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章 和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吃饭 董事(1)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5月4日是青年人的节日,团代会结束以后,新任镇团委书记周菁邀请最年轻的副镇长侯卫东参加团组织的活动,到沙州去旅行。周菁是小姑娘,她眨巴着眼睛,态度很是诚恳。侯卫东苦笑道:”我现在哪里有时间去旅行,天天提心吊胆,就怕电话铃声响起来。

周菁才提拔当了团委书记,最关注镇团委的工作如何抓出特色。她红着脸,道:”侯镇,我有事情向你汇报,团委一穷二白,这次去沙州学习,想找社事办化点缘,请你支持。

“请我参加团委活动是假,想让我出血才是真。”侯镇是我们团员们学习的榜样。上一次你说,每个团支部书记都要办一个实体,团委才有威信,我觉得很有道理。这一次我是带团支部书记们参观沙州最大的青年创业基地,回来之后我们展开讨论,分步实施。”我给苏主任打声招呼,给多少,你同苏主任商量。周菁欢天喜地地走了。

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苏亚军又出现在办公室门口,侯卫东的心一下又提到了嗓子口。这一次,苏亚军满脸是笑,进门就报喜:”侯镇长,报告一个好消息,刚才接到了尖山村唐桂元的电话。他们村里死了一个人,家属答应交钱,钱已经送到了唐桂元手里。

侯卫东拍着胸口,道:”看到你进门,我差点被吓死了,再这样搞下去,我要得心脏病。

苏亚军高兴地道:”三次行动,社事办花了一万多块钱,现在总算开始回流了。

侯卫东这几天都紧盯着殡葬改革的事情,他已经做好了再打几场硬仗的思想准备。听到了这个好消息,心情大好,道:”万事开头难,我们总算熬过了最难的一关。又道,”刚才周菁来化缘,你还是给新团委书记一点面子。

苏亚军早就忘记了侯卫东是跳票镇长,点头道:”等会儿我去找周菁,团委的工作我还是要支持。

苏亚军走后,侯卫东仍然回味着这来之不易的胜利成果。见粟明的身影从门口一晃而过,便想去给他报告这个来之不易的好消息。

赵永胜的办公室与粟明的办公室都在最西端,算得上门对门,户对户。这是镇政府办公室布置的一般格局,表达书记、镇长亲密无间。

侯卫东快步经过刘坤大门,眼角余光瞥了刘坤一眼。刘坤正在全神贯注地看报纸,似乎没有留意外面发生的来来往往。他放慢了脚步,心道:”赵永胜办公室那副对联写得好,每临大事有静气,我走这么快,太不稳重了。

来到办公室门口时,粟明的声音隐约地传了过来:”我认为侯卫东的看法也有可取之处,目前在下青林五保老人有近百人,若是原地重建,最多能容纳四十多人,还缺乏活动空间……民政局许彬副局长已经原则上同意了新方案。

侯卫东听到粟明提及自己的名字,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他见四周无人,站在门外又听了几耳朵。

赵永胜道:”侯卫东办事能力强,就是年轻气盛,不懂规矩。这么重大的事情不经过党委就擅自上报了,他这是在将军,和上次秦飞跃到

县政府汇报工作是一样的性质。

他说话的声调不高,但是话很重,把侯卫东吓了一跳。”侯卫东肯办事,这值得鼓励,尽管方法有些不妥当,以后慢慢教育就行了。不过话说回来,新的敬老院选址还是不错的。

侯卫东不愿意再听,轻手轻脚退了回去。他知道粟明是用迂回的办法来说服赵永胜,但是听到粟明这样说话,他心中仍有些隐隐不快,心道:”上报民政局的事情其实是粟明干的,我怎么总是当过河卒子!

他有些烦躁,关了办公室的门,回粮站去了。

老邢戴着眼镜,手里拿着一把花刀,正在为盆景修枝。他的盆景别具一格,绝大多数都是以枯朽的树干为主体,主干枯朽,木质部有着各种空洞。但是树干的边缘仍然枝叶繁芜,根部露出盆土外,有如枯木逢春,给人以欣欣向荣之感。

他全神贯注,没有注意到侯卫东站在背后,不经意回过头,还吓了一跳,道:”怎么不声不响地站在身后?,”看你这么专心,不忍心打扰你。

老邢把花刀放下,拍了拍手,说了一句:”侯镇是性情中人。

侯卫东还从来没有听到过如此评价,问道:”我是性情中人,何以见得?

“我昨天听老尹讲,你在抓场镇卫生,对吧?

老邢蹲下去摘了一片枯叶,道:”打扫场镇卫生不稀奇,栽点行道树也很正常,关键是将这等偏僻小镇的人行道上栽满了桂花树。这不是一般的官员能做到的事情,没有真性情,想不到栽桂花树。

侯卫东笑了起来:”这算什么真性情,青林山这么多的桂花树,不充分利用,实在可惜,我这是功利主义。

“我也是算是老青林了,在这上下青林数十平方公里,只有两人最喜欢桂树,一是上青林小学的铁柄生,另一个就是老弟。’,”难怪老邢对我不错,原来是看在桂树的面子之上。

老邢眼睛翻了好几下,道:”桂花树是树中君子,和桂花生活很安全。与人在一起要时时刻刻提防冷箭伤人,这是我的经验之谈。

侯卫东暗道:”老邢曾经当过粮食局副局长,因为作风问题被下派到了青林粮站。在那个年代居然敢于作风不好,老邢才是真汉子真性情。当然,这个评语他只能闷在心头。

和老邢闲扯了几句,他回到屋里,把门窗打开,透透湿气。在屋角一个木箱装着些生石灰,这是社事办为他准备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除湿。

侯卫东心中始终堵了一口闷气,坐在床头看了一会儿电视,心思渐渐飞出了青林镇。

如今他面临着三个选择:一是调沙州南部新区工作;二是调益杨开发区工作;三是留在青林镇。这三个选择都是有利有弊。

沙州南部新区方案,高健副书记虽然答应得含糊,但是只要再做一做粟明俊工作,应该问题不大。此事的弊端在于:调到沙州以后,要将青林镇建立的人脉全部放弃。此事有利之处在于:沙州南部新区处于沙州改革开放前沿,也有很多向上的机会,更关键的是夫妻团圆。

调到益杨开发区,弊处在于:肯定当不了开发区的副职,只能从二级班子干起,或者是从一般干部做起。利处在于:秦飞跃是开发区老大,能得到重视,提升的几率大。

留在青林镇继续卖命,弊处在于:自己是跳票当了副镇长,下一次换届能否保住副镇长的位置,还是未知数。至于群众威信等等,不过是

过眼云烟。利处在于:1996年高速公路建设的体量极大,有很多机会。

三个念头就在头脑里盘来旋去,侯卫东最终下定了决心:”再留在青林镇干一年,等到高速路完工,然后调到沙州南部新区。

坐在床上乱想了一会儿,侯卫东看着床头的手机,还是忍不住取了过来,再次打开。

他是拥有手机的新潮一族,可自从有了这个手机,他的行踪就由手机掌握,不管躲在哪个角落都会被人找到,无所遁形。手机凌晨或是夜晚的尖利铃声,经常折磨他的脑神经。

今天走进粮站大门的时候,他将手机关了。可是关掉手机以后,他总觉得心里不踏实。看了一集《宰相刘罗锅》,忍不住又将手机打开。刚刚打开不到一分钟,手机便如脱衣舞娘一般,搔首弄姿地扭动着叫唤起来。”卫东,我是李晶。

听到李晶略有些沙哑、软绵的声音,侯卫东长舒了一口气,道:”你真是吓了我一跳,这几天接电话接怕了,听到手机响,心都要跳出来。

李晶呵呵笑了几声:”难怪这几天你不跟我联系,你在做什么事情,还怕接电话?

“以前经常管人生,现在管人死,都是麻烦事情。”我已经到了粮站门口,有事情找你。侯卫东奇怪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住在粮站。”我有内线的,今天我来得巧,正好恭贺乔迁之喜了。

侯卫东来到粮站门口的时候,粮站职工已为李晶开了门。她穿着一套紫色连衣裙,身材凹凸有致。一位穿着粮站工作服的女职工正在同李晶说话,也不知李晶说了什么,两人笑成了一团。有了粮站职工的对比,更显得李晶气质高贵,貌美如花。

粮站里从来没有来过这么漂亮的女子,梁兵站长闻讯也从办公室走出来,朝这边东张西望。

两人在粮站众人的注视礼之下,来到了平房处。满院的花卉和盆景让李晶眼前一亮,驻足看了许久,进了房门,道:”这屋太潮湿,怎么能住人!

“有房子住就不错了,哪里还有这么多讲究。我采取了防护措施,屋角堆有生石灰,平时注意开窗户,应该没有问题。

“不行,你这里太潮了,我回去问问,看有没有其他办法。李晶坐了下来,见床边放着《平凡的世界》,随手拿起来翻了翻。紫色连衣裙领口开得很低,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乳沟若隐若现。

侯卫东咽了咽口水,把眼光从雪白处飞快地移开,道:”红坝村工程进展很顺利,在七月份就可以完工。石场最多十来天就能投产了,你今天是否去看看?

李晶摇头道:”石场的事有你照看,我放心。她从手包里取出一张名片,道:”这是我的名片。

名片上印着”精工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晶”。”精工集团,正在组建的公司。侯卫东把名片翻来覆去地看。

“在沙道司当个副总,也就是打工,没有多大意思。十月份左右,我就要正式自立门户,现在还是沙道司副总的身份。

李晶轻轻一笑:”你手里的名片是我发出的第三张名片,你暂时得替我保密。

“这张名片涉及重要的商业机密,你不怕我泄露秘密吗?”防止泄密的最好办法是让当事人成为秘密的一部分。”为什么这样说?,侯卫东看着李晶的眼睛,等她给出答案。”精工集团未开张,我已经在益杨县接了一条县道。这条路虽然只有十二公里,却是打通益杨南北阻隔的重要通道。曾昭强县长亲自任指

挥长,在十月份动工,他同意将新和路拿给我来做。

新和路是益杨县1996年的民心工程之一,益杨县里的几个建筑单位争夺得很厉害,不料被名不见经传的精工集团抢得了先机。

这些事不仅是商业机密,更牵连到一位在职副县长。侯卫东严肃起来,没有再兜圈子,道:”李董,你给我说了这么多秘密,肯定有所要求,请直说。

李晶收起了笑容,道:”实话说吧,新和路还有几个月就要开工,公司账上已经没有现金了,我想拉你入股。”入股?

“我准备拿10%的股份给你,如果你愿意,下午就可以到沙州的公司谈具体人股事宜。李晶盯着侯卫东的眼睛。她眼波如水,鼻梁左侧有一颗黑痣,增添了特别的风韵。

见侯卫东迟疑,李晶道:”我说明一下,按人股的比例来算,10%的股份就是一百万元。相关证明文件全在沙州,今天下午就可以去查验。

这笔钱侯卫东倒拿得起,但是他一时下不了决心。

李晶眼光中的急切之色一闪即逝,道:”岭西全省大办交通,业务量很大。凭着我的关系,不愁业务,投钱到精工集团,绝对一本万利。

侯卫东心道:”李晶新组建的精工集团肯定遇到了资金瓶颈,否则也不会来找我。他对李晶的能力还是比较放心的,想了一会儿,道:”我要先去查看相关资料,再考虑入股之事。

李晶自立门户,不仅投入了所有积蓄,还动用关系贷了五百万元,又拉了两位信得过的生意朋友,才勉强凑到了一千万元。而交通建设体量很大,计量单位都是以亿来算,这一千万资金看上去很美好,实际上微不足道。

这一段时间买设备、招募人员、交保证金、做图纸、租场地,乱七八糟的开销如滚雪球一般,越来越大,李晶就为了筹钱而焦头烂额。

她拉侯卫东入股,一方面解决了当前急需的现金问题,另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想利用上青林碎石。他成为股东以后,新和路所需碎石就可以搞全额垫资。等到交通局付了建设款,精工集团转手支付碎石款,这样能有效减少资金压力。

侯卫东脑袋转得极快,他已经想到了碎石问题,直白地道:”精工集团资金紧张,光是碎石钱就够喝一壶了。现在上青林碎石协会有规定,不管是公是私,一概不賒购。

李晶笑得很妩媚,道:”你是精工集团董事,这些事当然是由你来解决,虽然是垫资,毕竟也是大生意。只要交通局把钱打过来,我绝对不会欠你账的。

侯卫东盘算着:”今年修高速路,碎石这一块估计能赚不少。李晶是做生意的好手,手段了得,这个投资应该没有问题。

李晶表面平静,实际被资金压得心急如焚,道:”卫东,你尽快给我一个答复,如果不行,我得找下一家。

侯卫东还是没有明确答复,道:”让我先考虑。左思右想,侯卫东一直犹豫不决。后来,他一咬牙,暗道:”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我就赌一把,相信李晶的能力和关系。

第二天,李晶带着相关文件又到了粮站。昨天未在粮站的男职工都听说有一位漂亮女子来找侯卫东,今天听说美女又来了,于是都从办公室胞了出来,站在门口远观李晶。李晶倒不以为意,微笑着面对这些粮站职工。

看罢李晶带来的文件,侯卫东道:”文件不全,我暂时不签字。李晶有些意外,道:”卫东,你信不过我。

“这不是信不信得过的事情,我最在乎法律关系。把法律关系弄明白,以后的合作才会稳固。

“你说缺什么,我马上就补。

侯卫东见李晶同意补文件,交代了几句,又道:”你补文件的时候,给我准备一辆车,我马上找刘光芬签字。她是你们的真正合伙人,我只是刘光芬女士的委托代理人。

狗背弯石场是上青林最大的石场,其法人代表就是刘光芬。侯卫东的

活动都是以其委托代理人的名义在进行,这件事情李晶也清楚,道:”你快去快回,正式签字以后,我们几人一起到汉湖庆祝精工集团诞生。

在侯卫东起身的时候,她顺手给侯卫东牵了牵衣领子,道:”我现在还是沙道司的副总,手中有权,过期作废。你的碎石加大量多生产一些,我尽量安排多用你的。

侯卫东上了车便朝着吴海县赶去。

刘光芬看到老三回来了,高兴得不得了,可是听说入股之事,神情便郑重了起来,道:”我虽然是挂名的,可是出了责任全部是由老妈负责,我必须要见一见董事长。如果信不过此人,我不会签字。

老妈要见李晶,这倒让侯卫东有些意外,道:”我只是投钱进去,不具体经营,没有什么危险。’,

刘光芬摇头道:”你是副镇长,怎么能去签这个字?即使要下地狱,让你妈去。

侯卫东明知投资精工集团最大的危害就是丢掉这一百万元,可是听到母亲这样说,还是深受感动。他挽着刘光芬的胳膊,道:”妈,你别说

得这么严重,不就是投资吗,对我没有什么影响!

当李晶听说侯卫东母亲要亲自过来,连忙将穿给侯卫东看的低胸衣服换了下来,找了一件正儿八经的职业装,扮成白领丽人的模样,等着刘光芬。在等人的时候,她又去照了镜子,把首饰全部取了下来,素面朝天地接待刘光芬。

侯卫东看到李晶,眼睛有些发直,完全不化妆的李晶,甚至显得颇为清纯。

刘光芬见了李晶,用怀疑的目光扫视了侯卫东好几次,弄得侯卫东挺紧张,害怕两人合不拢,让好好的投资机会泡汤。李晶的表现再一次让侯卫东开了眼界,她和刘光芬很快就从工作谈到了家庭,气氛融洽得一塌糊涂。

等到手续办妥,侯卫东将准备好的一百万支票递给了李晶,道:”希望李董能带领精工集团创下辉煌。李晶笑脸如花,眼睛绽放着神采,道:”我不会辜负投资人的信任。隔了几天,李晶约侯卫东在汉湖见面。

侯卫东到达汉湖不久,一辆蓝鸟、一辆桑塔纳先后开进了汉湖的6号楼。精工集团李晶、孟夏、关大鹏和侯卫东四个股东欢聚一堂。

孟夏年龄最大,三十五六岁,肚子翘得比怀胎五月的孕妇还高,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

关大鹏则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

在几人闲谈之际,服务人员将一道道精致的菜肴摆了上来,又拿来一箱上好的葡萄酒,就全部退了下去。

酒酣饭足,孟夏用牙签剔着牙,抚着肚子,道:”李董,汉湖又有什么好项目?

李晶白了他一眼,道:”饱暖思淫欲说的就是你这种人。话虽然如此说,她取过放在一旁的对讲机,吩咐道:”准备2号楼,有客人要来,三人。

孟夏是汉湖常客,他的色狼本色向来是赤裸裸的,根本没有在李晶面前遮盖,站起身,道:”老关,你别假惺惺了,我去打炮了。

李晶呸了一声:”老孟,你能不能稍稍文明一些。孟夏哈哈笑道:”李晶如果肯和我好,我立刻就改邪归正。你不和我好,就别管我。

关大鹏道:”老孟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快去。

汉湖是沙道司的产业,由李晶来管理。经过这两年的发展,汉湖成为李晶结纳各方豪杰的重要场所。可是她从来没有喜欢过这个地方,因

为这个地方是男人的天堂,而她是女人,所以这里不是她的天堂。很快,就有漂亮的服务人员过来引导,孟夏跟着去了。关大鹏有事,开车先走了。

还有一个服务员站在侯卫东身旁,双手握着放在身前,姿势很优雅,态度很真诚,她在等候侯卫东。

侯卫东道:”我也走了,不留了。在汉湖休息就意味着温泉与美人,他认识了李晶,李晶既是合作伙伴又是朋友,就不愿意在她面前有失礼的行为。

李晶眼中神情有些复杂,道:”你真的不休息一会儿?”

侯卫东站了起来:”走了,不留。

看着侯卫东坐车离开了汉湖,李晶想起长腿妹妹的介绍,暗道:”侯卫东还算一个好男人!

李晶等到侯卫东离开以后,叫上了司机,去沙州参加建筑协会的成立大会。

沙州建筑协会正准备举行成立大会,沙道司主攻道桥,也涉足建筑,因此接受了建筑协会的邀请。

李晶对参加开幕式没有太大的兴趣,可去可不去。若是侯卫东留在汉湖,她就不去,此时侯卫东离开了,她便去参加沙州建筑协会的开幕式。

好事多磨。在沙州宾馆,沙州建筑协会正在举行成立大会。沙州建委柳副主任出席了大会,小佳也在会场服务。举行成立大会之前,沙州建筑行业的大老板们已经纷纷认捐,一下就收到了近一百万元的会费。

柳副主任是协会常务副主任,这一百万元的会费就由他来签字。这意味着,他手里多了一个合法小金库。正式会议结束后,柳副主任激情

29射地宣布:”今天晚上的酒会,一个人也不能走,哪个走了,第一次协会活动就由他来负担。

新月楼在沙州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完善的小区式服务、宽阔的中莛、良好的绿化,这种与以前单楼独户完全不相同的模式,一下就激起了沙州人潜在的购买热情。尽管价格不便宜,仍然被一抢而空。

新月楼成为沙州住宅的标志,隐隐也成为行业标准。实力稍强的开发商都在策划类似于新月楼的楼盘,老板步高变成了建筑行业最明亮的新星。

此时,这位新星的眼光如红外线导弹一般,透过众多脑袋准确地锁定在小佳身上。小佳正在低着头写着什么,神情专注。

步高在追求小佳的道路上不顺,这是其人生少有的体验。对于一帆风顺的步高,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小佳的拒绝反而增添了欲望。

步高端着酒杯走了过来,道:”小佳,在忙什么?”明天要发简报,我先打个草稿。

“今年建委又分了两个大学生到办公室,简报就让他们写,你何必亲自动手?

小佳微微一笑,低下头继续看简报。

步高眼光看着人群,忽然见到了一张美丽的面孔。他心中一动,走了过去,道:”李总,好久不见了。

李晶穿了一套晚礼服,在一群肥油满肚的老总里面鹤立鸡群。她正与几位熟悉的老总聊天,见步高挤了过来,道:”步总,新月楼开创了沙州小区的新时代,了不起。

步高道:”我给你引见一位新朋友。”什么朋友?

“沙州建委的,你们见面一定会很投缘。

李晶与步高并排着走到小佳的工作台,步高道:”小佳,给你介绍一位新朋友,沙道司的老总李晶,这位是沙州建委的张小佳。

听闻沙道司李晶的名字,小佳眼皮一跳。她稳了稳心神,抬起头来,礼貌地道:”您好,李总。

李晶已经反应过来,这位身穿职业服装的工作人员就是侯卫东的未婚妻张小佳,她用略带嫉妒的眼光看着张小佳。

步高在心里坏笑数声,道:”李总,小佳的男朋友就是青林镇侯卫东,他到汉湖来玩过好多次。

李晶阅人无数,她在察言观色上具有极强的天赋,通过三言两语便感觉到其间的微妙情绪,笑道:”侯卫东跟着曾县长和朱局长来过汉湖,步总也是汉湖的常客,希望张小佳也能到汉湖来消费。

李晶微笑着对步高道:”谢谢步总介绍我和张小佳认识。她对张小佳笑了笑,道:”您忙,我不打扰你了。

步高看着李晶风姿绰约的背影,心道:”这女人鬼精得很,好像看穿了我的用心。他原本想挑起小佳的怒火,没有成功,无趣得紧。

晚上11点,侯卫东给小佳打了电话,道:”早点回来,我等着你洗衣服。

小佳脸上涌出一片红云,道:”我还在沙州宾馆开建筑协会,很快就回来。

侯卫东催促道:”回来之前给我打个电话,我下楼来接你。

小佳则道:”我刚才见到李晶了……还有哪个李晶,就是沙道司那个副总!她还真是漂亮,难怪和你关系不一般!你以后绝对不能和她见面,她这么风骚,我担心你把持不住。

侯卫东听到小佳并没有太生气,道:”我只想和你洗衣服,不管其他人。

酒会完后,已是12点。柳副主任要去唱歌,小佳以身体不佳为由请了假,匆匆赶回新月楼。听到开门声,侯卫东快步来到了门前。小佳刚一跨进门,被侯卫东拦腰抱起,直接走进了寝室。

小佳挣扎着道:”等一会儿,我先洗澡,坏家伙,别急。侯卫东不理她,三下五除二,解除了小佳的武装。

疯狂激情如正负电子相遇一般,将侯卫东和小佳雌雄荷尔蒙暂时都消耗殆尽。两人相拥着休息,小佳额头沁出了晶莹的细小汗粒,面色微红,皮肤光润。而侯卫东在床上铺起了一个太字,只是太字的那一点松软无力,全无几分钟前的凶神恶煞。

休息了一会儿,小佳穿睡衣起来倒水,又将音乐打开,理査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在屋里回荡。

侯卫东从身体到心理上都格外的放松和温暖,他又想起了那句老话:”女人家,女人家,没有女人就不是家。

他涌起一个念头,而且这个念头涌起就无法抑制:”我们结婚。

天气刚过5月,温度却猛然间升到了30度。屋里的空调也就开始启弓.冷风吹到小佳赤裸的皮肤上,让她打了个冷战。听了侯卫东的话,她一下就坐了起来,道:”你就这样裸体躺在床上求婚?太不浪漫了。

侯卫东抚摸着小佳纤细的腰身,道:”我的浪漫是在骨子里,自然需要做表面文章。

小佳靠在侯卫东的胸膛,道:”绝大多数女人都是感性的,一朵鲜花、一次浪漫的晚餐、上车时的搀扶、生病时的问候,这些都是小事,也是表面文章。但就是这些微小的表面文章,会给一个小女人很强的幸福感。我是小女人,所以需要这种表面文章。

小佳肌肤极为细膩,有一种丝绸的质感。侯卫东的手指从她的腰间骨过,不自觉在心里比较道:”小佳身材虽然不如段英丰满,却也凹凸有3,更有东方女子的味道。’,

想到段英,侯卫东吓了一跳,连忙将四处乱窜的思路收了回来,继续着结婚的话题道:”明天我到你家去,去向你的爸爸妈妈求婚。他们应该同意我们的婚事,我们自食其力,结婚不花双方家长的钱。

三年时间,侯卫东从一穷二白的毕业生,变成了青林镇副镇长。当然,益杨县青林镇副镇长比起沙州近郊镇的副镇长,含金量自然大大降低。但是,沙州新月楼的住房、益杨沙州学院的住房、上青林的碎石场、红坝村的条石场,以及精工集团10的股份,这些都是真金白银,也是侯卫东在求婚前充满底气的重要依靠。

此时,小佳的母亲陈庆蓉已经下岗。她们车间原本就是辅助车间,率先为改革付出了代价,被辛劳工作了一辈子的工厂铁面无情地扫地出门。要强了一辈子的陈庆蓉暗地里流了许多泪,有小佳的支撑,她在经济上并没有问题。只是被人抛弃的事实,成为她心中的阴影。

恰值更年期,让她脾气颇大。

小佳想着母亲头上的白发,翻身抱着侯卫东,道:”谢谢你在外面辛苦赚钱,要不然我爸妈的日子会很难过。

她想起了今天在报纸上看到的一则新闻,道:”我今天看了报纸,说是有一家人全部下岗,家里经常没有肉吃。那家读书的孩子有一天说,爸爸我好想吃肉。当爸爸的听了很难受,他在肉摊前看了半天,想起儿子的话和咽口水的神情,趁着摊主不注意,抓起一块肉就胞,结果被逮住了。摊主听说他全家都是下岗工人,就叹了口气,给了他一块肉。这个男人回家做了一顿红烧肉,一家人吃得饱饱的。看着儿子撑得滚圆的肚子,男子一句话也没有说,晚上他就跳了楼。讲到后面,小佳声音已是酸酸的,眼圈也红了。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