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章 发配青林山当“田坎干部” 书记的心思不好猜

所属目录:侯卫东官场笔记全集    侯卫东官场笔记作者:小桥老树

书记的心思不好猜(1)
侯卫东站在青林政府大院里,他到工作组上班三天,已经知道工作组不过是一个临时机构。工作组里的所有人,都分别属于青林镇政府的某一个部门,只是自己是一个例外。目前为止,他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一个部门。
  此时才十点半,距离吃午饭还有一个多小时。侯卫东在镇政府里和党政办的人最熟悉,便进了党政办公室。办公室里有四个人聚在一起说笑着,杨凤的桌子上放着一句瓜子,她一边朝桌上吐着瓜子壳,一边听旁边人说笑。她看到侯卫东走了进来,有些夸张地道:“侯大学来了,稀客。”
  这些人都知道又分来一个大学生,但是报道之后直接就上了青林山,现在才第一次见到真面目。
  “侯大学,听说你抓到了一个棒儿客,没有想到大学生还这么勇敢。有些大学生,自以为能干,大事做不了,小事又不做。”杨凤不知和谁怄气,说话就含沙射影。
  侯卫东对杨凤的性格有一个基本的了解,杨凤是一个典型女子。何谓典型女子,有三个特征,第一是爱讲小话,包括刨根问底查户口、义务介绍他人隐私;第二是喜欢吃零食,侯卫东见过杨凤三次,每一次她的嘴巴都没有闲着;第三是能撒娇,杨凤的这一个特点还不明显,或许是场合不对的原因。
  办公室的其他人都知道杨凤说的是谁,他们开始打量起这位被分到了工作组的大学生。有些人眼神中就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杨凤噼里啪啦地把众人介绍给侯卫东。侯卫东默记了这些人的姓名、部门及职务。
  11点40多,唐树刚也走进了办公室,他看到侯卫东坐在办公室里,道:“青林山的上山酒醉倒了太多英雄好汉。侯大学酒量大大的好,把习昭勇和白春城都喝翻了。”
  侯卫东拍了拍头,道:“我和白春城喝了很多吗,那天的事情我记不起了。”
  要下班时,唐树刚和杨凤等人约着到外面馆子吃饭。侯卫东则在办公室等着计生办的人。
  12点,透过窗户,见陆续有人出了院子。侯卫东在党政办公室坐立不安,心道:“早知道这样,我就和习昭勇一样,懒得下山。”
  一个中年人走进了办公室,他中等个子,有一头漂亮的自来卷,皮鞋发亮,腰间皮带很是精致,他看了一眼侯卫东,道:“唐树刚走了吗?”
  来人直呼唐树刚的名字,侯卫东不用猜都知道他是镇里面的头头,道:“唐树刚刚刚出去。”来人瞥了侯卫东一眼,道:“你是谁?”
  听了侯卫东介绍,中年人脸上浮现了一丝笑脸,道:“我是秦飞跃,今天上午的事情我听晁镇长说了,这个典型抓得好。中午我和计生办一起吃饭,你也一起去。”秦飞跃说完就出了办公室,向大门走去。
  侯卫东得知面前之人是秦镇长,他急忙把报纸放上报夹,又把党政办大门关上。走到党政办门口,迎面又走过来一人,侯卫东连忙道:“赵书记好。”赵永胜愣了愣神,似乎一下子没有想起侯卫东是谁。侯卫东连忙道:“我是侯卫东,已经在上青林住下了,正在熟悉工作,准备向赵书记汇报思想。”
  赵永胜这才点头道:“听高长江说,你适应能力很强,很守纪律,懂得规矩。在上青林这一段时间,你要多跟高长江学学,抽空到各村去跑跑,熟悉基层情况。”他又笑道:“你中午在哪里吃饭?”
  侯卫东透过窗户见秦飞跃已经走出大院门口,对赵永胜道:“今天上午我和晁镇长一起到独石村抓了大肚皮,中午晁镇长让我到何家馆子吃饭。”

书记的心思不好猜(2)
赵永胜原本是笑嘻嘻的,不知不觉中却阴沉了下来,淡淡地道:“你去吧。”转身出了党政办。
  侯卫东见他态度变得快,弄得有些莫名其妙。等赵永胜上了楼,他加快脚步,追到了秦飞跃,惴惴不安地跟着他来到了何家馆子。黄正兵在站在门口等着,看到秦飞跃来了,笑着道:“秦镇长,里面请。”又对侯卫东道:“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不一会,便围了满满一桌子,秦钢坐在了秦飞跃身边。晁胖子声如洪钟地道:“请秦镇长给大家讲两句。”
  秦飞跃清了清嗓子,道:“郭蛮子的媳妇怀了二胎,如果我们处理不下来,以后上青林的计划生育工作就肯定要乱套。所以今天到独石村的所有人都立了功,特别是计生办,及时发现幺妹子的情况,又精心组织,这才圆满完成了任务。今天大家痛快地喝一杯,给大家放半天假。”
  听说放假,满桌都喜笑颜开。
  秦飞跃又道:“郭蛮子当过生产队长,能力是有的,功劳也有,就是脾气倔。如果没有派出所的协助,这事还真不好办,我首先代表政府,敬派出所一杯。”
  “小李,给秦所长倒大杯子。”
  秦飞跃举着大酒杯,对派出所秦钢道:“青林有句俗话,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添一添,我先喝。”他极为豪爽地将大杯酒喝了。
  秦钢是从公安局下来的人,与书记赵永胜关系挺密切,与镇长秦飞跃关系一般。今天秦飞跃大杯喝酒,就是有意想和秦钢把关系搞好。
  秦钢面部表情仍然很严肃,他虽然不愿意中午喝酒,可是镇长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举起酒杯,一口干了。
  秦飞跃开始发动群众,道:“晁镇长,你分管政法,法庭、司法所、派出所,都归你这口,秦所长在这里,你要好好敬一杯。”
  晁镇长胳膊上还有一条红肿的扁担印子,他举起酒杯,道:“今天幸亏习昭勇在场,要不然,说不定会出什么事情,秦所长,晁胖子敬你一杯。”
  秦所长用左手捂着酒杯,道:“今天下午还要到局里开会,不能喝了。”
  晁镇长举着酒杯道:“这杯酒无论如何都要喝,秦所长酒量我清楚,喝两杯酒没有问题。”
  两人争来辩去,秦钢还是不喝。晁胖子挂不住了,道:“我先干为敬。”说完,一口气将酒喝了。
  秦飞跃见气氛有些尴尬,就和稀泥,道:“秦所长要到局里开会,酒就算了,秦所长的酒就由小侯代喝,如何?”
  秦钢摆了摆手,道:“这杯酒我和晁镇长喝,先声明,这是最后一杯。”
  喝了这一杯,派出所秦钢就离开了。听到门外吉普车的发动声音,晁胖子忍不住道:“秦钢是个*虫,眼中只有那个姓赵的。”他这一句话把秦飞跃也带了进去,秦飞跃看到桌子上还有些办事员,道:“晁镇长,喝酒,别说废话。独石村这事办得好,我们碰一杯。”
  回想起刚才赵永胜的神情,侯卫东暗道:“看样子,青林镇两个一把手不太团结。”得出这个结论,再细细地品味着刚才赵永胜的神情,心里有些懊恼:“看来赵书记对我是有看法了,以后应该怎么办?”
  喝过这一顿滋味复杂的酒,出门之时,黄正兵将侯卫东拉到了一边,道:“侯卫东,刚才我跟秦镇长说了,想把你调到计生办。计生办虽然工作辛苦,但是待遇还是不错,不知你愿不愿意。”
  侯卫东心中一喜,如果能调离上青林山,那当然是一件好事,道:“黄主任,我愿意到计生办来。到了计生办我一定会努力工作,不会给黄主任丢脸。”

书记的心思不好猜(3)
这一次黄正兵到独石村办事,听说新来的大学生很勇敢,一马当先冲上去将棒儿客扑倒在地。因此,他到独石村处理郭疯子的时候,强烈建议晁镇长挑选侯卫东参加行动。侯卫东果然不负众望,再次勇敢地冲了上去,与习昭勇一起将郭蛮子按住了。下山之时,黄正兵暗自后怕:“如果没有他们两人,说不定会出现什么事情。”
  计生办经常会遇到这种暴力事件,计生办李辉耍点嘴皮子还是可以,可是遇到了这种狭路相逢勇者胜的情况,他就靠不住了。段洪秀是女同志,是做技术工作的,本身属于保护对象,无法冲锋陷阵。缺兵少将的黄正兵就看上了侯卫东。
  计生办是镇政府的重要部门,也是重要财源之一。掌管镇里财政大权的秦飞跃对计生办相当重视,一口同意了黄正兵的请求。
  得知调动消息,侯卫东心中暗自高兴,努力终究没有白费,得到了丰厚的回报。回上青林乡的时候,他脚步轻快,上山沿途风景如画。他禁不住唱起了郑智化的《水手》:“苦涩的沙吹痛天边的感觉,像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永远难忘记。”
  回到了青林镇小院,杨新春高兴道:“侯大学,邮政局把电话安好了。”对于侯卫东来说,这是一个不亚于调到政府的好消息。他快步走到杨新春身边,“哪里?”
  在会议室旁边,订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青林邮政所代办点”。杨新春笑着说:“这就是专门腾出来的办公室。报纸,电话,包裹,都在这里办,信件两天往山下送一次。电话是程控电话,方便得很。”
  侯卫东被爱情之火烧得头脑发热,也不问是多少电话费,道:“杨大姐,我来打一个长途。”
  “沙州园管处,请问找哪一位。”小佳的声音如天籁之音,划出了一道漂亮的曲线,飞进了侯卫东的心灵深处。他轻声道:“小佳,是我。”
  “啊,是你,怎么这几天不给我打电话,信也不写。”侯卫东全身毛孔都敞开了,道:“这是工作组新安的程控电话,号码是XXXXXX,你记下来,随时给我打电话。守电话的人是杨大姐,她会帮我转,有时间就一定要跟我联系。”
  “卫东,我想你。”小佳在电话线的另一头,声音已有些哽咽了。
  “这个星期天我过来。”
  小佳迟疑了一下,道:“这个星期园管处搞活动,集体去游长江,星期五出发。”
  侯卫东心里顿时轻松了,青林镇还没有发工资,他只剩下七十多元。还要留生活费,来回走一趟,他实在担心钱不够花,可是松气的感觉却不能让小佳感觉出来,他用遗憾的语气道:“下个星期,如果没有其他要紧的安排,我一定到沙州来。”
  “好,我等你。”小佳低声道,“卫东,我想你。”由于在办公室里,她满腹的话没有机会说出来。这时,她看到副所长走了过来,迅速挂断了电话。
  侯卫东付了钱,回到办公室,情绪低落了下来。这次通话,他感到小佳没有多少激情,这种感觉无法用语言来说清楚,却如磁场一样实实在在存在。他心中就如被蚂蚁咬了一小口,坐立不安。
  “肯定是办公室不方便说话。”侯卫东自我安慰道。
  下午,混到了6:15分,估计园管处下班了,侯卫东跑到楼下给小佳打了电话。这一次小佳热情如火,开始撒起娇来,不准侯卫东放下电话,打到23分钟的时候,侯卫东已感到经济上的压力。在电话里吻别了十几声,小佳这才允许侯卫东放下电话。
  付了电话费,侯卫东开始觉得心痛:“这怎么了得,一天就打了25元钱。再打几天,我就要身无分文了。”回到了简陋却干净的小屋,他取过稿纸,一口气写了五页纸,把相思之苦全部写在了纸上。
  放下笔,他在屋里转了转。由于上午随着晁胖子到了独石村,就没有买菜,屋内只米、面和鸡蛋。侯卫东在家向来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此时被逼上了梁山,也只好自己动手。他打了两个鸡蛋,煮了一锅糨糊般的鸡蛋面。虽然品相不好,味道还是不错,他最终还是将鸡蛋面吃得干净。
  六点半,侯卫东到了铁柄生家里。
  铁柄生全家人都在等着侯卫东。他们如此郑重,反而让侯卫东显得很是汗颜,“铁校长,这个假期,只要有时间,我就过来,你们也不要专门等我。”
  铁柄生快活地笑道:“侯大学,你晚上就在我们家吃饭吧。添人不过就是添一双筷子,这样方便。”侯卫东听到铁校长还叫他“侯大学”,道:“铁校长,你就不要这样喊我了,叫我小侯就行。”
  铁瑞青把课本全部拿了出来,旁边还摆着一杯茶水。
  “这样,你先读一遍课文。”
  高中英语第一课就是卡尔*的故事。这篇课文侯卫东倒背如流,听到铁瑞青的读音,侯卫东听着带有浓重益杨口音的英语,忍不住好笑。只是不愿意挫伤铁瑞青的积极性,他绷着脸没有笑出来。
  “铁瑞青,你读得很熟练,看来也是用了心,只是你的音标有问题,许多单词没有读准,我先读一遍。”侯卫东也没有看课本,就将第一篇课文背了一大段。
  铁柄生一直陪公主读书,当他见侯卫东居然能背得下这篇课文,脸上笑成了一朵花。他向爱人递了一个眼神,两人便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陈大姐到了门外,悄悄问铁柄生,“侯大学到底行不行?”铁柄生点点头道:“他是学政法的,没有想到还背得下英语课文,肯定不错。”
  在屋里,侯卫东已放弃了轻易纠正其语音的幻想。他就拿起课本,逐个单词,逐句话地教铁瑞青读书。一个小时以后,侯卫东结束了课程。他头上已冒了一圈汗水,铁柄生脸面春风地迎了过来,手里提着一个纸包。
  “我家里有两盘音标磁带,等回家的时候,给铁瑞青带过来。铁瑞青基础不好,这二十多天,我主要纠正她的语音。从基础抓起,益杨一中的老师水平还是可以,以后跟着老师走就行了。”
  铁柄生不断点头,他将纸包递给侯卫东道:“这是青林的野茶,没打过药,你带回去喝。”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