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一章 侯镇长上任被手下将军 棘手事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侯卫东在上青林开了两年石场,连升三级成了副镇长,没有中层干部经历。他头脑一片空白,呆坐在办公室里无所事事,上午复习了《沙州日报》,下午则专心学习《岭西日报》。

  到了下午4点,他放下《岭西日报》,痛苦地想道:“清茶一杯,报纸一张,这工作真是磨杀人也。”

  按照分工,侯卫东分管社会事业、交通建设以及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分别对应着社会事业办和综治办两个科室。交通建设没有专门的科室,只有一个临时性质的领导小组办公室。

  5点钟,侯卫东实在坐不住了,下楼来到了杨凤办公室。

  杨凤桌子上放着一包吴海炒瓜子,一张报纸摊开在桌面上,上面已经有一堆瓜子壳。她见侯卫东进门,问道:“侯镇,有什么事?”

  以前侯卫东见到杨凤吃瓜子,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这包吴海瓜子还是他所送。此时当上了副镇长,见到杨凤在办公室吃瓜子便觉得颇为刺眼。只是新官上任就找人麻烦是不智之举,他的目光便回避了那一堆瓜子壳,道:“你帮我找一找人代会政府工作报告以及年初工作要点。”

  杨凤打开文件柜,翻江倒海地找了起来,找了二十来分钟才将两份文件交到了侯卫东手里。

  下班时,侯卫东只看完了政府工作报告,年初工作要点放在第二天细读。他在办公室等了一天,分管部门没有一个人来汇报工作。他琢磨道:“我这个副镇长当得不明不白,看来还没有得到大家的认同。”

  在上青林时,侯卫东是石场老板兼工作组副组长,每到一处总是吃香喝辣,受到各村热情款待。如今以副镇长的身份来到了青林镇政府,反而有一种虎落平阳的落寞之感。

  下班以后,侯卫东在窗边望了望黑蒙蒙的天空,又找到欧阳林,道:“欧阳主任,你再帮我想想办法,每天上班下班要爬坡上坎,不是长久之策。”

  欧阳林明白,赵永胜不愿为侯卫东解决住房,他就更不能主动。即使有合适的房源,也不能说。听侯卫东问起此事,为难地道:“青林场镇只有屁股这么大一块,我想来想去也没有发现合适的房子。若真要租房子,附近村民家倒还有些地方,只是环境太差了。”

  “其他干部住在哪里?”侯卫东这就是明知故问了。

  “两乡合并以前,镇政府倒有一些宿舍。合并以后,人满为患。镇政府的房子早就住满了,镇政府的干部大多数是本地人,没有住房的干部就回到农村去住。上青林成立工作组,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安置没有住房的干部。”

  闲聊几句,天色又暗了许多,侯卫东见欧阳林实在没有办法,道:“算了,我先回上青林。”

  走到半山腰,天渐渐黑了。回头远眺迷雾中的小镇,因为有了距离,小镇在暮色中呈现出宁静之美。侯卫东心道:“青林镇太陈旧了,如果将小镇旧貌换新颜,应该算是新政府最明显的政绩。”

  这个思路闪现以后,他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进了上青林乡政府院子,邮政代办点杨新春招呼道:“侯大学每天爬坡上坎,太不方便了,怎么不在镇里要一间住房?”

  侯卫东尴尬地道:“我问过,没有住房了。”

  杨新春没有追究这个问题,笑眯眯地道:“我还是叫你侯大学,没有叫侯镇长,你不会生气吧?”

  当杨新春称呼侯大学时,侯卫东确实没有想到这一点,经杨新春提起此事,他反而想到了称呼问题其实是一个严重问题:“同时选举了三位副镇长,同事们称呼其他两位为某某镇长,而唯独称呼我为侯大学,这其实是变相的不尊重。不尊重将会导致说话不灵、指挥不畅,后果很严重。”

  想到了这一点,侯卫东没有进代办点聊天看报纸,一边上楼,一边自嘲道:“天天爬山,这是西方有钱人梦想的健康生活,被我提前实现了。”

  幸好是冬天,桌上的剩菜和剩饭都还能用。侯卫东打开电炒锅,将剩菜剩饭倒在一起,用锅铲翻了翻。饭菜的香气很快就在屋里四处弥漫,香气和电视声音混杂在一起,虽然只有一人,倒也营造出一些家的氛围。

  正在想念着小佳,门外突然传来一个低低的声音:“侯老师,我能进来吗?”

  上青林,绝大部分村民都称呼侯卫东为疯子,少数村民称呼他为侯大学,只有铁瑞青一家人,坚持称呼侯卫东为侯老师。门外细细的女声,不用说就是铁瑞青。
  
  “快进来,学校还没有放假,你怎么就回来了?”

  侯卫东到上青林的时候,铁瑞青正在读高一。时间一晃而过,她以优异成绩考入了岭西大学,这是上青林第一个重点大学学生。侯卫东初到上青林时,曾经给铁瑞青补习过英语,如今学生考上了重点大学,让他有了小小的成就感。

  在大学接受了半年熏陶,铁瑞青迅速由一名瘦弱而拘谨的高中生出落成明眸皓齿的青春少女。只是今天进门以后脸色苍白,情绪低落。

  侯卫东从其愁容发现了问题,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铁瑞青低着头,似乎在做着思想斗争。过了一会儿,她抬起了头,道:“侯老师,你开石场是不是赚了很多钱?”

  “为什么这样问,需要我帮助吗?”

  铁瑞青很执著地问道:“请侯老师回答我,是不是赚了很多钱?”

  “在你心中,有钱是什么标准?十万,二十万,还是一百万?”

  “你有十万元吗?我需要钱,我妈妈心脏出了问题,我准备带她去做手术。手术费需要十五万元,我们家的存款只有五万六千元。爸爸是小学老师,他自尊心特别强,一辈子没有找人借过钱,更别说这么大一笔。为了这事,他躲着哭了好几次,我是瞒着他来找侯老师,你一定要帮我。”

  她眼中泪水闪烁,道:“侯老师放心,这笔钱我打借条。我读的是金融专业,毕业以后收入应该不低,肯定能还上。”

  侯卫东被铁瑞青的亲情所感动,道:“明天我到益杨城取钱给你。我是学法律出身,最重视契约关系,先小人后君子,你要写借条。我不要利息,也不写还钱期限,行不行?”

  铁瑞青眼里放出异彩,道:“侯老师,你是好人,是男子汉。”

  铁柄生出现在门口,他看到女儿正坐在侯卫东的客厅,惊奇地道:“铁瑞青,你怎么在这里?”

  铁瑞青几乎是同时道:“爸爸,你怎么来了?”

  铁柄生艰涩地道:“我来求侯老师借钱。”他当了二十年小学校长,在上青林很是清高,让他开口向人借钱实属不易。不过,救妻之心终究战胜了面子观念。

  铁瑞青高兴地道:“侯老师答应借给我们十万。”

  铁柄生面有羞色地道:“侯兄弟,我得说清楚,这钱我暂时还不上,但是请你放心,我以我的人格发誓,这笔钱做牛做马也要还清。瑞青还有三年多就大学毕业了,到时我们两个人赚钱,比现在的经济条件好多了,一定能将钱还上。”

  侯卫东忙道:“言重了,铁校长言重了。”

  父女俩离开的时候,侯卫东站在走道相送。铁柄生的背影似乎有些佝偻,而铁瑞青则如春天的小树一般正迸发着蓬勃的生命力。

  当了一个月副镇长,侯卫东终于遇到了当副镇长以来的第一件棘手之事。

  2月9日上午,赵永胜和粟明从县里开会回来。下午,青林镇政府召开了党政联席会。

  会上,赵永胜神情严肃地道:“今天县里开了殡葬改革工作专题会,会议内容很重要。各位把手里的事情暂时搁在一边,专心开会,先请粟镇长传达县里精神。”

  粟明拿出文件袋,道:“昨天赵书记和我到县里开了殡葬改革工作会。殡葬改革是岭西省统一布置的工作,沙州市在岭西省是中等发达地区,全市都是火葬区。下面我组织大家学习《沙州殡葬改革管理办法》,以及市政府、县政府的相关文件。”

  读完一系列文件,花了近四十分钟。

  读完以后,粟明道:“今天原文学习了省、市、县三级的文件,按照全省统一部署,我县殡葬改革从5月1日起正式执行。入土为安是千年丧葬传统,要在短时间内改变,难度可想而知。”

  他加重了语气,道:“此事从省到市再到县、镇,层层签订了责任书,完不成任务,各级要被问责,开不得玩笑。从现在到5月1日,不足三个月的时间,任务重、时间紧、矛盾深、难度大。侯镇长分管社会事业工作,一定要对此项工作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粟明讲到这里,脑中猛然间想起一事,暗道:“难怪赵永胜要调整我的领导分工方案,多半他提前知道了殡葬改革之事,故意让侯卫东来做这件难事。”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他继续道:“推进殡葬改革工作,必须要抓好宣传发动。从现在到五月份是宣传发动阶段,只有通过铺天盖地的宣传,让殡葬改革家喻户晓,深入人心,才能将矛盾减至最小。”

  他再次将目光转向了侯卫东:“上午开会回来,我已经给侯镇长说了此事,你将宣传方案提出来研究。”

  侯卫东是吃过午饭才拿到县里的材料,他根据县里的部署,加班加点弄了一个宣传方案。

  “结合县政府的要求,我拟订了宣传工作计划,分为四个部分:一是开会宣传,我建议镇里召开镇、村、社三级干部会,在会上将殡葬改革工作讲透,各村下去也是分别进行宣传;二是通过现有的广播,反复播放益杨县政府的相关文件,实行强制性宣传;三是在赶场天散发宣传单,还可以搞些咨询活动;四是用石灰沿公路刷标语,形成声势,造出社会舆论。”

  侯卫东讲完以后,赵永胜捧着将军肚子,道:“粟镇长讲了政策,侯卫东讲了宣传工作,下面我讲三点意见。

  “第一,侯卫东的宣传方案很全面,如果宣传工作真的做到这种程度,效果肯定不错。我强调的是落到实处,侯卫东要负责殡葬改革具体工作,宣传工作就由刘坤来抓。散会以后,刘坤和侯卫东两人好好商量一下工作,争取在青林镇造起宣传热潮,为五月份的殡葬改革做好铺垫。

  “第二,成立青林镇殡葬改革领导小组,由粟镇长来当组长,侯卫东、刘坤任副组长。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由社事办苏亚军任办公室主任。”

  粟明谦虚地插话道:“赵书记,这事难度太大,还得由你出马才搞得定。”

  赵永胜摆摆手道:“粟镇长任组长最合适不过,不能总是让我这个老家伙顶在前面。

  “第三,我在这里只强调一点,殡葬改革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口头功夫,到时是要流汗流泪甚至流血,大家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5月1日,全镇要全面实现火葬,前三板斧是关键。如果前面几斧头没有砍好,以后就困难重重。侯卫东是年轻同志,更要有勇气有智慧,全镇三万人都看着你。”

  讲完此事以后,赵永胜道:“今天会议就到这里,粟镇长和侯卫东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到了办公室,赵永胜慢条斯理地道:“根据县里的意思,各地在殡葬改革中,可以收取一定的改葬保证金,或是叫做罚款,或者叫做土地赔偿金。这笔钱留在镇里,不用上交县财政,作为殡葬改革工作经费。我算了算,这笔钱如果收好了,将是一大笔收入。镇里负债多,财政运转难,这笔钱将解决大问题。
“殡葬改革是大事也是难事,必须发动村干部共同参加。我的想法是在土地赔偿金里提取10%,奖励给村干部,真正提高他们的积极性,让他们由被动变为主动。”

  说到这里,赵永胜交代道:“此事只能做,不能说,更不能宣传。侯卫东是分管领导,一定要掌握分寸,既要向村干部宣传,又要注意保密。”

  侯卫东点头道:“我明白。”他心里却是想的另外一回事:“赵永胜一直不肯称呼一声侯镇长,看来他对我的意见还挺大。”

  粟明心里已经有了一笔账,道:“县里根据各镇每年的自然死亡率设定了火化任务指标,我镇在今年必须完成两百具火化任务。只要能够完成这两百具火化任务,其他的土葬可以收取土葬罚款,费用为每具四千到一万元。根据我镇的情况,五千元比较合适,我镇每年死两百四十到三百人,如果占地费收到每具五千元,能收四十人的占地费,镇里就可以收到二十万。

  “如果给村干部考虑10%的工作经费,按照刚才的算法,每年大约就是两万元。青林镇十二个村,每个村拿到的钱就很少,吸引力不大。我建议给村干部考虑20%的工作经费,这样每个村每年平均有两千多块到五千块钱,能够有效调动他们的工作积极性。”

  赵永胜仔细听了粟明的意见,当场拍板道:“殡葬改革是全镇的一件大事,如果村干部不出力,我们就是瞎子聋子。我同意粟镇长刚才的建议,返还比例定在20%,用20%的返还金就可以调动村干部积极性,很划算。”

  谈到这里,被财政短缺折磨得快要发疯的粟明两眼发光,道:“镇政府财政吃紧,有了这笔钱,可以补发教师工资,可以加强场镇建设。从这个角度来说,抓好了殡葬改革工作,既有利于国家社会和子孙后代,又能为镇里建设作贡献。”

  侯卫东对收取土地罚款的事情感到很别扭,可是从现实角度来看,书记赵永胜和镇长粟明的做法是最现实的选择。

  散了会,侯卫东想着宣传方面的事情,来到了刘坤办公室。

  刘坤给段英打了传呼,正在等回电的时候,侯卫东出现在门口。

  侯卫东没有理睬刘坤的脸色,道:“殡葬改革在五月初要执行,前期宣传工作很重要,这个星期五准备召开全镇殡葬改革专题会,我想和你商量一下如何做好全镇宣传工作。”

  刘坤看见侯卫东心里就窝火,冷冷地道:“把资料放在桌上,我找时间再看。”

  侯卫东转身离开,走到门口,回头提醒道:“宣传提纲和宣传标语在动员会上最好能发下去。”

  这时电话猛地响了起来,刘坤接过电话,态度立刻变得很是亲热:“喂,今天晚上我要回来,回家吃饭。”

  电话里传来段英的声音:“你妈看我不顺眼,我不想到你家。”

  刘坤赔着小心道:“亲爱的,不要太小心眼,我妈是刀子嘴,豆腐心。就这样说定了,晚上来接你。”

  段英道:“刀子嘴也会杀死人!”

  又劝了几句,段英还是不想回他父母家中。刘坤生气地道:“你怎么是这个态度,我妈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你?!”发了火,他又放缓了语气,“亲爱的,还是回去,我来接你。”

下一章:
上一章:

一条评论 发表在“第一章 侯镇长上任被手下将军 棘手事”上

  1. EE说道:

    站在易经的高度指点您迷津分析财富指数判断异性缘份预测仕途前景 QQ:575922131 TEL13068027087MSN:yangyanqun3176@live.cn 邮 箱:yangyanqun3176@sina.com 博 客:http://yangyanqun3176.blog.sohu.com/ 预测你的婚 姻情感,解析你的未来,看你的财运,事业,仕途官运,办事求人,找工作,异性情感,考学,忧患,风水,将你从迷茫中解脱出来,使迷茫中的人不再迷茫,困惑中的人不再困惑,预测项目1:运气财运事业,分析财富指数,判断异性缘份,预测政治前途,情感婚 姻异性情缘,求职调转晋级考学,官司口舌,经营买卖,公司的现状和前景. 项目2:起名,起人名,商品名,公司名,店铺名等. 项目3:风水,公司风水,店铺风水,住宅风水,单位风水,办公室风水的布局调整等,提供婴儿最佳出生时间咨询服务。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