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章 敲打“落后分子”树威信 合作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为了修建红坝村小桥,侯卫东拨通了李晶电话。

李晶笑声很是清脆,道:“真是难得,居然想起主动给我打电话,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上次你跟我说过的事情,我考虑很久,也征求了协会会员的意见。上青林碎石协会订下了规矩,大家都不同意轻易更改,我很难说服其他人。”

碎石协会发起人就是侯卫东本人,他把各村干部全部纳入了碎石协会,每月发工资,其他人想到山上来,就很难与村里达成协议。同时,县国土局加强了对石场的管理,开采证很难办得下来,这就加大了开办石场的成本。

李晶正在筹划着自立门户一事,急需资金,搞石场是短平快项目。听说不能打入上青林,她很是失望,道:“还能再想其他办法吗?我是很诚心与你合作。”

“其他办法倒是有,不知你是否有兴趣?”

“请说。”

“高速路要做边坡,必然需要大量条石。我在红坝村发现了一个优质石坡,是开采条石的极佳地点,量也很大。你有没有兴趣与我合作,一起开采这个石坡?”

李晶在沙道司已有几年,对行情很是熟悉,道:“修高速公路,条石倒是必备品。但是据我观察,上青林石质不太适合开采条石。”

“红坝村在下青林,石质与上青林完全不一样,我已让人送去检验了,问题不大。村里愿意让我们免费开采石坡,条件是帮他们修一座跨度在十米左右的小桥。修桥总费用大约在十二万,十二万里面包含了条石的钱。如果由我们自己提供石料,修桥成本会大大降低。”

李晶当即表态道:“我明天来看现场,具体细节我们再商量。”

李晶第二天就来到了红坝村。青林镇红坝村地处偏远,突然出现一位画中才能见到的漂亮女人,晏道理、刘勇等村干部都有些手足无措。他们原来以为李晶这种画中人只会躲在树荫下歇凉,不料李晶很利索地跟着侯卫东爬上那一块鸟不生蛋的石坡,跳上蹿下,一点都不娇气。

从石坡下来,李晶心里已有了主意,道:“此事可行,具体事情等一会儿再谈。”

晏道理想要留李晶吃饭,李晶妩媚一笑:“我还得回去准备开工的事情。晏书记,别留我了,等开工以后,我还要经常过来。”

李晶的笑容如耀眼的太阳,照得晏道理眼花,让他讲不出更多的道理。

回到镇里,李晶问侯卫东:“什么时候过来谈合伙协议?”

“我下午还要开党政联席会,只有下了班才能过来。”

“我住在益杨宾馆,到时不见不散。”

下班以后,侯卫东来到了益杨宾馆。两人略作寒暄,李晶取过一张合伙协议,道:“这是我草拟的合伙协议,你先看看。”

在侯卫东看协议时,李晶道:“我现在还是沙道司副总,有我在,公司不会拖欠石场的工程款。这个关系折合成股份,至少要占三成。”

侯卫东看完合同,道:“石场在红坝村,县、镇、村的关系由我来协调,这也要折成股份。”

两人讨论了一个多小时,最后达成共识:“李晶出资十万,侯卫东出资十五万,条石场利润平分,若追加投资也按这个比例。”

谈定协议,已是晚上8点,分手时,李晶道:“明天我还要去红坝村,再看一看现场,随后就要派施工队进场。明天早上我来接你。”

“我在沙州学院大门口等你,7点。”

第二天早上7点,李晶准时来到了沙州学院门口。等侯卫东上了车,她道:“没有吃饭吧,我知道有一家豌杂面很不错。”

李晶常到益杨,大街小巷很熟。她开车来到了益杨百货,停在了一个小面摊前。这个面摊只是一个小门面,在门口摆了几张桌子,很普通。

李晶是熟客,取了两双筷子,让筷子在滚翻的开水中消毒。两人在小桌上相对而坐,她做了几个深呼吸,道:“益杨早上空气真新鲜,每天早上有时间走一走,对身体肯定有好处。”

“汉湖是风景区,背山依水,绿树成荫,空气比益杨县城好得多。现在益杨的汽车也多了起来,尾气重,空气不见得比沙州好。”侯卫东第一次见到李晶时,觉得她成熟而性感,今天早上坐在一起吃早饭,却觉得就如邻家小妹一般。

提起汉湖,李晶脸上有些说不清的情绪,道:“汉湖虽好,却非久留之地。”

面馆老板是个面无表情的汉子,他手里端着个大白瓷碗,手脚麻利地开始往碗里放作料。不一会儿,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便端了上来。他走到李晶身前,也不说话,把面碗朝桌上一放,转身就走。

这是益杨小面馆最惯常的服务方式。李晶对这种态度习以为常,端过面条,道:“我先吃了。”白色面条、绿色葱粒、黄色豌杂酱,扑鼻香气,让侯卫东食欲大开。

吃完豌杂,两人前往青林镇。李晶驾着性能极好的越野车,高兴地哼着歌。她的嗓音略为沙哑,却别有味道。

“你别笑,我唱歌不好听,自娱自乐而已。”

“我没有笑,你唱得挺好。”

“唱得好不好听,我自己知道。”

“有时你未必了解你自己。”

进入青林镇地界,公路就越来越破烂,车子跳跃着前行。“卫东,没有养路工人吗?”李晶改口称卫东,随意而自然。

“养路段倒是有,只是人数少,管理不到位。”

李晶双手握着方向盘,道:“这条公路是依山而建,弯道多,有些路段没有水沟。我建议尽快修复水沟,否则公路烂得很快。”

侯卫东道:“这就是我分管的工作,谢谢沙道司专家提醒。”

进了青林镇场镇,灰尘扑面而来。李晶赶紧将车窗关上,道:“卫东,你们场镇的卫生应该好好整治了。”

侯卫东又道:“李总批评得对,场镇卫生整治方案已经出来了,很快就要实施,这也是我分管的工作。”

李晶笑了起来:“你是太平洋的警察,管得真宽。”

侯卫东自嘲道:“管得倒是挺宽,可是都没有什么分量。”

将车停在镇政府大院,侯卫东带着李晶步行前往红坝村。上一次,刘维大体上指了公路的线路,侯卫东和李晶沿着这条线路前往红坝村。一个多小时,两人来到了建桥地点的小河边。

看着清洌的河水,李晶兴致勃勃地脱了鞋子,直接就下了河。她站在河边石头上,用脚板踢水。这个时候的李晶,少了性感与成熟,多了与平时不同的天真烂漫。

李晶站在河里,认真观察着河岸,道:“卫东,你的眼光不错,这确实是一个天然的采石场。不过等到高速路建完成,这个采石场就没有价值了,只能留给当地人自用。”

“晏书记肯定会笑纳,他这人精明着呢。”

“由于是为村里修桥修路,这座石场可以看作村里自用,应该可以免交全部税费,这事就由你全权办理。”

侯卫东微微吃了一惊,道:“你的意思是,这个石场的税费都不交了吗?”

“我算了一下,修桥要用十来万,这笔钱我们不能白出,可以用两笔钱来相抵:一是上交给村里面的管理费,按常规,这种规模的石场,村里至少每年要收一万多元的管理费;二是相关税费,至少在十万以上,这两笔钱和修桥的费用相差不大,正好可以互相抵冲。如果再去交税费,我们的成本就增加了。”

李晶用脚拍着水,道:“沙道司那边的手续和相应票据,由我负责;免交各种税费,由你负责。”

“这事倒也说得过去。”侯卫东想了想,同意了李晶的说法。

风顺着河道吹来,轻风拂面,说不出的舒服。李晶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随风钻进了侯卫东鼻子里。这是很特别的香味,除了香水味,还有成熟女人的味道。

与晏道理商量了一些修桥细节,李晶有事要回沙州,又没有在村里吃饭,惹得晏道理又发了一通牢骚。

回镇的路上,李晶鼻翼上微微有些汗水。她取了些纸巾,把脸上的淡妆全部擦掉。又走了一段,看到路边的一口井,干脆用井水将脸彻底洗干净。她有一双细长的凤眼,眼角微上斜,虽然素面朝天也尽显妩媚。

“卫东,我不化妆,是不是很丑?”

“俗话说,好看不过素打扮,李总素面朝天,比化了妆更漂亮。”

李晶笑得很开心,道:“卫东,你就别叫我李总了,我年龄比你大,你叫我李姐,或是叫晶姐。”

“你年龄明明比我小,我就直呼其名,李晶。”

李晶真实年龄比侯卫东稍大,此时却默认了侯卫东的冒失行为。她道:“如果我真的比你小,睡着了也要笑醒。”

到了镇政府,李晶打开车门,开了空调,然后站在车旁吹着微弱的凉风,道:“我要先回沙州。等到村里把进场公路修好以后,我派一个班组过来,最多一个月能将桥修好。”

送走李晶,侯卫东回到了办公室。刚泡好茶水,杨凤拿着一个文件夹走了进来,她意味深长地道:“李晶真的很漂亮,与侯镇长很般配。”

杨凤是青林镇政府最出名的新闻发言人,若任由她发挥,此论断必将以最快速度传遍全机关。侯卫东赶紧纠正道:“这话不能乱说。李总帮红坝村修桥,是来支援青林镇建设,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听了侯卫东的解释,杨凤笑眯眯地道:“侯镇长别紧张,我只是开个玩笑。”

杨凤刚离开办公室,田秀影又走了进来。

田秀影的胖脸上满是怒气,道:“侯大学,有个事情要给你说。”

杨凤喜欢传播小道消息,小道消息虽然捕风捉影,可是无风不起浪,总有若隐若现的现实影子。党政办田秀影则不同,她所说的许多话都是无根无据的谣言。侯卫东特意分析过田秀影的造谣动机,她散发了不少谣言,可是从这些谣言中根本得不到益处。其行为是典型的损人不利己,所有恶言都出自那本身就长满了霉菌的口与心。

“心理阴暗的人,实在让人厌恶。”这是侯卫东对于田秀影的评价。尽管如此,他还是保持着基本的礼貌,给田秀影倒了一杯水,请她坐下。

田秀影满脸通红地道:“镇政府办事不公平。我在上青林乡工作了二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们这样对我,良心被狗吃了。”

田秀影夹枪带棒的一番话,把侯卫东弄得莫名其妙:“你到底说什么事情?”

“我是党政办工作人员,你们当官的把我扔到上青林,我认了,安心在上青林工作。谁叫我年纪一大把,没有小姑娘细皮嫩肉。”

侯卫东打断道:“田秀影,有事说事,别扯其他。”

田秀影气呼呼地道:“上青林乡政府大院子的情况你最知道,前面是一幢楼,后面是两排平房。平房潮湿得很,我现在得了风湿,每到下雨天胳膊和腿都痛得很。上青林乡政府小楼空了至少十间房子,我要求搬到楼上。如果三楼不行,至少在四楼要给我找一套房子。”

“住房分配是由党政办在管,你本身就是党政办的工作人员,问过欧阳主任没有?”

“我以前找过唐树刚,他现在不管了。欧阳林这个屁眼虫更是一推三尺远。你对上青林情况最熟悉,一定要给我说一句公道话。”

“办公室是由刘坤副书记分管,我可以将你的实际情况跟他讲一讲。”田秀影平时太讨厌,侯卫东也不想管她的事情。

田秀影嘴巴撇了撇,不屑地道:“我找过刘坤,他是又拖又推。哼,如果这一次不解决,我要到县纪委去上访。侯大学,虽然你不管办公室,但是你现在也是当官的人,要给我说一句公道话,不要当了官就变成势利眼了。”

侯卫东含糊地道:“合理的要求,镇党委行政会考虑的。”

田秀影冷哼了几声,气焰渐渐低落了下来,胖脸上露出少有的恳求表情:“你现在还是工作组的副组长,这个职务一直没有撤掉,至少我没有看到文件。我找你说这事,也是正常程序。你在开党政联席会的时候,要帮着我说话,我们都是从上青林大院出来的,总有些感情。”

上青林两年时间,侯卫东修了一条路,弄了一个碎石产业,与村社干部以及习昭勇等人关系很深,在上青林很有些威信。田秀影久居山上,已经对侯卫东心存三分忌惮,说话不知不觉就带着几分客气。

想到四十多岁的人,为了住房来求自己,侯卫东心里不知不觉生出些怜悯,道:“我知道了,在适当的时候会说话。”

田秀影得到一个不太肯定的答复,心里不满意,气呼呼地道:“我去找刘坤,如果今天他不给个说法,老娘也不好惹。”

好不容易把田秀影哄走,侯卫东暗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总结得太精辟了。”

田秀影走后不久,综治办主任付江又过来谈事情。得知红坝村修桥一事已经有了着落,他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道:“以前让红坝村交款,晏道理总是拿红坝桥说事。这一次,看他还有什么理由!侯镇长,你将这件大事办好了,其他的小事交给我。”

这是侯卫东跳票当上副镇长以来,付江第一次称呼侯卫东的官衔。

提留统筹、农业税、农林特产税、积累工、义务工,以及各种摊派,构成了青林镇村民的主要负担。村民们心里认为农业税是皇粮国税,一般不拖欠,而视提留统筹为村镇干部的自留地,因此很多村民都不愿意交提留统筹。

不交提留统筹的直接后果就是乡镇政府无法运转,这是书记镇长最头疼的事情。

红坝村提留统筹的收取工作在全镇排在最后一名,每次镇里批评这事,村支书晏道理就把公路拿起来作挡箭牌。一阵胡搅蛮缠以后,往往大家的注意力便由提留统筹转到了修公路。付江参加过多次这样的大会,如今听到桥有了着落,想起振振有词的晏道理,他乐不可支地道:“修了桥,看晏道理如何讲道理。”

看到一贯懒散的付江都有了工作热情,侯卫东也很高兴,道:“你去找一找晏书记,督促他把河对岸的公路修起。修公路是修桥的前提,否则施工队伍无法将施工设备运到桥边。”

谈完了事,已经接近11点30分了。侯卫东道:“付主任,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

付江这人虽然懒散而邋遢,但是工作能力还是比较强,说话有趣,办事抹稀泥,没有整人害人之心。侯卫东与他接触了几次,对他挺有好感。

“办公室方劲也在,我让他一起过来。”付江与苏亚军一样,知道侯卫东是石场老板,也就没客气。

侯卫东和付江走到办公室门口,听到刘坤办公室传来一阵争吵声。

田秀影的声音尖利刺耳:“刘书记,你给我说个实话,这事到底能不能办?”

刘坤声音也大:“调整住房,必须经过党政联席会,这是硬性规定,任何人都不能例外。”

“凭什么侯卫东、习昭勇包括广播站的杨新春都能住在小楼上?我田秀影是党政办的人,犯了什么错误,就不能住在小楼里?你总要给我一个理由,我田秀影也不是好惹的,不能随着你们糊弄。”

“你住在平房不是我安排的。还是那句话,要调整住房,必须由党政联席会决定。”

刘坤曾经把田秀影的请求报告给过赵永胜。赵永胜听说是田秀影的事,捧着将军肚子,冷笑道:“田秀影不是好东西,成天搬弄是非,就是要让她住平房。楼上有空房间也不给她,这是给她一个教训。”

赵永胜定了调子,刘坤也就不敢擅自给田秀影调整住房。前两次田秀影来谈这事,他都敷衍了过去,这一次田秀影却不依不饶。

田秀影火气很大,道:“少打官腔,老娘工作二十多年,什么怪事都见过。你年纪轻轻,也要学着侯卫东办点实事。今天不给我答复,我不走了,住在你办公室吃喝。”她抄着手坐在椅子上,胖脸上的可怜表情全部不见了,而是街道上吵架泼妇般的表情。

刘坤气急败坏地道:“你觉得侯卫东办实事,你就去找侯卫东来办这件事!”

田秀影发挥文革辩论精神,将此话进行充分发挥,道:“你这人怎么能这样推卸责任!这是你分管的事情,何必把侯卫东扯进来。我知道你们两人有矛盾,在选举中你没有选赢侯卫东,现在还记恨在心。这是你们两人的矛盾,为什么扯到我的头上!”

刘坤被这阵胡搅蛮缠弄得气急败坏,使劲拍了桌子。田秀影也不示弱,也跟着拍了桌子。

侯卫东刚好听到了拍桌子的前几句,暗骂:“田秀影这一张臭嘴,真是害人不利己。”对付江道:“别听了,我们喝酒去。”

付江笑得极为开心,道:“田秀影当年是宣传队员,能说会骂,刘坤不是对手。”他称呼刘坤时,仍然用的是名字,没带职务。

两人下楼时,争吵已经升级。

刘坤拍着桌子,道:“田秀影,你说的是什么话?”

田秀影针锋相对:“刘坤,老娘说的是人话。你听不懂吗,你妈没有教你听人话吗?”

来到一楼综治办办公室,墙上是《院户联防责任制》等一排制度,全部用玻璃相框挂在墙上。制度下面是一张破败茶几,茶几上堆满了发黄的报纸、文件。

侯卫东打量了办公室,道:“付主任,这相框挺不错,就是灰尘太多。你还是抽时间打扫干净,否则就真是乱鸡窝。”

付江心思已经飞到了餐馆,道:“方劲说是要吃烧鸡公,我给张家馆子打了招呼,让他们先用高压锅压上。嘿嘿,今天让侯镇长破费了。”

侯卫东底气十足,一顿饭钱哪里会放在心上,道:“付主任不要和我客气。我是光棍一条,一个人吃饱,全家人不饿。”

走出大院时,楼上仍然在争吵。

侯卫东不出声,只管往前走。付江跟在身后,幸灾乐祸地道:“田秀影当年也是美人,在宣传队活跃得很。怎么人到中年,就变成了柿饼子脸,让人看了要呕吐。”

方劲人年轻,好奇心重,想上楼去看。付江道:“别上去,楼上都是领导,你瞎看什么。”他拉着方劲跟在侯卫东的身后,杀向了张家馆子。

下一章:
上一章:

一条评论 发表在“第二章 敲打“落后分子”树威信 合作”上

  1. EE说道:

    站在易经的高度指点您迷津分析财富指数判断异性缘份预测仕途前景 QQ:575922131 TEL13068027087MSN:yangyanqun3176@live.cn 邮 箱:yangyanqun3176@sina.com 博 客:http://yangyanqun3176.blog.sohu.com/ 预测你的婚 姻情感,解析你的未来,看你的财运,事业,仕途官运,办事求人,找工作,异性情感,考学,忧患,风水,将你从迷茫中解脱出来,使迷茫中的人不再迷茫,困惑中的人不再困惑,预测项目1:运气财运事业,分析财富指数,判断异性缘份,预测政治前途,情感婚 姻异性情缘,求职调转晋级考学,官司口舌,经营买卖,公司的现状和前景. 项目2:起名,起人名,商品名,公司名,店铺名等. 项目3:风水,公司风水,店铺风水,住宅风水,单位风水,办公室风水的布局调整等,提供婴儿最佳出生时间咨询服务。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