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章 跟着县委书记给市领导拜年 温柔之乡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益杨是沙州经济发展最好的县,前后数届益杨县委书记都升任为沙州市的领导,这一次换届,祝焱呼声亦很高。

12月25日,这是基督国家的节日。益杨是一个相对保守的内陆地区,虽说西风渐进,但是圣诞的节日气氛并不浓,只有步行街一带,有几个商家为吸引大家注意,夸张地在店门外树起了圣诞老人和圣诞树,增加了一些节日氛围。

祝焱知道张小佳远在上海,也体恤侯卫东平时工作辛苦,让侯卫东忘掉手里所有的工作,安心休整几天,然后集中精力办事,到春节以后才能休假。

这样做有很现实的原因。

过了元旦,农家就到了享受一年劳动成果的时候,而对于祝焱来说则是一年最忙的时候。这个忙,并不单纯是工作繁忙,而是各种关系需要在过年时打点,光是省、市两级重要人物就得够他走上好几天,侯卫东作为委办副主任,自然全程陪同,偷不得懒。

侯卫东軎滋滋地给小佳打电话,准备利用这两天直飞上海。谁知小佳所在班级得到紧急通知,恰好要在12月26日组织到新加坡参观其园林建设,这是一次极为重要的外出考察学习的机会,小佳不愿意放弃,侯卫东的上海之行也就告吹。

他半年多没有回吴海县,既然小佳那里去不成,他就给老妈打一个电话,说是要回来度周末。

刘光芬接了电话,高兴地责怪侯卫东:”你这没良心的小三,半年都不回家,平时也不打个电话,真有这么忙吗?她没有等侯卫东回话,又絮絮叨叨地道,”你二姐肚子已经老大了,明年你就要当舅舅。江楚和你大哥是怎么回事,结婚这么久了,怎么肚子还没有动静?我看两人都得去医院检査,査一査到底是谁的问题。

听到妈妈在电话里啰唆地拉家常,侯卫东心里也是一阵温暖。平时跟着祝焱忙里忙外,稍稍有些空闲又要朝沙州跑,倒真是把老爸、老妈给忽视了。

“明天给我卤些肥肠,最好给我弄-斤,馋虫已经爬到噪子眼了。听到小儿子提了具体要求,刘光芬兴高采烈答应了。能为离家在外的儿子服务,这是母亲最高兴的亊。

放下电话,侯卫东就把车子开到委办的修理厂,让熟悉的师傅帮着检查车况。自从上次在上青林出现了两树夹一车的情况,他就对行车安全格外注意,凡是车辆要出城,都要进行一次检奄。

修理厂是委办的定点修理厂,侯卫东是委办副主任,正好管着县委机关车辆的维修,他的车自然受到了特别优待,所有零件都是正规厂家所出。这一点,羡煞了不少其他部门的驾驶员。

以侯卫东如今的实力,并不在乎修车的费用。但是在其他地方修,很难避免假冒伪劣的零件,用不了多久又要换,这事曾让侯卫东烦不胜烦。当上了委办副主任.管着修理厂,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

男人对车辆总有些天然喜爱,侯卫东蹲在车旁,看着修理工动作娴熟地下着零件,有一句无一句地与修理工说着话,还不停地散着香烟。

一位留着小胡子,满身油膩的修理工道:”侯主任,你真是平易近人。侯卫东就笑:”平易近人是专门用来指大官的,我小蛤蟆官,还没有平易近人的资格。修理工甚是粗豪地道:”凡是当了委办主任,没有不升官的,侯主任这么年轻,肯定要当大官。侯卫东又递给了他一支烟,道:”这事谁又能说清楚,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当修理工将车身全部检奄一遍,快活地道:”侯主任,你的车保养得好,放心开吧。有一点小问题,我已经解决了。

坐上车,正准备发动,手机又叫了起来,侯卫东无可奈何地道:”这该死的手机,又找上我了。

当年为了方便,侯卫东买了一部极为昂贵的手机,从此,他再也无法从人间遁形了,总有一些电话会不期而至,调动他的行动,影响他的生活。他时常在想:”如果没有手机,虽然有时不方便,却给人生带来了更大的自由。

看了号码,见是岭西李晶的座机电话,侯卫东道:”李总,好久不见啊。

李晶在遥远的岭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卫东,不要叫我李总,这样叫见外了,叫我晶晶。

侯卫东也笑了,道:”晶晶,总让我想起白骨精。

说笑儿句,李晶道:”明天上午精工集团在岭两召开董事会,我要向你们几个董事汇报精工集团今年的成绩。

“我说不准,到时再看。

“卫东一定要来,这是你的权利和义务。

挂了电话,李晶就躺在柔软的床上,舒服地伸成了–个”大”字,自言自语:”好大的床铺,也不知床的另一边是谁。她回想着认识的男人,或有钱,或有权,如放电影一般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可是想着这些人,她浑身不觉起了鸡皮疙瘩。仰面看着床头柔和的灯光,想着侯卫东的玩笑话,暗道:”侯卫东这个坏家伙,竟然叫我白骨精。我喜欢。”这是精工集团成立一年的重要会议,你是大股东之一,应该参加。侯卫东坐在车上抽了一支烟,鬼使神差地用这条理由说服了自己,给吴海家里打电话请了假,这才朝着岭西开去。

刚出益杨,李晶又打了一个电话过来:”卫东,出发没有?”明天上午要开董事会,我当然只有晚上赶过来。李晶关心地道:”自己开车吗?你以前请了一个驾驶员,他技术不错,就让他来开。

“谢谢你的关心,我的手艺不错了,只是从来没有开这么远,恐怕很累。

李晶此时仍旧躺在床上,她一只手拿手机,另一只手轻轻拂过平坦小腹,笑道:”累倒不怕,泡个热水澡,人也就轻松了。她自从当上精工集团董事长以后,自承身份,大半年没有同男人亲热,此时心中不禁有些燥热,暗道:”侯卫东,我还真有些想你。

从下午5点30分出发,整整开了三个小时,进入了岭西。圣诞气氛越来越浓,街上彩灯眩目,成群的青年男女穿戴得很有节口氛围,高高兴兴在街上走来走去。

“别人的节日,也不知为什么要搞得这么热闹,或许这是发泄的一个理由吧。

侯卫东开着车,穿行于大街小巷。他不熟悉岭西的道路,就朝着灯火最为辉煌的地方开去,在城中心转,一圈,终于找到了一间很是高大的酒店,酒店四周有醒目的轮廓线,格外挺直。

在停车场停好车,侯卫东提着手包下了楼,抬头仔细看了大楼,这才看清人楼顶端有五颗星,心道:”难怪大楼如此气派,是五星级酒店。他皮夹子里有好几千元钱,另外还有信用卡,面对五星级酒店并不憷场,神情自若地走了进去。

大厅里格外金碧辉煌,侍应生衣冠楚楚,彬彬有礼,在这种气氛之卜’,来往的人说话都轻言细语,走路亦是轻手轻脚。

刚办完手续上楼,李晶的电话打了过来,听说侯卫东住进了金星酒店,道:”你先休息一会儿,我马上过来。

侯卫东洗完脸,正在看电视,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李晶披着浅棕色披肩,雍容大度,站在门口笑吟吟地道:”你不熟悉岭西,怎么知道这家最新最好的五星级酒店?

“我只是朝着灯光最亮的地方走,箅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就住了进来。

李晶在房间里转了一圈,道:”没有吃饭吧,我请你到特别的地方吃晚饭。

“特别的地方,是什么地方?”到时你就知道。

出了门,到了电梯处,李晶自然而随意地挽着侯卫东,侯卫东稍有些紧张,也没有拒绝李晶的亲密。

“开了三个多小时,累了吧,坐我的车。李晶车内有若隐若现的香水味,细贓而清淡,车载音响极佳,一首老歌在低吟。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别在异乡哭泣。冬季到台北来看雨,梦是唯一行李。轻轻回来不吵醒往事,就当我从来不曾远离。如果相逢把话藏心底,没有人比我更懂你。天还是天喔雨还是雨,我的伞下不再有你……,这是孟庭苇的嗓音,90年代初期,她的歌曲陪伴了无数少女走过青涩年华。侯卫东靠着后背,听着这首学生时代曾经天天轰炸耳朵的老歌。

车如流水,在流光溢彩的街道中穿行,外面的喧嚣被车窗所隔离,只有千净而温存的歌声。

李晶平静地道:”当年我最喜欢这首歌,还有一首的歌名是《没有情人的情人节》,也不知你听过没有。

小车在街道边转了几圈,拐进了一个小区。这个小区的中庭比新月楼更加开阔,借着庭灯,可以看见中庭有假山、亭台、小桥、绿地,还有一个网球场和篮球场。李晶小鸟依人般黏在侯卫东賂膊上,道:”幵了这么久的车,饿不饿?

走进小区,侯卫东就明白即将发生什么事情,他心中有些抵抗,更多却是隐隐的兴奋,道:”饿了,从益杨到岭西,一路马不停蹄。

李晶当然知道侯卫东饿了,但是她还是对这个答案感到很满意,高兴地道:”那就好办了。”什么好办?

“你饿得厉害,就不会挑剔我的手艺。

行走间,侯卫东手臂不经意间会触碰到李晶的胸部,他使劲地吞了吞口水,道:”现在就箅是煮一碗清汤挂面我也会狼吞虎咽。

与一对情侣进了电梯,侯卫东与李晶只是挽着手,那一对情侣年龄不大,却要开放得多,搂着腰紧靠在一起,头凑在一起低声说笑着。那个男子说了句什么,女孩子扬起手欲打,看到了一旁的侯卫东和李晶,略显害羞地把手縮了回去,另一只手却在男孩子身上悄悄地掐了一把。

李晶静静地靠着侯卫东,娴静而温柔,见到情侣的动作,嘴角上翘,露出了微微笑容。

进了屋,李晶道:”这是我的小窝,除了你,没有其他人来过。

屋内空凋已经打开,从外面清凉世界走了进来,一下就掉人了温暖的舂天。李晶随手将外衣脱下来,挂在屋角的木架子上。她穿了一件薄薄的紧身毛衣,从侧面看胸脯就如美元一样坚挺。

等到侯卫东也脱了外套,李晶兴致勃勃地牵着侯卫东的手,带着他参观房间。

这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装修风格很现代,清新、简约、大气,陈设很现代化。家用电器都是市面上的顶尖产品,主寝室约有二十来个平方,里面安了一张足有两米二的大床,大床正面就是梳妆台,一面镜子正对着大床。

主寝室有卫生间与一个观景阳台,阳台用落地窗封闭,站在落地窗前,辉煌的岭西夜景尽收眼底。

李晶指着远处,道:”那就是金星酒店,虽然这是五星级酒店,哪里有家里舒服?你以后到了岭西,不准住酒店,我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这就是赤裸裸的邀请了,侯卫东不争气地怦然心动。

李晶仰头看着侯卫东,在雅致的灯光下,她的眉眼格外细膩,侯卫东忍不住亲了亲她的脸颊。这个动作更多的是用在情人或爱人之间,李晶情商极高,对这个小动作的含义自然是心领神会,挽着侯卫东的手臂也就增加了一些力道,心里暗道:”侯卫东还真是解风情的男人,与其交往轻松愉悦。她突然想起一句土语:”宁嫁二流子,不嫁木锤子。便禁不住抿嘴而笑。

“你自顾自地傻笑什么?

“谁傻笑了?李晶嗔了侯卫东一眼,安排道,”你先到客厅看电视,我给你做几道菜。

在侯卫东印象之中,李品向来风姿绰约,办事也是滴水不漏,标准的女强人形象,侯卫东还从来没有看到她居家时的模样,便跟着她来到了厨房门口。

一只土色的瓦罐冒着热气,从飘来的味道判断,应该是炖鸡。李晶手持一把硕大的菜刀,灵活地切着肉丝,回头笑了笑:”你别在门口站着,菜都准备好了,很快就可以开饭。

“噗噗”的声音从厨房里升腾起来,李晶的动作居然很专业,她提着锅柄,用了男性大厨常用的”颠”锅手法,肉丝在空中翻腾了几下,李晶直接就将肉丝倒进了盘中。

“没有想到,你还有这么好的手艺。

“这是家常的靑椒肉丝,人人都会做。李晶虽然口中谦虛,脸上却有得意之色。

清炖鸡汤、青椒肉丝、麻婆豆腐、炝炒小白菜,再加上一盘泡姜、两小碗米饭,颜色有青、红、白、绿,味道有鲜、嫩、麻、辣,早已饥肠辘辘的侯卫东端起碗,来了个风卷残云。

吃完了一碗,坐在一旁的李晶主动帮着又盛了一碗。吃到第三碗,李晶满以为侯卫东吃不下去了,道:”吃饱没有?侯卫东认真地道:”只是不饿而已。想到自己平时只能吃半碗饭,李晶由衷地道:”你还真是大肚汉,在困难时期,哪家人能养得起你?

等到侯卫东终于放下筷子,李晶收拾了碗筷进了厨房。

侯卫东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着厨房传来碗盘相碰清脆的声音,突然产生了一阵错觉,仿佛这就是家,自己就是男主人。

结婚以后,侯卫东基本上没有到过色情场所,只是以前与段英有过一次亲密接触,这一次到李晶家中过夜,又是一次对小佳的背叛。可是想到李晶眼中的期待以及散发着成熟韵味的身体,他从心底热切盼望着。

手机在侯卫东掌中翻来覆去,当李晶满脸笑容从厨房走了出来,他知道已经无法退却/,迅速将手机调成无声状态,放回了袋中。

李晶在厨房洗碗的时候也是感慨良多,她虽然交游广泛,但是对于小家却有一种类似于偏执的热爱。她不愿外人踏人自己这个宁静的港湾,不管是男人和女人,不管是有权人还是有钱人,都不能进入她的领地。

踏入了这个家门,李晶才做回了真正的6″,在这个屋里她撕下了厚厚的外膜,才是那个无忧无虑、心思单纯的李晶。

李晶到卧室里拿了睡衣,道:”你先去冲个澡吧,我把温度再调高一点,等一会儿就可以穿睡衣出来了。这句话含义颇为丰富,她却说得极为自然,没有一丝做作。

侯卫东无语地接过睡衣,对着李晶点了点头,进了卫生间。卫生间装修得很温暖,地而是浅红色,墙面虽然白色调子,里面却嵌着十多块动画图案。在角落的盆子里,还放着几件未洗的衣服.还有一条半透明的内裤。

看着盆子里的小玩意,侯卫东只觉荷尔蒙如温度计放入了热水瓶,飞快地往上涨,他能够想象,穿着这小内裤的李晶是多么的性感。此时,情欲如黄河之水般泛滥,巳经淹没了理智。

他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段话:”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古代男人需要随时播种,才能保证种族繁衍,而女人则必须记着孩子的父亲是谁,这样才能保证种族的优质,所以,男人从本能上就对外遇有着天然的倾向。

李晶双腿卷曲着放在沙发上,正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抬头见侯卫东穿着睡衣出来,在柔和灯光下显得格外英俊,这让她不禁眼前一亮,

脱口而道:”卫东,你洗了澡真帅!说完之后,才发现有语病,就捂着嘴笑了起来。

到了这种时候,再掩饰也就矫情,侯卫东道:”衣服很合适。两人对视一眼,李晶表情突然间有些不自然,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此时房屋温度已经高了起来,她道:”我也去洗一洗。低着头正朝卫生间走去,不提防被侯卫东一把抱住。

李晶浑身已软了,将侯卫东腰身抱得紧紧的,口中却道:”干什么啊!侯卫东大手从李晶衣服里钻了进去,抚摸着光滑的后背,慢慢移动到前胸,将没有戴胸罩的坚挺乳房握在手中,手指捏着乳尖.不断地搓揉着。

就在客厅门口,侯卫东将李晶脱得一丝不挂,他带着欣赏的冃光看着洁白如玉的胴体,手指尖在小腹上游走,赞道:”你真是白骨精。

李晶喘气已经有些粗了:”我就是你的白骨精。这房子从买来以后,你是第一个进入房间的,也是最后一个。啊,你别进去,我要去洗澡。

说话间,李晶双手也在侯卫东衣服里摸索着。两人搂抱着,哪里分得开?进得卫生间,两人已是赤诚相见,李晶手慌脚乱地拿着莲蓬头,刚把身体冲湿,就被侯卫东粗野地抱了起来。

几番调试,两人就如做工精致的明代家具,没有用一颗铁钉,却紧紧地黏合在-起,距离为负数。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这是风靡一时的《致橡树》中的片断,在大学时代,诗歌朗诵必选篇章之一,侯卫东听得耳熟,也记住了一些句子。但是,现实情况与诗歌的意境恰好相反,此时,李晶就如一朵饥渴的凌霄花,毫不客气地攀援在侯卫东身上。

“卫东,你天天吃吃喝喝,怎么还会有这么好看的腹肌?李晶如贪吃的孩子,抚摸着侯卫东的每一寸肌肤。

侯卫东累了,只是笑笑,不答。

李晶自语道:”我现在明白为什么叫情爱了,先要情,才有性,这才是真正的享受。

侯卫东道:”你力气可不小,我的腰差点被你抱断了。

李晶把头埋在侯卫东胸膛上,道:”谢谢你,说了你也许不信,我是第一次享受到高潮,真是美妙。

在刚才的性爱中,李晶在侯卫东一阵强过一阵的攻击中,身体突然间强烈地震颤起来,这是肌肉不受大脑控制的颤抖,最初是在小腹以下,随后就如电流一样传遍了全身,她如梦游一般恍惚,疯狂地迎合着侯卫东的节奏。

当一切结束以后,李晶洁白的肌肤全部变成了潮红色,她抱着侯卫东的一只賂膊,似乎半梦半醒。十来分钟以后,她才清醒过来,又如凌霄花一样缠上了侯卫东。

这一场大战,两人耗费了太多的精力,现在就只是亲密拥抱,情的成分多,欲的成分少。

相拥了约半个小时,李晶从床上爬了起来,穿上半透明的睡袍,头发柔顺地披散着,道:”继续睡觉,还是喝点什么?”茶。

李晶知道侯卫东喜欢喝茶,这一次不仅买了内衣裤、睡衣,还特意买了顶级的益杨毛尖,还有景德镇出产的茶具。

在落地窗前摆上一张玻璃小桌,乡野清新味道随着水汽就开始慢慢地充满了整个阳台。

坐在藤椅上,侯卫东透过落地窗看着外面的街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不过还是客观地赞了一句:”灯火辉煌,比沙州强得多。

李晶神情稍复,道:”岭西毕竞是省会城市,信息渠道方面与沙州当然不可同日而语,我想把精工集团总部搬过来,立足岭西,放眼全省。说起这个话题,她又恢复了平时的几分神态,雍容而自信,又是另一番味道。

“你是董亊长,我没有什么意见,充分信任。

李晶嫣然一笑,道:”我在省里也有些关系,你想小’想调到省里来?层次更高一些。

李晶的交际颇为复杂,而且她的成长过程涉及许多隐秘,从内心深处,侯卫东只愿意在经济上与她有来往,至于在政治上,由于传统官场对道德的重视,他不愿意和李晶攬在一起。而且,作为顺风顺水的年轻人,他骨子里有股傲气,如果利用李晶这个特殊女人的特殊关系向上爬,他将失去在李晶面前的自信。

“祝焱向上走的机会很大,这对我也是机会,改弦更张并非好事。侯卫东为了给李晶面子,笑道,”到时在益杨混不开了,我就调到省里来。

李晶见侯卫东对此事并不热心,也未强求,道:”祝焱恐怕只能到沙州市这一级,向上走就难了。

侯卫东此时的理想就是在县里有好的发展.沙州对于他来说还可望而不可即,道:”沙州辖四县两区,五百多万人口,又有几人能当上市一级领导?知足者常乐。

第二天,侯卫东参加了精工集团的会议,会后就开车直回沙州,没有在岭西停留。他刚回到沙州,手机又响了起来。”侯镇长,我是田秀影。

侯卫东根本没有想到田秀影3打电话过来,听其声音略带哭腔,道:”田大姐,有什么亊情?

田秀影哭哭啼啼地道:”侯镇长,我们都是从上靑林出来的,这事你一定要帮我。县里要清理八大员,给几千块钱就把我们八大员打发了。我在青林镇政府工作了二十来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说解聘就解聘,让我们一家人以后怎么活?

虽然田秀影是个喜欢挑拨是非的人,在上青林期间,曾经莫名其妙地告过侯卫东的刁状,可是事过境迁,侯卫东对其恶感已经没有剰下多少,耐心地听其哭诉了一会儿,问道:”你家里那位买了一辆车摘运输?

“他上个月出了车祸,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当初为了节约钱,没有去上保险,这一次就要由我们全赔。

八大员都是乡镇农技站、农经站等临吋聘用人员,是历史形成的用人方式,在80年代初期曾经发挥了重要作川。后来镇级财政普遍困难,而且八大员的存在与现行干部体制不相称,县里开始着手清理此事,田秀影这种情况正好在清理范围之类。

田秀影啰唆了半个多小时,怀着希望挂断电话。

侯卫东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给粟明打电话。在他目前的位置,找他办事的人太多,如果每件事情都办好,这是不可能的任务,因此,他从现在起要学会拒绝。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