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章 账上趴着十二万 及时雨小佳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小车开到身边的时候,响了两声喇叭,随后停了下来。侯卫东有些奇怪:“赵永胜找我有什么事情?”
  车门打开,走下来的却不是赵永胜,而是小佳和另一位眼熟的年轻人。小佳的小卷发变成了直发,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
  “小佳,你怎么来了?”
  小佳道:“我的同事赵小军,他是赵书记的公子。今天正好有车到青林镇,我请了假就过来了。”
  赵小军相貌和赵永胜有八分相似,他热情地握着侯卫东的手,道:“上青林公路是几代人的梦想,如今终于通车了。我听说过修路的经过,侯哥在里面起了关键作用,说实话,我很佩服侯哥。”
  侯卫东暗道:“赵小军倒是一个自来熟,也很会说话。”他没有回应修路这个话题,道:“你们是什么时候出发的,走之前也不来个电话。”
  小佳脸上满是笑意,道:“赵书记的车正好要回青林,我是临时说起到青林。”
  三人上了车,赵小军坐在前面,侯卫东和张小佳坐在后排。有外人在场,侯卫东和小佳也不好意思太过亲热,只是偷偷地握了握手。
  司机小张回过头,道:“侯大学,上青林的公路修得不错,特别是上了山以后,没有什么急弯,跑起来很舒服,比下青林公路修得好。”
  侯卫东虽然能和赵永胜一笑泯恩仇,可是那一次司机小张留给他的印象过于恶劣。对于小张的主动搭讪,他比较冷淡,只是想到小佳以后可能要坐他的车,就不冷不热地道:“公路是交通设计院设计的,当然有水平。”
  小车回到了上青林场镇的小院子,三人下了车,赵小军对小佳道:“张姐,明天上午7点钟,我上山来接你,你和侯哥难得见面,我不当电灯泡了。”
  小车离开以后,侯卫东和小佳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有了星星之火。进了屋,侯卫东顺手把门关上了,小佳刚说了一句:“这小屋比以前整洁多了。”嘴巴便被侯卫东堵住了,两人如饥似渴地亲吻了一阵,小佳突然摸着了侯卫东的头发,叫了一声:“老公,你头发怎么这么多灰?”
  侯卫东是从石场直接过来的,石场灰大,头发上自然就有一层石粉。他松开小佳,拍了拍头发,头发上立刻腾起了一层白灰。
  小佳使劲掐了侯卫东几把,道:“快烧点水洗澡,太脏了。”
  经过了刚才的拥抱,潜藏在侯卫东身上的“性趣”就如火药一样被点燃了。只是浑身石粉,别说小佳,自己也觉得难受,他就急急忙忙去烧水。
  洗完澡,侯卫东回到寝室,迫不及待地将小佳抱了起来。小佳细腻的肌肤,纤细的腰身,修长的腿,以及熟悉的味道和声音,都让侯卫东心醉神迷。
  激情之后,两人相拥在床上,小佳将头靠在侯卫东的手弯处,用手指在侯卫东腹部成块肌肉里划着方格,道:“赵小军说他爸爸答应调你到镇上去,这是一个好机会。”
  小佳的头发就在侯卫东鼻前,其头发上淡淡的女人味道是侯卫东的最爱。
  “小佳,我又开了一个石场,事情太多,到了下青林镇恐怕照顾不过来,我暂时不想去。”
  “老公,我觉得你走仕途才是正道,开石场或许能找些钱,但是因为开石场而耽误了前途,就得不偿失了。”
  由于小佳对开石场一事有抵触情绪,侯卫东很少谈石场之事。这一次小佳上山,倒是一个相互沟通的好机会。
  小佳为了照顾侯卫东的面子和情绪,尽量放缓语气道:“老公,如果还想在仕途上发展,就一定要下山,距离领导近一些,领导才能发现你的才能。如果下定决心要从商,在青林镇就实在没有意思,你完全可以到沙州来。”
  侯卫东不愿意下山,找借口道:“书记赵永胜和镇长秦飞跃矛盾很深,这种情况下,我最好是躲远远的,尽量少掺和到领导的矛盾中去。前一段时间为了修路的事情,我跟秦飞跃走得相对近一些,赵永胜连借口都不找,就将我的工作组副长职务免了。”
  小佳道:“我只是提议,最终还得由你来决定。”
  一夜缠绵,春光无限。早上,侯卫东带着小佳到姚瘦子的豆花馆子。出门之时,他拿出钱包看了看,道:“小佳,我现在穷得没有裤子穿,只剩最后六十元钱。”
  “这是怎么回事?开石场虽然说赚不了大钱,也应该不会亏本,你怎么穷成这样?”
  “这几年沙州都在修路,开石场还是很找钱,只是我们底子薄,为了扩大生产,又将全部收入投了进去。”他自嘲道,“现在变成了穷光蛋,明天要买炸药,我只有六十块钱,正急得要跳楼。”
  芬刚石场距离场镇颇远,侯卫东带着小佳去视察狗背弯石场。
  小佳现在是能和市长一级的领导同桌吃饭的人物,这让侯卫东很有些惭愧。狗背弯石场多少能增加侯卫东的自信心。
  小佳极亲热地挽着侯卫东的胳膊,突然,她道:“我发现了一个重大问题。”
  走在平整的公路上,侯卫东脚步顿了顿,道:“什么问题?怎么满脸严肃?”
  “老公,你开石场投资也不小,如今遇到了大难题,居然都没有想到我。”说着说着,小佳开始眼泪汪汪,“这说明你心中没有我,我们本来就是相隔两地,信任是所有问题的前提,你这样做,让我很伤心。”
  女人看问题的角度和男人不一样,比如一场战争戏,男人记住了血肉横飞的场面,女人关注的却是主人公的爱情故事。此时,侯卫东满脑子都是如何找钱应付危局,小佳却敏感地发现两人关系中潜在的问题。
  侯卫东自嘲地道:“恐怕是自尊心在作怪,大学毕业时,我自认为是天之骄子,谁知参加工作以后,才发现天之骄子一钱不值。刘坤在县政府办公室混得风生水起,公招生任林渡也当了镇团委书记,我陷到上青林,一事无成。
  “为了改变这个境遇,我这才大力促进修上青林公路,也就有了后来开石场之举。毕业前,我志向高远,从来没有想到会成为土老板。而成了土老板,意味着三年之期成了一纸空文,所以也不好意思向你提起这事,怕被你瞧不起,也怕丢了你的脸,你爸妈知道以后更不会同意我们的事情。”
  侯卫东说得诚恳,小佳双眼不知不觉湿润了。她紧紧地挽着侯卫东的手,脸靠在他强壮的肩头,道:“我是你的女人,什么事情都不准瞒着我,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是说着玩的。这一次我原谅你,如果下一次还这样,我就真的要生气了。”
  上青林处于大山上,向来偏僻闭塞,民风彪勇淳朴,很少有男女在公共场所手挽着手,路过的村民都好奇地盯着这两人。
  “老公,想不到你的群众基础还真不错。这么多人都认识你,他们为什么叫你疯子?”
  “修公路的时候,成天在公路上游来晃去,还做了许多可恶事情,就和疯子差不多。”侯卫东讲了请算命先生等故事。
  小佳笑得弯了腰,道:“我们建委有不少从乡镇提起来的干部,都说乡镇干部要练就说大话、假话、狠话的功夫,现在看来他们说的是真的。”
  到了狗背弯石场,小佳原本以为就是几个人打石头的小石场,没有想到石场规模这样大,当场被镇住了。石场车来车往,人声鼎沸,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
  侯卫东骄傲地道:“这是狗背弯石场,是以我妈刘光芬的名义开的。另外一个石场叫做芬刚石场,是以我妈的名义与村干部曾宪刚开的。”
  小佳暗道:“难怪老公对仕途进步不太上心,看来他想当企业家。条条大道通罗马,当企业家也不错。”作为场长夫人,她对这个狗背弯很有责任感,凭着这大半年跑建筑工地的经验,道:“我给你提个建议,石场是危险作业,最好给工人配一顶安全帽,增加一点安全系数。”
  侯卫东夸道:“难怪我家小佳能调到建委办公室,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给我打传呼的时候,我正在和何红富商量安全规范。沙州有好几个大石场,你能不能利用职务之便,弄一套标准的规章制度?”
  何红富正在犯愁,明天需要放炮了,可是炸药还没有弄来。他看见疯子和一个女子玉树临风般地站在高台上,三步并做两步上了高台,道:“疯子,明天一定要把炸药进回来,要不然就只有停工了。”
  “这是狗背弯石场的副场长何红富。”侯卫东又介绍道,“这是张小佳,我家里那位。”
  何红富道:“大嫂,欢迎到上青林,这里树多空气好,在大城市住久了,在这里正好洗肺。”
  张小佳很有兴致地打量了何红富一番,这位副场长言谈颇为得体,也和她印象中的农村人不一样。她笑道:“什么大嫂,这是黑社会的称呼,你叫我名字,张小佳。”
  何红富与张小佳说了几句,又直奔主题,道:“疯子,快点想办法,要不然明天真的要停产了。”
  侯卫东苦笑道:“我只有六十块钱了,别说买炸药,等几天连生活费都没有了。”
  小佳从大衣服里取出自己的钱包,里面有一张银行卡,她道:“这里面有三千元,也不知够不够。”
  侯卫东道:“算了,你这点钱投进去就是泥牛入海,起不了作用。”
  小佳气愤地道:“交通局完全是霸王合同,按进度拨款是行规。”她指着挖了十米多的采石台,“这么大的量,应该给预付款。”
  侯卫东摊了摊双手,道:“我们几个石场集体找过交通局,没有办法,交通局屁股大,我们几个小老板搬他不动。”
  何红富又抱怨了几句,下去继续指挥装车。他是副场长,侯卫东给了他一千元的月工资,这在上青林是绝对的高薪,因此他在狗背弯石场尽心尽力,成为侯卫东最为倚重的得力干将。
  侯卫东脸上皮肤被太阳晒得微微发黑,他看石场的神态非常专注,如一头东北虎在巡视自己的地盘。
  “老公要当企业家,就让他当吧。”看到了狗背弯石场,小佳认同了侯卫东的想法。她见到企业生产遇到了困难,也帮着想办法,问道:“老公,你还需要多少钱?”
  侯卫东沉吟了一会儿,道:“前期投入了这么多,村民工钱、土地费可以暂时不出,有三万元,我就能撑得过去。”
  “我们办公室柳大姐的老公是益杨工商银行的行长。我给她打个电话,看能不能想办法贷三万出来。”
  两人站在高台之上,山风顺着石场向上刮,石场的一个工人眼尖,道:“你们看疯子在做什么,好开放哟。”
  高台之上,侯卫东兴奋地搂住了小佳,使劲在她的脸上、额头上一阵狂吻。被小佳推开以后,他大笑道:“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们赶快回去,你去给柳大姐联系,最好明天就把事情落实,免得夜长梦多。小佳,你是我侯卫东的福星呀!”几句甜言蜜语将小佳说得幸福得如花儿一样。
  小佳和柳大姐在一个办公室,两人关系挺好,而且小佳极有发展前途。所以,侯卫东的贷款申请以极快的速度办了下来,总算解了燃眉之急。
  青林山的石头质量好,公路开通以后,很快就有了名气。除了沙益路的大宗生意以外,还有零星的客户主动上山,石场对这些客户当然概不赊账。也正因为如此,上青林山上的几家石场就断断续续地施工,勉强保证了沙益路的碎石供应。而侯卫东的狗背弯石场由于有了贷款支持,生产一直正常,成为保证沙益路顺利施工的功臣。
  朱兵等人多次在不同场合夸奖了侯卫东,分管的李冰副县长和曾昭强局长都对狗背弯石场有了好印象。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上青林很快也被各有关职能部门盯上了。
  派出所管着爆炸物品,也就卡住了石场的命脉。派出所秦钢带队,走遍了大小石场,表示支持、关心和慰问,顺便提了些订书订杂志、报销汽油费、治安费等要求。几个石场虽然心里不情愿,还是满脸笑容地答应了秦钢的要求。侯卫东有两个石场,更是受到了特别关照,除了常规费用以后,还答应赞助派出所一吨汽油。当然,这要等到交通局款子支付以后。
  税务部门也登门服务,五家石场,只有芬刚石场和狗背弯石场办了正规税务登记。其他石场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和税务部门斗智斗勇。
  管理矿山资源的国土局也派员上山,摸清底数以后,将五个石场老板全部请到国土局,先是宣讲政策,然后照章收费。这一下,几个石场老板已是头昏脑涨,叫苦连天。
  侯卫东见国土局收费的法律政策依据充分,这费不交是不行的。唯一可以讨价还价的地方是石头资源的数量,石头大部分埋在地下,准确的资源数量就是一个伸缩性很大的数目。他在叫苦的同时,在资源数量上做了些文章。
  转眼到了12月,经过大半年的奋战,沙益路也要结束了。侯卫东等人眼巴巴地盼着交通的款子,可是望穿了秋水,还是没有等到款子。曾昭强在12月底表态最迟在1995年春季就能拿到货款。
  这是一个让人满怀希望的决定,也是一个让人快要崩溃的决定。
  由于临近元旦春节,大工程快完了,侯卫东和曾宪刚商议决定:将芬刚石场停产。等到益吴路启动的时候,再开芬刚石场,零星小量的碎石,由各自独立的石场供货。
  侯卫东趁着这个休息间隙,认真地总结了这大半年的生产。根据沙州市下发的规章制度以及狗背弯石场的实际情况,制定了《狗背弯石场安全生产十二规定》。规定要求每位上工的村民记熟,违反一次,扣钱十元,违反两次,扣钱五十元,一月违反三次,卷铺盖走人。
  何红富天天盯在现场,他脑子灵,积累了不少经验。侯卫东虽然表面上多花了钱,但是请了一个得力助手,也就轻松了不少。货运量少的时候,他隔个三五天不去石场,也没有任何问题。
  初至上青林的时候,侯卫东感到边缘化。一年过去,他在上青林变得超脱起来。
  侯卫东偶尔打扫办公室和会议室,喝点热茶,看看报纸,想一想石场的事情,按时到镇财政所领工资。不时到曾宪刚和秦大江家里去喝些小酒,还跟着贺合全到比较偏僻的林子去打了几次野山鸡。
  如果没有理想和追求,这种生活其实也还不错。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