探着道:“季常委,我认识精工集团的李总,看她能不能捐赠些电脑。上次企业家代表团到益杨考察,她也来了,坐在张木山旁边。”

“李晶,是不是那位很漂亮的女老总,和张木山坐在一起的?”

“就是那位。”

“这事办好了,我代表县委办请你吃饭。”

离开了季海洋办公室,侯卫东拿着改过的稿子回到了办公室。任林渡正趴在桌子上写稿子,见侯卫东回来,问道:“侯大秘,稿子通过没有?”

侯卫东道:“倒是通过了,只是季常委评价甚低,只有两个字——能用。”

“季常委是大笔杆子,秘书们给他送稿子都是战战兢兢,稿子被打回重写一遍两遍三遍是常有之事,给你一个能用的批语,算是不错了。”

修改的稿子要送到委办打字室,由打字室做成正规的文本,然后送到综合科再运转,这是一般的运转流程。侯卫东初到县委办,有意将所有流程都走一遍,就亲自将稿子送到了打字室。进打字室以后,他礼貌地道:“你好,我来打印稿子。”

打字员林燕是一个刚满二十岁的女孩子,就如高中生一样。她是县人大副主任的女儿,中专毕业以后被安排进了县委办,当了一年多打字员,如今是一肚子的意见,见人总是阴着脸,仿佛谁都欠了她的钱。

侯卫东到委办也就十几天时间,而且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县委办,林燕亦是刚休假回来,并不知道他是祝焱书记的秘书,白了一眼,道:“我正在给庄主任打稿子,没有空。”

侯卫东解释道:“我是祝书记新来的秘书侯卫东,稿子下午要用,季常委改过的。”

听说是祝书记的秘书,林燕阴着的脸总算有了些表情,道:“你就是侯卫东啊。”她马上发牢骚道,“整个县委办就一个打字员,材料堆得如山高,就算是资本家,也不能这样压榨剩余价值。”

见是打印稿,她道:“你这稿子是在哪儿打的?也没有改过几个字,何必拿给我来打?”

侯卫东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道:“这份文件是在组织部打的,现在打文件的人出去办事了。”

林燕见侯卫东始终彬彬有礼,有些不好意思,道:“给你一张A盘,去把材料拷过来,我来改吧。”

这时任林渡拿着稿子走了过来,进门就夸张地道:“小燕子,快点给我打稿子,下午急着要。”

林燕脸上顿时阳光灿烂,呸了一声:“任林渡,你别叫小燕子,听了肉麻。你说请我吃饭,请了半年,还没有见行动。你这稿子先放着,我要给庄主任和侯秘书打完了,才能给你打。”

侯卫东对任林渡是真心佩服,暗道:“任林渡也真有一套,无论走到哪里都有熟人,这长袖本事天生而成,我学不会。”

任林渡与林燕说笑了几句,道:“侯大秘的稿子祝书记下午要用,你先给他打出来,误了事我可吃罪不起。”

下午上班时间,侯卫东将稿子给祝焱送了过去。祝焱问了一句:“季常委看过没有?”听说季海洋改过,祝焱接了过来,放在桌旁。

回到自己办公室,侯卫东趁着无人,给李晶打了一个电话。

李晶的语气很是亲昵:“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有一件事想跟你商量。益杨县委办公室设施较差,最缺电脑,精工集团能否赞助十台电脑?”

李晶假意嗔道:“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李晶一会儿亲昵,一会儿嗔怪,没有将自己当外人,这让侯卫东心里感觉很舒服。他将自己的面具放下,心情轻松地道:“季常委今天跟我提到这事,我认为这是打响精工集团名气的机会,几万块钱就买通了县委的中枢机构,这比打广告要好得多。”

李晶想了一会儿,道:“这事也行,我只有一个要求,到时要搞一个捐赠仪式。”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