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章 高县长说:粟部长跟我说起过你 血仇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近一段时间以来,侯卫东忙着殡葬改革的事情,后来又与李晶一起搞精工集团,暂时将黑娃的事情放在了一边。听了大哥所言,他吃了一惊,立刻拿起手机,准备提醒曾宪刚。

“买手机就是为了通话,时常关机算什么玩意!手机打不通,侯卫东又打通了曾宪刚的座机,接听之人却是曾宪勇。侯卫东不客气地道:”曾宪刚在哪里?怎么把手机关了?”

曾宪勇被话筒里传来的不客气的声音吓了一跳,正想发火,却想起这是侯卫东的声音,连忙道:”宪刚哥的手机在家里,不知他到哪里去了。

侯卫东女代道:”你给石场上的人说,这几天一定要注意安全。曾宪勇道:”我们石场的安全员天天在岗上,炸药当天归库,应该没有问题。

“我说的不是这个。听说黑娃买了手枪,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你们要小心一点。

“他们手里有枪?”

“小心驶得万年船,不可不防。你立刻找到曾宪刚,让他给我回个电话。

挂了电话,侯卫东心神不宁,他接连给秦大江和习昭勇都打了电话。结果秦大江的手机只是不停地响,却无人接听,打座机也无人接听,习昭勇则关机了。他只得给狗背弯石场打了一个电话,还好何红富在石场,接了电话,就连忙作准备。

侯卫国等到侯卫东打完电话,道:”小三,说到底,你是青林镇副镇长,别插手黑社会的烂事。’他见侯卫东有些敷衍,告诫道,”搞一次严打,不知多少人要折进去,就算你家财万贯,到时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侯卫东早就将事情算计得很清楚,道:”我是学法律的,不会让人抓住把柄。

江楚在屋内忙前忙后,盐水鸭子、四川城口的老腊肉、炒肉丝、青椒皮蛋等菜都摆上了桌子,发出诱人的香味。侯卫国咽了咽口水,道:”江楚,我真是没地位,要靠了小三才能吃上这盐水鸭子。

江楚瞥了他一眼,只是招呼侯卫东。

回到新月楼已是晚上8点,小佳还没有回来,估计还在粟家打麻将。侯卫东就把手机放在顺手的茶几上,边看电视边等着小佳回来。

9点,侯卫东又给曾宪刚家中打电话,曾宪刚仍然不在。他又给习昭勇家中打电话,这一次打通了,却听到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习昭勇喝醉了,有事明天说。说完就将电话挂断了。

给秦大江打过去,倒是本人接的电话,他醉得不行,哼哼哈哈说了半天,侯卫东才听明白什么事情:习昭勇过生日,请大家在场镇吃酒。

“狗日的一群醉鬼,怎么不吸取曾宪刚的教训!侯卫东气得不行,骂了几句,只得将电话挂断。他打定主意明天就回上青林,好好商量一下黑娃的事情。

小佳晚上11点回家,心情很好,上了床就主动撒娇,将侯卫东弄得热情澎湃。一夜激情,皆累。

第二天早上9点,两人都还未醒,突然一阵剌耳的电话铃声响起。

听清楚了第一句话,侯卫东从床上蹦了起来,他声音格外的高亢尖锐,道:”什么?你再说一遍!

习昭勇的声音如超音速飞机的噪声:”秦大江被人用枪打死了!”他妈的,是谁干的?

“刑警大队和派出所的人正在朝这边赶,我一个人在保护现场。冷汗如疯狂的暴雨,从侯卫东额头沁了出来。他手忙脚乱穿上衣服,对小佳道:”出大事了,秦大江死了,我要回上青林。他急急忙忙打通了李晶的手机,不容置疑地道,”我是侯卫东,派一辆车,我要赶回上青林。

李晶此时正在沙道司办公室里,听到侯卫东如此急切,道:”你等着,我把车派到新月楼门口。

小佳跟着追出来的时候,侯卫东正站在新月楼大门口焦急地等车。小佳转身就去买了牛奶和面包,安慰道:”事情已经出了,急也没有用,还是吃点东西。

侯卫东在街边站了一会儿,慢慢平静下来,暗道:”每临大事有静气,不要慌,千万不要慌。

小佳伸手给他擦了擦眼屎。

一辆越野车就停在门口,车上司机是一个瘦小的年轻人。他摇下车窗,看了看周围的情况,就对侯卫东道:”请问你是不是侯镇长?,上了车,侯卫东对小佳挥了挥手道:”你回去吧,不用担心我。

小佳心跳得很厉害,以前只在电影里看过的故事,突然发生在眼前,让她心里说不出的害怕。

车过益杨,侯卫东彻底平静了下来,他给秦钢打了一个电话。

秦钢道:”刑警队正在勘察现场,结果没有出来。地上有七八个弹壳,秦大江中了四枪,头上一枪是致命伤。

“是黑娃干的!”

没有证据。

“我刚从沙州回来,侯卫国说有几把枪流入了益杨,沙州刑警也要追查这几把枪。。

事情出在了青林镇,秦钢压力特别大,得到这个消息以后,立刻跟现场负责人李剑勇大队长说了几句。李剑勇道:”小闻,请沙州刑警过来帮助我们破案。

侯卫东放下手机,就给赵永胜和粟明报告,两人也得到了消息。赵永胜发了脾气,道:”你是分管综合治理的领导,昨天胞哪里去了?赶紧回来,县委很关心这件事情,还等着我们去报告。

侯卫东刚挂了赵永胜的电话,曾宪刚打电话过来,道:”疯子,出事了。

侯卫东生气道:”你他妈的,死哪里去了!昨天我让你回电话,你耳朵打蚊子去了?

曾宪刚被骂了一顿,也不回嘴,道:”我今天早上才回上青林。

上青林秦大江家门口围了许多看热闹的村民,指指点点,有说有笑。侯卫东跳下车以后,近似粗鲁地推着他们,被推的村民见是侯卫东,骂人的话就全部縮回肚子里。

几个警察站在警戒线里面,表情严肃而冷漠。见侯卫东钻了进来,一名警察就喝道:”出去。侯卫东也不理他,喊道:”秦所长。在自己辖区内出了两次大案,秦钢冷汗就没有停过。他见侯卫东被拦住了,便对旁边的警察道:”这是青林镇分管政法的侯镇长。

刑警是警察队伍中的佼佼者,和地方联系不如派出所紧密,那名警察就对地方官员并不客气,道:”你就在这站着,里面在勘察现场。

在晒坝上画着几条白线,白线内还有一摊血迹,这应该就是秦大江受害时的地点。秦钢在一旁道:”秦大江遇害时,他老婆在坡上干活,只是听见几声枪响,回来以后就见到秦大江倒在地上。

侯卫东被发配到上青林以后,就长期和秦大江在一起厮混,能当上青林镇副镇长,秦大江功不可没。看着白线条框出来的秦大江图案,想起他粗豪的笑容,他眼角湿漉漉的,一粒泪水从脸颊流下,快速地流进了嘴里。

四个小时以后,又进来几个警察。听他们打招呼,应该就是沙州刑警,也就是侯卫国所在大队的民警,为追査非法枪支而来。

现场勘察以及调査走访结束以后,侯卫东、习昭勇和曾宪刚就一起来到了上青林的政府小院里。往日碎石协会商量事情,都是侯、习、秦、曾四个人,今天少了大呼小叫的秦大江,场面就冷了许多。曾宪刚戴着眼罩,脸色极为阴沉。昨天晚上,他再次单身去追杀仇人,结果寻仇无果,天亮以后才骑着摩托车回到了上青林。

刚回到上青林,他就得知秦大江被黑枪打死。

石场众人站在院子里,面色格外沉重。

黑娃已经严重威胁了上青林石场的生存,这是利益之争。除非屈服,否则激烈的斗争不可避免,这一点已经成为上青林诸人的共识。

侯卫东道:”沙州刑警队正在追查黑枪的下落,应该可以和这件案子并案。”

习昭勇闷了一会儿,道:”这件案子看起来很明白,但是真要破获也不是一件易事。益杨刑事破案率最多在20%,而且破案多半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现在除非把黑娃杀了,否则上青林很难安宁。”这话不能乱说!杀人是重罪,我们怎么能做这事?

曾宪刚阴沉着脸,听着两人议论,眼里凶光闪烁,却不发一言。等到众人都不想说话,他才道:”毛主席说过一句话,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走掉,对付黑娃这种人,只能以血还血,以牙还牙。说完掉头就走了。

侯卫东内心陷人矛盾之中,作为政府工作人员,自然不主张以子至恶。作为男人,他认同曾宪刚的说法。看着转身离开的曾宪刚,他欲言又止。

曾宪刚回到了自己家里。家中聚着十几个小伙子,有三个打沙包.多数聚在一起打扑克。

他将曾宪勇叫进屋,关上门以后,道:”今天秦大江被黑娃打死了,我想去报仇,你敢不敢?

曾宪勇是曾宪刚的堂弟,他和曾宪刚一样,也是石匠出身,肌肉支达,硬邦邦如几块小石头。在上青林镇,他是有名的剌头,唯独和堂兄曾宪刚关系好。他不屑地道:”有什么不敢!黑娃硬是不想活了,居然欺负到了上青林,我们去搞死他!,

“我们摸到黑娃的家,断他一只手,为秦大江报仇,也为上青林消除一个祸患。

曾宪勇从小就听堂兄的话,点头道:”这个简单,什么时候去?他想到这,又道,”我听说秦大江的儿子秦勇和秦敢要回来,是否跟他们说这件事情?,’秦敢是秦家二小子,他和曾宪勇两人联手,在上青林打架无数,田大刀曾被他揍成猪头,也算得上威名在外,这几年外出打工,这才慢慢地淡出了上青林。

“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曾三负责带路和指人,我们两人找机会动手。黑娃有可能带枪,我们必须要干净利索地把他解决掉。曾宪刚取出一万块钱,道,”这事有风险,你把这钱拿回家。

曾宪勇将一万块钱放到口袋里,道:”曾三这人信不过,如果出卖我们就麻烦了。

曾宪刚道:”曾三劳教的时候,我一直在照顾他家里人,他不会出卖我们,我先和他一起去认人。

安排妥当以后,曾宪刚就和曾三坐着拉石头的货车到了益杨城。曾三对益杨地面熟悉得紧,作为同道中人,他知道黑娃喜欢在什么地方活动。

七转八拐来到了新修的新城大饭店。这个大饭店名字取得很大,不过就是一个稍具规模的宾馆,连星级都上不了,只不过对益杨来说,这已算得上不错的宾馆了。在宾馆五楼设有一个赌场,在六楼就是夜总会,而二楼是餐厅。黑娃这一段时间都混在赌场和夜总会里,吃饭就在餐厅里解决。曾三劳教回来以后,到这里来玩过好多次,知道黑娃的规律。这也是他吹牛的话题之一,曾宪刚偶尔听到他侃大山,就记在了心里。

到了吃饭时间,曾宪刚把眼罩换成墨镜,又换上流行的丝质丁恤衫,

和曾三一起坐在餐厅的角落,等着黑娃下楼。等到了深夜1点钟,才见到六七个短发小伙子下楼,他们脸上都带着凶相,大大咧咧地走了下来。”穿白色衬衣的就是黑娃。曾三悄悄地道。

这些小伙子都穿着短袖,腰上皮带多数都别着一把跳刀。他们也没有进包间,就在大厅里要了啤酒,开怀畅饮。曾宪刚一直盯着黑娃,牢牢地将他的样子记在心中。

青林山上,曾宪勇等了两天,没有消息。第四天中午,他正在无聊地打沙包,曾宪刚的电话打了过来:”带两把杀猪刀,晚上杀猪。’

曾宪勇带着刀,骑了一辆摩托车就往益杨城走。晚上11点左右,曾宪刚和曾宪勇两人带着杀猪刀和木棍,悄悄来到一个小院子。

小院子有两幢楼,外面有一个门卫。不过门卫是个老头,在10点钟就上了床,凌晨1点再从床上爬起来关大门,完全形同虚设。他们两人进了院子,把底楼的路灯弄熄,又将路灯拉索割断。曾宪刚和曾宪勇躲在楼梯拐角的黑暗处,静等着黑娃上楼。

深夜,一辆小车开了进来,下来两个人。一人朝着曾宪刚和曾宪勇躲藏处走了过来,一人朝着另一幢走去。

黑娃提着一包东西,走进门洞时,骂道:”灯泡坏了,也不换。他正要去口袋里取打火机,黑暗中有人打过来一闷棍。这一棍打得极重,他啊了一声,就被一条黑影猛地扼住了咽喉。

打闷棍的人是曾宪刚,扼咽喉的是曾宪勇。

老婆被杀,儿子自闭,让曾宪刚痛不欲生,他格外痛恨社会上的尤小流氓。黑娃尽管不是杀妻仇人,却是益杨城内的黑道头目,他按住了黑娃的右手,毫不犹豫举起手里的杀猪刀。

刀落,手断。

黑娃咽喉被死死卡住,没有来得及发出声音,就昏迷过去。与黑娃一起出来的人也是益杨黑道有名的人物,年龄约三十岁,但仍然被黑娃叫做小皮。他听到啊的一声,便顺手将跳刀取了出来,他濘

下来凝神听了听,却没有再次听到声音,便喊了一声:”黑哥。见黑娃没有回答,小皮以为黑娃走进了门洞,自己上楼了。曾宪刚提着断手,道:”成了,走。

两人不慌不忙地离开院子,曾宪刚把手套取了下来,包着断掌,然后朝着城郊走去。曾宪勇虽然说打架无数,却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在

街道上越走越快。曾宪刚道:”慢点,慌个鸡巴!

骑着摩托车出了城,曾宪刚这才松了一口气,将摩托车开到青林山的半山腰,曾宪刚叫了声停。他拿着手电,顺着一条小道走了一段,将染血的衣服、手套和杀猪刀、短棍扔到了一个天然的深井中。这个深井只有一米多宽,但是据说深不见底,到底多深,无人能知。

侯卫东得知黑娃被砍手的消息,已是第二天下午的事情。他心里明白,这事只能是上青林曾宪刚所为。

县刑警队大队长李剑勇经过梳理,也将线索圈定在上青林。

在青林镇侯卫东办公室里,李剑勇和侯卫东见了面。

侯卫东听李剑勇口气生硬,马上就发了火:”李大队,你是不是找错了人?黑娃是社会混混,仇人多得很,和上青林有什么关系?

秦钢没有料到侯卫东会发火,打圆场道:”李大队是例行公事,并不是怀疑上青林的人。

李剑勇眉毛上竖,道:”公民都有配合公安机关破案的义务,更何况你还是镇领导,我到青林镇是有依据的!

侯卫东不客气地道:”秦大江是基层支部书记,在自家门口被枪杀,这么久没有见到公安局来破案;而一个流氓被砍手,就这么紧张,你们还是不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刑警队?

黑娃被砍手以后,城里刑事案件骤然增加,接连死了两个人,刑警大队压力很大,因此,李剑勇要急着破案。侯卫东一番话,把李剑勇气

得够戗,他不顾秦钢打圆场,甩手走出了侯卫东办公室大门。

李剑勇刚刚走到门口,迎面就遇到了赵永胜。赵永胜与李剑勇也认识,见他气鼓鼓的样子,主动伸出手,笑道:”李大队,来青林镇也不跟我打个招呼。

进了赵永胜办公室,李剑勇道:”赵书记,侯卫东脾气不小,我按照工作程序来调查情况,他完全不配合。

秦钢在一旁解释道:”侯卫东和秦大江是好朋友,秦大江死了,他心情不好。

赵永胜问道:”黑娃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剑勇简单地介绍了黑娃的事情,道:”我不管黑娃是什么人,只要是到了我手中的案子,就要认真办。秦大江的案子不归我负责,我管不了。侯卫东非要把两件事情扯到一起,这是不讲道理。

赵永胜扔了一支烟给李剑勇,道:”侯卫东人年轻,难免气盛,别往心里去。

谈了一阵,李剑勇起身告辞。由于高宁副县长即将下来,赵永胜也没有过多挽留李剑勇,不过还是送他到了门口。

下了楼,秦钢对李剑勇道:”我觉得侯卫东所说不错,秦大江是基层党支部书记,他被杀了,也没有见刑警队这样认真。黑娃这种社会混混,遭砍了也是活该,何必査得这么认真。这上青林数千人,你光凭怀疑解决不了问题。

“据我的感觉和手里的线索,作案人应该在上青林。李剑勇是老刑警,破了不少案子,他看了材料,很相信自己的感觉。

“李大队,办案是讲证据,就算你的判断没有错,没有证据,你抓鬼大爷?

这句话不好听,却是事实。李剑勇说出了实情:”黑娃被砍伤以后,城里接连死了两个人。游老板将刑警大队盯得紧,要求我们尽快破案。

秦钢道:”黑娃被砍手,案子就由刑警大队一把手亲自来办。秦大江被枪杀,性质不知要严重多少倍,却是由副大队长来办。现在的事情真他妈的说不清楚。

涉及局领导,李剑勇不愿意多说,话题又转到案子上,道:”那个独眼主任叫什么名字?

“曾宪刚。

李剑勇回想了一会儿曾宪刚的神情,道:”麻烦你注意一下上青林的动向,特别是附近老百姓有什么传言。

送走了李剑勇,秦钢回到侯卫东办公室,道:”黑娃的事情,你当真不知道?李剑勇看来是把上青林盯住了。

“李剑勇为了黑娃盯着上青林,要么是有毛病,要么是心存不良。

“如今益杨公安局,中层骨干大部分是警校毕业的。李剑勇是警校毕业生中的佼佼者,办了不少大案子,我会好好与他沟通,尽量说服他。’秦钢说到这,打开手包,笑道,”这一段时间局里面的人经常下来,所里招待费用了不少,能不能想办法帮我报了?,

侯卫东接过一叠发票,粗粗看了看,这一叠发票至少有四五千块钱。他也不说话,就一张一看,过了一会儿,才道:”怎么这么多?

秦钢叫苦连天:”现在物价涨这么高,随便喝瓶酒就是一两百。为了办好秦大江的案子,我只能超标准招待,招待得好,那帮大爷办案子就认真些。

侯卫东也没有多追问,道:”秦所,你把这些票据分成两部分,我让苏主任给你报销一部分,碎石协会帮你报销一部分。

秦钢挑了一千七百块生活发票,放在桌面上。

苏亚军接到电话以后,坐下来喝了几口茶,这才慢条斯理地上了楼。屁股刚落座,侯卫东就将一叠票据递给了他,用不容推托的口气道:”派出所最近接待任务重,这里有一千多的票据,你处理一下。

苏主任眼睛一下就瞪大了,为难地道:”派出所的事情,社事办肯定要支持,只是这个月发误工补助太多了,能不能少一点?,

殡葬改革以后,社事办收入迅速提高,侯卫东从头参加了此事,对账目一清二楚,道:”殡葬改革取得了初步成效,派出所功不可没,你咬咬牙,将这笔钱报了。此后有什么事,秦钢自然会安排。

此事摆到了明面,苏亚军没有办法,只能照办,否则不仅要得罪侯卫东,也要得罪秦钢。”既然是派出所的事情,当然好说,等一会儿让夏公安过来拿钱。

侯卫东道:”你直接给秦钢打电话,别让夏公安过来拿。’,

苏亚军就明白了,这是给秦钢报私人单据。想到是给私人报账,他心里反而痛快了许多,毕竟人情做了人情在,说不定有一天就用得着秦钢。

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赵永胜端着茶杯来到了侯卫东门前,道:”侯镇长,到小会议室来。

两人在小会议室坐定,赵永胜主动扔了一支烟,道:”刚才李剑勇找了你?

侯卫东实话实说:”黑娃被砍断手,李剑勇怀疑是上青林干的,我顶了他几句。

“李剑勇是刑警大队长,是全县有名的破案高手。今天他到青林镇来了解情况,你作为青林镇分管政法的领导,就要好好配合工作,或者说虚与委蛇也行,不能感情用事。

从道理上来说,赵永胜说的一点没有错,可是从情感上来说,侯卫东还是有些愤愤然。

正说着,粟明拿着笔记本走过来。赵永胜转变话题,道:”高县长是今天上午9点给我打的电话,主要是调研殡葬改革工作,我们先扯一扯。他手中有苏主任写的总结,只是觉得材料太单薄了,还想有所补充。

侯卫东对殡葬工作熟悉得紧,也没有思索,就将青林镇殡葬工作的现状、主要工作经验、存在的问题讲了六条。赵永胜在本子上记了好几点,暗道:”侯卫东干工作还真是不含糊,苏亚军弄了两个多小时,还不如侯卫东随便讲的几条,有水平的人就是不一样。

趁着赵永胜出去的时候,粟明对侯卫东道:”今天趁高县长到青林镇,把敬老院的事情汇报一下。据我所知,高县长对新敬老院的方案很赞同。

侯卫东心道:”你不愿意得罪赵永胜,却把我推到第一线,将我当枪使,未免不太仗义。口里却道:”我选择时机吧。

下一章:
上一章:

一条评论 发表在“第六章 高县长说:粟部长跟我说起过你 血仇”上

  1. Doc说道:

    Thank you so much for this arctile, it saved me time!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