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章 账上趴着十二万 收钱是技术活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根据事先签订的合同,交通局将按照进度进行拨款,只是此项工程进展极快,交通局一次款都没有拨下来,工程就结束了。
  整个工程交通局方应该付给他们片石和碎石款合计达四十六万,数字之大,超出了侯卫东和曾宪刚的预想。
  侯卫东对曾宪刚道:“无论谁来问,咬定说成本高,除去工资钱、土地费、青亩费,整个工程只赚了两万元,除了老婆,连父母都不能讲,免得走漏了风声。”
  曾宪刚本来就有财不露白的想法,两眼放光,狠狠地点了点头。
  上青林山上石头是最大的资源,也是最不值钱的资源。许多人家的后山前山都是石头,把薄薄的一层泥土刨开,用炸药一炸,就可以直接开石场。严守开石场可以赚大钱的秘密,将最大程度地减少竞争。
  侯卫东清楚,上青林公路通车以后,外面有眼光的老板肯定会盯上上青林的石头资源。这个秘密迟早会被揭开,现在是能够隐瞒一天算一天。
  数次和秦大江喝酒,秦大江都一个劲儿地问石场赚了好多钱,侯卫东望着一脸热切的秦大江,就夸大成本,缩小利润。
  听说投入了四万多,三个多月,除掉本钱还赚了两万,秦大江仍然动了心。他心里也筹划着开一个石场,但没有这么多现金,就开始劝说侯卫东与他合伙,不过侯卫东不想再与人合伙,没有答应。
  剪彩过后,侯卫东和曾宪刚就兴致勃勃地前往交通局去领款。四十六万,对于两人来说,是一笔想都不敢想的天文数字。为了防备万一,两人还暗中带了弹簧跳刀,准备防身。
  到了交通局,没有见到刘维,侯卫东和曾宪刚直接到了交通局财务室。财务室坐着三个人,正在兴致勃勃地谈股票,见到有两个陌生人进来,眼皮都不抬一下。
  到财务室多半是来拿钱的,态度一般都好得很,因此各单位的财务室的人大部分习惯了居高临下。侯卫东问了好几声,才有一个女的回话,问清楚来意,女的翻了眼,同时把一本账翻了翻,再次扫视了曾宪刚一眼,道:“大额款项只能转账,不能提现金,石场账户是多少?”
  侯卫东道:“石场没有开账户,我有一个私人账户。”
  那女的很不耐烦地道:“私人账户不行,必须是公司账户才能转账。”离开交通局财务科的时候,侯卫东听到那个女人小声道:“这个都不懂,还想出来找钱?”
  在人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况且从财务科拿几十万,受点白眼,侯卫东和曾宪刚完全能够忍受。他们没有因为财务室工作人员态度恶劣而影响心情,有说有笑就坐车回到了青林镇。
  爬上青林山,已是下午4点钟。
  站在山顶之上,5月山风吹来,如温柔女人双手的抚摸,说不出的愉悦。往下视线极为开阔,无数的大树随风而动,形成一片树的海浪。
  侯卫东看着曾宪刚红扑扑带着汗水的脸,问道:“拿到钱,第一件事情想做什么?”
  “我妈病了好多年,一直想到大医院去检查,看到底是什么病。只是家里才盖了房子,没有余钱,加上老年人舍不得花钱,就随便抓了些草药将就吃。拿到钱,第一目标就是给老娘看病。”
  “疯子,你拿到钱,第一件事情做什么?”
  侯卫东道:“听说沙州市新来的头头很重视交通建设,所以益杨才搞什么交通建设年。如果我估计得不错,这几年开石场绝对赚钱,拿到这一笔钱,还准备建一个大石场。”
  曾宪刚根本没有想到再投资,道:“做生意有风险,我先拿几万存到银行里,以后生病也就不怕了。然后在我家后山开一个小型石场,平时也不请人,有生意就开工,没生意就耍,这样只赚不赔,也不会朝外面拿钱。”
  回到了小院,侯卫东就习惯性地朝杨新春的邮政走去。他如今是杨新春最大的顾客,享受着上青林邮政的贵宾级待遇。所谓贵宾级待遇,就是杨新春专门准备了一个本子,凡是有人找侯卫东,杨新春就记下对方的电话号码。
  看见侯卫东进屋,杨新春拿出本子,道:“侯大学,你老婆让你给她回电话,有事找你。”
  侯卫东赶紧给小佳回了过去,小佳声音听起来也挺高兴,她道:“老公,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的编制问题解决了。”
  小佳毕业之时,分到了沙州建委下面的园管所。园管所是一个事业单位,调到建委以后,其工作受到了好评,建委领导答应想办法将其由事编干部转为行编干部。今年1月,沙州一位副市长因车祸身亡,经过角逐,建委一把手步海云升任为副市长,他就给有关部门打了招呼。今天,小佳的编制终于得到了解决,由事业编制干部转为了行政编制干部。得到准确消息以后,小佳第一个给侯卫东打来电话。
  侯卫东账面上有钱了,他不怕长途电话的费用,慢条斯理地聊了一会儿,道:“转了行政编制,你爸爸妈妈更不会同意我们。”
  听出小佳的声音由高兴变得不开心,侯卫东在心里狠狠地骂自己,道:“侯卫东,你是笨猪,哪壶不开提哪壶。”
  哄了好一会儿,小佳情绪才好转,道:“前几天段英给我打电话,说她和刘坤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刘坤正在帮段英跑调动,他爸爸是宣传部长,准备把段英调到益杨报社,应该问题不大。”
  侯卫东想着成熟性感、善解人意的段英正式投入了刘坤的怀抱,男人特有的占有欲让他有些失落,愤愤不平地想道:“一颗好白菜被猪拱了。”
  两人聊了近10分钟,这才挂断电话。
  通话之后,小佳单手撑着办公桌,呆呆的,半天没有说话。她在建委办公室跟着领导见了不少世面,也算对基层官场有初步了解。在乡镇工作,就算工作能力突出,并得到了领导赏识,几年下来,混得好的最多当上副镇长。而要想在镇里担任正职,必须有县里重要领导点头才行。
  从乡镇一步一步往上走,实在是一条艰苦之路。更要命的是,侯卫东还和镇委书记搞得水火不相容,按这种情况发展,镇委书记只要不走,侯卫东就没有翻身之机。
  “等找个恰当的机会,给步市长说说,干脆把卫东调到沙州。”如何开口,就需要等待机会,小佳在脑子里琢磨着。
  当夜,侯卫东梦见了一堆钞票,又梦见自己坐在县政府办公室里。在梦中,侯卫东走在县政府大门前,突然掉进了一个威力巨大、不断转动的巨大齿轮之中。他拼命挣扎,却被齿轮压得血肉模糊,虽在梦中他也感到了钻心疼痛。
  醒来之后,侯卫东满嘴苦涩、口干舌燥、汗流满面。他这才发现,虽然已临近夏天,床上仍然是春天所用的四斤重的棉被,这是母亲刘光芬送给他的新棉被。从床上起来,侯卫东端起昨晚的一杯白开水,猛地灌了一大杯,冰冷的水从燥热的身体流过,这才从梦境中醒了过来。
  他很久没有到伙食团去吃饭了,早上起床身体燥热得紧,就想起伙食团长池铭煮的绿豆稀饭。绿豆稀饭正是去火的美食,他提起水瓶,就朝后院的伙食团走去。
  池铭和田秀影两人站在灶前聊天。锅里有满满一锅水,渐渐地起了小泡,几缕热气就慢慢地升了起来。
  田秀影对于侯卫东被免职,心里有说不出的痛快。她其实和侯卫东也没有矛盾,可是看见别人倒霉,她心里总有说不出的愉快,道:“侯大学,公路修完了,你又找什么事情来折腾?”
  这个女人成天无所事事,专门传播小话,侯卫东向来是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他将水瓶放在了灶头,在柜子里拿了碗筷,对池铭道:“好久没有喝绿豆稀饭了,今天来两碗。”
  来到上青林大半年时间,侯卫东就如一片六边形的雪花,慢慢地融入到长满杂草的土地里。池铭早就不把他当客人了,道:“自己没长手吗?还要我来端?”
  侯卫东也不客气,从盘子里舀了一碟咸菜,端起绿豆稀饭,吃得稀里哗啦直响。正吃着,田大刀从外面进来,手里提着一个菜篮子。他对侯卫东道:“疯子,今天怎么舍得来喝稀饭?昨天又喝醉了?”
  池铭是青林镇政府的工勤人员,被派到上青林已经有些年头了,在田大刀的死打烂缠下,最终还是投降了。当然,在田秀影口中,又是另一个版本,她说池铭是被田大刀霸王硬上弓,所以才被迫同意。好在大家都知道田秀影说话水分太多,也就没有多少人相信。
  田大刀和池铭在4月份办了结婚证。原本野性十足的田大刀,如今掉到了温柔乡中,老实了许多。他是联防员,并不是正式工作,待遇也不高,听说侯卫东与曾宪刚办了一个石场,也就心动了。
  “疯子,这次你发财了,到底找了好多钱?”
  侯卫东早就料到公路一通,必定会有许多人要开石场,一味地叫苦:“先声明,这个石场不是我的。石场是我妈和曾宪刚合伙的,芬刚石场,是刘光芬的芬,曾宪刚的刚。”
  田大刀一门心思办石场,追根溯源地问道:“到底赚了好多钱?”侯卫东含糊地道:“石场请了几十个工人,要付土地费、电费、工具费,东拉西扯的,也赚不了几个钱。”
  田秀影在一边插话道:“看不出来,侯大学还狡猾,明明是你开的石场,非要说是你妈开的,你以为我们不晓得?”
  侯卫东心里实在恨透了这个苍蝇一样的女人,道:“我妈退休了,办石场混口饭吃,你不信,我也没办法。”
  池铭给侯卫东端了些红豆腐,道:“侯大学,我家大刀也想办一个石场,到时请你来指点,你可不要保守。”
  侯卫东暗道:“青林的人不傻,我的缓兵之计没有什么作用,该来的始终要来,以后只能在客源上下工夫,交通局那条线不能断。”嘴里道:“好说,这没问题。”
  吃过早饭,回到前院,就见到曾宪刚站在院内。他穿了一件灰色西服,就是那种摆在地摊上卖的西服,看上去很粗劣,而且稍小了些。曾宪刚身材原本魁梧,穿上一件小一号的劣质西服,显得很是滑稽。
  这是曾宪刚为了进城而特意换上的好衣服。
  在上青林,侯卫东对这种装束见惯不怪。两人拿了相关的证照,急急地赶到了益杨县,在工商银行办了一个公司账户,结果被告知,账户还有七天才能启用。
  这真是漫长的七天。在七天里,侯卫东天天数着日子,就如当年高考时盼着大学入学通知书一样焦灼。七天以后,终于等到了账户启用,他就和曾宪刚一道,兴冲冲地奔向益杨县交通局。
  这一次,侯卫东先找到了刘维,由刘维带到了财务室。刘维如今是工程科科长,工程科也是交通局里面一个重量级科室,几任科长都提了职,财务科就给了刘维三分薄面。
  前次见过面的女同志就客气了许多:“侯卫东,这种工程款必须高科长签字,他就在隔壁,我先去问问他。”过了一会儿,朱会计就回来了,她摇头道:“高科长说单位没钱,你等一段时间再来。”
  在这种场合下,曾宪刚插不上话,只能在一边傻站着。
  刘维对其中诀窍心知肚明,悄悄拉了拉侯卫东的衣袖。侯卫东心有灵犀,跟着刘维出了门。刘维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以后,轻声道:“侯疯子,我给你说实话,你是第一次搞工程,多搞几次就会明白,要钱是一门艺术。你这样要,就算有钱,高科长也不会给你。”
  侯卫东想起上一次到基金会贷款,只有一万元的款子,黄卫革都要了一千回扣,问道:“是不是要表示?”
  “聪明人就是不一样,一点就通。”刘维点了点头,低声道,“这事只能靠谈,你去试他的口气,说明白提几个点子。”
  侯卫东又道:“刘兄,是否帮我引见一下?我没有和高科长打过交道,不知他肯不肯接招。”刘维摇头道:“高科长说话比一般的副局长还管用,我是新提的科长,他不一定买账,你多接触几次就好办事了。”
  得到了刘维的指点,侯卫东仍然有些心慌。这毕竟是他第一次干这种交易,他给自己打气:“人死卵朝天,怕个屌?他要收,我就敢送。”
  他在马路对面就和曾宪刚商量,当他说出数目的时候,曾宪刚禁不住惊呼了一声:“两万?他就是转个账办个手续,凭什么拿这么多钱?”他自语道:“两万元在农村可以办许多大事了,再说,这四十几万回去还要付工资,要还贷款,给五千就差不多了。”
  侯卫东道:“我问过内行人,他说如今各地都是三角债,甚至四角债、五角债。现金为王,这种情况可以给五六个点子。”
  曾宪刚算了一下:“拿四十万来算,两个点就是八千元,五个点就是两万。”他狠了狠心,道:“五个点就五个点,我豁出去了。”
  商量好以后,侯卫东没和曾宪刚一起,自己到了财务科长高建的办公室。
  高建是一位面白无须的中年人,戴一副金丝眼镜,眼睛隐藏在镜片后,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神。他坐在办公桌后面,一只手就在桌面上轻轻地敲打,过了一会儿,才道:“局里经费紧张,确实没钱,你等几天再来吧。”
  侯卫东在读法律专业的时候,对行为心理学也有小小的研究。他看见高科长手指的动作,知道他内心并不平静,他装作很老练地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我今天主要是向高科长汇报工作。”
  高建一直盯着侯卫东,道:“石场和交通局向来合作紧密,几个大石场的老总我们都经常见面,建立了很好的合作关系。你如果想继续开石场,得向那几个大石场学习,只有信誉良好,生意才能做得久。”
  侯卫东敏感地意识到话中有话,心道:“这肯定是在递话给我。”他试探着道:“高科长,今天中午就在益杨宾馆吃个便饭。”
  高建见侯卫东比较上路,推辞道:“下午还有事,中午不能喝酒。”
  侯卫东道:“中午我们不喝酒,只是希望高科长能给我们一个汇报的机会。”
  高建这才松了口,笑道:“看你还挺实诚,我们先说清楚,中午不喝酒。”
  到了益杨宾馆,侯卫东开了一瓶茅台,又点了野生团鱼、青鳝等高档菜。喝了两杯酒以后,高建谈兴上来了,包间里就只剩下他的高谈阔论。曾宪刚脸上神情很是古怪,每动一筷子,他心里就流出一滴血。他默默地念道:“这是一只鸡,这是一条鱼。”
  喝完酒,侯卫东道:“高科长,楼上有卡厅,我们去唱两句。”高建白净的脸已经有血色了,道:“算了吧。”
  侯卫东见他拒绝得不太坚决,拉着他,道:“走,我们吼几嗓子。”
  曾宪刚留在下面付账。
  进了楼上的小厅,高建见侯卫东挺上道,道:“看你是耿直人,我给你讲个规矩,办事要返点的,我要拿去打发科里的同志。”他说话之时伸出了三个指头,侯卫东见他要三个点,点头答应了。
  曾宪刚结了账,一共一千三百元,他心痛得快疯了过去。上了三楼,进屋就见到里面有三个花枝招展的年轻女子,更是脑中热血往上涌。头昏目眩中,他走到门口,歇了好一会儿才清醒了过来。他不敢进去,来到楼下,坐在大厅等着侯卫东和高建。
  因为明天要到交通局领钱,这一夜,侯卫东和曾宪刚就没有返回青林镇。他们住在了益杨老干局的招待所,这个地方条件当然比不上益杨宾馆,可是相当干净,价格也不贵。
  如果是侯卫东一个人,他就会去沙州学院的招待所。那个地方幽静,绿化得很好,住在里面,能使自己心里平静。可是带着曾宪刚住进去,就失去了幽静独居的意境。偶尔享受安静,这是小知识分子的小情调,也是人生的乐趣。
  这一整天,美食、美酒、美女,全都在出现在曾宪刚的面前,让其眼花缭乱。他似乎感到另一个世界向他打开了大门,里面的精彩是他做梦也难以想象的。
  两人躺在招待所床上,侯卫东嘲笑他:“曾主任在唱歌的时候怎么就跑了?害得高科长左边抱一个右边抱一个,累惨了。”
  曾宪刚骂道:“狗*的,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阵势,当时手脚硬是没有地方搁。”说这话时,他眼中还有三个女人亮晃晃的身影,禁不住咽了咽口水,好奇地问:“疯子,城里妹子和乡下妹子硬是不一样。城里妹子好水灵,腰杆白生生地露在外面。”
  侯卫东故意逗他,道:“城里妹子和乡下妹子,关上灯都差不多。”
  曾宪刚无限神往地道:“疯子乱说,城里妹子嫩得出水,肯定不一样。”
  “明天去找个妹子睡一觉,你就知道是什么味道,说不定你会失望的。”
  当夜,侯卫东呼呼大睡,曾宪刚躺在床上抽着烟,看着烟圈一个一个向上飘,就有些失神了。想着今天晚上的花费以及三个点子,心里又痛得很。关灯以后,他一直睁着眼,天快亮才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两人出去吃了一碗炸酱面。等到9点30分,才慢悠悠地朝交通局走去。
  事情办得极为顺利,拿到支票的时候,侯卫东竭力装得很沉稳,实际上他的心跳比平时快了许多,脸上肌肉也极为僵硬。出门之时,他使劲搓了搓脸,脸上这才有了感觉。
  曾宪刚则满脸通红,如喝醉了酒一样。
  在银行办完了手续,侯卫东道:“高建是关键人物,以后要经常接触。三个点子,你去送。”他这样做主要是想起了母亲刘光芬的顾忌,毕竟他还是行政干部,尽量少做出格的事情。
  曾宪刚拿着钱找到了高建。
  办完了所有事情,在侯卫东的建议之下,两人租了一辆出租车直抵上青林。出租车速度很快,开车司机对这两人很好奇,一直在套他们的话。侯卫东就称是政府干部,用的是公费,司机这才做出了一脸释然的表情。
  在离场镇还有数百米的地方,他们找了一个无人的弯道下车,给了出租司机两百元。这一次,连曾宪刚也觉得两百元钱算不了什么。
  两人沿着新辅好的公路往场镇走,新铺的路极为平整,灰尘也不大,走在上面舒服无比。几只黄狗也来凑热闹,在公路上追来跑去。要到场镇的时候,一队马帮正从镇口出来,往日神气的赶马人此刻闷着头,无精打采地朝独石村走。
  “守口如瓶,免得惹来是非。”侯卫东再次叮嘱曾宪刚。
  曾宪刚脸上的红晕也渐渐消失了,在上青林新鲜的空气中,他恢复了自信,举手投足间,少了在宾馆、歌厅里的局促与拘束:“疯子,这事你放心,我一定瞒天瞒地瞒老婆,打死也不说赚了十多万,宝器才拿这事出去显摆。”
  论实际年龄,曾宪刚比侯卫东要长不少。论身份,两人是合伙人。只是芬刚石场大主意全是由侯卫东来拿,曾宪刚习惯性地把侯卫东当成了上级。
  数天来,想着账上属于自己的净利润居然有十二万,侯卫东就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他反反复复地算账,如果单靠一个月三百七十元的工资,不吃不喝接近三十年,才能挣到十多万。如今这钱来得并不困难,那以后的工作还有什么意义?
  侯卫东也就没有耐心天天地打扫办公室和会议室,只有想看报纸的时候,才泡一杯上好的青林茶,在办公室坐一坐。

下一章:
上一章:

一条评论 发表在“第七章 账上趴着十二万 收钱是技术活”上

  1. buc说道:

    期待快点更新哦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