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一章 当县委秘书第一天:双规公安局局长 双规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益杨县县委书记祝焱对身边工作人员要求很高,在担任县委书记期间,前后配过三个秘书。第一任过于灵活,八面玲珑,显得不太忠诚;第二任学历很高,人亦聪明,稍有书生意气,后来凭着本事读了北京大学的研究生;第三任就是侯卫东。

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季海洋对于使用侯卫东有异议,主要原因是侯卫东在青林镇有过跳票经历,这一点至少可以说明他不按规矩出牌,甚至可以说他擅长拉帮结派。这样的人当了县委书记秘书,说不定会惹麻烦。只是祝焱莫名其妙地对侯卫东印象不错,他也就没有办法,今天在车上借机敲打了侯卫东,将当秘书的基本规矩告诉了他。

季海洋讲完,小车就进入了县委招待所。

县委招待所是座很普通的院落,房屋及围墙都建于80年代初期。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以后,县里将小院子内部设施进行了重新装修,花了近百万,这在1992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惹来了众多评论员的非议。

改造过的县委招待所,外表看上去仍然普通,但内部已经达到省委招待所的水平,可谓败絮其外金玉其中。县委办公室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沙州市级领导以及财政、国土、建委、交通等大局正职,才能住进县委招待所,级别不够的上级领导原则上安排在益杨宾馆。”

侯卫东跟随在季海洋身后,绕过了一片树林,见到了几座单独小院,小院外面有一圈低矮的木栅栏,木栅栏围着红砖房子。红砖房子是典型的火柴盒建筑,看上去并不简陋,显得干净、朴素、威严。

沙州市委常委、纪委书记济道林进屋以后,服务员赶紧过来泡茶,然后轻手轻脚地离开。屋子里只剩下济道林、祝焱、分管组织的副书记赵林、县纪委书记钱治国四人。

济道林脸色严肃,道:“近一段时间,市委、市纪委收到不少举报信,反映了益杨县公安局局长游宏充当地痞流氓保护伞等严重问题,昌全书记高度重视这事,专门做了批示。”批示很简单,“请道林同志办理此事,如果信上反映属实,必须出重拳,除恶务尽。”最后四个字,字体明显放大,笔画如菜刀一样飞出,射向了看信之人。

等到祝焱看完批示,济道林道:“根据昌全书记批示,市纪委、检察院和公安局已经派出联合调查组,暗中进入了益杨,经过调查,信中反映的情况基本属实。”

联合调查组进入益杨却没有与县委联系,祝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即表态:“益杨县委坚决执行昌全书记指示,对游宏这种害群之马,绝不手软。”

济道林点了点头,道:“游宏在公安系统工作时间长,关系网深,警惕性高,反侦察能力强,为了不打草惊蛇,此案将异地审理,现在让游宏到这里来,我们将首先对他实行双规。”

如果此案是窝案,县委将十分被动,只是事情来得突然,祝焱已经没有回旋余地。他浓眉紧锁,声音平静地给游宏打了电话:“你马上到县委小招待所来一趟。”

作为县委书记,他在县里是绝对权威,可以随时让手下干部来见面,哪怕是凌晨,哪怕是暴雨大雪,他从来不需要任何理由,也从来不解释。县公安局局长游宏自然知道祝焱的规矩,接到电话以后,急匆匆地赶到了县委招待所,由于祝焱打电话的口气太正常,他根本没有想到这是一个圈套。

进了县委大院,游宏看见县委办季海洋、刘涛等人都在院子里,随意地招呼道:“老季,怎么站在院子里?明天有空没有,我来找你。派出所的警车都快成废铁了,别说执行公务,开在路上都要散架,得给我们配一些新车。”

季海洋此时已知情况不妙,他不动声色地道:“要配车找财政局,找我有什么用?”

“只要祝书记同意配车,财政局敢不出钱?”游宏说笑着走进屋里。很快,屋内就传来他的怒吼声:“你们凭什么双规我?我要见祝书记!”他是多年的公安局长,怒吼声很有些威势。

调查组有四人,纪委一人,检察院一人,公安两人。他们早有预案,见游宏情绪激动,两名身强力壮的市局民警不声不响地走了过去,将其牢牢控制住。游宏很快就停止了无谓的挣扎,只是不停地冷笑。

济道林、祝焱、赵林、钱治国等人沉默地坐在二楼会议室里。等纪委工作人员上楼作了报告,济道林道:“立刻将游宏转移到沙州,按程序搜查他的家和办公室。”

侯卫东等领导秘书一直在楼下,侯卫东是第一天以县委办秘书的身份跟随着祝焱,没有料到会见到如此惊人的一幕,扭头看任林渡,他也是目瞪口呆的模样。

在县委招待所吃过晚饭,季海洋特意交代侯卫东:“等一会儿你坐祝书记的车,记着坐副驾驶位置,帮着提手包。”

季海洋交代几句以后,自顾自走了,把侯卫东一个人留在院中。他有意留了些细节没有交代,若侯卫东有悟性,自然会想到这些细小之处,如果想不到,则其秘书生涯也够戗。

侯卫东初当秘书,什么事应该做,什么事不应该做,他心里有些迷惑,此时也不能细问,就守在祝焱车旁。

送走济道林,祝焱的笑容消失得干干净净,脸色铁青一片,吩咐侯卫东道:“明天上午9点,请赵书记和柳部长到我办公室。”公安局局长游宏被双规,此事必将在益杨官场引起地震,作为县委书记,他一方面要消除影响,另一方面要利用好这个事件,把坏事变成好事。

由于是第一次为祝书记服务,季海洋又没有详细交代,侯卫东知道要送祝焱回家,可是下车时是否为祝焱开车门,是否将祝书记送到家门口,这些小细节他并不清楚,就仔细而紧张地观察着祝焱的一举一动。

下车时,侯卫东正准备给祝焱开车门,祝焱已经下了车,动作并不慢。

下车以后,祝焱并没有递来手包的动作,侯卫东便跟在他身后。到了楼下门洞,祝焱这才停下脚步,道:“我住在三楼,今天你跟我上去,以后就送到门洞口。”

从三楼下来,侯卫东回想一天的行为,没有出什么纰漏,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到了家中,他马上给县委办任林渡和组织部杨娜打电话,传达了祝焱的指示。

在卫生间里冲凉时,回味起这半天的经历,侯卫东心道:“祝焱不过是七品县官,却让人产生了伴君如伴虎的感觉,看来一入官门深似海,还不如当个商人自在。”转念又想,“当商人也有商人的难处,以青林石场为例,秦大江死了,曾宪刚的家毁了,真是条条蛇都咬人,各个行业都有各自的难处。”

上床前,他将闹钟调到了7点。一夜有梦,皆是游宏被押上汽车的情景。

早上,未等闹铃响起,侯卫东就起了床,他暗道:“以前是睡不醒,今天怎么醒得这么早?看来人的适应性还真是强。”

洗脸、刷牙、上卫生间、喝牛奶、吃面包,这一套结束,时间刚到6点30分。出门时,他特意拿了两包娇子烟,这是为了与驾驶员老柳攀交情,获取情报,以尽快适应秘书身份。

上了车,侯卫东甩给老柳一包娇子烟,问道:“祝书记一般在哪里吃早饭?”

娇子烟是新出的好烟,比红塔山还要贵,在沙州渐渐取代红塔山成为了头等好烟。老柳抽着娇子烟,脸上的表情就丰富一些,没有初见时的沉默,道:“祝书记起得早,要打一会儿太极拳,然后在家里吃早餐,7点50分出来。”

果然,7点50分,祝焱准时走了出来。

侯卫东在门洞处等着,接过手包后,紧跟在祝焱身后。到了小车旁,他连忙上前一步,把车门打开,同时学着电视里的样子,把手放在车门顶部,防止领导头撞上车门。

“通知出了吗?”这话祝焱原本不需问,但是侯卫东毕竟是新手,他不是太放心。

“祝书记,昨晚已经通知了。”

“嗯。”祝焱没有再说什么。

9点,县委副书记赵林、组织部长柳明杨准时来到了祝焱办公室。季海洋是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领导们定下的事情需要他去落实,他按照益杨县委惯例拿着笔记本坐在一旁。

侯卫东将茶泡好,正准备离开。祝焱道:“侯卫东,你也坐下来听一听。”

祝焱开门见山地道:“游宏被双规,肯定回不来了,今天请两位来的目的是研究公安局长人选。我有两点要求,第一,这个人要懂法律,如果是门外汉,则不能适应当前的法制形势;第二,这个人要有杀气,能镇得住局面,益杨这几年经济发展得快,社会上流氓地痞也活跃起来,没有霹雳手段,显不出菩萨心肠。”

柳明杨在组织部多年,对县里的干部极为熟悉,他此时脑中想的并不是最合适的人选,而是在猜测祝焱心目中的理想人选,试探着道:“能否从公安局内部提拔?”

祝焱断然否定,道:“游宏主持公安局工作这么多年,几个副职从来没有向组织上反映过情况,即使他们本人没有问题,政治上也不合格,绝不能重用。”

柳明杨把政法系统的领导干部在脑中过了一遍,推出了两位与祝焱走得较近的人选:“合适的人选有两个,一是政法委副书记章程,他是科班出身,在法院工作过,有文凭也有实践经验;二是检察院副检察长商游,他是军人出身,任副检察长多年,点子多,能力强。”

祝焱两条眉毛拧在一起,又慢慢舒展,道:“商游这人挺有个性,老赵还有其他人选没有?”

赵林道:“没有。”

祝焱心里的人选正是商游,当场拍了板,道:“海洋,立刻通知商游,我要亲自跟他谈话。”他又对柳明杨道,“手续和程序问题就由你去把握,此事宜速。”

侯卫东在一旁听到商游的名字,心里一阵翻腾。两年前,他被商游等人带到了检察院,不仅被疲劳审讯,还吃了一顿老拳。如今商游成了公安局长,且是祝焱亲自挑选的人,侯卫东心情复杂。

商游正在起诉科听案子,忽然接到县委办电话,听说是县委书记祝焱召见,他不敢怠慢,放下手中的事情,直奔县委。

“商检,祝书记在办公室等你。”侯卫东见到商游,主动迎了上来,既然不能报仇,就不如主动释了前嫌。

商游记忆力颇好,见到侯卫东以后愣了愣,随即道:“你调到县委办了?”

“才调来。”

商游脸上神情不变,道:“这是大好事啊,什么时间有空,我请你喝酒。”

谈话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商游没有料到自己突然之间就成了公安局长,想着县公安局的乱象,他心事重重,既喜又忧。

侯卫东送他出了门,称呼也随之一变,道:“商局长,季常委在办公室等你,他还有一些具体的事情要同你交换意见。”

商游原本想解释两句上一次在检察院的不愉快,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是伸出手,与侯卫东握了握,客气地道:“侯秘书,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开口。”他在益杨政法系统多年,深知公安局是池小王八多,自己想搞好工作,必须要得到祝焱的支持。侯卫东官位不高,位置却很重要,他自然有心结交,至于曾经的不愉快,只有以后再想办法弥补。

侯卫东在检察院挨过几拳,当时十分生气,可是此一时彼一时,他痛快地接过了商游抛来的橄榄枝,道:“商局客气了,以后要多多关照。”相逢一笑泯恩仇,此事也是有的。

看着商游走进了季海洋的办公室,侯卫东暗道:“公安局长在县里是有分量的人物,今天却主动向我示好,狐假虎威这个成语,用在我这种小秘书身上最合适不过。”

以前在上青林时,为了碎石场的炸药,他在青林派出所所长面前总是一副笑脸,暗地里给青林派出所提供了不少方便,汽油以吨计算,过年过节时送的礼品也颇为丰厚。现在有了商游这位公安局一把手作为朋友,许多事情也就好做了。

这是权力带来的副产品,虽然这个权力依附于县委书记,却也能产生不小的能量。正因为此,人一旦享受了权力带来的快感,就不愿轻易放弃,失去之后更会异常失落。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