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一章 侯镇长上任被手下将军 汉湖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大货车如装甲车一般在公路上横冲直撞,风驰电掣。侯卫东坐在车上一直迷迷糊糊,等他睁眼时,已经到了益杨城边。

  货车司机道:“疯子,实在不好意思,我不进城了,你在这里坐公共汽车。”

  侯卫东在城边站了一会儿,坐上了入城客车。

  回到沙州学院的住房,他靠在沙发上休息,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下午6点左右,大门响起有节奏的敲门声,侯卫东迷迷糊糊地开了门,站在门外的居然是满面笑容的任林渡。

  “怎么是你?”

  “怎么是你?!”

  任林渡比侯卫东还要吃惊,他退后一步,看看隔壁的房门,道:“郭兰住那边?”

  侯卫东带着酒意,用手指着任林渡道:“任林渡,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小子,我还以为是来找老朋友,结果是来找郭兰。”

  任林渡脸上的尴尬转瞬即逝,笑呵呵地道:“你住在郭兰隔壁,这太好了,以后我就有了根据地。”
任林渡是侯卫东的朋友中最长于交际的,他的朋友遍及县政府所有要害部门。这是他天生的本事,学也学不会,侯卫东自叹不如。

  任林渡转身去敲郭兰的家门,开门的是郭教授。

  “郭叔叔,您好,我是郭兰的同事,请问她在家吗?”

  “没有回来。”

  “我叫任林渡,在县团委工作。我和侯卫东是郭兰同学,可以进屋等她吗?”

  郭教授开门时刚从书房出来,鼻上还架着眼镜,手上拿着笔,道:“进来吧。”

  他对站在门口的侯卫东道:“小侯,你来陪着这位小朋友,我还有事情。”

  侯卫东知道郭教授事情多,道:“任林渡,郭教授有事,你到我家里去等。”

  任林渡摇头道:“没有关系,我就在这边等。”

  侯卫东对于任林渡的厚黑精神大为叹服,他借口尿急,回到自己屋里。

  郭教授在书房忙了半个多小时,出来见任林渡一人还坐在客厅,正欲开口,任林渡道:“郭教授,我能不能给郭兰留个便条,不耽误你的时间了。”他来到放着笔墨纸砚的桌前,提起毛笔,在桌上写道:“县团委,任林渡。”

  郭教授眼前一亮,道:“好漂亮的柳书。”他欣赏了一会儿,频频点头,道,“年轻人能写一笔好字的,凤毛麟角。”

  成功引起了郭教授的兴趣,任林渡暗自佩服自己的观察力,道:“我从小就喜欢毛笔字,爸爸是岭西省书法家协会的会员。”

  “你这字适合写晏殊的词,写几句来试试,会背吗?”

  任林渡是学理工出身,晏殊是谁根本不知道,他只记得课本中学到的李清照词,写道:“……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郭教授只是欣赏字,没有注意到任林渡偷换了词作。

  一老一少都是书法爱好者,郭教授放下手中的事情,跟他聊起了书法。正在兴头上,郭兰回到了家中。见女儿回来了,郭教授高兴地道:“小任有一手漂亮的毛笔字,真是难得。你们两人聊,我办正事去了。”

  等到父亲进了书房,郭兰把小坤包放在桌上,惊奇地道:“任林渡,这么晚过来,有事情吗?”

  “我过来请你吃饭,上午约好的。”

  郭兰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亏你还记着这事。”

  上午,团委和组织部一起搞活动。任林渡约郭兰吃午饭,她随口推托道:“晚上吧。”有了这句话,任林渡就找到了家中。郭兰并不反感任林渡,可对他明目张胆的爱情攻势,着实有些害怕。她从内心喜欢高仓健那种硬汉子,而对任林渡这种外向灵活的类型没有多少感觉。

  “我是依约而来,今天晚上无论如何也要赏光。我知道一个地方,环境不错,专门做麻辣鳊鱼。”

  郭兰心软,不忍心拂了他的面子,道:“你说的是林记鳊鱼?”

  “就是那一家。”

  她坐在电话前,拨了个号码,道:“有帅哥请吃林记鳊鱼,我们在林记大门口会面。”

  换衣服时,无意中看到隔壁阳台的灯光,回到客厅,她就道:“侯卫东住在隔壁,把他叫上。”

  林记麻辣鳊鱼是一个江湖店。所谓江湖店,就是那种装修不怎么样、服务不怎么样,生意却爆好的小店。

  他们到了小店以后,发现居然没有座位,只得在店外等着。不一会儿,一辆出租车停在旁边,下来一位文静的年轻女子,袅袅地走了过来。

  “李俊,我的好朋友,益杨报社工作。”

  “很荣幸认识你,我叫任林渡,在县团委工作。”

  李俊轻笑道:“我上次见你主持过会议。你口才真好,滔滔不绝讲了半个小时,我们报社全体同人都很佩服你。”她五官并不是太精致,可是这一笑间,两只单眼皮的小眼睛弯成了一条线,颇有些狐媚。她对任林渡颇有好感,有一句无一句地和任林渡说着话。

  四人在外面等了一会儿,才有了空桌子。任林渡点了五斤麻辣鳊鱼,在等菜时,他一本正经地道:“上大学的时候,我有一个室友天天晚上熬夜打麻将,所以上课经常睡觉。有一天上高数,老师提问:‘微积分是很有用的学科,学习微积分,我们的目标是?’那老兄从睡梦中惊醒,只听清楚后面一句,遂不假思索高声道:‘没有蛀牙!’”

  李俊用手撑住桌子,笑得直不起腰。

  一大盆麻辣鳊鱼端上了桌子。侯卫东中午醉酒,没有吃晚饭,肚子早饿了,闷声不响地吃着色、香、味俱全的麻辣鳊鱼。等到任林渡又说了一个笑话时,三条鳊鱼已经进入他的口腹。

  吃完饭,任林渡又请大家唱歌。郭兰不喜欢晚上在外面游荡,道:“我还要回家看稿子,明天肖部长要用。任林渡负责将李俊送回去,侯卫东负责送我,下次我请大家唱歌。”

  任林渡道:“郭兰,下个星期三,我们一起去唱歌。”

  郭兰这次没有承诺时间,道:“现在定不下来,如果有时间,我来约大家。”

  侯卫东和郭兰打车回到沙州学院,在学院门口下了车,两人步行走回学院。

  沙州学院绿化极好,路灯全部被绿树遮隐,光线从树叶的间隙穿出来,在地上形成一些白点。白点随风而动,如隐藏在黑暗中的豹子。

  “这次换届选举对你以后有影响,你要多注意。”郭兰知道青林镇选举的事情。组织上内定的人选被选掉,算得上严重事件,侯卫东的命运还真是难说得很。想到此,她不禁有些怜惜侯卫东。

  侯卫东装做不在乎:“事情发生了,现在担心没有用,唯一出路是做好当前工作。”

  “你的工作还顺利吗?”

  “还行,近期主要任务是殡葬改革,困难很大。”

  “你要注意工作方法,别出事。”郭兰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如果出事,就是县委让你下课的最好机会。”

  走到了西区的教授楼,从音乐系那边传来一阵钢琴声。郭兰侧着耳朵听了一会儿,道:“是尹老师的曲子,真美。”说这话时,她表情柔和而恬静,让满身酒气的侯卫东感觉自己很粗俗。

  第二天,侯卫东换了件干净夹克衫去拜访了民政局分管副局长许彬,将青林镇殡葬改革相关工作作了汇报。中午,恰巧李山镇分管副镇长也来了,许彬副局长做东请两个镇的分管领导吃了一顿饭。

  下午3点,侯卫东直奔县政府,找到了副县长曾昭强。他当上副镇长以后,还没有与曾昭强见过面,今天特意去汇报近况。

  县政府办公楼是一幢老楼,已经列入了县政府的1996年改造计划,但是现在还未动工,副县长办公室还不如交通局局长办公室宽敞。

  曾昭强在公共场合总是高大威严的形象,单独面对侯卫东时,他表现得很是洒脱、随和,道:“你别汇报工作了,朱兵任职文件已经出来了,今天我们去好好砍他一刀,让他出出血。”

  侯卫东跟着曾昭强下了楼,坐上了他的小车。不到一小时,小车进入了沙州境内。在沙州城郊,车子拐上了一条稍窄的水泥路,开了十来分钟,进入了汉湖度假区。

  汉湖老总李晶在停车场等候,暖洋洋的太阳照在她的脸上,使她的皮肤如象牙般温润。她与曾昭强握了手,道:“朱局已经到了,在6号楼等您。”

  曾昭强和李晶有说有笑地进了6号楼。曾昭强身高体壮,如一头熊,李晶约有一米六五,身材婀娜,特别是腰身很细,两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曾昭强进了屋,道:“大家先泡澡。”

  侯卫东被带进澡堂子,进门就见到了上次那位长腿妹妹。那长腿妹妹脸微红,道:“是你啊。”

  看着长腿妹妹玲珑有致的身材,侯卫东道:“还是老规矩,我泡澡,你看电视。”

  长腿妹妹麻利地放水,道:“你还真是怪人,莫非我很丑吗?”

  “我不是怪人,是正常人。你身材这么好,若真是下了水,我会忍不住的。你去找一个唱歌的频道,我一边泡澡一边听音乐。”

  长腿妹妹彻底轻松下来,调皮地吐了吐舌头,道:“我给你准备饮料,要葡萄酒还是茶?”

  “葡萄酒。”

  泡在热水中,喝红酒,听音乐,这让侯卫东感到如帝王般的享受。长腿妹妹看了一会儿电视,主动过来帮着侯卫东做了头部按摩。侯卫东毕竟年轻气盛,感受着女子柔软的胸膛,悄悄咽了口水。

  长腿妹妹注意到他喉结的滑动,道:“你别忍着,我还是进来。”

  侯卫东摇头道:“算了,我有女朋友。”

  听了这话,长腿妹妹表情温柔起来,很是卖力地为侯卫东按摩。

  6号楼楼顶有一个宽大的平台,上面栽着不少名贵花草。站在平台上可以看见秀美的湖面,春风吹过,湖边一片翠绿,煞是喜人。

  朱兵洗得红光满面,坐在楼顶上晒太阳,见侯卫东出来,拍了拍身边的椅子,道:“过来坐,晒太阳。”等到侯卫东坐下,他道:“交通局最近要买一批皮卡车,性能很好。我建议你也买一台,有车以后行动方便。”

  侯卫东心中一动,道:“多少钱一台?”

  “只有十来万,我让驾校安排一个老师傅来专门教你,一个星期可以拿照上路。”朱兵又道,“高速路马上就要动工了,碎石用量肯定很大,大弯石场的生产最近不太正常,你是石场专家,要帮着查找问题。”

  大弯石场的现场是朱兵的父亲朱富贵在管理。这一段时间,他经常不在石场里,生产有些混乱。侯卫东知道这个情况,点头道:“我回去就去处理这事。”

  过了一会儿,曾昭强上来了。他被温泉泡得浑身酥软,懒洋洋地躺在藤椅上,眯着眼睛晒太阳。

  李晶换了身浅色的套裙,端上来一个盘子,道:“这是益杨青林明前茶,经过特制的,味道香醇,请先生们品尝。”

  曾昭强轻轻摇动着藤椅,道:“朱局,交通局的那个宾馆管理水平太低了。若是有汉湖一半的管理水平,就是益杨第一流的宾馆。”

  李晶浅笑道:“曾县长过奖了,汉湖只是尽量为客人着想,也谈不上什么管理水平。”

  “能为客人着想,这就是管理的最高境界。”曾昭强眯着眼睛,目光在李晶身上逡巡。

  汉湖服务质量确实一流。菜,不多,却道道精彩;酒,只有一瓶,是茅台。全国各个城市卖的茅台酒,多数不正宗,而汉湖的茅台据说绝对正宗。服务员用白瓷杯倒了一大杯茅台酒,估计有三两多。酒黏在杯子上,有一股特别的香味。

  三个人喝着茅台,品尝着大河野生鱼。

  喝了酒,曾昭强打开了话匣子:“我是农村孩子,至今忘不了当年饿肚子的情景。读交通中专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逛菜市场,喜欢看人砍猪肉,听到刀砍在案板上的声音,就会觉得特别满足。朱局和卫东都是干部子弟,没有挨过饿,说起来也就没有感受。”

  曾昭强一番忆苦思甜结束,酒宴也差不多结束了。李晶喝了些酒,脸如桃花般鲜艳。

  酒足饭饱,朱兵悄悄对侯卫东道:“等会儿你坐我的车,我们好好聊聊。”

  来汉湖时,侯卫东和曾昭强同坐一车,这没有问题。此时有两辆车,侯卫东便不宜和曾昭强同坐一车,这是只可意会的官场细节。侯卫东是聪明人,闻弦歌而知雅意,他和朱兵跟在曾昭强后面,朝停车场走去。

  汉湖小区设计得极有特色,进了大门以后有一个大坝子。普通客人将车停在坝子里,然后在坝子附近的大餐厅吃饭和欣赏湖景,而重要的客人就有不同的车道将客人引向不同的小区。

  侯卫东和朱兵正走到6号楼大门口,一个年轻人向7号楼走去,擦肩而过的时候,他扭头看了一眼侯卫东。

  那人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回过头来,叫了一声:“侯卫东。”

  侯卫东这时也想了起来,此人是新月楼的老板步高,他点了点头,道:“步总你好。”

  “新房装好没有?欢迎第一批入住新月楼。”

  侯卫东不愿意跟步高啰唆,道:“感谢步总为我们提供了优质的住房,再会。”

  步高走到7号楼楼顶时,恰好能看到汉湖外的水泥路。远处,两辆小车依次滑过了较窄的水泥小道,很快就消失在视线之中。他一只手抚着下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一个大学毕业两年的乡镇干部,居然能买得起新月楼的房子,能到汉湖来潇洒,而且能用上6号楼,这小子不简单。”

  李晶送走了曾昭强一行,回到1号楼,正好遇到长腿妹妹,她心中一动,道:“今天你陪的那位年轻人,他怎么样?”

  长腿妹妹道:“他素质挺高,很规矩,喜欢听音乐。”

  听到如此评价,李晶打量了长腿妹妹,问道:“很规矩?他是不是身体有问题?”

  长腿妹妹急忙摇头:“不是的,我给他按摩的时候,他有反应。李总,还有事情吗?”

  “没事了,随便问一问。”等到长腿妹妹离开,李晶暗道:“这个侯卫东还真是另类。”

下一章:
上一章:

一条评论 发表在“第一章 侯镇长上任被手下将军 汉湖”上

  1. EE说道:

    站在易经的高度指点您迷津分析财富指数判断异性缘份预测仕途前景 QQ:575922131 TEL13068027087MSN:yangyanqun3176@live.cn 邮 箱:yangyanqun3176@sina.com 博 客:http://yangyanqun3176.blog.sohu.com/ 预测你的婚 姻情感,解析你的未来,看你的财运,事业,仕途官运,办事求人,找工作,异性情感,考学,忧患,风水,将你从迷茫中解脱出来,使迷茫中的人不再迷茫,困惑中的人不再困惑,预测项目1:运气财运事业,分析财富指数,判断异性缘份,预测政治前途,情感婚 姻异性情缘,求职调转晋级考学,官司口舌,经营买卖,公司的现状和前景. 项目2:起名,起人名,商品名,公司名,店铺名等. 项目3:风水,公司风水,店铺风水,住宅风水,单位风水,办公室风水的布局调整等,提供婴儿最佳出生时间咨询服务。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