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章 为市委书记视察紧急护驾 拦车喊冤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易中岭的隐蔽别墅里,县长马有财、原益杨土产公司老总易中岭对饮着小酒。

“老易,我还真是羡慕你,抽身就跳出益杨这个浑水塘,如今祝焱对我步步紧逼,我这县长当得没有滋味。

易中岭圆满地从益杨土产公司脱身而出,解决了苟勇以后,所有的隐患就都消除了,他可以安心做企业家了,心情自然与马有财不一样,劝解道:”马县长,祝焱迟早要走,你最好不要与他闹得太僵,这是当兄弟的个人意见。

马有财颇为苦闷,道:”我到益杨做了多少事情!大搞交通,思路是由我提出来的,具体事情也是由我一件一件落实的。益杨财力弱,要完成这些工程,必须要四处筹款,不知花了我多少心血,现在交通搞上去了,却成了祝焱的政绩。

“退一步海阔天空,如今祝焱强势,你千万别跟他硬磕,易中达如今在省委组织部当处长了,专门协调管理各市,他说话在沙州市还是有分量的。易中达是易中岭的堂弟,当年从浙江大学毕业以后分到卫生厅,郁郁不得志,为了调到省委组织部,易中岭资助了不少,当年的投资现今终于有了效果。

马有财这次是真的有些动心,道:”易中达的位置很好,你找个时间约他见一面。他从政多年,自有他的渠道和办法,不过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所以对易中达很有兴趣。

易中岭在马有财身上投资不小,也希望他的官越当越大越当越稳,爽快地道:”我的话,中达还听得进去,近期内我们几人见面喝上一杯。

两人又喝了几杯红酒,易中岭真正的心思就显露了出来,幸灾乐祸地道:”这一次周昌全要到益杨来,听说杨卫革的家属要去拦路喊冤。祝焱不是很厉害吗?这次就要让他丢丑。

马有财脑筋动得极快,道:”土产公司就是砣屎,现在表面已经硬了,臭气捂在里面出不来,若有人去挑,反而会把大家都弄臭。你已经与益杨土产公司没有关系了,最好不要再摻和在里面。

易中岭仔细琢磨,暗道:”马有财的想法是对的,这些当官的当真是老奸巨猾。”口里道:”这事和我没有关系,是杨卫革的老婆在闹,她本来就是一头母狮子,无事都要咬人,更何况杨卫革死了。

马有财当初听说杨卫革死掉,心中就认定是易中岭做的手脚,发生了此事以后,他是真的怕了,谨慎地问道:”这事和你有关系吗?

易中岭把胸脯拍得震天响,道:”我好歹曾经是厂长,怎么会和这些违法乱纪的事情扯在一起?放一百个心。

看着易中岭的脸,马有财突然觉得格外狰狞,暗道:”此人心太黑手太毒,我得与他疏远,否则要受祸害。突然之间,他连与省委组织部易中达见面的兴趣都消失了。

经过全面动员,周密准备,市委书记周昌全终于来到沙州视察。

沙弯子是沙州与益杨交界处,恰好有一个较为宽阔的平地,平时堆放着木材以及沙石,因为周昌全要来,这些建材全部被清理一空,又从上青林拉了些碎石,用压路机压紧,临时铺了一个停车场。

在停车场东角,整齐地摆放着一些展板,主要内容是益杨交通建设成就,以及高速路发展战略的示意图。

县委书记祝焱、县长马有财、人大主任贾英雄、政协主席南志强、委办主任季海洋都下了车,聚在一起。

人大主任贾英雄做过常务副县长,与马有财在益杨县政府工作过一年,他的特点是从不轻易表态,与马有财、祝焱的关系都是不好不坏,不远不近,在市委定人大班子时,祝焱与马有财都对他表示了支持。

南志强则是外来户,他原是临江县长,在临江主政时,政绩一般,义与县委书记关系紧张,被调整到了益杨出任政协主席,如果不是他在市委有些关系,已经被免职了。

四人聚在一起,各有各的想法,各有各的表情。

南志强笑呵呵道:”尝尝我这烟,是云南烟厂的贡烟,没有包装的,直供中南海。

:祝焱的烟瘾不大,抽烟甚少,他接过南志强递过来的烟,道:”老南,我记得你在临江的时候,曾经与茂东烟厂联系过,准备在临江设分厂。你再去做做工作,看能否把这个项目弄到益杨来。

烟厂项目是南志强在临江用心最多的项目,只要分厂建成功,临江县财政就要猛蹿一节,这就是作为县长最大的政绩。可惜沙州市委没有给他足够的时间,眼看着烟厂谈判就要成功了,一纸调令,他被调到益杨县,临江县的烟厂项目无限期搁置下来。

此时祝焱重提旧事,南志强苦笑道:”茂东烟厂领导也换了好几个,重新接头是一件难事。

侯卫东等秘书们都站在一边,自觉地与几位领导保持着距离,沉默地眺望着远处。

今天天空格外纯净,能见度很高,极目远眺,一片苍茫大地,微风习来,拂过脸面带着凉意。

衣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侯卫东取出来,看看号码,又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侯秘书,我是城关镇派出所的老谭,给你报告一件事情。杨卫革的家属是由派出所和城关镇政府共同监控,今天一早,我们发现杨卫革的老婆、儿子都不在了,他们很有可能要找周书记告状。,兹事体大,侯卫东不敢擅自做主,立刻报告了季海洋。季海洋马上给公安局局长商游打了电话,此时他拿出县委领导的派头,道:”商局长,据说杨卫革家属失控了,如果真要扰乱了昌全书记的车队,就是严重的政治事件。你要高度重视,组织精干警力,将城区的十来个老上访户控制住。这是政治任务,其中的轻重你是知道的。

商游接了季海洋的电话,不敢怠慢,把办公室主任叫到办公室,声调很高,道:”今天是特殊时间,除了窗口部门,其他的人全部出去。我们是一线部门,窝在办公室能办案子吗?

侯卫东心里暗自担忧,不过事到如今,只能祈求老天保佑了。

8点56分,视线内出现了两辆小车的影子。两辆车都是奥迪,到了沙弯子,缓缓地停到众人面前,极为平稳,悄无声息。

祝焱满脸带笑,带着几位主要领导就迎了过去。

侯卫东在电视里经常见到周昌全,可是真人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比电视里更高更瘦,皮肤微黑,一双眼睛向内凹,却是目光炯炯。他在祝焱陪同下,背着手来到展板前,听完介绍,并不评价,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做展板、修整临时停车场,很花了些时间,周昌全却只在展板前站了五分钟,与马有财、贾英雄、南志强等人握手以后,便进了小车。祝焱作为益杨县委书记,按照事先的安排,坐上了周昌全的小车。

警灯闪烁,七辆小车很有气势地朝着益杨县城开去。

侯卫东坐在季海洋车上,车内仍是《桑塔露琪亚》熟悉的旋律,只是音量比平时略低一些。季海洋明显有些紧张,道:”你给谭所长打电话,问一问情况。

得知仍然没有找到杨卫革家属,季海洋果断地道:”让公安局的依维柯等在入城口,然后跟着车队,如果谁要拦路,马上带到依维柯上,处置一定要坚决。

由于准备工作做得扎实细致,绝大多数上访隐患都被消除在萌芽状态,车队一路上甚为平静,完全按照县委的预想在前进。

祝焱陪同着周昌全在城南规划区下车以后,侯卫东站在大队伍后面,暗自庆幸:这是最后一个点了,只要顺利回到县委大楼,这一次接待工作就算功德圆满。

城南属于浅丘,地势略有起伏,益杨建委主任张亚军在前面带路,一行人到了一个小坡。站在坡顶,视线一下就开阔起来,将城南大片土地收归眼底。

周昌全在众人的簇拥之下,登上山坡,微风拂面,只觉精神一爽,道:”老祝,益杨县委、县政府气魄很足,我同意你们的观点,城南新区可以考虑在五到十年扩张十五平方公里到二十平方公里,再造一个益杨城。新城加上旧城,益杨也就有了中等城市的骨架了。

祝焱设想新城在五到十平方公里,听到周昌全把新区面积扩大了一倍,顿时心中一喜。

周昌全道:”岭西西部是连绵大山,并不适宜人居,省委有意将西部作为生态保护区,重点发展旅游业,西部大山上的人口要逐步转移出来。益杨土地肥沃,水源、气候等条件都很好,要做好承接西部人口的心理准备,这是益杨的一次大发展机会。

秘书长黄子堤和县委书记祝焱分列周昌全左右,其他官员则站在后边。大家眼光都追随着周昌全手指的方向,仿佛他的手指这么一点,荒草地就会变成高楼大厦。

相对于县委书记祝焱,县长马有财要沉默得多。他并不是一个特别贪婪的人,初任正处级干部时亦是雄心勃勃,既有建功立业的心思,也有为老百姓办事的心愿,可是自从拿了易中岭的一百万,他体会到了”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的真实含义。

如今,易中岭摇身一变成了民营企业家,他就想找机会离开益杨县,一切从头开始。

周昌全与祝焱说了几句,又对身后的马有财道:”马县长,县委做了决策,具体落实就是县政府的事情了,你有没有信心搞好城南新区?

周昌全称呼祝焱为老祝,而称呼马有财为马县长,这细微的差别,体现出周昌全与祝、马两人的关系远近。

马有财明白其中差异,他迅速地调整了自己的情绪,精神振奋地道:”周书记,岭西高速修通以后,益杨的交通瓶颈就彻底打通了,这块土地的价值至少翻番,我们有信心经营好城南新区。

周昌全高兴地道:”看来马县长已经领会了高速路战略的精髓。他竖起食指,在空中虚点几下,道,”土地是政府能掌握的巨大财富,了这一片土地,就不愁没有发展潜力。国家对土地控制得很紧,但是我们的思想要更加解放,一要掌握国家准许做什么,二要理解国家不准敝什么,三要分析国家既没有准许也没有反对的事情。特别是第三条,要我们开动脑筋,解放思想,提高执政能力。

他迎着秋风,大手一摆,道:”你们只要把握了这三条,就不会犯错误,即使出了什么问题,也有市委为你们说话。这是省委蒙书记最新的讲话精神,市委要组织县处级干部进行专题学习。

几个随行记者,飞快地记录上了周昌全同志的讲话。侯卫东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周昌全的身影,他观察到,周昌全讲话时,瘦削脸上的表情就变得格外丰富,很有表现力。祝焱本是很有气度的领导,但是在周昌全面前,他所有锋芒都收敛起来,专心做一位好听众。

周昌全兴致很高,众人兴致亦很高。视察了城南新区,车队就朝城内而去。就在城乡结合部,突然从一个水果摊后面跳出三人,一个中年妇女,一个十三四岁的半大小子,还有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年女子。到了路边,中年妇女就拉出横幅:”检察院刑讯逼供,打死我儿,冤!冤!冤!

车队最前方是一辆开道的警车,见三人死死地堵住了道路,只得停了下来,警灯不断闪烁,气氛紧张起来。

马有财脸色苍白,心道:”怕什么来什么,杨卫革的老婆还是跑来了。通过昨天的交谈,他以为和易中岭达成了共识,就是让益杨土产公司淡出人们视线,所以并不希望杨卫革的老婆出来闹,她们这一闹,又会让益杨土产公司重新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今天这一出戏,让他再一次认识了易中岭的疯劲,他暗自摇头,后背出汗。

季海洋是此次视察的现场总负责人,他反应很迅速,与侯卫东一左一右跳出小车。侯卫东人年轻,行动更快,迅速跑到了后面跟着的依维柯,对里面的警察道:”有三人拦路,赶紧把他们弄走,不能造成围观。

几个便衣警察飞快地从车上跳了下来,一位高个子警察道:”两人夹一个,迅速拉到公路外,小车通过以后,再拉到大车上来。

几位警察都是一科和二科的民警,对保卫工作很熟悉,他们两人一组,很快地朝三人靠了过去。此时,路旁已经出现了围观人群。益杨属于农业县,生活节奏千年不快,街道上总有许多闲人,遇上这种事情,闲人们立刻围了上去,并发出了起哄声。

便衣警察动作极为果断,不顾三人骂闹,把三人架在了公路边。高个子警察对着开道警车做了一个手势,开道车立刻挂挡开动。

祝焱脸色由白变红,又由红变青,他见周昌全的脸色没有什么异常,才稍稍放心,立刻自我批评道:”周书记,我汇报一下这事。这三人与益杨土产公司有关,前些时间检察院发现了土产公司副厂长杨卫革有贪污受贿情节,正在调査的时候,杨卫革突然死了,是氰化钾中毒。这是重大刑事案子,沙州公安局刑警大队陈副大队长亲自带队破案,目前已经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只是还没有归案。杨卫革的家人对此事很不满,多次到省委、市委上访。

此事祝焱曾经向周昌全做过单独汇报,周昌全心中有数,也没有批评,只是看着窗外。

等汽车重新移动,周昌全道:”我有两个要求,一是尽快破案,将幕后黑手揪出来,二是不要为难这三人。

祝焱态度坚决地道:”一定按周书记的指示办。

周昌全的好兴致似乎也被这个意外事件打断了,他沉默地看着两旁的景致。

解决了杨卫革家属上访一事,侯卫东后背完全被汗水打湿,他又给公安局商游局长打了一个电话:”商局长,杨卫革的家属拦了车队。

商游声音很急,问道:”侯科长,祝书记是什么态度?

侯卫东心平气和地道:”祝书记交代,要好好教育,认真劝解,别为难他们。另外,公安人员处置得很果断及时,没有造成更坏的影响,请商局对他们给予表扬。

若放在几个月前,他当副镇长的时候,同堂堂的公安局长说话,绝对会很谦虚谨慎。自从跟着祝焱以后,接触面一下就扩大了,还时常代表着祝焱给局行领导打电话,潜移默化中,他用这种方式说话,商游和侯卫东都觉得很正常。

周昌全下午2点准时离开益杨。在沙弯子,看着两辆奥迪绝尘而去,侯卫东心里就轻松下来,他提着祝焱的手包,陪祝焱上了车。祝焱脸色平静,看不出喜和忧。

沿途公路异常整洁,农家院子前的垃圾也全部清运了出去。孟东镇为了这次视察,下了很细的苦功夫。

车子进城时,祝焱开口道:”周书记来视察,我再三打招呼要保密,结果还是弄得满城风雨。小侯,我刚才听了季常委的报告,表扬你临危不乱,现场处置果断。

侯卫东诚恳地道:”虽然经过精心准备,仍然出现了异常情况,说明我们的工作还有漏洞,以后要吸取教训,把工作做得更细更扎实。

祝焱道:”教训要吸取,成绩也不容抹杀。你以前在青林镇就是副

镇级,委办缺一个副主任,我想让你挑这个担子,有没有信心?

委办副主任与副镇长是一个级别,可是含金量大不一样。老柳正在开车,闻言就在心里道:”侯卫东这小伙子前途不可限量,以后我还要再客气点。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