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一章 侯镇长上任被手下将军 走马上任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1995年12月下旬,沙州市益杨县青林镇如期召开了人代会。会上,独石村的镇人大代表严国歌提议将侯卫东列为副镇长候选人。上青林曾宪刚、秦大江等十二位镇人大代表附议,此举让青林镇政府措手不及。

  县委组织部部长柳明杨为了确保选举按正常秩序进行,亲自坐镇青林镇,但是侯卫东还是以最高票当选为青林镇副镇长。

  刘坤1995年6月从益杨县政府办公室调到青林镇政府,出任镇长助理,他压根没有想到自己会在青林镇的选举中落选,回到县城家里便闭门不出,天天在家里摔东西。得知自己被任命为青林镇党委副书记以后,他才从床上爬了起来。
洗澡以后,刘坤坐在沙发上吃水果,提起侯卫东仍然咬牙切齿:“在镇上,我经常帮侯卫东说话,没有料到他翻脸不认人,关键时候在背后捅刀子。”

  换届风波,让刘坤体验到什么叫高潮,什么叫低谷,他将始作俑者侯卫东当做了人生最大的仇敌。

  刘坤妈妈皮肤很白,生气时,脸上青筋特别显眼,她尖酸地道:“侯卫东是喂不饱的白眼狼。为了达到个人目的,居然不顾同学感情,不顾我们一家人对他的照顾,人品太卑劣了。”

  她将火力转向刘军:“亏你还是县委常委、宣传部长,怎么不站出来说句话,让这种小人逍遥法外!”

  刘军解释道:“党委副书记和副镇长虽然级别相同,但是党委副书记排名仅在镇长之后,比副镇长更有发展前途。这已经是最好的安排了,你还啰唆什么?”

  刘坤妈妈余怒未止,道:“侯卫东在青林山上开了石场,当老板发了大财,这才有钱买通那些土农民。机关干部办企业本身就违法违纪,又在选举中贿赂人大代表,这是双重违法。县委怎么不敢查,真是太软弱了!”

  她扭过头,恶狠狠地对段英道:“侯卫东的女朋友和你是大学同学,你写一封信给他女朋友,揭发侯卫东的卑鄙行为,让他身败名裂,要让人人都抛弃他,唾弃他。”

  段英听到刘坤妈妈这个无理要求,不置可否,小声道:“我去厨房理菜。”

  在厨房理菜时,段英竖着耳朵听他们谈话,虽然她是刘坤的女朋友,但是在心灵深处,侯卫东的分量很重。

  刘军理智得多,并不理睬老婆的愤怒,对儿子道:“以后你和侯卫东都是青林镇领导班子,抬头不见低头见。你要大度一点,别听你妈妈的,女人头发长,见识短。”

  “这次是侯卫东在背后下狠手,如果不报仇,谁都敢来踩我两脚,此仇不报非君子。”刘坤丢下了狠话,走进厨房帮着段英理菜。

  刘坤妈妈最看不惯刘坤帮着段英做事,生气地道:“真是娶个媳妇丢个儿!以前小坤从来不进厨房,现在不用我们喊就主动进厨房。哼,耳朵这样软,看以后怎么办!”

  刘军苦口婆心地道:“你别挑着小坤与侯卫东斗,在政府机关工作,不能轻易树敌。他们现在是一个班子的成员,合则两利,斗则两败。而且,侯卫东这人挺厉害,最好能和平相处,别轻易去招惹他。”

  刘坤妈妈不屑地道:“他是跳票副镇长,县委随时可以将他拿下,难道我家小坤还怕了他?你这人就是胆子小,否则也不至于只当到宣传部长!”

  与此同时,在益杨县沙州学院西区,侯卫东陪着小佳住进了装修一新的房间。拥有一套湖边小屋是小佳的梦想,如今梦想成真,她格外兴奋,与侯卫东激情之后,捧着一杯热咖啡站在阳台上,欣赏着冬日湖边的萧瑟景致。

  视线所及之处,几只白鹤站在湖边浅水处,悠闲地寻找着食物。

  “这套房子买得太好了,即使以后你调回沙州工作,也一定要保留这一套房子。这是我们度假的房子,也是我们浪漫青春的见证。”小佳和侯卫东相识相恋于沙州学院,这房子是其青春岁月的影子,作为小资女人,这套房子在她心中比沙州新月楼的住房更加值钱。

  欣赏了一会儿湖边的风景,小佳思路回到了现实之中,担心地道:“你跳票当了副镇长,让各级领导都很难堪。以后肯定会有麻烦,想到这事我就心烦。”

  侯卫东豪气冲天地道:“宁愿战斗而死,也不愿意窝囊而活。即使有麻烦,也强于被人遗忘在上青林。你看那几只白鹤,它们的故乡现在天寒地冻,如果不经历千难万险的长途飞行,它们又怎能有此时的安宁?”

  这几句话在外人听来很酸,可是小佳听到耳中,却比蜜还甜。

  “今天是新房间第一次开伙,我来炒菜,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侯卫东有心给小佳一个惊喜。

  “你就吹吧!”小佳压根没有想到侯卫东还会做饭。

  回锅肉是上青林传统菜,家庭主妇人人会做,可是真正能做到刘阿姨那种香飘满楼的水平,则为数很少。侯卫东为了在小佳面前显一手,特意学了几手。

  侯卫东围着围裙,很有几分大厨风范,一边炒菜,一边念念有词:“上青林回锅肉的关键在于精细。我煮肉时特意放了生姜、大葱节、大蒜和花椒,煮至断生以后,再将肉切成大薄片。第二步就是炒肉,一定要将肉片熬制成灯盏窝,这才是水平。”

  当一盘色、香、味俱全的回锅肉炒出来以后,小佳两眼放光,口水“泛滥”,接连吃了好几块。

  “哇,老公,你太棒了,以后天天给我炒回锅肉。”

  “天天回锅肉,只怕你一个月就要长成大胖子。”

  “我不怕,吃了回锅肉,你陪我在床上运动。”

  “现在就去做运动。”

  说笑了一会儿,小佳停下筷子,看着侯卫东黝黑的脸,心疼地道:“这两年,你在山上受苦了。”

  侯卫东此时很有成就感,道:“当初被发配到上青林,日子确实不好过。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只要努力,生活总会给予回报。”小佳笑道:“这是胜利者的语言,我喜欢看到你意气风发的样子。”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星期天下午,小佳返回沙州。

  侯卫东虽然是青林镇政府副镇长,但是他在青林镇没有住房,因此他还得先回到上青林乡政府宿舍。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起了床,在姚瘦子馆子吃了豆花饭。然后下山,来到青林镇政府时还没到8点,整个办公楼空无一人。

  他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才陆续有机关干部上班。他们看到侯卫东的神情有些古怪,县里批复下来以后,侯卫东已是货真价实的副镇长,可是大家心里总觉得怪怪的,还没有把这位上青林石场的老板和青林镇副镇长重合在一起。

  党政办杨凤最先来上班,侯卫东暂时无处可去,跟着她进了党政办。

  到青林镇工作的这两年多时间里,他一直未落实具体工作部门,党政办成为他在镇政府的落脚点。此时以镇领导身份坐在党政办,感觉与以前稍有不同。

  “恭喜侯镇长,我们党政办几位同志找时间请你吃饭。”杨凤一边说,一边习惯性地把手伸进桌子抽屉,想起侯卫东不再是“侯大学”而成了“侯镇长”,摸着瓜子的手便收了回去。

  黄公安提着黑色人造革手包走了进来,见到侯卫东,大声道:“侯大学两年时间混成了副镇长,硬是了得,来整一口。”

  侯卫东接过酒壶,喝了一大口。

  黄公安看侯卫东仍然喝自己的烈性酒,高兴道:“耿直人永远不会吃亏,越是偷奸耍滑的人越没有出息,苟林比侯大学早来,现在混成一副狗熊样子!”

  正在说话时,外面传来小车声,杨凤站在窗子前看了一眼,回头对侯卫东道:“赵书记来了。”

  侯卫东连忙走出党政办,在楼梯前等着赵书记,恭敬地道:“赵书记,你好。”

  青林镇在选举时发生了跳票风波,党委书记赵永胜受到了严厉批评,窝了一肚子气。他没有给侯卫东好脸色,挺着将军肚朝楼上走去。

  侯卫东尴尬地跟在赵永胜身后,进了他的办公室。

  赵永胜坐在大班椅子上,冷冷地道:“根据青林镇人代会选举结果,新一届镇政府镇长由粟明担任,副镇长是钟瑞华、唐树刚和你。等一会儿要召开党政联席会,明确镇政府班子的分工。”

  尽管赵永胜并没有征求意见的意思,侯卫东还是主动表态,道:“如何分工,我完全听从镇党委安排。”

  赵永胜不置一词,低头看报纸,把侯卫东晾在了一边。幸好粟明走了进来,侯卫东趁机告辞,走出办公室,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老粟,对于镇政府的分工,我让你提个方案,你拿出来没有?”赵永胜向新任镇长发问。

  粟明简要地说了自己的想法。

  赵永胜抬头看着天花板,想了一会儿,道:“原则上同意这个方案,只提一点意见,让侯卫东分管社会事业,农业这一块还是由唐树刚分管,你看怎么样?”

  “没有问题。”粟明此时刚当上镇长,对老上级赵永胜甚是尊敬。

  9点钟,召开青林镇二级班子以上会议。

  二楼会议室中间是一张椭圆形的会议桌,一级班子围坐会议桌,会议桌外围有两排椅子,这是二级班子的位置。

  各科室主任汇报工作以后,赵永胜布置了本星期的工作,然后宣布道:“科室主任可以离开了,一级班子留下来继续开会。”

  等到各科室主任离开,粟明清了清嗓子,道:“新一届政府班子,包括我在内,全部都是新手。希望镇政府班子在镇党委领导下,完成人代会上提出的各项任务,脚踏实地地干几件实事,保住财政收入在全县各镇中增长第一的桂冠,为青林镇老百姓谋福利。根据我和赵书记的商议,下面对镇政府班子成员进行分工。

  “我主持镇政府全面工作,分管财政、规划建设工作;

  “钟瑞华分管村镇建设、教育、文化、广播电视、场镇管理工作;

  “唐树刚分管乡镇企业、农业工作、计划生育、统计、安全生产工作;

  “侯卫东分管民政、综治、信访、民族宗教、交通建设。”

  侯卫东是第一次以领导身份参加会议,他在笔记本上记道:“我分管民政、综治、信访、民族宗教、交通建设。”

  散会后,党政办主任欧阳林找到了侯卫东,道:“侯镇,你的办公室已经安排了,我带你去看一看。”

  前任党政办主任唐树刚提成副镇长以后,欧阳林被任命为党政办主任。他是比侯卫东早一年分到青林镇的大学生,眼见着侯卫东突然由白丁变成了副镇长,他心里不服,也有些不屑。

  副镇长办公室布置得很简单,一张办公桌、一把藤椅、一张竹沙发、一个电话、一排文件柜、一个开水器。欧阳林推开窗户,一股清冷的空气立刻透窗而入。

  侯卫东递了一支烟给欧阳林,道:“在青林镇政府上班,回到上青林居住,跑来跑去不方便,特别是喝了酒以后,上山就更累了。山下有没有单身宿舍?”

  欧阳林点燃打火机,先给侯卫东点烟,再点燃手中烟,道:“青林镇是由上青林乡和下青林乡合并而成,两个乡的干部大部分集中在下青林政府,住房严重不足,确实没有空房子。”

  “附近有没有出租房?不用单位出钱,我自己租。”

  欧阳林在国土办工作过,对场镇情况熟悉得很,道:“青林镇基本上没有流动人口,也就没有出租房市场,我只能慢慢打听。”

  侯卫东颇为犯愁,心道:“改革开放十多年,青林镇居然还是如此,真是春风不度青林山。”口里道:“没有房子确实不方便,欧阳主任还是得想想办法。”

  欧阳林将办公室交给侯卫东以后,又到其他几位领导办公室看了看,最后来到赵永胜办公室,汇报了侯卫东的住房问题。赵永胜手捧着将军肚子,脸上七星北斗凝聚在一起,很不耐烦地道:“欧阳林,你有能耐就变一间宿舍给侯卫东,反正我没有这本事!”

  欧阳林离开了赵永胜办公室。他虽然碰了一鼻子灰,却很有收获,明白了赵永胜对侯卫东的真实态度,也就掌握了分寸。
  
  侯卫东在新办公室无所事事,好不容易混到了吃午饭时间,正想找个馆子吃午饭,就接到了粟明的电话:“到我家里来吃饭,我们哥俩聊聊。”

  侯卫东出了大院,在商店买了瓶酒,来到了粟明家里,进门就笑着道:“嫂子,我又来蹭饭吃。”

  粟明老婆道:“侯大学是单身汉,随时欢迎到我家里来吃饭。”她看到侯卫东手里还提着酒,嗔怪道,“你这人也是,来吃顿饭,还提什么酒。”

  客厅桌子上已经摆了凉菜,粟明也道:“你这小子,吃顿便饭还要提酒,硬是以为我家里没有酒给你喝。”他打开了家里的益杨红,道,“按照县里新规定,中午不准喝酒,我们各喝三杯,绝不多喝。”

  喝了两杯酒,粟明道:“秦镇长能力强,到开发区是人尽其才。他一拍屁股走了,把青林镇这一大摊子事情留给我。我力不从心,只得硬撑着。”

  侯卫东吃了两口菜,道:“粟镇不论是从理论水平还是实践经验,都是镇长最好的人选。政府工作,我是外行,以后要请粟镇长多批评帮助。”

  “你小子别给我上糖衣炮弹了,新一届镇政府任务很重,以老弟的观点来看,从哪一方入手最容易出成绩?”粟明真诚地道,“我知道你脑瓜子灵,没有固定的条条框框,帮我想一想,看有什么新招能让青林镇政府工作有特色、出成绩?你有什么新点子先给我说,成熟以后再提出来商量,免得弄出不成熟的方案,让党委觉得我们政府一班人没有水平。”

  想起早上被赵永胜冷淡之事,侯卫东很是苦恼:“赵书记对我成见很深,我以后开展工作有难度。”
粟明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他开导道:“赵书记脾气是大了一些,但是他一心为公,不会记仇,只要你认真工作,误会就会慢慢消除。”

  这一番评价让侯卫东一阵牙酸,暗道:“赵永胜肚子很大,可是肚量实在不怎么样,一心为公更说不上。这些哄鬼的话,别说我不相信,就算粟明自己也不会相信。”转念又想,“站在镇长这个角度,也只能如此评价镇党委书记。”

下一章:
上一章:

一条评论 发表在“第一章 侯镇长上任被手下将军 走马上任”上

  1. EE说道:

    站在易经的高度指点您迷津分析财富指数判断异性缘份预测仕途前景 QQ:575922131 TEL13068027087MSN:yangyanqun3176@live.cn 邮 箱:yangyanqun3176@sina.com 博 客:http://yangyanqun3176.blog.sohu.com/ 预测你的婚 姻情感,解析你的未来,看你的财运,事业,仕途官运,办事求人,找工作,异性情感,考学,忧患,风水,将你从迷茫中解脱出来,使迷茫中的人不再迷茫,困惑中的人不再困惑,预测项目1:运气财运事业,分析财富指数,判断异性缘份,预测政治前途,情感婚 姻异性情缘,求职调转晋级考学,官司口舌,经营买卖,公司的现状和前景. 项目2:起名,起人名,商品名,公司名,店铺名等. 项目3:风水,公司风水,店铺风水,住宅风水,单位风水,办公室风水的布局调整等,提供婴儿最佳出生时间咨询服务。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