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章 跟着县委书记给市领导拜年 聋哑少女祝梅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吃完饭,又回河滨路,小车停在红瓦高墙外。下午2点,黄子堤和祝焱走了出来。两人握手以后,黄子堤回屋,祝焱快步向小车走了过来。侯卫东早已站在车门口,习惯性地接过手包。

祝焱额头有一片酒红,脸色倒也平静。

侯卫东一直在注意观察,看着祝焱嘴角微微上翘,也就放心了。他早已注意到:如果祝焱不高兴,嘴角总是微微朝下的;若高兴,则正好相反。

“祝书记,我们到哪里?

“先回宾馆休息一会儿,3点我们出去一趟。老柳的房间是标准间,侯卫东斜躺在床上。电视里正放着不知什么地方的模特大赛。大冬天,十几个佳丽也不怕冷,穿着三点式在舞台上扭来扭去,台下几位评委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群美丽女子,一本正经地点评。

听到马桶传来的哗哗水响,侯卫东下意识换了一个台,里面正有几个穿着低劣军服的军人,假模假样地战斗着,每打一枪,枪口都会冒着莫名其妙的青烟和火花,这正是老柳最喜欢看的节目。老柳从卫生间走出来,侯卫东把遥控板扔在他的床边,道:”老柳,你的节目。

老柳坐在电视机前,很快就看得起劲。

空调开得很高,屋里显得很闷热,侯卫东便走到阳台上,给小佳拨了个电话:”怎么,今天都是立春了,大年三十能回来吗?争取起看春节联欢晚会。

小佳在咖啡厅里,这里人说话很小声,她的声音亦低:”我们学习很紧,2月6日上午才放假,我提前订了下午回岭西的机票。

侯卫东道:”我到岭西机场来接你。对了,我换了一辆车,蓝鸟,二十来万,我开新车来接你。

小佳对侯卫东花钱没有意见,只是怕影响不太好,提醒道:”你是祝焱的秘书,千百双眼睛盯着你,一定要低调。

3点,侯卫东来到了祝焱房间。

祝焱安排道:”我们先到聋哑儿童学校,再到岭西吃晚饭。祝焱曾经离过婚,离婚原因很简单,当发现女儿是聋哑儿以后,年轻的母亲承受不了这种压力,离婚以后就出国了。当时祝焱心灰意冷,

恰逢省里组织百名优秀青年干部下基层活动,他主动报名,来到了当时的沙州地委。十多年以后,他成了益杨县委书记,女儿也一直留在沙州聋哑学校。他现在的妻子蒋玉新是沙州人,原本是沙州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结婚以后也调到了益杨医院,现在是益杨医院的副院长。

侯卫东听到祝焱的安排,就知道他要去看聋哑女儿了,暗道:”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祝焱在益杨是-言九鼎,风光无限,谁知却有一个聋哑女儿。

聋哑学校在城郊,青山绿水,风景优美,门卫熟悉这辆奥迪车,挥了挥手,让车子开进了学校。

祝焱进了校门,脸色便沉沉的,走到一楼第三间教室窗户前看了眷。教室格外空旷,只有六七个学生头蔫脑地坐在里面。

过道上,一个穿着铍巴巴西服的男子走了过来,老远就热情地招呼:”祝书记来了。

祝焱与他热情握了手,道:”杨校长,春节要到了,怎么还有这么多孩子没有回家?

杨校长苦着脸道:”现在留下来的孩子,除了祝梅是要学画,其他的都不回去,留在学校过春节。”春节都不接孩子?

杨校长道:”这也是没法子,家长们都在外面打工,为了给这些可怜的孩子存些钱。

况焱对此很有些感慨,对侯卫东道:”你回去给残联老刘说一说,让他们组织点经费,在春节前来看看这些孩子。

杨校长脸上全是感激之情,搓着手,道:”祝书记上一次捐了健身器材,孩子们欢喜得很。

三楼有一间画室,坐着一个十六七岁的瘦小清秀女孩子。她扎着马尾,身穿牛仔服,正在专心画画,祝焱等人走进去,她一点儿也没有察觉。祝焱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才扭过头来,脸上露出髙兴的笑容。

祝梅长得酷似祝焱,一直微笑着,表情很是灿烂,与想象中的聋哑女孩并不一样。她在画板上写道:”爸爸,今天我的任务完成了,正在等你。祝焱流利地给她打了几个手语,祝梅就把画夹子收了起来,到屋角洗了洗手,快乐地挽着父亲的賂膊。

杨校长陪着祝焱,一路上讲了些感谢的话,又说了些聋哑学校的苦处。祝焱慷慨地道:”杨校长把聋哑学校办得这么好,成绩有目共睹,各界都会支持。益杨马上要成立慈善协会,争取多捐一些款子。袭哑学校是沙州聋哑学校,并不是益杨聋哑学校,他说话很有分寸。

杨校长知道祝焱说话向来箅数,心里也是乐呵呵的,暗道:”这聋垭学校多住进几个大官子女就好了,免得我为了经费挠头皮。

一行人上了车,祝焱与祝梅父女俩便用手语来交谈。侯卫东和老柳不忍心打扰这父女俩,闭口不言。小车出了沙州,祝梅靠在祝焱肩膀上睡着了。

祝焱神情极为温柔,也不管女儿已满十六岁,让她平躺在怀里,一直看着女儿的眉眼。

到了岭西郊外的家,已是6点30分了,堂屋摆了一张大圆桌,几个小孩子在外面放着鞭炮。

因为是家宴,祝焱请老柳坐到大圆桌上。老柳最初不同意,祝焱拉着他的手,他才一起坐上了堂屋大圆桌。

祝老爷子坐在上位,他左右都是些颇有官威的中年人,祝焱与他们很熟,一一握手,打了招呼。

大家聊了一会儿,侯卫东很快就明白了,座中诸人多是祝老爷子的下级。当年祝老爷子是省计委一把手,业务精,威信高,提拔了不少年轻干部。这些年轻干部散到各方,今天在座的都是手握实权的厅、处级领导干部。有省财政厅副厅长老蒋、省政府副秘书长老郑、省委组织部处长丁原,另外还有两位国企老总。

酒过三巡,丁原道:”今天要喝祝老弟的酒,开了年恐怕就要再上-个台阶了。他在组织部当处长,职级不髙,能量不小。

祝焱没有过于客套,道:”只是没有正式文件,什么事情都会发生,沙州好几个正处级干部都有竞争力。

丁原表情丰富地笑道:”到时候祝老弟就知道了。老郑笑呵呵地道:”丁处长向来口风紧,他说了这话,祝老弟肯定没有问题了。

祝焱端起酒杯,接连喝了六杯,又指着侯卫东道:”这是小侯,县委办副主任,请各位领导检验小侯的酒量。

侯卫东依次敬了六杯。祝焱知道侯卫东酒量好,又倒了六杯酒,然后将六杯酒全部倒人大玻璃杯,道:”你再敬各位领导,他们只要抬抬手,就能让益杨吃饱饭。

侯卫东也不推辞,举起大玻璃杯子,道:”祝各位领导节日快乐、万事如意.身体健康。

十二杯洒下去,足有半斤,侯卫东面不改色,不卑不亢,豪爽又沉稳。

组织部丁处长对侯卫东颇有兴趣,道:”小侯今年二十六七岁吧,是选调生吧?

“不是选调生,我是1993年沙州学院法政系毕业的,参加工作就在益杨。

祝焱这种场合能把侯卫东带来,肯定是其心腹了,丁处长建议道:”七月份省委党校要办一个青干班,为期一年,争取让小侯主任也来镀镀金,对以后发展很有好处。祝焱满口答应。

晚餐过后,诸位领导都是一方诸侯,时间宝贵得很,纷纷告辞,奔赴下一个饭局。

祝老爷子略有酒意,指挥着一家老少到了楼上的一个大房间,里面有一个大蛋糕,上面写着一祝梅十六岁生日快乐。在大家簇拥之下,祝梅来到了大蛋糕前,她带着几分羞涩,安安静静地看宥蛋糕。祝焱牵着她的手,做了几个手势。

大家一齐拍手唱生0歌,祝梅虽然听不见,却看得见大家的表情,俯下身将蜡烛吹熄,然后腼腆地看着大家,眼睛亮晶晶的,在烛光下特别美丽。

晚上,侯卫东还是睡在楼下的老房间,关了灯,一时睡不着。在黑暗中,想着祝梅在空荡荡画室作画的情景,他莫名其妙觉得堵得慌,暗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谁家摊上这样的事情都很痛苦。

“祝书记给许多领导都送了礼,我从情理两方面都应该给祝书记拜年。绞尽脑汁想了一会儿,侯卫东想了一个点子:”今年春节干脆送一台笔记本电脑给祝梅,作为给祝书记的礼物。有了电脑,祝梅的生活可以过得丰富多彩一些。转念又想到,”祝书记的小儿子祝健明天也要回来,还有侄女周菁也要回来,如果只送礼物给祝梅,不送祝健和周曹,似乎说不过去。周菁读大学,送笔记本应该没有问题,况健还在读小学,又送些什么?

翻来覆去想丫一会儿,他还是决定:”从祝书记的表情来看,他从心底里肯定格外疼爱祝梅,我只送祝梅一人,送多了就是显摆。

可是到了祝老爷子家里,春节不送点礼物,又有些说不过去。侯卫东将祝老爷子住房仔细想了一遍,发现了两个问题:一是洗衣机稍显破旧,二是没有微波炉。

他反复考虑,觉得这两样礼物应该比较合适,就给李晶打了电话,让她帮着买这两样礼物。

第二天一早,县委办另一台车将蒋玉新和儿子祝健送了过来。祝健十一岁,还在读小学,长得虎头虎脑,下了车就轻车熟路地缠着爷爷去钓鱼。祝老爷子心情极好,乐呵呵地取了钓鱼竿,带着孙子就去河边钓鲫鱼。

张姨在一旁喊:”老头子,梅梅要写生,你们一起到河边去。祝焱见老柳坐在堂屋无所事事,道:”老柳喜欢钓鱼,你不去?老柳也就跟肴祝老爷子去河边钓鱼。

祝焱和蒋玉新就在厨房里帮着理菜。

“我吃了午饭就要回益杨,事情还多,你先在爸妈这里住几天,大年三十下午我回来。

“就你事情多,地球离了你还不是一样转!蒋玉新习惯性地扶了扶眼镜,道,”今天我在电视里看到-条新闻,说是美国有一种新技术,只要有微弱听力,就可以通过一种特殊手术将听力提高数倍。我记得梅梅小时候,曾在睡梦中被春节鞭炮惊醒过,我觉得她应该还残存着听力。

为了治病,祝焱带着祝梅走遍了全国所有好医院,他对治疗早就失望了,道:”也不知这种新技术是否可靠?

“电视里说还是实验期,只是取得了一些成果。

祝焱叹口气,低头理菜。

10点5分,岭西百货的送货车就停在了门口,送货员就要过来签单子。侯卫东赶紧跟了过来,望着祝焱迷惑的眼神,解释道:”春节到了,我给老人家送点礼物,一台全自动洗衣机,一台微波炉,主要是方便两位老人家。

张姨在一旁道:”你这孩子,怎么不声不响就把东西买回来了?这都是挺贵的东西,你靠工资吃饭,工资又没有几个,怎么能让你破费。况焱看着工人开始卸货,严肃地道:”小侯,下不为例,只此一次。

等到送货员将洗衣机和微波炉放好,并做了调试,侯卫东道:”祝书记,我去河边看钓鱼,看老柳能钓几条,他经常吹牛说是钓鱼高手。

看着侯卫东离开了小院子,蒋玉新悄悄对祝焱道:”侯卫东工作没几年,年轻人存不下钱,这个礼送得太重了。

“你别小看侯卫东,他是土财主。在上靑林工作的时候,他妈妈开了一个石场,这几年益杨大办交通,狠狠地发了一笔财,我估计至少有几十万。

蒋玉新惊讶地道:”没有想到小侯还很有经济头脑。他是党政干部,难道准许他经商吗?

祝焱不以为然地道:”这是他妈妈挣的钱,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调査过,这钱来得干净。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小侯经济条件好,我用起来放心,不用担心他借着我的名义弄钱。

“你有这种观点,手下日子也就好过一些。”水至清则无鱼,我不想成为和平年代的英雄,只想成为-位能做点事情的官员。当官则办些实事,退二线则享受生活。

蒋玉新是益杨医院里有名的妇科医生,她吃技术饭,对官场尔虞我诈向来不屑,道:”如果大家都是你这种想法,益杨官场也就清静了。不过我们也要为梅梅存些钱,说不定哪天就能做康复手术,费用肯定不低。祝焱道:”这事八字没有一撇,以后再说。

吃了午饭,祝焱就回益杨。到了益杨已是5点30分,他马不停蹄地来到了县委大礼堂,参加益杨团拜会,这也是一年一度的例行节目。

能参加团拜会的,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以及各地各部门的一把手,晚宴坐了四十多席。

侯卫东是委办主持工作的副主任,也有一席之地,结果陪着祝焱挨桌敬酒,刚刚坐下,就有不少人过来敬酒。喝了十来杯酒,侯卫东见势不对,赶紧放下碗,跑到餐厅外面的休息室里等着祝焱。

粟明找了一大圈,才在休息室里找到了侯卫东。他把侯卫东拉到外面,找了一个清静角落,轻声道:”祝书记春节有什么安排没有?我才当镇委书记,与祝书记不熟悉,想给祝书记拜个年。

侯卫东想了想祝焱的安排表,道:”祝书记太忙了,节前肯定没有时间了。

粟明亲热地笑道:”这事交给老弟了,只要祝书记有空,你记得通知我。

这是侯卫东到委办的第一个春节,他对于祝焱过春节是否有潜规则并不熟悉,只是听季海洋偶尔提过,春节期间诸如城关镇、孟东镇等大镇党委书记要到祝焱家里吃饭。

侯卫东在青林镇工作时,两人私人关系还算不错,工作上配合得亦好,他也不愿意当黑脸包公,道:”今晚祝书记没有具体安排,蒋院长也到岭西去了,如果晚餐结束以后没有安排,我给你打电话。

粟明感谢一番后,急匆匆走了。

团拜会结束,人大几位主任起哄,非要请祝焱参观人大的新年活动,祝焱答应了。

人大礼堂张灯结彩,所有工作人员都在外面迎接祝焱等人。侯卫东见祝焱被人大第一美女拉着唱起了《敖包相会》,便赶紧出来给粟明打了电话。粟明在电话里很是失望,再三叮嘱侯卫东要寻找合适时间。

挂了电话,正准备进人大礼堂,建委主任张亚军打电话过来,幵门见山道:”侯主任,感谢你对建委工作的支持,我到北京出差,给你带了–件皮衣,放在老柳车上。你今晚回家试一试,如果不合身再换。

建委张亚军电话刚挂断,公安局局长商游的电话打了过来,他道:”公安局今年是负重前行的一年,检察院案子未破,全局上下都倍感压力,侯主任是内行,希望在祝书记面前美言几句。春节前后,我和政委单独请你喝酒。

到了晚上9点30分,祝焱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人大,侯卫东原以为柷焱要回家,上了车,他却道:”到交通宾馆。

交通宾馆位于客运站对面,1995年动工,1996年8月投入使用,属于交通局的资产。交通宾馆十二层髙,是益杨目前最高建筑,装修水平与益杨宾馆相差不多,由于位置好,建成以后抢了益杨宾馆不少生意。曾昭强、朱兵等人早在楼下等着,簇拥着祝焱上了不对外营业的十二楼。

副县长曾昭强曾经枳任过交通局长,颇受祝焱赏识,去年选为副县长。他没有通过侯卫东传话,直接给祝焱打电话,发出了邀请。

在酒桌上,曾昭强简单汇报了益杨交通建设的情况,然后就开始轮番向祝焱敬酒。由于交通局班子全部到齐,加上曾昭强这个老局长就有六个人,眼见着是以多对少的局面。

祝焱酒场经验丰富,又是益杨老大,开场就订了规矩:”第一个敬酒的,我喝一杯,敬酒者喝一杯,第二个敬酒的,我一杯,敬酒者两杯,以此类推,第六个敬酒的,我一杯,敬酒者六杯。

在益杨官场,敬酒也有先后顺序,基本原则是官大的先敬,如果职务一样,比如都是交通局副局长,则以机密电话本排序为准,排在前面的优于后面的。

祝焱所订规矩,也就意味着曾昭强只用敬-杯,朱兵敬两杯,交通局排名最后的局级领导就要喝六杯。

曾昭强是副县长,只喝一杯,当然举双手赞成,规矩也就生效。交通局排名最后的是党组成员、纪检组长龙琳。龙琳是女同志,平时并不喝酒,可是在这种场合之下,不喝不行。当轮到她敬酒时,祝焱满面笑容道:”龙组长是纪检干部,工作要发挥监胬作用,生活也要严格把关,特别是朱局长,人年轻长得帅,你可要把好八小时以外的关口。

面对祝焱善意的调侃,曾昭强在一旁敲着边鼓,道:”龙组长,这可是祝书记亲自交办的任务,你一定要做好。又道,”六杯酒倒在-起喝,我们交通人干工作爽快,喝酒也要爽快一点,酒风代表着作风,婆婆妈妈的怎么干好工作。

龙琳被逼到风口浪尖,望着满满一杯酒,还是一口就喝干了,喝完这一杯,她脸上立竿见影地出现了一圈红晕,眼泪也被呛了出来。龙琳在交通局班子里酒风向来”不正”,局长朱兵曾想尽千方百计劝她喝酒,很少得逞,今天见她眼泪都喝了出来,交通局几位经常喝醉酒的班子成员都感到痛快万分,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这也是酒文化的独特之处,总是想着让对方多喝一点。如果人们对待多数事情的看法都与喝酒一样大公无私,社会必然会平安无事。

散场吋,交通局朱兵悄悄塞给侯卫东一个信封,道:”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从交通宾馆出来,祝焱全天的活动也就结束了。将他送回家以后,侯卫东觉得颇为疲惫,回到家中,昏昏沉沉就睡了。

春节转眼就逼近,2月6日中午,侯卫东正式休假。给祝焱当秘书以来,他就没有轻松过,可以说是整整忙了一年,此时终于可以轻松几天,心情着实不错。何况,小佳下午就要从新加坡回来了。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