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章 高县长说:粟部长跟我说起过你 补刀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就在高县长与青林镇众人开怀畅饮时,在益杨县医院,威震一方的黑娃如霜打过的茄子,无精打采地躺在床上。他右手被砍断,最可恨的是凶手居然将手掌带走了,就算是岭西能植断手,也莫奈何。

“小皮和大勇怎么还没有来?他对着自己的一个手下吼道。

那个手下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他带着刀守了黑娃两天,颇不耐烦,只是在黑娃积威之下,不好发作。这两天时间,他看出了端倪,小皮哥、大勇哥只来过一次,就再也没有露面了。从这点可以看出,断了手的黑娃,已经不是黑娃了。

此时听到黑娃责怪,趁机道:”我去找他们。也不等黑娃点头,便澝了出去。

黑娃就一个人望着天花板发楞。这一次受伤醒来,他渐渐发现不对味。为了怕人在医院报复,他让小皮派四个人保护自己。最初几天这四人还守在屋里屋外,但是小皮、大勇久不露面,这四人便一个又一个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在病床上暗自骂了一会儿,黑娃的妈妈端着鸡汤走了过来,道:”黑娃子,伤好以后,搞个正经营生,以前的事情不要做了。你平时的酒肉朋友,其实一个也靠不住。

这话点到了黑娃的痛处,他恨恨地道:”这些狗日的,想甩开老子,没有这么简单。他表面坚强,可是想到光秃秃的右掌,也暗自寒心。

他用左手拿出一部新手机,这是他与心腹兄弟阿强单独通话的手机,除了阿强,没有任何人知道。拨了好几次,才打通阿强的电话号码。阿强正在和一位肥美女人嘿咻,忽然左腰的一部手机响了起来。他知道这是黑娃的,一边动作一边接通电话。

“阿强,我是黑娃,哥哥受难了,被人砍了手掌。

阿强翻身起床,把胖妓女推到了一旁,道:”黑哥,是谁干的?我尽快回来。

黑娃道:”暂时不要回来,小皮和大勇不地道,你回来小心被卖了。等一段时间,我给你打电话。用黑枪打秦大江,便是阿强出的手,此时黑枪被藏在益杨的一个隐蔽处。阿强到了福建,益杨公安局一直没有查到这条线索,黑娃也不想轻易启用阿强。

他望着断臂,恶狠狠地道:”我黑娃虽然断了手,还是玩得起,若査出是谁干的好事,我一定要剐碎了他。

黑娃妈妈听了抹眼泪,道:”黑娃子,你手下那几个小伙子都走了,干脆让你爸爸来守你,免得不安全。

黑娃在床上闷了一会儿,道:”妈,你去给我办转院手续。

医院里有一种特殊的味道,这个味道让黑娃的妈妈神色黯然。对于这个做了无数坏事的儿子,她恨之入骨,几次想断绝关系,却又始终狠不下心。出了房门,她抹了抹眼泪,就到楼下医生办公室去办理出院手续。

一名身材高大的年轻男子不快不慢地来到512房间,站在门外看了一眼,见病房里面果然没有人守护,心道:”江湖友情、哥们义气完全是鬼扯,黑娃已是废人一个,没有人肯为他卖命!

黑娃长期混江湖,警惕性极高,见进来一个陌生高个子男子,便心生警惕,悄悄地用左手摸着一把跳刀,在被单下面弹开锋利的刀刃。年轻男子看着黑娃,嘲笑道:”黑娃,你也有今天。’黑娃知道来者不善,道:”你是谁?0左手更是紧紧握住了跳刀。那个年轻人见桌上有一杯水,便笑吟吟地端起水杯,将这杯水倒在了黑娃头上。黑娃忍住气,左手的刀也没有亮出来,道:”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什么到医院来补刀?

年轻人不等他说完,道:”你是废人一个,老子要玩死你。他伸手抓住了黑娃受伤的右手,用双手猛地一拧,黑娃手上创口就完全破裂了。黑娃惨叫一声,左手挥刀狠命地朝年轻人扎了过去。那年轻人没有料到黑娃左手还握着刀子,差点被刺中,急忙往后退了一步。

黑娃挥动着跳刀,恶狠狠地道:”老子弄死你!,’

年轻人没有想到躺在床上的病猫还这么嚣张,拉住黑娃的一条腿,就把他往床下拖。黑娃妈妈正好回来,看到有人欺负自己的儿子,喊了一声:”你干啥子!扑上去紧紧抱住年轻人,张嘴就咬了过去。

年轻人猛地甩了一下腰,居然没有将这羸弱的女人甩开。他后肘一用力,把黑娃妈妈打得坐在地上。

这时,黑娃已经半坐着,左手挥舞着跳刀,他左手用刀不太方便,被年轻人轻易地捉住了手腕。随后就看到一个硕大的拳头確了过来,黑娃眼睛里冒出了一万多朵金花,随后鼻血就如瀑布一样喷涌而下。

黑娃妈妈抱住了年轻人的大腿。恰在这时,刑警队两位民警出现在门口。他们是侯卫国的手下,正被派来询问黑娃。见里面打了起来,一个厉声道:”我们是公安局的,都给我住手!另一人就提着手铐冲了过去。

那名年轻人见两名警察到了,暗叫一声晦气,便停止了行动,黑娃则满脸鲜血地躺在床上。

一位民警检査了年轻人的身份证,脸色沉了沉。他对另一位民警递过去一个眼色,又对年轻人道:”我有事问你,跟我到派出所去一趟。这位民警是专案组成员,知道秦敢的名字,见他在病房中打人,也就上了心。

这名在病房打人的年轻人,正是秦大江的二儿子秦敢。秦大江有两个儿子,老大名为秦勇,老二叫做秦敢。秦敢酷似秦大江,一副好身板,一米八二,他虽然不是石匠,却天生力大,五十斤的石锁举起来就如玩一般。正因为如此,他少年时期打架从不吃亏,也是上青林的一个人物。

在广州混了几年,秦敢已由少年变成了胡子硬硬的青年人。他和哥哥秦勇在广州城外开了一个小型修理厂,近年来,为了和来自各地的野小子们争夺地盘,与湖北人、四川人、东北人都打过架,修理厂生意也慢慢开始红火起来。

秦大江的石场上路以后,几次让他们哥俩回来一个,两兄弟一个都不愿意回家。这一次父亲被枪杀,秦勇恰好带着人与一帮东北人干架,实在走不开,就让秦敢回来办理父亲的后事。

秦敢回到益杨以后,悄悄回了一趟上青林。见过母亲以后,得知了开石场前前后后的情况,便将目标锁定在黑娃。

秦敢原本想等到黑娃出院以后,再找机会砍他一只手。正在找机会的时候,大哥秦勇带人与东北帮打了一场群架,受了重伤。秦敢急着要赶回广东,就大白天闯到医院来。

很不巧,被刑警碰了一个正着。

刑警队将秦敢带了回去,检验了秦敢的机票、从岭西回来的汽车票,从时间上排除了秦敢作案的可能性。但是局里有领导发了话,还是对秦敢实行了刑事拘留。

在青林镇的张家馆子里,高宁副县长正在和青林镇诸位领导喝酒。他对青林镇殡葬工作很满意,也就破例中午喝酒,与每个人都碰了一杯。

高宁副县长要离开的时候,依次与青林镇的几位领导握手。握到侯卫东的时候,道:”我和老粟是好朋友,这一次到益杨县工作,他跟我说起过你,他下个月要到益杨县。

他使劲摇了摇手,夸道:”小侯工作扎实,很不错。听到老粟之名,侯卫东心里就一片雪亮,这肯定是粟明俊在给自己打招呼。他也不多说,恭敬地道:”以后请高县长多多批评帮助。

侯卫东与高宁副县长对话时,赵、粟两人都在身旁。赵永胜眼角不易觉察地跳了跳,他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粟明,心道:”高副县长所说的老粟是什么人?县里没有领导姓粟,印象中,只有沙州组织部副部长姓粟。

粟明本姓粟,所以对姓粟的官员很敏感,他立刻想到了沙州组织部副部长粟明俊。这位名字比自己多了一个字的官员,手握大权。他暗道:”如果侯卫东真有这条关系,那就要好好地用一用。

三人各怀着心事,看着高副县长的车离开了大院。汽车虽然带起了一些灰尘,但是与前几月铺天盖地的情景相比,已经大有改观。三人有说有笑地朝大院走去,正在上楼梯,派出所秦钢赶了过来。

“赵书记,刚才接到刑警队的电话,说是秦大江的儿子秦敢胞到医院去找黑娃,已经被拘留了。

赵永胜停下脚步,道:”你说清楚一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秦钢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秦大江是老支部书记,很有威信的,青林镇如果处理不好这件事情,会让村干部们寒心。侯卫东、刘坤和秦钢到城里去跑一趟,看一看具体情况。赵永胜特意点到了刘坤,”刘坤是分管组织的副书记,可以向县委柳部长汇报此事,看公安局能否从宽处理。’

侯卫东、刘坤和秦钢很快到了益杨县城,在公安局李剑勇那碰了一鼻子灰。秦钢留在刑警大队继续做工作,侯卫东则沮丧地离开了刑警大队。

刘坤进入刑警队以后,基本上没说话。他如一个旁观者,一脸平静地看着侯卫东在忙碌。

侯卫东有意为难他一下,道:”刘书记,秦大江是独石村支部书记,基层干部被枪杀了,儿子又被拘留了,你是不是向柳部长汇报下此事?”这事是公安局业务上的事情。秦敢在医院打人,也是咎由自取,青林镇党委、政府没有义务替他求情。刘坤对于秦大江的死很有些快意,选举结束以后,他从一些干部只言片语中,猜到了秦大江正是侯卫东跳票成功的主要参加者,对秦大江恨之入骨。听说秦大江被枪杀,刘坤在无人的地方大笑三声,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不到,时候一到,一起报销。

前面的话还有道理,可是听到最后一句话,侯卫东心中火嗖嗖地往上蹿,道:”组织部是干部的娘家。秦大江被杀一事,青林镇应该向柳部长汇报,这点没有错吧?如果这事办不好,以后村社干部谁还会真心真意为党委、政府办事!何况,这也是赵书记交给你的任务!

刘坤犹豫了一下,道:”我先打一个电话,看柳部长是否在办公室。他给组织部办公室打一个电话,”杨主任,我是刘坤,柳部长在不在办公室?,’杨主任与刘坤很熟悉,热情地道:”刘书记,柳部长在办公室和肖部长谈事情,你要过来找他吗?我给他报告一声。

刘坤道:”既然这样,算了。’挂断电话,他道,”柳部长到岭西开会去了。

他担心侯卫东到村干部中去说坏话,道:”有一点我要说清楚,秦敢在医院打人,本身是违法行为,公安局不放人,有他们的道理。我们都是学法律的,如果行政干扰办案,有碍司法公正。

侯卫东不想和他多说,道:”你回去吧,我自己想办法。

侯卫东再次找到了副县长曾昭强。

“侯卫东,你的脚真是很金贵,至少一个月没有到我这里来了。大弯碎石场已是上青林五大碎石场之一,曾昭强一分钱未花,已有几十万收人进账,这是没有任何危险的收入。又由于交通局所谓的受贿藥件中,侯卫东被检察院收进去,顶住了压力,硬是一个字都没有说,没有成为志高兄。这些事情,让曾昭强对侯卫东既信任又欣赏。

“曾县长日理万机,我怎么敢随便打扰。’

“岭西高速路已经全面开工了,上青林石场有没有能力提供足够的碎石?

侯卫东愁眉苦脸地道:”碎石生产没有问题,只是上青林石场遇到了一系列问题。

听完详细汇报,曾昭强反问道:”你确信秦敢不是砍人的凶手?,'”如果秦敢是砍手掌的凶手,就不会大白天到医院去打人。”你这只是推测,公安局没有证据是不会乱抓人的。侯卫东直言不讳地道:”益杨县黑社会成泛滥之势,公安局是要负责的,我信不过公安局。

曾昭强给公安局游宏局长打一个电话,道:”老游,上青林是我县重要的建材基地,黑社会一直想染指。支部书记秦大江被杀一案,性质十分恶劣,影响很坏。

公安局长游宏打了个哈哈,道:”我已经选派了精兵强将侦办上青林的事情。

“秦大江被杀了,如果抓了他儿子,事情会搞成群体事件,我听说就是打架,这不算什么大事。

游宏道:”秦敢这人胆子太大了,若不是民警到了,说不定会闹出什么大事,肯定要关几天,否则年轻人都会无法无天。

放下电话,曾昭强道:”游宏这个老家伙脾气大得很,眼里向来只有书记和县长,在公安局更是一言九鼎,听他口气,应该没有什么大事。不过你也要有心理准备,游宏这人向来护短,秦敢还要被关几天才能放出来。

侯卫东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连忙道:”谢谢曾县长,关秦敢几天无所谓,这是对冲动的惩罚。

在星期三,被关了四天的秦敢才被放了出来。大门口停着一辆皮卡车,侯卫东站在车外面抽烟。见秦敢出来,侯卫东没有说话,只是招了招手。

等秦敢上了车,侯卫东道:”秦敢,你办事怎么不动脑筋?如果被人借故弄进去,太不值得了。。

秦敢与侯卫东在春节见过一面,当时秦大江让秦敢叫侯卫东为”侯叔”。侯卫东把此事当做笑话,他叫秦大江为秦哥,又叫秦敢为秦兄弟,从辈分来说早就乱了套。

此时秦大江这条爽朗的汉子已经逝去,想起舂节时的热闹,侯卫东伤感,秦敢伤心。

秦敢淡淡地道:”在医院不好动手,等风声没有这么紧以后,我一定要找机会杀了黑娃。

侯卫东并不希望秦大江的儿子杀人,劝道:”黑娃是指使者,但是到山上来动手的肯定不是黑娃。他们人多,手里还有两支枪,你也不要轻举妄动。回家以后,将你爸爸的石场接过来,好好经营,这才是你爸最想你做的事情。

“疯子哥,我晓得怎么办,绝对不会留下后遗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就让黑娃多活几天。我明天回广东,我哥秦勇在广东和东北帮打架,肚子被捅了一刀,刚刚抢救过来,我要过去看一看。

侯卫东听了就皱眉,道:”你爸的石场还在生产,是由我派人管着的,如果你不回来,你妈是管不了的。你也别小瞧石场,今年正在修岭西高速路,一年弄个几十万是轻轻松松的事情。他加了一句,”石场凝聚着你爸的心血,不要让石场垮了,打架巳经不流行了,能赚钱才是正经事。

秦大江被枪杀以后,秦敢的妈妈一下就老了十岁,想到妈妈一夜间就发白的头发,秦敢心里极不好受,考虑了一会儿,道:”侯大哥,你先帮我打理石场,我还是要先回广东,把事情处理好,然后就回来办理石场的事情。

安置好秦敢,侯卫东开着车到了曾宪刚家里。

侯卫东紧紧盯着曾宪刚的眼睛,道:”宪刚,你什么事都别跟我说,我只想讲一句话,不管做什么事情,一定要注重自己的安全。嫂子虽然走了,你还有儿子,不能让儿子失去母亲以后,又失去父亲。

曾宪刚独眼闪烁不定,沉默了一会儿,道:”我知道,你放心。

侯卫东想了不少劝解之语,可是在曾宪刚深深的痛苦面前,显得如此苍白无力。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