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一章 侯镇长上任被手下将军 副部长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李晶的小车扬起了一道灰尘,如飞龙一般盘旋在青林镇的上空。她常年来往于政府机关,很熟悉各级政府机构,下了车,直接找到了前一次见过面的党政办杨凤。一般情况之下,杨凤对于美女有天然的敌视,却罕见地对这位漂亮女士表现出好感,带着李晶到了侯卫东办公室。

  推开了侯卫东办公室的大门,屋内酒气熏天,侯卫东仰面躺在沙发上,正呼呼大睡。李晶捂着鼻子,对身后的杨凤笑道:“你们的侯镇长烂醉如泥了。”

  杨凤笑道:“今天开村干部大会,侯卫东喝酒太耿直了,也不知道耍赖,喝了六十多杯。”她将侯卫东喝酒的杯数略作夸大。

  李晶算了算酒量,不停地摇头:“年轻时喝这么多,身体迟早要垮。”又道,“这样睡要生病的,他家住哪里?最好找人将他扶回去。”

  “侯镇在青林镇没有住房,他平时住在上青林乡政府。”

  李晶吃惊地道:“镇里没有单身宿舍吗?”她主管着沙州最好的度假区汉湖,根本不能想象没有宿舍的生活。

  杨凤虽然胖一些,却不笨,嘴巴还异常利索,讲了镇里情况包括赵永胜对侯卫东的看法。

  由于侯卫东在汉湖一直表现良好,李晶对他心存好感,此时见到了他的真实生活,心里不由得产生了丝丝怜惜,道:“看他这样子,恐怕到晚上都醒不过来,我车上有毯子。”

  杨凤跟着李晶下了车,拿了薄毯子,到办公室给侯卫东盖上。

  当小车离开大院的时候,李晶对司机道:“到青林山。”

  “怎么走?我没有去过。”

  李晶一改平日的温和,不耐烦地道:“上山就只有一条道路,边走边找。”

  小车很快就上了山。上青林公路虽然是泥结石路面,但是路形很好,上山坡度、弯度都很标准,路面虽然被重车压出了水凼,但是公路的总体状况还是不错。

  李晶首先到了芬刚石场,她站在石场外面观察了一会儿。独石村杨柄刚是芬刚石场的安全员,他见到一辆小车停在路面,上前问道:“你找谁,需要碎石吗?”

  李晶问:“你是老板吗?我要看看石场。”

  杨柄刚是生于上青林长于上青林的土鳖,从来没有与李晶这种漂亮性感的女人面对面谈过话。几句话以后,他脑袋晕乎乎的,说话有些结巴了,道:“侯疯子在镇里开会……你要多少碎石……我尽量给你装。”

  离开芬刚石场时,李晶已将石场的基本情况摸得清清楚楚。她随后到了秦大江石场,与管理人员交谈了几句,又前往狗背弯石场。

  来到狗背弯石场时,林中川正在指挥放炮。李晶站在远处看了很久,随后又前往曾宪刚石场、田大刀石场。

  短短两个小时,李晶基本掌握了上青林石场的情况。

  侯卫东比李晶预计的时间醒得更早,他醒来以后,提着毯子下了楼,揉着太阳穴对杨凤道:“以后再也不这样喝了,醉惨了。谢谢你的毯子。”

  杨凤道:“这是李晶给你的毯子。”

  “哪个李晶?”侯卫东深醉之后,脑子还有些糊涂。

  杨凤开玩笑道:“还有哪个李晶,沙道司的美女老总。”

  这让侯卫东愣了好一会儿,琢磨着李晶到镇里做什么。

  汽车时代,人的活动半径增大了,人与人、地与地的距离缩小了。李晶下了山,再次来到镇政府时,侯卫东还坐在办公室里揉额头。

  李晶提着一个纸袋子进了办公室,里面装着些红橘,还有一盒牛奶,道:“听杨凤说你喝了七十杯酒,怎么这么傻,用得着喝这么多酒吗?”她说这话,又将酒的数量往上加了一点。

  看着红橘,听着李晶责备的话,侯卫东心里有些暖意。但是他心里同时也有些警惕,问道:“李总不远千里来到小镇,有什么事?请吩咐。”

  “没有事情就不能来?我是专门来看望侯镇长,谁知看到的是一个醉猫!”

  侯卫东揉着额头,道:“中午喝得太多了,现在头感觉就像要裂开一样。”

  “工作是国家的,身体才是自己的。为了工作,实在用不着这样使劲喝酒。你现在年轻,身体还能扛得住,到老了就晓得厉害。”谈了几句,李晶进入正题,道,“趁你睡觉的时机,我到上青林的几个石场去走了一圈。高速公路马上就要开工了,到时碎石用量极大,我担心上青林石场的碎石不够。”

  侯卫东对上青林石场很有信心,道:“这一点请放心,上青林有五个大石场,加足马力开工,应该没有问题。我们供应过沙益路和益吴路的建设,有足够的经验和实力。”

  “岭西公路是跨省高速,路段长,碎石用量极大,沙州道路工程公司中标段有九十五公里,其中有四十公里不在沙州市境内。也就是说,茂云地区的火凤山也是重要的碎石供应地,火凤山和青林山实质上是一个山系,石质相差不多,都是公路所需要的优质石材。”

  李晶这番话,明显是话中有话。侯卫东的警惕性更高,道:“李总有话直说,我脑子笨,听不太明白。”

  李晶笑道:“改天还要和你细谈此事,今天我约了朱局长,一起吃顿晚饭。”

  听说吃饭,侯卫东愁眉苦脸地道:“今天晚上我不能喝酒了,现在闻到酒味就要反胃。”

  “放心,我不会灌你的酒。”

  交通局局长朱兵是石场衣食父母,而朱兵经常去汉湖,与李晶关系不错,侯卫东因此跟着李晶前往益杨县城。

  小车速度极快,很快到了益杨城。

  在车上颠簸一个多小时,侯卫东酒劲上涌,脸色极为苍白,下车时用手撑着小车,差点摔倒。李晶见状,伸手过来搀了一把侯卫东的手臂,道:“再喝点牛奶,胃会好受一些。”

  益杨宾馆,朱兵听说侯卫东中午喝醉了,大笑道:“终于抓住痛打落水狗的机会了,开一瓶五粮液。”

  侯卫东苦着脸,也只能接招。

  说来奇怪,喝酒之前,他还头痛欲裂,喝着喝着,头不痛,胃不疼,又开始生龙活虎。喝到中途,朱兵举了白旗,道:“我服了你,越喝酒眼睛越亮。算了,今天我不打落水狗了。”
  
  这时,在另外一个包间的梁必发过来敬酒,在朱兵的鼓动下,拿起啤酒杯倒满了一杯高度酒,然后一分为二。侯卫东这半杯喝下去,又开始翻江倒海。

  梁必发出去走了一趟,又带着秦小红走了进来。秦小红依葫芦画瓢,又和侯卫东碰了一个大杯。

  李晶在下午见过侯卫东的醉态,此时见他喝得如此之猛,不禁大为叹服。

  吃完饭,李晶提议道:“汉湖打出了一口温泉,由数百个喷气孔形成水坑,沸水从坑底冲出来,好像一串串晶莹剔透的珍珠吐露,我们把这口温泉称为珍珠泉。今天请朱局和侯镇赏光,试一试珍珠泉。”

  朱兵道:“沙州地区温泉资源丰富,没有想到是汉湖最先利用起来。好,我们一起去泡温泉。”

  来到了汉湖,侯卫东被热水一泡,酒劲又上来了,迷迷糊糊靠着温泉壁睡着了。醒来时,窗外已是晴空万里,侯卫东一时没有想起这是哪里。坐了一会儿,他才想起昨天喝了酒,这是在汉湖。

  身上内裤,并不是昨天那一条,这让侯卫东吃了一惊。这时长腿妹妹走了进来,侯卫东看着长腿妹妹,心道:“操,我被长腿妹妹占了便宜。”

  长腿妹妹为侯卫东服务多次,昨夜她帮着侯卫东换了衣服,也算是从最近距离观察这位年轻健康男子的裸体。此时她感受到了侯卫东的目光,脸不禁一红。

  “先生,李总请你在6号楼吃早餐。”

  侯卫东有些疑惑:“那位与我一起来的先生还在不在?”

  长腿妹妹道:“那位先生昨天晚上就走了。你醉得厉害,就没有叫醒你。”

  在6号楼,李晶换掉了职业装,穿了一套浅色的厚裙子,低胸,细腻的脖子上挂着一条细细的银色项链,性感而高贵。见侯卫东过来,笑道:“你昨晚睡得还真是香,我找了两个大汉才把你弄上床。”

  侯卫东颇为不好意思,言顾左右,道:“肚子饿了。”

  早餐挺丰富,瘦肉粥、咸鸭蛋、咸菜,很对侯卫东的胃口。他吃得极香,李晶坐在小圆桌对面,优雅地撑着下巴,如小女儿家一样,饶有兴趣地看着侯卫东吃饭。

  李晶突然问道:“上青林石场成立了碎石协会,准备统一价格?”

  这事正在筹备阶段,对外还在保密,侯卫东惊奇地道:“李总从哪里得到这个消息?”

  早上的太阳照在李晶脸上,泛起漂亮的象牙之色。她淡淡一笑,道:“这一次修岭西高速路,碎石用量极大。一年之内,几个石场肯定要赚大钱,我有一件事想求你。”

  “李总不要客气,有事尽管说。”

  “我想在上青林开一个石场。你们几个人将此事控制得紧,你是他们的头,帮我搞定这事。”
  
  “李总开玩笑吧,你是堂堂老总,看得起这点小钱?”

  “我这个副总看起来威风,实际上是纸老虎。我为了公司付出这么多的心血,却没有公司股份,随时可能卷起铺盖走人。我必须要为将来打算。”

  侯卫东尖锐地问道:“我为什么要帮你?”

  “现在我还是沙道司副总,手里还有点权力,可以为你们办些事情。有我为你说话,侯镇的石场将得到极大优惠,最起码不会拖账。而且,高速路是贯通好几个地区,优质石场不止上青林一家。用谁的碎石,用多少,用哪一家,我有发言权。”

  为了限制上青林石场内部的恶性竞争,稳定碎石价格,上青林山开始筹备碎石协会。上青林三个村的支书、主任和文书都将在协会任职,除了秦大江和曾宪刚,这几位村主要领导每月领一份工资。协会暗中规定:各村不准外地人到上青林办石场。

  侯卫东是协会的倡导者,如果让李晶也来办石场,就是破坏了规则。他在心里盘算了一会儿,道:“李总的建议我会认真考虑,但是现在不能表态,我得回上青林征求意见。”

  “好,希望你尽快回话。”李晶用小舀子给侯卫东盛了一小碗稀饭,道,“这稀饭养胃,喝醉了酒,多吃一点。”

  侯卫东离开时,李晶拿起对讲机,安排道:“小安,你把车准备好,送客人。”

  侯卫东听说要用车送,道:“我回沙州。”

  “无论到哪里,我都派车护送。”

  在侯卫东上车时,恰好步高带着客人从另一幢楼下来。他见到侯卫东上了小车,心道:“侯卫东居然在汉湖过了夜。”

  侯卫东坐着气派的皇冠车,如大领导一样。看着两旁的树木依次滑过,他给小佳打了电话:“我很快回沙州了,中午见一面,我们一起洗衣服。”

  洗衣服,是他和小佳夫妻间的密语,意思是做爱。

  这个密语,来源于一个故事。一对夫妻习惯将晚上夫妻生活叫做洗衣服。有一天夫妻俩吵了架,下午丈夫性趣来了,道:“我们两人来洗衣服。”妻子还没有消气,道:“没有电,洗衣机不能用。”晚上,妻子气消了,而丈夫还在生闷气,妻子就道:“我们洗衣服。”丈夫硬邦邦地道:“我自己用手洗了。”

  小佳抱歉地道:“老公,对不起了,市建委邀请了岭西省几个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板来座谈,我要安排中午的生活。你先乖乖地回家,冰箱有熟菜,热一热就可以吃。”

  她叮嘱道:“一定要等着我回来。”

  新月楼是沙州目前最好的楼盘,有宽阔的中庭、花草、假山、亭子,还有一些健身器材。

  假山周围,人工造的小溪里有一群红色鲤鱼,正在欢快地游来游去。一个小女孩,正蹲在小溪边,她手里拿着一个小袋子,正在喂鱼。

  侯卫东见红色鲤鱼漂亮,也站着欣赏。那个女孩子无意识地抬头看了看侯卫东,又继续喂鱼。忽然,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又看了侯卫东好几眼。

  侯卫东摸了摸自己的脸,脸上并没有异常。

  “叔叔,是你。”小女孩脸上露出了笑脸,兴奋地道,“我是粟糖,粟糖儿。那天晚上,你带我到综合批发市场。”

  侯卫东这才恍然大悟,事隔两年多,他早已经忘记了当年综合市场小女孩的模样,眼前的阳光少女根本无法与当日离家出走的少女联系在一起。他笑道:“粟糖,你不说,我认不出你了。”

  “叔叔,你家也住在这里吗?我家在那里。”粟糖用手指了指4号楼的方向,道,“你一定要到我家去玩。”

  “好,有空我就去。”侯卫东敷衍着。

  粟糖又问:“叔叔,你家在哪里?”

  侯卫东用手指了指,道:“我也住在这个院子。”

  一个微胖的中年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看到女儿与一个年轻男子说话,便走了过来,道:“粟糖儿,功课做完没有,怎么又出来了?”

  粟糖高兴地对中年男子道:“今天上午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爸,这就是那天晚上帮了我的叔叔。”

  中年男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道:“哪天晚上?”随即醒悟过来,他主动与侯卫东握了握手,道,“我叫粟明俊,是粟糖的爸爸。那天晚上多亏了你。你也住在这里?你贵姓?”

  “我叫侯卫东,住在2号楼。”

  粟明俊客气地道:“没有想到我们是邻居。今天中午有空没有,我请你吃饭,一定不能推辞。那天晚上的事对你来说是一件小事,对我们全家来说就是天大的事情,我一定要表达谢意。”

  当日沙州综合批发市场,粟明俊并不知道是侯卫东救了女儿,当时没有过多地感谢侯卫东。回家以后,粟糖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讲了,顿时将粟明俊夫妻惊起了一身冷汗。他们心里清楚,如果没有那个年轻小伙子出手相救,当晚之事肯定不堪回首。

  见粟明俊说得郑重,侯卫东反而有些不好意思,道:“不用客气。”

  粟明俊不由分说地道:“12点,我在外面的水陆空餐厅等你,不见不散。”

  侯卫东回到家里,屋里扑面而来是小佳浓浓的气息。屋里摆着些小挂饰,包括一些挂毯,这些都是具有小资情调女子最喜欢的东西。他给小佳打了一个电话:“老婆,我已经回家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电话另一头,小佳看着四周无人,便在电话里甩过来几个飞吻,道:“老公,岭西省建设厅来了人,实在没有办法脱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晚上一定争取回家吃饭。”

  “那好吧,晚上我等你回来吃饭。”侯卫东有些失望。

  11点50分,侯卫东来到了新月楼外的水陆空餐厅。粟糖站在外面等着,见了侯卫东,使劲招手道:“侯叔叔,在这里。”

  粟明俊和他的爱人早就等在了桌旁,等到侯卫东坐定,他介绍道:“粟糖儿的妈妈,赵秀。”

  赵秀热情而客气地道:“这家餐厅以家常菜出名,我点了几个招牌菜,请侯先生品尝。”她对于粟糖儿的恩人,报着强烈的感恩之心,称呼上特别客气,用了“先生”这个字眼。

  在沙州这座内陆城市,除了服务行业有“先生”的称呼以外,日常生活中很少有人称呼“先生”。侯卫东笑道:“叫我小侯吧,先生是成功人士的称呼,愧不敢当。”

  “我听到‘先生’两字也觉得碍耳。这样,我们是一个小区的邻居。我称一声小侯,小侯叫她赵姐,叫我粟哥。”

  五粮液拿来以后,粟明俊举起小号啤酒杯子道:“下午我还有事情,今天中午我喝一杯,这酒存在这里,我和小侯随时可以过来喝。”

  两天来,侯卫东大醉两次,听到酒字就怕,道:“这几天我喝得多,家里那位挺有意见,我也只喝一杯。”

  赵秀道:“你结婚了?怎么不把弟妹叫来?”

  “她有事走不开。”

  粟明俊一直在观察侯卫东,从其谈吐和气质来判断,此人应该是政府工作人员,便问道:“小侯,你在哪里上班?”

  “我在益杨县青林镇政府工作。”

  “前年搞党员扶贫,我还到了益杨青林镇,我记得镇委书记姓赵。”粟明俊主动作了自我介绍,“我在市委组织部工作,你是在镇政府哪个部门?”

  听到粟明俊在市委组织部工作,侯卫东眼皮跳了好几下,暗道:“真是天上掉下个组织部长,天助我也。”他实事求是地作了自我介绍,道:“我是沙州学院毕业,1993年益杨公招进入政府机关。现在益杨青林镇政府工作,任副镇长。”
  
  粟明俊笑道:“原来你是赵林的队伍。当初益杨准备公招时,我们还有争议,你这么年轻就当了镇长,看来公招的大方向是正确的。”

  赵秀见两人不知不觉扯在工作上,插嘴道:“粟糖儿,快敬侯叔一杯酒。”

  粟糖儿就举着酒杯来敬酒。

  这时,南部新区高健副书记端着酒杯走了进来,道:“粟部长,什么时候来南部新区视察?”他在窗口就看见了粟明俊,估摸着他们应该喝上了,便端着酒杯过来敬酒。

  粟明俊和高健碰了酒,介绍道:“这位是益杨县青林镇的侯镇长,我的朋友。”

  郊县镇上的镇长,还进入不了高健的视线,只不过看在粟明俊的面子上,高健与侯卫东碰了酒。

  侯卫东此时已经知道了粟明俊的真实身份,沙州市委组织部部长叫张家瑞,粟明俊应该是其中一位副部长。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这个职位,对于侯卫东这种小干部自然是非同小可,一句话就可以决定他们的命运。因此,他心里开始翻腾起来,不过脸上神情还是很平静。

  这时,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小佳打来的。

  小佳在沙州酒店的前厅搞接待,开会以后,她没有多少事情,便给侯卫东打了电话:“我的事情还挺多,一时半会儿回不了家,冰箱里有饺子,热一热就可以吃。”

  侯卫东打电话的时候,粟明俊暗地有些惊讶:“在沙州市级机关,能用上手机的也只是少数人。益杨县一个副镇长,居然就能用上超过万元的手机!”

  等到侯卫东打完电话,粟明俊问道:“小侯,你爱人在哪里工作?”

  “沙州建委办公室。”

  “你们是同学?”

  “我们是大学同学。”

  赵秀在一边道:“两地分居是大问题。”粟明俊平时最怕无关紧要的人找自己帮忙,他看了她一眼,示意其少说几句。赵秀也意识到自己多了嘴,立刻停语不言。

  高健端着酒杯离开了房间,在走道上猛然间想起了一件事情:“益杨县青林镇副镇长,莫非他是张小佳的男朋友?”

  南部新区和建委关系密切,小佳和高健多次同桌吃饭。小佳谈过侯卫东的事情,想试试高健的口气,看是否有调动的希望,当时高健只是开玩笑敷衍,没有明确表态。

  高健给张小佳打了电话,道:“我在新月楼吃饭,遇到了叫侯卫东的青林镇副镇长,他是不是你的男朋友?”

  得到了肯定回答,高健道:“我刚才和他在一起碰了酒。你上次跟我说的事情,还有一点希望,赶紧把他的资料给我送过来。我先得说明,侯卫东在青林镇是副科级,但是调到南部新区以后,职务暂时保不住。”他提起这事也是有分寸的,侯卫东攀上了粟明俊,调入沙州是迟早的事。他提前打了电话,就是做了顺水人情。

  这是一个意外的惊喜,小佳压抑住内心的兴奋,道:“高书记,太感谢你了,有没有职务都没关系,先调进来再说。改天我和卫东请你喝酒。”

下一章:
上一章:

一条评论 发表在“第一章 侯镇长上任被手下将军 副部长”上

  1. EE说道:

    站在易经的高度指点您迷津分析财富指数判断异性缘份预测仕途前景 QQ:575922131 TEL13068027087MSN:yangyanqun3176@live.cn 邮 箱:yangyanqun3176@sina.com 博 客:http://yangyanqun3176.blog.sohu.com/ 预测你的婚 姻情感,解析你的未来,看你的财运,事业,仕途官运,办事求人,找工作,异性情感,考学,忧患,风水,将你从迷茫中解脱出来,使迷茫中的人不再迷茫,困惑中的人不再困惑,预测项目1:运气财运事业,分析财富指数,判断异性缘份,预测政治前途,情感婚 姻异性情缘,求职调转晋级考学,官司口舌,经营买卖,公司的现状和前景. 项目2:起名,起人名,商品名,公司名,店铺名等. 项目3:风水,公司风水,店铺风水,住宅风水,单位风水,办公室风水的布局调整等,提供婴儿最佳出生时间咨询服务。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