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章 马县长表扬人不点名 汇报工作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侯卫东忙于修路大计,经常吃住在村民家里。村民们对修路表现出了极高的热情,这位“修路的疯子”得到了村民的善待。每天劳动结束,就有村民邀请他到家里去吃饭。村民们多数都在前院后山里放养着山鸡,这也是制作风干鸡的原材料,自从村里开始修路,丧生于侯卫东口中的山鸡直线上升。
10月3日早上,侯卫东正要出门。高长江把他叫住,道:“老弟,你到工作组也有些时间了,我怎么没有看到你到镇里去。”侯卫东手里拿着图纸,道:“没有时间,工地上事情多得很。”
高长江语重心长地道:“老弟,你在山上做这么多的事情,不到镇里去汇报,镇里没有人知道,你做得再好也是白费力气。”
侯卫东接受了高长江的意见,道:“我先到工地上去看一看,然后再到镇里去找粟镇长报告工作。”
高长江指点道:“你要给粟镇长汇报,更主要得给主要领导负责,一把手才起关键作用。”
侯卫东带着图纸到了工地,原本想十点钟下山。结果到了11点才脱身,下了山已是临近下班。
杨凤正在吃瓜子,剥下来的瓜子壳堆得满满的,见侯卫东在门外探头探脑,笑着招了招手,道:“侯大学,来吃瓜子。”
侯卫东笑道:“杨姐,我看大楼都空了,只有你还在坚守岗位。”
杨凤嘴里飞出来的瓜子壳就如跳水女皇高敏,在空中翻出了一个漂亮曲线,落在了桌子上:“办公室的人命苦,每天都要坚持准时上下班。上个月,县政府抽查值班情况,好几个单位被通报了。”
得知镇领导都不在,侯卫东夹着图纸一时不知朝那里走。杨凤神神秘秘地道:“侯大学平时得提防小人,上青林工作组有人在镇政府说过你的坏话。”
侯卫东头脑发懵了,道:“说我的坏话?我就是一个小办事员,干吗说我。”
杨凤撇了撇嘴,道:“有些人不办正事,唯恐天下不乱,专门挑拨是非。说你屁股没有坐热就要修路,是出风头,还说你和池铭在耍朋友,晚上住在池铭家里去。”
前面的事还有些影子,后面的事则完全是诬蔑。侯卫东气愤地道:“工作组这么多人都在伙食团吃饭打开火,难道都是和池铭耍朋友。杨姐,是谁这么坏,给我说说,让我有所防备。”
杨凤和田秀影历来有矛盾,顺势就将田秀影出卖了:“侯大学,我今天说的话千万别让田秀影知道,你心里明白就行了。”
侯卫东气不打一处来,他到了青林山上,只和田秀影见过三次面,说过的话也不超过十句。这人毫无缘故地在办公室说坏话,真不知她心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他本想骂田秀影几句,可是想起杨凤的快嘴,把骂人的话咽进了肚子。等到正式下班时间到了,侯卫东主动邀请道:“杨姐,我请你吃饭。”
“有心请我,就另找时间,今天儿子回来了,我得为他做好吃的。”
侯卫东一个人就到街上吃豆花饭。经过一个小卖部时,粟明恰好从小卖部走了出来,见到东张西望的侯卫东,道:“侯大学,你找谁?”
侯卫东老老实实地道:“我从山上工地上来,准备给粟镇长汇报修路进展。”粟明扬了扬手里的益杨红,道:“跟我走,到我家吃饭。”
粟明的家布置得很平常,与青林镇其他人家差不多。只是在客厅有一个书柜,里面有几十本书,粟明见侯卫东注意力在书柜上,道:“那是以前买的书,这几年很少看书了。”
进了里屋,镇长秦飞跃、副镇长晁杰、计生办黄正兵、农经站黄永革正在搓麻将,
侯卫东恭敬地打打了招呼秦飞跃点了点头,继续摸牌。计生办黄正兵看见侯卫东抱着图纸,就道:“侯大学,抱的啥子宝贝?”
“公路图纸。”
秦飞跃听说是图纸,哼了一声,道:“刘维这人钻到钱眼去了,没有一点知识分子的样子。如果不是高志远的关系,谁会理他。”
侯卫东恭敬地道:“能拿到图纸多亏了粟镇长和黄站长关心,如果不是在基金会贷了一万元,刘维也不会给图纸。”
基金会货款并不需要秦飞跃签字,但是他来到青林镇以后就订了规矩,凡是大笔货款都要报告。秦飞跃听到侯卫东贷款一万元,而自己并不知道,就用眼光瞟了粟明一眼。
粟明眼观六路,将秦飞跃的眼神看得清楚,解释道:“侯卫东在家里借五千元,只拿到了独石村那一段图纸。尖山和望日就不愿意动工,我看这不是办法,和黄永革商量以后,让侯卫东以私人名义从基金会贷一万元,算是预付款,这事还没有来得及给秦镇报告。”
“什么叫做以私人名义贷的款,修公路的钱最后还是要由镇财政解决。”
粟明笑道:“秦镇,我这可是按照你的观点办事,放水养鱼,必须先把塘子筑起。上青林资源丰富,修路就等于筑堤,堤坝筑好了,才能更好更多地放水。”
秦飞跃一边摸牌,一边道:“修路是上青林七千人民共同心愿,可以作为青林镇政府1993年的民心工程上报县政府,马县长正在提倡全县办交通,说不定还可以争取到资金。”他对站在一边的侯卫东道:“这小伙子不错,很有想法,又有干劲,是个做事的料。”
下山一次,侯卫东和一个镇长和两个副镇长吃了饭,基本上达到了预期目的。等到秦飞跃等人去上班,他高高兴兴地返回上青林。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