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章 跟着县委书记给市领导拜年 累死人的春节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1996年,益杨县全年工作在平稳中度过,国内生产总值、财政收人按着计划上升,矿山上也没有发生大的安全事故。不少单位开始在大门上挂灯笼!”,既是为了庆祝元旦,也为庆祝舂节做好准备。

元旦如一辆货运列车,呼咪着将1996年扔在了身后。进人了新年后,益杨人事出现了一些变动:吴海县原县委书记卫国被调到沙州政协任职,益杨县委副书记赵林直接调任吴海县县委书记。在沙州,一般情况之下,县委副书记要升迁,多是先任县长,然后才能出任县委书记,赵的任命出乎许多人的预料。他到了吴海县不久,任林渡被调至吴海县委办公室,出任吴海县委办公室副主任。

赵林调动以后,空缺了一个副书记职位,在祝焱的大力支持之下,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季海洋在与宣传部长刘军、组织部长柳明杨的竞争中获胜,接任赵林的职务,成为益杨县委副书记。

侯卫东从组织部调到县委办短短半年的时间,先是出任综合科科长,再出任县委办副主任,这个速度已经是益杨的火箭速度了。当季海洋出任县委副书记以后,县委暂时没有任命新的县委办主任,侯卫东以县委办副主任身份主持县委办工作。

侯卫东成了益杨县年轻干部的佼佼者,论职务,他仍然是委办副主任,刘坤在一年前已是一镇之长。可是论职位的重要性,一镇之长虽然亦是实权派,却与主持县委办工作的副主任有着不小差距。

为了适应新工作’,侯卫东投人了百分之一百的热情,上海之行数次推迟,小佳曾经在建委办公室工作过,理解侯卫东,也支持他的工作。只是,同一个寝室住了来自岭西不同地区的四个女同志,其他三人的老公都利用各种机会先后来到上海,唯有侯卫东一直没有露面,颇有小资情调的小佳还是深感失望。

1997年1月中旬,距离春节还有十来天,益杨县外出打工、读书、经商的游子们陆续回到了家乡,益杨县城比平时热闹了许多,除了单位,很多人家亦贴上了春联,挂上了红灯笼。

1月27日上午11点,侯卫东陪着祝焱开完了老干部座谈会,屁股还没有在板凳上坐热,又接到了县委副书记季海洋的电话。他喝了一口热茶,在办公室做了几个扩胸运动,这才来到季海洋办公室。

季海洋办公室并非赵林曾经用过的那一间,委办将以前的资料室收拾出来,重新进行了装修,办公家具也是全部换过。

赵林的那一间办公室,暂时锁着,没有人用。

侯卫东亲自为季海洋挑选了新家具。他知道季海洋讲究品位,于是带着任小蔚跑了一趟沙州,在最大的家具城挑选了一套带着北欧风情的办公家具,价格并不离谱,一万五千块。家具买回来,没有寻常家具常见的油漆味道,安装完毕,办公室档次立刻就提了起来。

季海洋见了,只说了一句:”卫东还是有眼力的。算是认可侯卫东的安排。

侯卫东拿着本子和钢笔进了屋,见季海洋靠在转椅上抽烟,道:”季书记,有何指示?

季海洋指了指对面的椅子:”春节到了,事情不少,我们先议一议。季海洋特意交代的事情,应该是比较重要的事情,侯卫东把本子摊开,准备记录。

季海洋指了指脑袋:”这事你要记在心里,不要记在本子上。春节期间自古就有访亲拜友的习俗,有一些对益杨发展有重要影响的领导需要在春节前后拜访,既可增进感情,又可以得到领导的指示。这事很重要,切不可掉以轻心,你在县委办主持工作,一定要为领导想在前面,把握住细节,这样才算称职。

“我先从大面上来说,春节前,要安排人员发贺年片。他拿出一本沙州市的机密号码本,道,”凡是上面有名字的,统统发一张贺年片,以益杨县委、县政府的名义发。这是大面上的工作,并不是特别重要,找几个字写得漂亮的工作人员,很快就可以完成。记着,要用手写,不能打印,这才能显出诚意。

“有几个关键人物必须记住。大年初二或是初三,一定要想尽办法给周书记拜年,具体时间要跟黄秘书长联系,带什么礼物征求祝书记意见,每年都是他亲自定。市委姜林副书记是分管组织的副书记,与祝书记是党校的同学,很熟悉,可以安排在初三以后去。市委这一块,周、黄、姜三人是重中之重,肯定要去。市委其他常委如何安排,要看祝书记的时间。

“新任市长刘兵可作礼节性拜访。市级机关还有一些实权派,财政局局长老孔、公安局局长老方,与祝书记关系不错,可以约出来搞一次活动,吃饭、打牌,算是联谊了。

“人大高志远主任,老领导李永国,要在年前就去走动。高志远安排五千块钱的年货,他喜欢新茶,明前茶一定要送一箱过去。李永国就送两千块钱。

“还有省里的儿个重点人物,你也要记住。

季海洋交代得极细,反复叮嘱,光是如何拜年就说了一个多小时。”算了,今天就给你说这么多。舂节放假前,你把整个拜年的事安排出来,我先看一看。

侯卫东脑袋已经有些晕了,回到办公室,拿出笔记本,将季海洋提到的领导名字记录下来,数了数,一共二十来个。他暗道:”祝书记比平时还要忙碌,哪里是在过年,分明是花钱找罪受。

在办公室坐了-会儿,另一位副主任庄卫国走了进来。庄卫国是委办老黄牛,长期负赍文字工作,在委办,祝焱在重要会议上的讲话稿多数季海洋亲自操刀,其他文章则出自庄卫国之手。

庄卫国文字工作出色,但没有过硬的关系,为人处世也不灵活,在委办一干就是十来年,很多领导都夸一声”老黄牛”,可是每次提拔都没有他的份。现在年龄大了,他在仕途上想法不多,委办待遇不错,他就不想调到其他部门,等着在委办改成非领导职务。

庄卫国坐在侯卫东对面,把眼镜取下来,不停地揉着眼睛,道:”侯主任,跟你汇报一个事情。

侯卫东忙道:”庄主任,你怎么这样客气,有事请吩咐。

“人老了,眼睛不行了,最近看书写字都模糊得很,我准备请假到岭西去检査眼睛,配一副纠正散光的眼镜。这种眼镜技术要求高,目前只有岭西才配得好。

“什么时候去?委办派车送你过去。

庄卫国将厚厚的眼镜戴上,道:”祝书记在老干部联谊会上的讲话稿,我就不写了。写了十几年,眼睛毁了,腰椎、颈椎都有问题,成废人喽。

委办秘书科写文章好手不少,但是重要文章都由庄卫国或是季海洋写。这事有两面性,一方面,庄卫国累得要命,另一方面,其他同志得不到表现机会,牢骚满腹。

侯卫东此时顺风顺水,心气颇高,暗道:”庄卫闰这是要撂摊子,离了红萝卜难道就不出席?这个关口迟早要过。他痛快地道:”庄主任,这事你就不必操心了,我们商量一下,以后大材料你来把关,其他小材料就交给秘书科來操作。

庄卫国见侯卫东轻易地答应了自己,心中暗自高兴:”侯卫东确实没有季海洋老辣,以为写材料是轻松事,我终于脱离苦海了。他站起身,道:”谢谢侯主任关心,我写请假条去了。

不一会儿,庄卫国就把请假条交过来请侯卫东签字。等到侯卫东签了”同意,请季书记阅示”几个字,庄卫国又拿出来一张表,道:”这是年前的安排表,我负责的事可能要重新安排。

这张表是元旦后制作的,是舂节前大型活动的安排详表.庄卫国要负责老干部联谊会、全市企业银行界茶话会、春节团拜会、在外益杨成功人上茶话会四份材料。

侯卫东痛快地道:”庄主任,你放心到省城看眼睛,回来后帮着把关就行。

庄卫同满面笑容离开侯卫东办公室,回到了自己办公室。他浑身轻松的同时,心中也觉得怪不是滋味。他向来以文字功底见长,如今委办的大材料不用他写了,他就如被人抛弃一般,心里觉得极不踏实,感觉如一个废人,没有人需要,没有人理睬。

季海洋在文字方面颇为倚重庄卫国,看到老庄的请假条,有些疑惑地问道:”怎么,老庄请假了?”他要到岭西检査眼睛。

季海洋没有掩饰他的担心,道:”老庄眼睛散光很严重,早就应该去治疗了。不过,舂节前县委办任务很重,老庄走了,文字这一块能否拿起来?

侯卫东道:”也应该给年轻人压压担子了,我让秘书科长尹大海负责文字这一块,庄主任若节前能回来,还是由他来把关。

季海洋叮嘱:”也好,你自己看着办,但是要心中有数,材料质量一定要上去。县委办出来的文章,代表着益杨县的文字水平,是益杨的门脸,马虎不得。”季书记,你放心。

侯卫东离幵以后,季海洋看着侯卫东挺直的背影,出了会儿神,暗道:”年轻人毕竟有闯劲,头脑里条条框框少一些。他又想到一些事情,眉头皱在–起。

侯卫东并不擅长写文章,但是并不心慌。前一段时间,他把能找到的祝焱讲话稿全部录入到电脑中,通过这份繁琐工作,他基本上心中有数,不像以前那么惧怕写大材料。

回到办公室,他把秘书科的同志全部召集起来开会,将近期需要完成的材料分到每个人头上。委办这些秘书都是从各镇各单位选来的笔杆子,都能写上那么几笔,只是大材料一直由庄卫闰主笔,他们平常只能写点边角余料,多少有些怨气,私下也有议论。这一次,年轻主任出了新招,他们每人手中都有任务,受人重视的感觉总是好的,多数人暗中有些兴奋,觉得肩上担子重了,憋着劲想把文章写漂亮。

秘书科长尹大海负责对这些文字把关。尹大海曾是益杨中学的语文老师,在报纸杂志上发表了不少文章,先是借调到委办,把编制等等解决以后,熬了四年才成了秘书科长。他向来自负于文笔,对庄卫国的老套路很是不屑,可是季海洋欣赏这头老黄牛,他只能老老实实当绿叶。

侯卫东在委办这一段时间,对尹大海等人的心态颇为了解,他单独把尹大海留了下来,道:”尹师兄,你是沙州学院的才子,当年读书的时候我就看过你不少文章。这一次庄主任要到岭西去检査眼睛,舂节期间重要讲话稿不少,就拜托给你了。

侯卫东如坐火箭一般在县委办升上来,当综合科长时,曾让尹大海心里很不平衡,如今差距太大,他反而心理平衡了。

尹大海敏感地意识到这是一个机会,道:”侯主任,你放心,春节几个讲话稿都有套路,我加个班,这两天就能把初稿拉出来。

1997年春节在2月7日,益杨县正式放假的时间在2月5日。

实际上立春前后,大部分单位的主要业务都停下来了,喝点革命小酒,给相关领导、相关单位拜年成了主要工作任务。

2月4日,侯卫东为李永国准备了两千元的过节费,乂从孟关镇买来腊猪肉、香肠、大桶油,很是丰盛。

到了李永国家门,祝焱高兴地拱手拜年。李永国兴致不是太高,摸出烟,散给了祝焱,道:”我这年龄,最怕过生日和过年,过了生日又老了一岁,过了年距离那天又近了一年。

他对搬年货的侯卫东大声道:”小伙子,中午就在我这里吃饭。

居住在益杨的退休领导,李永国是最重要的一位,祝焱做好了在这吃午饭的准备,这也是以往的惯例。

侯卫东拿了一瓶酒,道:”老领导,我把酒都准备好了,这是到贵州酒厂里弄的酒,正宗茅台酒。

李永国年纪大了,酒量也小了,不过喝半斤高度酒还是没有问题,道:”真要是正宗茅台,一般人哪里喝得到,箅箅产量也就知道了。他又对站在一旁的老伴道,”老婆子,别在这里看着了,快去弄下酒菜。李永国在位时权高位重,退休以后,虽然县委的几位主要领导都要定期来看望他,也有老朋友来走一走,可是毕竟人走茶凉,与在位时相比,门庭冷落在所难免。正因为此,他很重视每年与县委书记的这一顿年饭,早早就做好了准备。

上青林风干鸡肉、猪耳朵、自家灌的香肠、两个素菜、一个小菜汤,菜品不多,但极可口。

饭桌上,聊了些闲话,李永国道:”听说益杨土产公司要改制,真的撑不下去了?

祝焱给李永国倒丫一杯洒,道:”土产公司早就资不抵债了,今年准备引进一家台资企业,注人资金、管理技术和销售渠道,可是工人们意见太大了。台湾方面看到丫这种情况,顾忌很多,最后没有谈拢,合资的事情不了了之。

“土产公司易中岭已经辞职了,计委副主任顾铁军去当土产公司一把手,小顾摘经济还是可以的,目前在进行彻底改制,将企业改成股份有限责任公司。

李永国默然良久,道:”在我理解中,改制以后就不是国有企业了,这箅不算国有资产流失?这样摘下去,还是不是社会主义了?昌全同志今年要到益杨来看我,他文化水平比我高,我要问个究竞。他在位时,为益杨土产公司倾注了大量心血,可是没有想到,这个厂辉煌不过十年,如今已陷入风雨之中。

侯卫东听到周昌全两个字,很敏感地用余光瞟了瞟况焱。

况焱神色平常,道:”抓大放小是国家大政策,不仅是文件上说,报纸电台上也四处宣传。国家只管那些关系到经济命脉的国有大企业,县厲企业全部要推上市场,说白了,就是要县厲企业自生自灭,以后市县’级就没有企业了,政企分开嘛。

李永国火气仍然不小,道:”企搞成这样,当真没有腐败?听说副厂长杨卫革死在了检察院,除了他,土产公司就没有别的腐败分子?

易中岭没有问题?我不相信!

祝焱道:”这事有些复杂,我给老领导慢慢说。他把酒杯放在桌子,给李永国夹了一片猪耳朵。

侯卫东闻弦歌而知雅意,这时他已吃了大半碗饭,便知趣地告了席。老柳见侯卫东离席,也跟着出来了。两人就在院子里看花草和菜园,看着有十来盆花木,多数叶子带着褐色斑点,薄头耷脑。侯卫东暗道:”看来李老爷子喜欢种花却不得法,比粮站老邢差远,明年春天的时候,可以买两个大盆景过来。想到这里,他不禁自嘲道:”现在是怎么回事,怎么老是想到送礼的事情,莫非成了职业病了?

下午1点30分,李永国略有醉意,握着祝焱的手不放。侯卫东见李永国的表情和动作,暗道:”李老爷子真的转过弯了吗?(曰.是看这样子,对祝焱肯定没有什么意思了。祝书记为人处世太厉害了,值得我好好学习。上了车,侯卫东关心地问道:”祝书记,中午喝了有半斤酒吧,到招待所休息一会儿。祝焱在小招待所有一个单间,有时他需要安静的时候,就到单间去,免得被无休无II:的人打扰。

祝焱白晳的脸上略红,看了看表,道:”等一会儿把团拜会的稿子送过来。另外,记着4点出发,我和髙主任约好了,今天晚上请他和人大秘书长吃饭。

回到办公室,侯卫东就把尹大海送来的团拜会稿子看了一遍,稿子逻辑清楚,数据充分,他自忖道:”我写不出这种水平的文章。细细读一遍,又觉得这篇文章太冷静了,没有突出团拜会特定的欢庆气氛。

侯卫东的文字功底显然不如尹大海,不过他亦有优势,由于跟在祝焱身边,对其喜好,握得很清楚。他在文章里加了几个有气势的排比句,又把电脑打开,套用了前一年团拜会讲话稿的结尾,便把尹大海请了过来。

尹大海以前最不喜欢庄卫国大段地删自己的文章,在电话里听说文章略有修改,心里便有个小疙瘩,放下电话,来到了侯卫东办公室。

看着自己稿子的页面还算干净,没有飞扬跋扈的勾勾叉叉,尹大海心中压抑的不满便少了许多。他仔细品了品侯卫东修改的地方,觉得和祝焱口气极为神似,气势比原有文章提髙不少,暗道:”侯卫东还是有几把刷子,也不能过于小视。

晚上到高志远家去拜年,送去红包及年货,比预计超了五百。

高志远挺高兴,将收藏了十年的五粮液拿了出来,侯卫东喝了半斤以上,祝焱喝了二两多,高志远喝了一杯。

离开高家巳是8点30分,祝焱接连喝了两顿酒,头痛欲裂,道:”今天就住沙州宾馆。沙州宾馆楼下有一个按摩店,技术好得很,我要去放松,否则明天的酒战应付不了。他无可奈何地道,”都说当官好,我却觉得这是个苦差事,特别是春节这期间,天天喝酒,肝、胃、肾、肠都被酒泡着,迟早要出问题。

侯卫东到沙州宾馆开房数次,熟门熟路,很快安排好了房间。等祝焱在房间里休息了半个小时,他便上了楼。

祝书记白皙的额头全是酒红色,用手指揉着太阳穴,道:”走吧,下去。祝焱出去活动一般不叫老柳,包括吃饭,多数时间老柳都是单独找地方吃,然后由委办发误餐补助,元旦到舂节这一段时间,光是误餐补助侯卫东就签给他一千多块,比工资还高。老柳自然喜欢这个政策,当然,这只是季海洋为县委书记驾驶员制定的特殊政策,其他司机不能享受。

楼下是一家正规按摩店,大堂里有六个床位,没有雅间。给祝焱按摩的是身材髙挑的女子,有一股爽利劲,她认识祝焱,闲聊几句,就听到祝焱叫了一声:”啊!

为侯卫东按摩的是相貌英俊的大汉,问道:”你是第一次来吧,全身还是局部?

侯卫东努了努嘴,道:”和老大一样。

大汉咧嘴-笑,笑容很有阳光味道,道:”好咧,我要开始了,感觉痛了你就叫。

侯卫东没有理解他指的是什么,并不在意,可是当大汉手肘猛然间如尖硬石头挤压着后背,他也禁不住叫了起来。按摩店里四个人叫得此起彼伏,倒像是进了屠宰场。

聊了一会儿,侯卫东知道店主夫妻都是退役运动员,夸道:”果然是运动员出身,力气还真是大。

那大汉抱着双臂,五官轮廓分明,宽肩窄腰,极有男子汉味道,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靑舂都献给了运动场,现在身无长技,只能靠这个来讨生活。

按摩结束,痛虽然痛一点,但是浑身舒服,仿佛身体轻了十来斤,走路也轻松许多。祝焱酒意一扫而空,道:”在益杨我的知名度太高,有一次感觉身体太僵,到一家盲人按摩店,刚进门就被人认了出来,结果成了被人参观的大熊猫。

此时才晚上9点,祝焱道:”你先跟我上楼。我要跟黄常委联系,如果联系不上,我们就蒙头睡觉,联系上了,可能还要参加一些活动。

侯卫东帮祝焱泡好茶,就在沙发上等着。”黄常委,我是祝焱,呵,在哪里潇洒?

黄子堤此时正忙着,压低声音道:”我哪荦.敢潇洒,省里来人搞了两天,我还在鞍前马后服务。

“你这大管家可不得了,管着几百万人啊。说正事,我就在沙州,老弟明天有空没有,把老孔、老方约出来,我们提前过春节。节后太忙,不容易聚在一起。

黄子堤是聪明人,在电话里哼哈了一会儿,道:”我们好说,随时都可以欢聚一堂,你恐怕想找昌全书记吧。你来得太及时了,昌全书记春节以后就要去旅游,要拜年恐怕得抢到节前,这个消息绝对保密。

祝焱焦急起来,道:”明天能否见到昌全书记?

“这个不好说,里的人明天走,但是不知上午还是下午。你就在宾馆等着,随时听我电话。

打完电话,祝焱道:”争取明天见昌全书记。又问,”身上带了多少钱?

“没有问题,备得很足。

祝焱没有多说,道:”你回家吧,明天早点过来。

回到新月楼,小佳不在家,这家就不成家,冷冷清清的。侯卫东看了一会儿电视,又把电脑打开,在惠多网上看了小佳的信件。

信件,是传送信息很古老的方法,在古代由于交通不便、信息不畅,书信就成为远方人传递信息最重要的手段,诸如鲤鱼传书、鸿雁传书等等优美故事,实质上都讲述信息不灵的古代社会的相思之苦,或思家人,或思故土。

如今地球已经变成了村庄,信息传递可以有”种方式,书信这种方式也就落伍了。尽管是电子信件,可是,在静悄悄的家中,读着充满小佳相思话浯的信件,开头一句”亲爱的”,就如温暖的热带乌龟慢慢在心头爬过。

看完信,洗洗就睡,。一觉醒来,不到7点,侯卫东早甲.就来到了沙州宾馆。陪着祝焱吃完早饭,祝焱在宾馆后面的花园转了一会儿,道:”你到新华书店给我找一本书,《万历十五年》,一直想看看,今天偷得半日闲,正好可以阅读。如果没有这本书,就给我买一套金庸的《鹿鼎记》,新华书店应该有这书。这两种都没有,你看着办。

老柳带着侯卫东到了沙州最大的书店,侯卫东也没有东翻两找,直接问丫服务员,幸运的是两种书都有。

厚厚六本书,捧在手中,散发着印刷品特有的香味。

祝焱拿着几本新书翻看几遍,道:《万历十五年》留着慢慢看,现在还是看轻松一点的书。没有翻几页,黄子堤打来电话,道:”昌全书记答应中午一起吃顿饭,到时我给你打电话。

上午时间一晃而过,眼看着要到中午12点,侯卫东来到祝焱房间,祝焱坐在窗边仍在津津有味地读书,侯卫东请示道:”祝书记,我去安排午饭?

“不忙,再等一等黄常委电话。过了12点,祝焱仍然专心看书,终于,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祝焱平时有两部手机,一部是在益杨县机密电话本中公开的手机号码,今天为了免受打扰,这部电话就由侯卫东拿着。另一部手机号码很隐秘,只有十来个人知道,此时响起来的正是少数人知道的特殊电话。

五分钟以后,祝焱坐上了老柳的车,朝河滨路开去,进入丫一幢红瓦高墙的房屋。在进门前,侯卫东知趣地把手包递给了祝焱,道:”我们在外面等着。

祝焱看了肴表,道:”周书记下午4点有接待任务,我在这里有一个半小时的吃饭时间,你们两人先去吃饭,随时待命。

河滨路是沙州新兴的美食街,距城远,需要有车才方便。河滨路餐厅针对的客户就是有车一族,档次自然不低,老柳开着车转了一圈,看到正宗水煮鱼的招牌,便问道:”侯主任,水煮鱼现在火得很,尝尝味道?水煮角.不知何时进入沙州,进人后立刻红得-塌糊涂,大堂足有二十来张桌子,全部都是满满的。两人点了四斤水煮鱼,侯卫东又要了一瓶啤酒,为老柳要了一瓶果汁,慢慢享受着口腹之美。

正吃得高兴,老柳将目光抬了起来,有些惊异。侯卫东回头一肴,只见段英端着一杯啤酒,正站在6己身后。

侯卫东与段英有过肌肤之亲以后,两人很有默契地不再联系对方,半年来,没有单独见过面。

段英已经喝了些酒,脸微红,道:”刚才下车就看见你了,这车是祝书记的吧?’她在《益杨日报》的时候,多次跟随着况焱进行采访,认识祝焱的车。

寒暄几句,段英对侯卫东道:”今天同事在给我饯行。

侯卫东惊讶地道:”饯行?你要到哪里去?”我调到《岭西日报》去丫,是借调。段英一边说,一边偷眼打蛩着侯卫东,半年多时间不见,侯卫东愈发有男子汉的沉稳味道。在仰头喝酒时,她头脑里猛地蹿出了两人在一起缠绵的片段,这个片段通常是在夜间出没,今天见了男主人,不合时宜地出现了。

段英咳嗽了几口,脸愈红,敬完酒,似笑非笑地与侯卫东对视一眼,回到了同事中间。

侯卫东又要了一瓶啤酒,心中很有感慨:”人的命运真是说不淸,想当年段英差点就下岗,现在却调到《岭西日报》。《岭西日报》是堂堂的省报,在上青林时,自己就靠读省报度过了不少难熬的时光。

老柳不知侯卫东心中滋味复杂,道:”段记者以前是刘部长的儿媳,不知什么原因和刘部长儿子吹了。侯卫东不愿说这个话题,举了举啤酒杯,道:”老柳,再来一瓶果汁。老柳意犹未尽,又道:”刘坤当镇长了,两人倒是郎才女貌,可惜了!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