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章 不管谁来任职,都要做出成绩 适应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4月14日,这是祝焱赴岭西学习的日子,老柳到沙州学院接了侯卫东,然后驱车前往那个一成不变的灰色门洞。

在等红灯的时候,老柳突然道:”侯主任,祝书记很器重你。这一次祝焱到岭西学习,没有让办公室的人跟着,而直接让侯卫东跟随他,老柳跟了祝焱几年,自然看得出来祝焱对侯卫东的重视。

侯卫东笑了笑,没有解释。

两人眼睛都盯着灰色的粗壮门柱,过了一会儿,听到楼上响起了脚步声,侯卫东下车在门洞处等着。

蒋玉新难得地穿了休闲装,提着一个轮箱,跟在祝焱身后。一年来,侯卫东第一次看见蒋玉新送祝焱下楼,打过招呼,他接过了祝焱手包。老柳也下了车,接过轮箱,放进后备箱中。

蒋玉新伸手理了理祝焱的衣角,道:”到了岭西,给我打电话。顿了顿,又道,”昨晚你喝得烂醉,以后别这样喝了。你和小侯不一样,他年轻,睡一觉也就醒了,你要难受好几天,肝脏受损是一辈子的事。

祝焱略带歉意地道:”昨天情况不同,四大班子都来了,醉一场也难免。这一年在党校学习,酒就少喝了。

蒋玉新了解祝焱,道:”你们这一群人聚在党校,喝得更多。

奧迪车很平稳地在益杨街面上行驶肴,熟悉的街景扑面而来,又被扔在车后。祝焱在80年代也曾经当过文学青年,此情此景,让他不由得想起很久以前渎过的诗句:”我在这城市多年,如今才发现是如此陌生。车出城,满山的绿色让人神情为之一爽,祝焱心中点点感伤就如暴雨中的小火花,转瞬就被扑灭了。”卫东,药厂项目进展如何?

“进展不大,我还在和高旺泡蘑菇。章湘渝带了儿个人到广东去考察,来而不往非礼也,到他们厂里去,说不定有意外发现。

祝焱对于侯卫东的锐气很是满意,道:”益杨属于较封闭地区,在国内知名度不高,招商引资谈何容易,你要主动与企业家交朋友,企业家之间都是有联系的,抓住了一人,就留住了一串。想到益杨的复杂局面,他特意交代道,”你只管做事,其他事情少管,希望一年以后新管会能结出果实。

侯卫东道:”您送了十二字给我,老老实实做人,扎扎实实工作,这是我在新管会的工作原则。

祝焱到沙州去见市委领导的时候,侯卫东一直跟在身边,虽然他并不知道最关键的谈话内容,可是这段时间他琢磨了很久,还是认定祝焱应该得到了某种承诺。这个想法埋在他心底,从来没透露给其他人。

“小侯年纪轻轻就有这种悟性,这一点,平凡不如你。平凡是祝焱的前秘书,后来考取了北大研究生,在益杨县委很有名气,祝焱是第一次在侯卫东面前提起他。

侯卫东看过平凡写过的许多材料,不说内容,光是那一手漂亮的钢笔字,就让他自叹不如,于是谦虚道:”平凡可是北大研究生,我差得很远。

“你也别谦虚了,平凡和你比起来,学识强过你,人情练达却不如你。你们两个年轻人我都很满意,以后恐怕很难再找到像你们这样合适的秘书。

到了沙州以后,祝焱也并不急着去报到,老柳将车开进了聋哑学校。进了三楼画室,却没有见到女儿祝梅,一位年齡稍大的聋哑人认识祝焱,对宥他打了一串让人眼花缭乱的手语。祝焱回了几个手语,那个聋哑人便露出笑容,不停地点头。”走吧,祝梅在寝室里。

祝梅显然在聋哑学校受到了关照,她的寝室位于教师楼里,房间虽小,却有卫生间等基本设施。祝焱进门的时候,她正在电脑前忙活着。

祝焱轻轻拍了拍女儿的肩膀,祝梅吓了一跳,回头见是祝焱,卨兴地站起来,用手比画着,随后义拿起鼠标点了一阵,出來一个页面,是一个动画。

在风景如両的草地上,一个小女孩提着篮箧,一边跑一边唱:”爸爸,我是你的女儿梅悔,虽然我听不见你叫我的名字,我也不能说话,可是我就是你的乖女儿,我爱你,亲爱的爸爸。声音从电脑内置音响放出来,虽然有些幼稚,旋律并不优美,祝焱却如遭雷击,怔怔地看着动画画面。放了一遍以后,祝梅又放了一遍,放到第五遍,祝焱才让画面停了下来。

祝梅飞快地在电脑上打了一串字,道:”爸爸,这是老师帮我谱的曲子,好听吗?

她的笑容如草原上的花朵,纯净而甜美。

侯卫东很是欣慰,当初给祝梅买电脑也是一时冲动,未曾料到这台电脑给祝梅生活带来如此大的改变,心中有惊喜,还有三分自豪。

在聋哑学校坐了一个多小时,在况梅依依不舍又惊軎的目光中,老柳将车慢慢开离了校园。

车走远,侯卫东无意中回头,却见祝焱已是泪流满面。

祝焱在侯卫东心中一直是那么的自信、坚强而睿智,今天突然失态,侯卫东心里也觉得颇为震撼,他连忙回过头,假装看外面的风景。

“无情未必真康杰,只是未到伤心处。流泪的祝焱,是一个特别真实的男人。

小车开进了省党校,侯卫东自是鞍前马后,不一会儿就将手续全部办完。办手续的时候,遇到了不少年轻人,大概都是参加学习班领导带来的秘书,个个都是精明能干,脸上春风得意的神情距离五米也能感觉到。见了面,少不得点头示意,排队的时候,大家还互相询问几句。侯卫东也没有说自己是新管会主任,只道是秘书,其他人见他这个年齡,也就信了。

这一期地厅级后备干部培训班,由于只有二十名学员,又皆是掌实权的人物,党校就给每位学员配了单间,发了台灯等用品,比起青干班的条件就好得太多了。

“祝书记,这是饭票。”放在桌上。

祝焱并不管饭票,他坐在台灯下随手翻看教材,见里面多有经济学方面的书,道:”看教材,就知道我们国家还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步棋抓得好,看来中央的决心还是没有变。还是邓小平抓住了根本,发展才是硬道理,不能发展,其他一切都是虚的。

说罢,他抬头对侯卫东道:”我给了你新管会这个平台,是驴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才知道。

侯卫东此时想的是另一码事情,道:”祝书记,党校条件还可以,但比起外面宾馆还差了点。听我朋友说,附近有一家四星级宾馆,是否需要长包一个房间?

祝焱摇头道:”你别跟人学,瞎操心,到了党校就要有当学员的样子,我軎欢这个环境。自从接到学习通知,不少人借机向祝焱示好,有好几位要给他在五星级宾馆订长包房,他一概婉拒。

侯卫东又拿出一把钥匙过来,道:”祝书记,这是季书记让我带来的车钥匙和油本,黑色尼桑,开了半年,算是新车,车况很好,就停在楼下。

这事季海洋给祝焱提过,祝焱考虑到没有车确实不方便,也就同意了。

下午3点,所有杂事都办完,新买的笔记本电脑也能上网。离别时,祝焱将侯卫东送到门口,神情突然温和起来,握了握手,道:”谢谢你,我好多年没有见到祝梅这样开心。

侯卫东道:”以后您和祝梅可以通过电话线路连接的BBS网络进行沟通。

祝焱感叹道:”互联网真是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我压根没有想到可以用这种方式与梅梅聊天。他话锋一转,又回到官场上,道,”杨森林后面有背景,有些事,你心里要明白,别去掺和。

4月正是春暖花开之际,阳光逐渐向北回归线靠近,天气一天比一天更热,却还不至于让人感到烦闷。岭西城内的不少时尚女子已经迫不及待地露出了肩膀、腰肢,被雪藏了一个冬天的肌肤就如一道风景线,

吸引了老少男人的目光。

从车内看岭西繁华街景,又是另一番味道。从党校出来不远就有一个路口,朝左,就是岭西最繁华的商业街,朝右,就可以直插外环线。老柳道:”侯主任,朝哪里.走?

侯卫东道:”回去,家里事情一大堆。

到了沙州郊区的分路口,又面临着选择,侯卫东不等老柳发问,道:”先到聋哑学校,然后进城,我们俩到水陆空餐馆吃饭,那里菜品不错。老柳,别跟我客气,我们俩是有缘分的。

老柳髙兴地道:”侯主任请客,我去。

到了聋哑学校,侯卫东征求意见道:”我给祝梅带了一样东西,老柳在这里等我,还是一同上去走走?老柳昨晚没有睡好,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也有些疲惫,道:”我就在这休息一小会儿。

祝梅制作的动画虽然简单,却如小草,样扎根在侯卫东心中,始终挥之不去。侯卫东抽空为祝梅买/一台高档传真机,能为这位单纯而聪慧的女孩子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他发自内心感到高兴。同时,他也为祝焱头’/一台高档传真机,安装在党校宿舍。这样一来,祝梅随时可以给爸爸发传真。

聋哑学校的校长正站在操场一边发呆,看到侯卫东朝教师宿舍走去,他一时没有想起这是谁,没有打招呼,继续背着手看着操场的泥巴地,默默地想着心事。

侯卫东亦看到了站在操场对面的校长,暗道:”这个校长一脸苦相,多半是为了经费操心,明年借个什么名义给他们捐点钱,尽点绵薄之力,算是回报社会。

到了祝梅的小房间,侯卫东礼貌地敲了敲门,随即反应过来祝梅是聋哑人,便将门推开。

祝梅专心地坐在电脑前,几缕头发搭在脸颊上,清秀而安静。

只见到侯卫东,没有见到父亲,祝梅神情颇有些失望,不过很快乂恢复正常,略带羞涩打了几个手语,见侯卫东很茫然的样子,便无声地笑了笑,再用手指着凳子。给侯卫东倒了一杯水以后,祝梅略带羞涩地站在屋中间,似乎有些手足无措。

侯卫东冃的很明确,他没有寒暄,当然也无法寒暄,打开传真机包装,然后在纸上写道:”这一台是你的,你爸在党校也有一台。针对祝梅的特殊情况,侯卫东专门制订了几条规则,并逐条写了下来。第一条是以祝梅发传真为主,第二条就是祝焱的新传真设置为自动传真,另外还有第三条、第四条。

祝悔有些疑惑,等侯卫东安装了传真机并模拟演示以后,她很快明白了其中的意思,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侯卫东,使劲点了点头。

上天对人是公平的,祝梅虽然是^哑人,却格外聪慧。在整个聋哑学校里,只有少数聋哑孩子能正常读写,当然学习过程极为艰难,超出正常人的想象。当她弄明白传真机意味着什么之时,就如动画片上的小姑娘一样,甜甜地笑了。这个笑容如满天乌云突然散开,刹那间露出了灿烂阳光。

离开了聋哑学校,侯卫东对老柳感叹道:”祝梅是聋哑人,也不知道老师怎么教她识字?这些老师也真是了不起。

老柳看问题的角度明显不同,道:”沙州聋哑学校是全省办得最好的,只是他们工资待遇不行,有好儿个老师被沿海的聋吸学校挖走了。

侯卫东仍在感慨:”不能听,不能说,祝梅要认字,肯定要付出超乎常人的毅力,更要承受正常人无法体验的痛苦,真是奇迹。

4月17日,祝焱走后第三天,杨森林来到了益杨县。

益杨县委也就有了三个副书记:一是马有财县长,同时也是县委副书记,他的主要工作是放在政府那边,二是季海洋,分管组织、政法的副书记,权力很重很实在;三是新来的杨森林,主持县委日常工作。

这种格局,马、季、杨三人都感到别扭,特别是马有财,刚刚将手腕翻天的祝焱送走,又空降来一个杨森林。据说这个杨森林是厉害人物,当副科长时,科长驾驭不了他,当副处长时,处长拿他没有办法,不知当了副书记,又会是怎么样的情况。

5月4日上午9点,新管会为了庆祝青年节正在院子里搞活动,任小蔚的电话打到了侯卫东手机上。她曾经是侯卫东的直接部下,关系还不错,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依然带着阳光色彩:”侯主任,我是小蔚,杨书记下午要到新管会来,先看现场,然后听汇报。

侯卫东对任小蔚的印象很不错,道:”小蔚,杨书记到益杨以后,视察了几个单位?小蔚知道侯卫东的话外之意,道:”新管会是杨书记视察的第一站,下午到开发区,另外,县委办还在筹办建设系统座谈会。

听了杨森林的日程安排,侯卫东心里有数了。

在小会议室,张劲接过侯卫东甩过来的香烟,放在奥端闻了闻,仿佛很过瘾的样子:”看来杨书记倒很瞧得起新管会,只是我们新管会除了拆得乱七八糟的房子以外,实在没有什么看头,而且宏伟规划也正在与设计院磋商之中,似乎也拿不出手。

侯卫东在心里暗叫一声侥幸。十来天前,他准备在新管会入口处弄一个大的宣传両,将新管会的宏伟蓝图展现在所有人面前,这个任务布置给了杨柳,上个星期看了草样。

杨柳接到电话,赶紧就朝最左边的侯卫东办公室走去。她新任办公室主任,总是担心被别人看扁了,做什么事情都憋着一口气,这一段时间,做的几件事情倒也有模有样。

听了任务,杨柳倒有些为难,道:”原计划宣传画是后天完成,现在不知做得如何,就箅喷绘完成了,安装也是问题。

新管会成立的时间很短,还是一只丑小鸭,如果是知道详情的祝焱来视察,侯卫东不仅不会遮掩,还会将困难说透。可是让初来益杨的杨森林看到一大片光秃秃的土地,其心里是如何感受,还真不好说。

侯卫东当机立断:”杨柳,你立刻进城,必须在下午2点以前把效果图立起来。费用可以增加,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杨柳接了任务,一阵风地下了楼,要了章湘渝的车,朝城里赶去。

张劲提议道:”除了效果图,在基建科还有一比一万的大图,可以挂在会议室,勉强遮丑。以前还搞过一本招商引资的宣传册,估计还有些剰余,全部拿出来,摆在桌上。

侯卫东站起身来,道:”通知全体机关干部开会。

10点左右,机关干部三三两两、说说笑笑地来到了会议室,抬头就见着侯卫东和张劲坐在主席台上,收敛了笑容,赶紧找座位坐下。

10点10分,还有人陆续进屋,侯卫东已经有些不悦。等到10点15分,会议室仍然空出不少位置。

侯卫东来回看了几遍,才道:”同志们,本来今天是五四青年节,我不想批评人,可是你们看看表,通知10点准时开会,现在过广15分钟,还有人没有到,除了请假三个人,至少还有六七人没有到。他缓了缓口气,道,”这次就箅了,科室领导自己回去教育,下一次遇到同样情况,请科室领导到我办公室来说明原因。

张劲见侯卫东对于此事是髙高举起轻轻放下,暗自道:”侯卫东也不过二十七八岁,行为举止很老练,我在这个年龄时还在乡里当电影放映员,真是不能比。

散了会,易中成根本不想写汇报提纲,站在门口,见侯卫东端着茶杯走过来,道:”侯主任,我头痛得很,能不能请半天假?

侯卫东道:”刚才还看你在院子里套圈,怎么现在就头痛?杨柳要去做喷绘,汇报材料还是由你来写。

易中成不咸不淡地道:”人要得病,我有什么办法?

张劲见易中成跟侯卫东铆起劲来,心道:”易中成太不成熟了,做这种傻事。他不断给易中成递眼色,易中成却视而不见。

侯卫东心如明镜,这是易中成撂挑子,他最讨厌有人撂挑子威胁人,态度就变了,冷冷地道:”你去写个假条,拿给张主任签字。

“文人气息太重。这就是侯卫东对于易中成的评价,下了评语,也就将易中成抛在脑后。张劲留在机关组织干部们紧急打扫卫生,侯卫东下楼的时候,张劲还在楼梯上喊:”弄点洗洁精来,机关管得好不好,第一就要看顾所。

在新管会入口处,十来个工人正在搭架子。见侯卫东下车,杨柳就和一位年轻人走了过来,她道:”侯屯任,这是佳境广告公司的小陈经理。侯卫东看着正在搭的架子,问道:”什么时候能完成?

小陈经理大倒苦水,道:”原来计划是后天做好,时间突然提前,因为是侯主任的安排,我就把其他事情停下来,把公司安装工全部调了过来。

“谢谢对新管会的支持,下午2点之前能安装完毕吗?小陈回头又看了一眼正在安装的架子,这才道:”应该没有问题。侯卫东对杨柳道:”佳境广吿不错,如果今天效果好,以后可以成为我们的固定合作伙伴。

杨柳额头上有一层细密的汗珠,她见侯卫东认可了这事,心里轻松了下来,对小陈经理道:”中午我让人送饭过来,就在工地上吃饭,不要停下来。

“讲解员水平如何?

“小贾口才不错,以前专门做了一个讲解稿,她能讲。侯卫东心里还是记挂着汇报材料的事情,交代了杨柳儿句,朝办公室赶去。在车上,侯卫东想道:”易中成文笔颇佳,义能思考问题,如果用得好,倒是一把好手,可是他身上也确实有问题,特别是在关键时候

撂挑子,实在可恶,这是必须要付出代价的行为。

回到办公室,他提着笔想了一会儿,在纸上写了六个方面的汇报内容。

下午2点,杨森林带着一帮人准时到了新管会,他穿着一件没有标志的夹克衫,质地很好,脸型瘦削,眼神锐利,一边听着讲解,一边细细地瞧着宏伟蓝图,一大群人簇拥在其身后。

讲解人是招商科的贾莉,毕业于旅游专业的中专生,清纯爽利的小姑娘,虽然面对的是县委领导,并不怯场,按照讲稿很流利地讲了出来。

杨森林突然回过头来,盯着侯卫东,道:”侯主任,新管会蓝图倒是绘在了布上,很超前,能否将蓝图变成现实,你真的有信心吗?

侯卫东没有料到杨森林问得这样直接,他用胸有成竹的口气道:”高速路建成以后,新管会地珲.优势将凸显,沿海地区将对部分产业进行转移,这对益杨十分有利。我们全体新管人将不负县委、县政府重托,将新管会建设好。

杨森林道:”侯主任有这个决心,是好事,不过光有决心是办不成大事的,还必须有现代经济头脑。说到这里,他将目光对着高宁副县长、桂刚以及组织部老柳等人,道,”我们国家的改革是渐进式改革,同时也是逐步放活私营企业的改革。前一阶段国家提出了抓大放小,省体改委主任也谈到了明晰产权的意见。在过去二十多年的企业发展历史中,曾经有两条道路可供选择,一是以集体经济为主的苏南模式,另一个是以私营经济为主的温州模式,苏南模式曾经焕发过活力,但是实践证明,温州模式才是真正的成功道路。

杨森林娓娓而谈,语言颇有感召力,侯卫东心道:”杨森林也算是破格提拔,有理论水平,就不知具体操作能力如何?

杨森林话锋一转,回到了益杨现实,道:”益杨的县属企业大多亏损严重,丝厂已经率先破产了,土产公司也在进行改制,但是还冇七八个县厲小企业没有完成产权改革。我们必须要打破头脑中的条条框框,敢于攻坚克难,敢于打硬仗,争取在一年内完成所有县厲企业的改制,这些亏损企业拖得越久,越难以解决。

他看着人群,道:”今天我特意请了分管工业的副县长、组织部长、纪委书记,还有我们的财神菩萨,就是要让大家都清楚这事,凡是违背改革大局的,组织部门、纪委可以分别处理。另外,财政要想尽千方百计保证改制的基本资金,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也是市委、市政府的意见。

桂刚点头应承着,心里却是暗自叫苦,他当了一年多财政局长,知道益杨财政是手长衣袖短的吃饭财政,要解决县属企业的包袱,绝非一百万、两百万的事情,要让财政额外拿出上千万甚至上亿的资金,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杨森林对着电视镜头道:”这是全县大局,常委会要尽快形成决议,对于如何实施,很简单,全县干部只要统一了思想,就没有过不了的关口。至于行动迟缓的干部,没有行动便换人。

益杨诸人多数是土生土长的干部,对现实情况了解得极为清楚,听了杨森林的话,脸上露出微笑,心里想法却很复杂。

“以后益杨县城的企业全部要搬出城区,就放在新管会和开发区,空出来的厂房多数在城中心,可以公开拍卖,这些钱就是改革的启动资金。

侯卫东心里明白,杨森林是趁着视察新管会之际,向全县人民发布其施政纲领,他又想起了祝焱的交代,暗道:”杨森林果然锐气十足,不过立足未稳就做出这样菓大的决定,似乎操之过急,看来我还是要对这位新领导敬而远之,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看完蓝图,杨森林又要求到新管会辖区看一看。新管会此时已经征下了四平方公里的土地,房子拆除了不少,只是土地还没有平整下来,也没有房地产商入驻,到处荒草一片。

一行人全部上了依维柯,侯卫东站在车头,给杨森林等人做解释说明,而杨森林神色明显有不愉之态。当侯卫东指着一大片空地讲道:”这是我们新城区的广场……杨森林打断道:”侯主任,难道新管会只有规划,就没有一处拿得出手的东西吗?

侯卫东道:”新管会是去年成立的,前阶段主要是征地。

杨森林道:”一年多时间了,你所说的规划在哪里?文本在什么地方?通过县委常委会讨论了吗?

侯卫东实事求是地道:”新规划还在设计,今年才能完稿。”同志啊,社会发展是一日千里,一年时间了,新管会还是这个样子。市委、市政府对益杨提出的高速路战略很感兴趣,在大会小会上多次表扬过,市委扩大会就要吸取益杨这个战略思想,这是益杨对市委

的贡献,思想提出来了,就要见行动。当然,这事也不全怪新管会一班人,一是时间短,二是光凭新管会,也是办不了这个大事的。下一步县委常委会除了县属企业改制以外,还要研究新管会发展问题,专门下一个决定,理清思路,提高认识,促进行动。

在新管会转了一圈,侯卫东道:”杨书记,新管会主要区域就视察完了,办公楼现在是祖用的,我们到办公室给您汇报工作?

杨森林挥了挥手,道:”开发区离这里不远吧,我们辛苦一下,先到开发区去。

这并不是原来的安排,侯卫东暗道:”也不知秦飞跃做好准备没有,如果没有准备,肯定会被杨森林弄得措手不及。只是在杨森林面前,侯卫东无法通知秦飞跃。

依维柯开了十来分钟,就进入了开发区。进了开发区,立即看到了一股巨大的黑烟,尽管关了窗户,仍然可以闻到阵阵臭味。

这是开发区几个生产氨基酸的丄厂,工;’专门收购毛发用来生产氨基酸。赚钱,但是对周边环境影响很大。

杨森林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对高宁副县长道:”这是开发区的地盘吗?怎么在开发区还在搞这种低档次的工厂?这个黑烟怎么过得了环保这一关?环保局难道看不见吗?为了短期效益,置人民群众身体于不顾,这种发展,是要付出代价的。

高副县长笑着解释道:”杨书记,益杨财政困难,环境也没有特殊之处,招商很难,能把这些厂子搞来,秦飞跃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里在县城的下风区,应该没有问题。再走百来米,就有几个较为现代的厂房,我们去看一看。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